戴天之仇(十):拆毀大台非騷亂,勇武示威保家園

第十章:拆毀大台非騷亂,勇武示威保家園

 

雖然比鄰星b人暫時消失,但欽天監並沒有因而鬆懈,依然通宵達旦利用人造衛星搜索比鄰星b人的下落。以溫迪為首,主管宇宙訊息分析的科學家一直待在訊息研究中心裡,到直夜深。

 

「怎麼還沒找到比鄰星b人的蹤影啊?我們不是在地球外佈下了無數的監測衛星嗎?」溫迪質問一眾科學家。一個科學家便回答說:「殿下,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用的隱形技術是我們前所未見的,我們無法探測出其位置。」

 

「可惡⋯⋯」

 

突然,電腦發出嘟嘟的聲響。溫迪與科學家們馬上走近電腦面前,發現電腦收到無線電的聲音訊號。

 

「殿下,這訊號是來自月球背面的南極-艾托肯盆地,位置是53°S 169°W⋯⋯」「把聲音播放出來吧。」

 

於是一個科學家便在鍵盤上輸入指令,把聲音播放出來。

 

「予乃比鄰星b大統領3cff3c。先前一戰,死傷慘重;船上庶民孤寡無數,祈請停火。我等現處月背,欲與貴國國君相見議和,敬希賜覆,並頌鈞安。」

 

溫迪面色一變,說:「馬上把電話拿過來,我得馬上通知首相大人。」

 

電話的響聲,夾雜著窗外傳來的雷電轟隆聲和暴雨沙沙聲,把傑靈和莉莎吵醒了。光著身子的莉莎下床前去拿起電話;傑靈則小心翼翼的翻開被子,以免吵醒身旁的紀文、巴里和懷道,然後下床。

 

「陛下,是首相大人打來的電話。」莉莎說。

 

同樣光著身子的傑靈接過電話,跟莉莎步出寢室接聽電話,以免吵醒她的男人們。法儀在電話裡對傑靈說:「陛下,大事不妙了,欽天監剛收到比鄰星b人的訊息。」

 

「他們不是失蹤了嗎?」「啟稟陛下,先前的確如此,可是他們現在又在月球附近出現了,向欽天監發出訊息,要求談判議和。欽天監同時已知會太空都統使。」

 

「荒謬!有甚麼好議和!叫他們滾出太陽系!」

 

「陛下息怒,敵人軍力強大,不宜輕舉妄動。」

 

「總之朕不准啦!朕要乘勝狙擊,把比鄰星b人一舉剿滅,清楚嗎?」

 

莉莎聽見了,就勸戒傑靈,說:「陛下不如先讓內閣開會商議再作決定吧。」

 

傑靈想了一下,然後回應法儀:「你們給朕上奏些建議再說。朕掛線了!」

 

「臣告退。」

 

次天早上,在法儀的召集下,一眾內閣文武官員穿上官服,前往首相府會議室裡出席內閣會議。綺綸在門外走廊遇見葉莉娜和倩影,就面露不悅。她們沒有交談,甚至連互相打招呼也沒有,只是以怒目對望,步入會議室就坐。身為武官的葉莉娜和倩影素來就跟身為文官的綺綸不和。法儀一進會議室,全體內閣官員就站立,請他上座。法儀就坐後,請眾人坐下後,大家方敢就坐。主持會議的法儀才剛帶領眾人進入議程,主戰的倩影和葉莉娜與主和的綺綸馬上就大吵大鬧起來。

 

倩影拍案激動地說:「議甚麼和啊?既然現在找到比鄰星b人太空船的位置,就把太空船炸掉吧!」綺綸卻說:「我們不知道比鄰星b人還有沒有甚麼同伴,如果比鄰星b人增兵圍攻打地球,那怎麼辦?」

 

「我們有太空戰隊啊,你怕甚麼?」「你能確保我們打勝仗嗎?這不僅是華夏帝國的事,也牽涉邦聯國及友邦各國之安全,你豈能輕舉妄動?」

 

「安靜!主戰主和,由陛下定斷,內閣僅能就此進言,不能議決。既然內閣無共識,我將如實向陛下稟告。時間到了,會議結束吧。」

 

傑靈、紀文和莉莎在杰娜、艾莉、溫迪和安娜的陪同下,來到太空都統使司基地,站在城樓上,視察軍隊。太空都統使司的士兵大部分都是開普勒22b星人,身穿白色曳撒,列隊站立在城樓前的廣場上,拿起激光劍,跟著天娜練劍法。莉莎看見了,不禁發笑,說:「哈哈,她們在cosplay星球大戰嗎?誰演sky walker了?太空戰爭還練甚麼劍啊?」

 

傑靈就責備她說:「你還不是也天天要禁軍練套路嗎?」

 

「陛下,我們禁軍又不是駕駛太空戰機的,我們是負責守護皇宮,天天習武乃應份。但這群機師在練劍,就跟農夫走去練釣魚一樣浪費時間。」

 

杰娜笑了,說:「那你要不要來跟天娜比試一下?」

 

「陛下,微臣擔心會不留神把天娜打死呢⋯⋯」莉莎洋洋得意地說。但天娜卻趁她不為意之際,丟下激光劍,從地上一躍,跳上八米高的城樓,忽然從後面突襲莉莎,一手緊箍其脖子;莉莎大驚,慌忙伸手抓緊天娜的手肘,右手一拳往後揍向天娜下體。天娜痛得大叫,馬上鬆開了莉莎,倒在艾莉懷裡。莉莎想回頭痛揍天娜一頓,卻被傑靈和紀文拉住。

 

「仆你個街,你痴線的嗎?怎麼打我下體了?」天娜大罵。

 

「先撩者賤打死無怨啊仆街!你為何突襲我?」

 

「你這死變態毫無驚覺性,只會摸我的巨根,算是甚麼禁軍都督?」

 

「你這婊子突襲我還好意思罵我?還有你那話兒哪裡算是巨根!跟我的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夠了!住口!」傑靈斥責她們說。杰娜則說:「你們兩個不如現在就比試一下吧。」

 

艾莉說:「陛下啊,她們兩個會打死對方的啊。」

 

「就比試一下而已,不必重拳。城樓上比試有點危險,我們回到平地去吧。傑靈你想法如何?」

 

傑靈就說:「照你意思吧,不要弄出人命就好了。」

 

於是他們來到廣場上;一眾隨行的禁軍和太空都統使司士兵皆放下武器,上前圍觀。溫迪在地上用粉筆劃了一個直徑十米的大圓作為比賽的範圍。杰娜就說:「你們兩個就在圈裡赤手空拳的比試吧,但點到即止,不得傷及對方要害。溫迪你做裁判⋯⋯」

 

「可以踢下體嗎?」天娜問。

 

「不可以,你別那麼變態好嗎?」杰娜不滿地說。「頭和頸也不可以!」

 

「真多規矩⋯⋯」

 

「別囉嗦,快開始。」

 

天娜和莉莎走進圈裡;溫迪一聲令下,比試即開始,二人就紮馬,重心向下,踱步而走,沿著圓心逆時針,盯緊對方,雙方僅僅相距兩米。天娜屏氣凝神,雙手緊握拳頭,不敢鬆懈。相比之下,莉莎的步姿柔和得多,雙手使出五花八門的掌法擾亂天娜,眼神輕蔑,以挑釁天娜。莉莎心想:這傢伙肌肉發達,但頭腦簡單,不能硬碰,要軟攻。

 

天娜忽然怒吼一聲,衝向莉莎,一拳揮去,卻撲了個空;莉莎一轉,退到天娜的左邊,一掌拍向天娜的胸部,笑著說:「啊,你的乳房也挺有彈性的啊。」

 

「可惡!竟然摸我的奶子!」天娜大怒,踏步上前左右揮拳,皆被莉莎一掌撥開,但當莉莎想趁機一掌打向天娜的心口時,卻不留神被天娜一腳踢開,險些跌出圈外。莉莎回過神來,馬上抓回重心。天娜再次起腳踢向莉莎,但這次莉莎有備而來,見天娜重心不穩,就伸手一拉、一放,把天娜摔開;天娜卻打了個翻斗,沒有摔倒,站在界線的邊緣。

 

「奶子奶子奶子奶子奶子奶子奶子奶子奶子!!」

 

莉莎大聲怒跪,馬上迫近天娜,想重施故技,觸碰天娜的雙乳,把天娜推出圈外,但天娜出拳甚快,莉莎忙於格擋,無法迫近天娜。二人拳腳交加,刮起一陣旋風,捲起地上的塵土,使四周沙塵滾滾;直到莉莎找出破絀,撥開天娜的雙手,抓緊天娜雙乳,迅速發勁,把高兩米、重九十公斤、肌肉結實的天娜抬到半空。天娜馬上踢開莉莎,跳到半空,如猛虎下山的撲向莉莎,雙手鎖緊莉莎的脖子,使莉莎透不過氣來。杰娜驚慌起來,大叫:「住手!你搞出人命了⋯⋯」

 

正當大家以為莉莎輸硬了之際,莉莎忽然舉起雙腳,夾緊天娜的脖子,向右一翻,把天娜摔倒在地。於是她們側卧在地上,抓緊對方的脖子不放。杰娜和傑靈焦急起來,馬上上前強行分開她們。

 

「喂,莉莎,停手啊!你瘋了嗎!」傑靈說。

 

「天娜!夠了!住手!」

 

本身孔武有力的傑靈和杰娜強行把莉莎和天娜拉開;在掙扎之中,莉莎的天娜的衣領都鬆開了,露出酥胸,引來一眾軍官側目。安娜眼神尷尬,不敢正視她們,回頭一看紀文,竟見他鼻血傾流了。安娜慌張地說:「皇夫殿下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紀文說著,雙目凝視著天娜的乳頭。

 

「我沒輸,我要繼續!陛下別阻我!」莉莎大叫說。傑靈卻說:「你失不失禮啊,乳頭都露出來了!」

 

「陛下⋯⋯陛下!皇宮出事了⋯⋯」正在此事,滿頭大汗的巴里帶著幾個宮女匆忙地跑過來,煞有介事的求見傑靈和杰娜,但一見天娜的酥胸,就愣住了,幾乎把要稟告的事都忙了。天娜大叫起來,馬上遮掩自己的雙乳,說:「你們這群變態的看甚麼啊!」

 

巴里說:「殿下,物以罕為貴啊,我沒甚麼機會看你袒胸露乳,所以才不小心看多了幾眼⋯⋯」

 

「你還在說!你⋯⋯你要看,看你的那個死人妖都督啊!」

 

「那傢伙我都看厭了⋯⋯」

 

「甚麼那傢伙啊,你小心點說話!我的乳房有甚麼不好?」莉莎生氣地說。

 

「喂,巴里,你廢話少講,何事啟稟啊?」傑靈問。

 

「啊,我差點忘了。兩位陛下,皇宮立德門外的顯道廣場聚集了示威群眾⋯⋯」

 

「示威很平常啊,每個禮拜都有啊,最多還不是燒一下車胎,飛一下磚頭,打一下人,很快又沒事了。你叫淫賤女秘書出去收請願書吧。」傑靈說。

 

「但這次不一樣⋯⋯」

 

「他們為甚麼而示威?」杰娜問。

 

「他們⋯⋯為『反戰』而示威。」

 

「反戰?」傑靈和杰娜詫異地問。

 

「就是⋯⋯就是反對太空都統使司的軍事行動。」

 

傑靈和杰娜馬上擺駕回宮,登上立德門的城樓眺望,驚見顯道廣場上聚集了大批白衣的示威群眾,高舉標語,寫道:「反暴力 反戰爭 保和平」、「反對太空戰爭 要求和平對話」、「不要捲入星際戰爭」、「讓愛與和平佔領地球」云云。他們還築起了大台,請來歌手唱歌,場面熱鬧。傑靈大怒,說:「大膽賤民,搞演唱會嗎?現在不對比鄰星b人乘勝追擊而跟他們和談是甚麼白痴說法來的!莉莎,快出動禁軍給朕打死他們⋯⋯」

 

「萬萬不可啊,他們可是和平示威⋯⋯」杰娜勸阻傑靈說。紀文亦說:「憲法保障示威自由和言論自由,只要他們沒有出言辱罵君主,我們亦不能鎮壓示威。我奇怪的是⋯⋯到底那來那麼多人去出來參加反戰示威呢?」

 

「應該是付錢請來的了吧?建制派的政客就是錢太多。」艾莉說。

 

「就算真的是付錢請來的,但又是誰付錢的呢?」紀文問。

 

「不管他們是不是收了錢來示威,朕也得跟他們對話⋯⋯」杰娜說,傑靈卻拉著她說:「不,你不要去,別理這群白丁。」

 

安娜也說:「陛下,現在群情洶湧,陛下還是留在宮中為妙。」

 

「那朕派艾莉下去接受請願書吧⋯⋯」「怎麼⋯⋯怎麼是我?」艾莉驚慌地說。

 

「此事從長計議吧,說不定明天人就散退了。」傑靈說。「朕得叫本德查一下是誰組織示威的。」

 

顯道廣場位處皇宮立德門前,西臨上議院,東接下議院,是政治集會與示威的集中地。下議院是一座龐大的中式宮殿建築,樓高十層;綺綸站在議會的陽台上居高臨下,看見示威人數愈來愈多,就開懷大笑,舉起酒杯,跟爾雅乾杯,說:「爾雅,還是你機智過人啊!最初我還以為要花很多錢才能請人出來示威,沒想到建立個大台,找些歌星來唱歌,政客來演說,媒體來拍照,在網上發些帖文,就能弄出這個一萬人的反戰集會了。」

 

「這也要多得兩位男妃殿下的鼎力支持啊。」爾雅笑著說,恭請西門波旁和鈴木優希步出陽台,又吩呼僕人為他們斟酒。西門就說:「哈,我只不過是動用一下我的人脈,把我認識的傳媒和明星都叫了出來。只有建立了大台,就能夠控制群眾,成為我們的棋子。」優希則說:「花錢請人舉示威標語不如花錢請些網路打手,寫些煽情文章鼓勵多點人上街吧。你看,『保和平』、『反暴力』、『愛護華夏』這些標語多感人啊,再配上美妙的歌聲,那些年青人都高潮了。」

 

「對啊⋯⋯咦,對面那群是甚麼人?」綺綸指出上議院的方向,發現有一群手持寫著「勇武抗爭」、「保衛地球」、「內除國賊,外滅流寇」的直幡,手持木製盾牌和木棍,戴上碰盔蒙面,身穿短袖的示威者列隊迫近。把守皇宮城樓的禁軍大為緊張;莉莎騎馬,帶著部下正要從城樓出去,卻遇上天娜。天娜騎著緊帶著一群開普勒儀衛司的官兵,正要護送艾莉出去接收請願信。莉莎就說:「你們想去哪裡了?」

 

「陛下叫艾莉出去接收請願信,我當然要護送她出去。」

 

「現在禁軍要出去維持示威者秩序,你們儀衛司和太空都統使司都無執法權,不得出去!」莉莎斥責天娜說。天娜就生氣了,拔劍指著莉莎大罵:「大膽!你這死人妖在命令我嗎?我們儀衛司和太空都統使司只向杰娜女皇陛下負責,不到你發師號令!」

 

「我們禁軍北營及南營擁有皇城內所有保安執法權,現在我們要封鎖皇宮往廣場出入,你不聽令 就是違法,別怪我拘捕你!」

 

「大膽!你根據甚麼拘捕我?根據《禮遇外星皇族詔》⋯⋯」

 

「你跟我爭論法律條文嗎?我告訴你吧!」莉莎取出平板電腦,唸出法律條文說:「根據《禁軍條例》第九條及《皇城保安條例》第十條⋯⋯」

 

於是莉莎和天娜就在城樓門前爭吵不休,而雙方的部下也開始互相對罵和推撞。

 

「你們別吵吧⋯⋯喂⋯⋯外面好像不太對勁呢。」艾莉說。此時,外面那群蒙面人已經步入廣場,向著集會群眾大喊說:「你們這群賣國賊,受死吧!」說罷,蒙面人就四散,拿起盾牌和木棍衝向集會群眾;台上的人員迅速走避,丟下台下群眾。於是支持與反對向比鄰星b人作戰的群眾就在廣場上大打出手,並向對方投擲雜物。莉莎慌張起來,馬上帶兵騎馬衝出廣場,分隔兩批示威者,高舉警告標語,以胡椒噴霧驅散人群,但雙方示威者皆情緒激動,見禁軍來了,也照樣把他們打一頓。在陽台上目睹一切的西門和優希嚇得大叫,把酒都翻了。

 

「啊!那群暴民是甚麼人!太暴力了!」優希大叫說。爾雅和綺綸面色一沉,趕緊把兩位男妃帶回室內,關上陽台大門。綺綸說:「如果我沒估錯,一定是那傢伙幹的⋯⋯」

 

「仆街!這群蒙面人拳拳到肉,並非等閒之輩,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啊?」在廣場上維持秩序的莉莎大罵說。

 

禁軍不斷增援,在人群中間拉起封鎖線,把雙方區隔。莉莎不敢朝天開槍,亦不敢動用催淚彈和警棍,怕傷及群眾,只好動用胡椒噴霧,足足花了一小時才恢復了秩序,但雙方群眾依然站在封鎖線的兩面不斷對罵。莉莎見情況稍為受控,就回到宮中,到御書房向傑靈和杰娜稟報。紀文和艾莉坐在傑靈和杰娜左右,而巴里和志美則站在一角。本德比莉莎先到了書房;莉莎向傑靈和杰娜行禮後,傑靈就說:「本德,你把剛才的事情再向莉莎說一遍吧。」

 

本德就說:「經都察衛查證,我們發現反戰集會背後是利爾雅博士和包綺綸尚書策動,西門波旁男妃殿下和鈴木優希殿下穿針引線的。」

 

「可惡,果然是那群傢伙。但那些主戰的人呢?他們看起來不似是普通平民⋯⋯」

 

「你們禁軍受傷人員多不多?」

 

「有四十人受傷,但都是擦傷的皮外傷、扭傷之類,沒骨折,沒嚴重損傷,算是和平示威,所以都察院反對禁軍作出任何拘捕行為。」

 

「禁軍真白痴,怎麼不用催淚彈和水炮車清場呢,起碼用朝天開槍示警吧⋯⋯」巴里說著,馬上就被莉莎打了拳。

 

「你幹麼打我了!」

 

「你這小白臉少說些無謂的話好嗎?」莉莎怒斥巴里說。「只有桀紂獨夫會向平民開火!你是不是想做亂臣賊子,陷陛下於不義啊?」

 

「你別含血噴人!我⋯⋯我哪有⋯⋯」

 

「算了,別吵了。總之禁軍不要出現在示威現場就行。莉莎,即日起你把禁軍撤走,兩派人有嚴重暴力衝突時才介入吧,不要偏幫任何一方。」傑靈說。「本德,你調查過主戰派是甚麼人發動的嗎?」

 

「主戰派是由社交媒體上十多個退伍軍人、武班士人、現役軍人、衛所民兵等群組組織出來的。至於是誰煽動他們,也呼之欲出了吧?」本德說。

 

「葉山娜哪裡有這種能力號召騎士示威啊?」莉莎說。

 

「當然不是這個庸官啦,她只會吃喝玩樂。是高倩影搞出來的。」本德說。

 

「倩影?她為甚麼要發動騎士搗亂集會啊?」

 

傑靈搖頭嘆息,說:「原因很簡單,她是堅定的主戰派,一直跟包綺綸勢成水火。她一定是打聽得到消息,知道綺綸要發動反戰集會,這很可能會使軍方錯失乘勝追擊的良機。倩影不能容忍軍方行動被拖後腿的。」

 

「我想,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杰娜說。傑靈問:「甚麼原因?」

 

杰娜說:「倩影知道,她就是親自出手毆打反戰示威者了,傑靈,你也不忍心處罰她。」

 

傑靈嘆息,說:「唉,這個傻妹⋯⋯朕明白她也只是為了讓戰爭得以打下去,這也是朕所想的。但這樣做⋯⋯只會弄巧反拙啊,太笨了!」

 

艾莉說:「陛下,我想你真的要給倩影點顏色看看,她這次根本是幫倒忙。現在反戰示威者佔據了受害者光環,在媒體的渲染下,聲勢將會更加浩大,使我們的軍事行動失去民意支持⋯⋯」

 

紀文卻說:「不,即使倩影最初鼓勵大家示威,現在雙方已經無法控制廣場上的群眾了。每一個示威者都有自由意志的,不要以為你叫一兩個所謂領袖宣告退場,大家就會回家。你看看網上人人都有不同意見。你看他們在示威現場連大台都沒有,不像主和派,天天請歌星來唱歌⋯⋯」

 

傑靈就說:「把網上那些胡說八道的白丁都拘捕不就行嗎?」

 

紀文說:「這有違法理。」

 

「那把那些社交媒體帳戶封光吧!」

 

「這侵犯言論自由,有違憲法。」

 

「那怎麼辦才好啊!」傑靈氣壞了。杰娜就說:「傑靈,你冷靜一點吧,我會想個對策。我們既不能漠視民意,亦不能盲目民粹,把地球置於水深火熱之中。」

 

「那麼⋯⋯你來處理好了,我要先處罰倩影。巴里,拿電話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