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天之仇(九):電車難題非兩難,盡心知性即成聖

第九章:電車難題非兩難,盡心知性即成聖

 

上課的鐘聲響起。畢哲、山娜和麗素從醫療室回來課室了;身穿道服、頭戴方巾的弘道站在黑板前,開始講課。他在黑板上畫了一架雙層電車以及一條分岔路軌。

 

「假設有一架失控的電車衝向一條分岔路軌。分岔路軌上,一邊縛著一個人,另一邊縛著五個人。假設你無法及時把那些人都鬆綁,而且你不可能剎停電車,只能拉動分岔路軌的捍。如果你不拉捍,電車將撞死五個人;如果你拉捍,電車就會撞死一人。那麼你會選擇拉捍嗎?」

 

「當然拉桿啦,一個人死總比五個人死來得好。」不太用腦的畢哲馬上就開口回答。儒雅就取笑她,說:「如果你拉捍,你不就是間接殺人了嗎?」

 

「這⋯⋯這個!殺一個人救五個人,有甚麼不對啊?」畢哲辯護說。

 

「那麼,我們改動一下題目吧。如果你拉捍,電車就會撞死⋯⋯上原韋娜同學吧。如果你不拉捍,就會撞死五個無辜的陌生人。那麼畢哲你會怎樣做?」

 

「我⋯⋯」畢哲望著韋娜,韋娜就不滿地說:「你猶疑甚麼啊殿下,難道你覺得我該死嗎?」

 

畢哲猶疑地說:「這⋯⋯這太難選擇了吧⋯⋯」韋娜就說:「有甚麼難啊?難道你認為我該死嗎?如果換成是麗素的話你一定說不拉捍以救活她⋯⋯」

 

「我⋯⋯」「哈哈,你們別爭吵吧。」弘道說著,在操控桿上畫了一條橋,然後說:「我們再改變一下情況吧。假設你在橋上,無法下橋拉動桿子,亦無法為路軌上的人鬆綁,更無法剎停火車,只能選擇把前面的胖子推下去,使他壓在桿上,推動捍子,令電車只撞死一人而非五人。但你把胖子推下去,他就會死掉。你會把胖子推下去嗎?」

 

「把胖子推下去根本是殺人,當然不行啦。」道明說。

 

「可是不把他推下去,就會死掉五個人了。」利奧說。山娜則說:「這視乎那五個人、那胖子和另外一條路軌上的那一個人的身份是甚麼了。如果那胖子是公主或王子當然推不得;如果推下胖子,推動捍子後會撞一個公主或王子的話,當然也不行。反之,如果那五個人當中有人是公主王子的話,就一定要犧牲胖子和另外一人以拯救他。」

 

「你這人的階級觀念真重呢!難道平民的性命就不值錢嗎?」儒雅批評山娜,又問弘道:「老師,這問題的標準答案是甚麼?」

 

「這是個道德兩難的問題,我可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弘道笑著說。儒雅就慌張地問:「那麼⋯⋯考試會考這條嗎?」

 

「這條是必出題。」

 

「那怎行?沒有標準答案的話我們怎麼溫書⋯⋯」儒雅馬上緊張起來。

 

「李儒雅同學,人生很多難題也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你必須建構一個自己認為合情合理的看法,在考試作答時表達出來。上節課我不是已經教了康德倫理學、功利主義和儒家思想的回答嗎?」弘道說。

 

下課的時候,一直沉默的麗素走到來弘道前,向他提問。

 

「你有甚麼問題呢?」「老師⋯⋯如果,那失控電車代表的是比鄰星b人,你不拉捍的話,人類就會被撞死;可是如果你拉捍的話,電車就會走上另一條路軌,路軌上的開普勒22b星人都會被撞死。那你會怎樣選擇?」

 

「麗素同學,這個問題太難了。我不是女皇陛下,我答不了。可是,比鄰星b人到底是否一架不可能被剎停的火車呢?道德兩難是在極多前設下才會發生的,而在現實世界這些前設往往不存在。所以,你無須為此問題太過擔心了。」弘道摸著麗素的頭,笑著說。「還有,如果有人再欺凌你的話,你要馬上告訴我。我們學校不容許欺凌事件的。」

 

「那⋯⋯如果有人打我,我應該還手嗎?」麗素問。

 

「這視乎你當下的判斷吧。不要不自量力,亦不要妄自菲薄,要把自己看得合乎中度。明白嗎?」弘道笑著說。麗素眼神雖然有點猶疑,但還是點頭說:「老師,我明白了。」

 

換上紅色的武官官服的天娜,跟穿上文官官服的溫迪,乘坐太空船,從九龍府空軍基地起飛,離開地球,來到地球軌道上的聖道明太空站指揮軍事行動;而葉莉娜和倩影則留在地球的指揮中心裡監察其行動。太空站裡的指揮室約有一千呎,裡面坐著三十多個穿上太空作戰隊白色軍服的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氣氛緊張。由於因為太空船內有引力裝置,因此天娜和溫迪能夠穩坐在椅子上,不會在空中飄浮。

 

「啟稟大人,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出現了。」

 

「全體戰機馬上出動。」在天娜的命令下,一百架以快光速十倍速度行駛的聖彼得5號太空戰機馬上從太空站飛出來,劃過漆黑的宇宙。果然,龐大的比鄰星b人太空船就在前方;太空船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飛碟,而細小的戰機就似是飛蚊。比鄰星b人太空船的炮口都在飛盤中間之上;當太空船向戰機開火時,戰機馬上急降,避開了炮火。於是比鄰星b太空船派出全數一百架戰機迎戰。然而,比鄰星b戰機的速度根本追不上聖彼得5號太空戰機。在天娜的一聲令下,太空都統使司的戰機馬上就向比鄰星b的戰機開火;瞬間就有三十架敵方的戰機被擊毀了。

 

「E隊、F隊,攻擊太空船的底部吧!」在天娜的一聲令下,戰機馬上向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底部開火;為免弱點被擊中,太空船只好馬上後退。比鄰星b太空船裡一片混亂,比鄰星b人開始緊張起來。

 

「戰機馬上徹退返回太空船⋯⋯」「報告大統領!垃圾房失火了!」

 

「給我冷靜下來!」3cff3c高聲斥責那些慌張失神的軍官。「自動滅火系統馬上就會把火撲滅,無須理會!馬上把太空船轉入隱形狀態!」

 

「可是,大統領,」一個軍官慌張地對3cff3c說,「我們還有五十架戰機還在外面,還未回來⋯⋯」

 

「那就犧牲他們吧!馬上隱形!快點!」

 

「遵⋯⋯遵命⋯⋯」

 

突然,比鄰星b太空船就在天娜眼前的螢幕上消失了。天娜嚇了一跳,馬上問溫迪:「儀器壞了嗎?鏡頭出了問題嗎?」

 

「敵方太空船⋯⋯突然消失了。」溫迪說。「紅外線探測器也找不到他們的蹤影。現在只剩下五十多架敵方戰機。」

 

「可惡!不管了,各隊聽令!除非敵方投降,否則就把敵方所有戰機都擊落吧!」

 

「遵命。」

 

於是,在瑩幕上就出現了陣陣爆炸的火光和爆炸聲。結果所有敵方戰機皆被擊毀。

 

「這次我們大勝了!」溫迪興奮地說。「我們快點通知倩影和葉莉娜吧!」

 

「別高興太早,這只是第一場戰役而已。他們很快會捲土重來。」天娜說。

 

當天娜與溫迪等軍官所乘坐的太空梭返回地球華夏帝國九龍府的空軍基地時,馬上受到一眾科學家和士兵的熱烈歡迎;熱烈的氣氛令天娜嚇了一跳。穿上官服的葉莉娜和倩影親自到機場迎接,更興奮地擁抱和親吻天娜,令天娜面紅起來。她沒想到向來討厭人類的她如今竟然會受到人類如此熱烈的歡迎。

 

「你們⋯⋯在高慶甚麼呢?這只是首場戰役而已。」天娜說。

 

「可是,我們在首場戰役就取下關鍵的勝利了,你不覺得很高興嗎?」倩影問。

 

「有⋯⋯有甚麼好高興!在我指揮下⋯⋯取勝是意料中事。」天娜囂張地說。倩影就笑著說:「你這傢伙還是那麼囂張的。你們都辛苦了,先回去更衣和休息吧。」

 

勝利的消息馬上經由倩影和葉莉娜傳到傑靈的耳中。正在書房與莉莎和志美商討政事的傑靈,接到電話,得悉太空都統使司大捷,就跟莉莎喜形於色、笑容可掬。

 

「陛下,我們得慶祝一下呢。」莉莎興奮地說。志美卻冷靜地、嚴肅地說:「別高興太早,現在太空船行蹤不明,危機依然未消除⋯⋯」

 

「志美,你說得對。不過,第一場戰役獲勝的確是一個好消息,我們也總得慶祝一下。」傑靈說。

 

這時候,門外的宮女向傑靈傳話,說:「陛下,紀文皇夫殿下和懷道男妃殿下求見。」「快傳。」

 

穿上曳撒的紀文和懷道馬上就走進書房;傑靈就叫他們坐在自己的左右兩邊。紀文剛從大學結束講課回來,手上還拿著書本;而身為畫家的懷道則拿著畫冊。傑靈就興奮地對他們說:「你們來得正好,我有個好消息,在天娜帶領下,我們在第一場戰役裡取勝了。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被擊退後現時行蹤不明。」

 

「這都是天娜和一眾太空都統使司太空特種部隊士兵的功勞呢。我們得好好獎勵一下他們才對。」紀文說。

 

「對啊,所以,懷道,今晚你就陪一下天娜,好嗎?」傑靈說。

 

「遵旨。」懷道點頭微笑。莉莎卻說:「可是,陛下,天娜好像還是對人類有點隔膜的啊。」

 

「所以懷道你對天娜就別太性急了。」傑靈說。「志美,你派宮女去通知杰娜吧,今晚請她、艾莉和麗素過來吃飯。」

 

「溫迪不用請嗎?」「溫迪必定會走去跟葉莉娜去喝花酒,她們就必管了。今晚你、本德和韋娜也來一起吃飯吧。還有,莉莎,你要通知巴里,沒有巴里不行。」

 

「臣遵旨。」

 

「陛下,那麼要通知西門和優希那兩個小白臉嗎?」莉莎問。傑靈想了一想,就說:「這兩個啊⋯⋯照請他們來吧,如果懷道不介意的話。」

 

「陛下,我怎會介意呢?」懷道笑著說。

 

「你這人真是大方得體呢,不像那兩個小白臉喜歡爭風吃醋,常常妒忌你。志美,那就順便叫他們來吧。」

 

「臣遵旨。」

 

天娜才剛乘車回宮,就受到懷道的迎接,被帶到飯廳。懷道換上華麗的襖裙,散發出陣陣郁香的;女裝的他樣子妖妖調調,顯然是要引誘天娜。杰娜與艾莉高興地在眾人面前擁抱和親吻天娜。天娜面紅了,眼神尷尬。傑靈讓天娜坐在懷道和杰娜的中間,又向她敬酒,說:「全靠你,今天我們才能把比鄰星b人擊退。」

 

天娜卻說:「其實,陛下⋯⋯他們只是失蹤,還沒被擊退⋯⋯」

 

「那以後就得靠你繼續乘勝追擊他們了。」紀文說。懷道又為天娜倒酒,把酒杯遞給她,輕撫她的手;天娜就害羞起來,馬上縮手了。畢哲看見了,就笑著對韋娜和麗素說:「你看,天娜害羞呢。」

 

「她從來就不太喜歡人類的啊。」麗素說。

 

「懷道可是最得寵的後宮妃嬪呢,陛下都吩附懷道去服侍天娜了,怎麼天娜那麼不領情的啊。」韋娜說。

 

「可是懷道大哥從來不會失手的啊,無論少女少男都會對他一見傾心。」畢哲說。

 

莉莎聽見孩子們的耳語,就轉身對她們說:「殿下,大人的事情你們就別多事吧。」畢哲就抗議說:「甚麼大人的事情啊,我又不是小孩了⋯⋯」

 

「好了好了,殿下,總之你們就別管吧。」莉莎說。

 

坐在一角,身穿深衣的西門和優希看見眾人高興的樣子,就蹙額顰眉。優希對西門耳語:「怎麼辦了?我們正要去向陛下說天娜的壞話,天娜就打勝仗了。」

 

「這只不過是首場戰役而已。我們先回去跟爾雅商量一下,以後再跟陛下說清楚吧⋯⋯」

 

巴里見西門和優希的神色不太對勁,就問本德:「那兩個傢伙怎麼總是心不在焉的呢?比鄰星b人被打退了,他們不應也一同高興的嗎?」

 

本德便回答:「我怎知道啊,我從來跟那兩個花瓶沒兩句。你要問就直接問他們吧。」

 

「哎呀,你怎麼叫他們花瓶啊,好歹他們也在你之上,是正式的男妃呢。」

 

本德沒巴里好氣。莉莎就說:「你這小白臉真是個白痴。我問你啊,你身為男妃有甚麼責任?」

 

「跟女皇陛下做愛啊,我有巨根啊,比你的大⋯⋯」

 

「不要說那麼色情的東西好不好?這不是情色小說!」莉莎尷尬地說。

 

「但我真的有巨根嘛!而且後宮最重要就是要滿足陛下,當然還有皇夫⋯⋯」

 

「你還說!」

 

「除了房事外⋯⋯男妃當然是照顧孩子,管理宮女和禁軍等後宮行政啦。我又不像皇夫殿下那麼能幹可以向陛下出謀劃策,又不像懷道會畫畫⋯⋯」

 

莉莎繼續說:「這就是問題了。西門自恃是貴族出身,優希自恃是大明星出身,兩個都窮奢極慾,游手好閒,囂張跋扈,根本不關心孩子,亦從來不跟我們交往,亦不參與後宮行政。近來陛下冷落他們了,他們也不爭氣。不是我們刻意疏遠他們,是他們先疏遠大家⋯⋯」

 

傑靈聽見莉莎和巴里的對話,就走過來,打斷他們,說:「喂,你們啊,出去跳舞吧。你們講是非太大聲了,朕都聽得一清二楚⋯⋯」

 

莉莎和巴里連忙說:「陛下息怒⋯⋯」

 

「算了。莉莎,你跟紀文去跳舞。」

 

「吓?」

 

在傑靈的慫恿下,紀文拉著莉莎出去跳舞了;莉莎尷尬地面紅起來。儘管紀文是傑靈的皇夫,莉莎是傑靈的女寵,但傑靈總是要他們親近一點,好讓她的後宮相親相愛,少些爭端。只是西門和優希從來都不合群,又常常眼紅平民出身的紀文、巴里和懷道的地位比他們高,所以傑靈也沒理他們了。只是志美趁本德離開後,就走近傑靈身邊,輕聲地對傑靈耳語,說:「陛下,有件事臣想向陛下啟奏⋯⋯」

 

「你是指爾雅色誘西門和優希支持主和派嗎?」

 

志美驚訝地回答說:「陛下你怎知道的⋯⋯」

 

「畢哲告訴朕了。爾雅的胸雖然小一點,但她的身材挺好的啊,不像你這淫賤女秘書那麼矮⋯⋯」

 

志美生氣地抗議說:「陛下啊!請別再叫我淫賤女秘書!」

 

「總言之,這不用擔心,結黨營私這東西太平常了,朕都已經盲目了,只要情況在朕控制之內就行。」

 

「那陛下打算怎麼辦?」

 

「朕想看看主和派可以玩出甚麼花樣。現在從朕到軍方上下都是主戰派,朕就想看看他們有甚麼板斧可以爭取比鄰星b人和談。」

 

不太習慣與人類相處的天娜,全程跟大家沒有甚麼對話交流,吃完飯以後就急步離去,沒有留下跳舞;於是杰娜和傑靈就叫懷道去陪她。懷道跟著天娜來到花園的小橋上;天娜站在橋上,抬頭仰望星空。懷道撥著紙扇,緩緩走近天娜。

 

「殿下怎麼急步離去呢?」

 

「我⋯⋯我根本不喜歡這種社交。你別煩我吧,快退下。」天娜說。可是,懷道卻繼續走近天娜,伸手輕撫天娜的手臂,那結實的肌肉。天娜嚇壞了,馬上縮手,卻不小心把懷道推倒了。天娜見懷道倒在地上,就大為緊張,馬上蹲下來扶起他,說:「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很討厭人類,很討厭我了嗎?」懷道捉著天娜的手問她。不太會與人類相處的天娜就尷尬的結結巴巴地說:「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怎麼推開我了?」

 

「我⋯⋯我只是⋯⋯總之,你別煩我吧⋯⋯」天娜拔足而逃,懷道只好失落地坐在地上,目送天娜離去。表面囂張跋扈的天娜,一面對人類美少年,似乎就變得軟弱無能。懷道笑了,心想:天下間沒有我勾引不到的人。我一定要把你這野馬馴服。

 

一輛房車駛入綺綸位處畢架山的豪宅,停泊在花園裡。穿上藍色官服的爾雅急步下車,在女僕的引領下走入豪宅裡;穿上紅色官服的綺綸已經坐在客廳裡的沙發椅子上等待她。

 

「請坐吧。你想跟甚麼茶?」

 

「普洱就好了。」

 

於是女僕就請爾雅坐在右邊的沙發椅子上,為她倒茶;然後綺綸就叫女僕退下,關上大門,對爾雅說:「如果天娜再立戰功,最後甚至真的成功趕走了比鄰星b人的話,高倩影和葉莉娜這兩個陛下的女寵就會更加得勢。你也聽說過吧,倩影有意參選下屆首相。我絕對不能讓這些武官騎在我頭上的。」

 

「所以,大人,現在是你反撲的好時機。只要我們提出議和,不再跟比鄰星b人打仗的話,倩影那一派武官的聲望就會受到打擊。」爾雅說。

 

「但我繼續這樣做會得罪開普勒22b星人,甚至得罪陛下。你也知道陛下很愛杰娜女皇陛下了吧。如果我跟你站在同一陣線的話,我怕⋯⋯我會有麻煩。」綺綸猶疑地說。

 

「大人,你誤會了,我不是敵視開普勒22b星人的。只是我認為我們不一定要跟比鄰星b人戰鬥到底,因為這不但會為地球帶來麻煩,而且比鄰星b人向開普勒22b星人尋仇亦是天公地道的,只是方法有誤。再者,目前太空都統使司落入天娜皇妃殿下這個開普勒22b星人的皇族手上,對我們來說實在太危險了。西門男嬪殿下和優希男嬪殿下的立場亦跟我一致。我希望大人的想法亦是跟我們一致。」

 

綺綸愕然地望著爾雅,心想:這女子竟然已經有陛下的兩個男嬪做靠山了,實在不容輕視。於是綺綸便說:「就算你在宮中有勢力了,欽天監是韓安娜博士和溫迪控制的,欽天監大部分人都是親開普勒22b星人的,又跟軍方關係密切。安娜是外星委員會主席,又是開普勒自治政府首相艾莉的女寵;溫迪又跟葉莉娜經常鬼混。她們的勢力實在太大了,我們與之抗衡實在是以卵擊石⋯⋯」

 

「大人無須妄自菲薄的啊。首相大人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只要你在內閣的立場強硬一點的話⋯⋯」

 

「我始終還是覺得跟你站在同一陣線的話,對我沒甚麼好處。你⋯⋯你可以給我些甚麼好處嗎?」綺綸猶疑地說。爾雅見狀,就把心一橫,忽然撲向綺綸,親吻綺綸。

 

「你⋯⋯你想怎樣?」綺綸初時有點抗拒爾雅,然而,當爾雅的嘴唇觸碰到綺綸的嘴唇時,綺綸就完全屈服了。綺綸馬上就答應了爾雅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