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天之仇(八):勇武抗暴制惶恐,挺身而出為懲凶

第八章:勇武抗暴制惶恐,挺身而出為懲凶

 

小息時,麗素獨自步出課室,經過花園,正想前往小食部,卻被兩個胸前佩戴著「風紀」徽章的高中女生攔住去路。

 

「喂,死妖怪,你的皮帶沒有扣好,衣冠不整,有違校規啊!」

 

「不⋯⋯不好意思。」麗素連忙低頭鞠躬道歉,卻沒想到其中一個風紀竟然忽然抓起她的雙手,把她拖入草叢,另一個風紀則扯下她的皮帶,揭起她的校裙。麗素大驚,問:「你⋯⋯你想做甚麼?」

 

「你這種淫賤的妖怪刻意沒扣好皮帶,不就是想露出下體來勾引人類嗎?」

 

「甚麼意思⋯⋯」

 

「我要你脫掉內褲,看你的巨根啊,你這雌雄同體的怪物,你想違抗風紀的命令嗎?」

 

麗素正想尖叫,就被另一高中女生掩著嘴巴;前面的高中女生就握起拳頭,揍了麗素一拳,說:「你這孽種竟敢反抗嗎?你們害得我們地球那麼慘,就讓你看看我們人類的顏色。」

 

麗素嚇得淚如雨下,大力掙扎,但二人力氣太大,強行拉扯她的內褲,摸她的下體。草叢沙沙聲響引起了路過的畢哲、山娜和韋娜的注意。畢哲首先察覺有異,馬上上前一看,驚見兩個女高中生想侵犯麗素,氣得馬上向她們揮拳;山娜亦馬上上前幫助。站在畢哲後面的韋娜,初時猶疑了一會,但當她看見麗素楚楚可憐、哭哭啼啼的樣子,就放下對麗素的妒忌心,上前扶起麗素,問:「殿下你沒事吧?」

 

麗素伏在韋娜懷裡,放聲大哭。韋娜低頭一看,驚見麗素嚇得失禁了,馬上把她扶到牆後,以免被人看見。

 

畢哲、山娜跟那兩個風紀拉拉扯扯,走出草叢,在操場上大打出手。不過畢哲和山娜這兩個初中女孩當然不是高中女生的對手。畢哲和山娜都被踢倒在地,就被打得遍體鱗傷。一眾同學聽見打鬥聲,馬上前來圍觀;直到儒雅和道明拖著他們的老師宋弘道與朱昭聖前來,同學們才急忙散退,怕被老師責罰自己沒有出手阻止打架。穿著襴衫的昭聖二話不說,一手擋住了高中女生的手肘,另一手則把山娜打到後面,然後右手劈向女生的脖子,再放開,上前用手肘一撞,把她撞倒在地,制伏了她。而穿著道袍的弘道則一掌撥開另一女生的手,使她的拳頭撲了個空,再一腳把她踢倒在地。

 

「你們兩個身為風紀竟然以大欺小,罪大惡極!可會,葉山娜同學和譚畢哲同學,你們還甚麼手啊?你們應該馬上向老師報告才對,否則與她們同罪⋯⋯」

 

面對昭聖的斥責,不服氣的畢哲就反駁她,說:「等得你來到操場出手阻止,麗素就已經被打得頭破血流了。我出手救人有何不對?你公道一點不行嗎?」

 

「你這無禮的傢伙⋯⋯」「算吧,昭聖。你先帶那兩個高中女生去訓導處。」在弘道的勸告下,昭聖只好停止與畢哲爭論,把那兩個高中女生押走。弘道就平心靜氣地對畢哲和山娜說:「你們還手,不是不行。可是,自衛或者保衛他人也要有智慧啊。那兩個女生高你們一個頭,單憑你們兩個在武術課所學的那些雕蟲小技,又怎會是她們的對手呢?」

 

「可是⋯⋯老師!我⋯⋯我在那一刻,那會想得到那麼多!」畢哲反駁說。

 

「所以你們要學會冷靜處事。」弘道說。「畢哲和山娜,你們先去醫療室包紮一下吧。至於麗素⋯⋯」

 

麗素躲在牆後,泣不成聲。韋娜就尷尬地低聲對弘道說:「老師⋯⋯殿下⋯⋯失禁了。」

 

弘道聽見,心裡難受,就說:「你帶她去醫療室,拿毛巾及她擦乾吧,我會通知朝倉老師。」

 

「那麼⋯⋯老師⋯⋯你要處罰我們嗎?」山娜戰戰兢兢地問。

 

「這次你們是出於自衛、阻止欺凌就算了。不過你們在醫療室處理好傷口以後就快點回課室,差不多要上哲學課了。」弘道拍著山娜的肩膊,微笑著說。山娜馬上被弘道的笑容和眼神迷到了。

 

「是的,老師。」

 

「那快點去吧。」

 

負傷的畢哲和山娜首先踱步離去,然後韋娜亦扶著麗素離去。麗素只是在倒地時大腿擦損了一點,可是畢哲和山娜的額頭皆有瘀傷,大腿和手臂也擦傷了。正當弘道要離去時,儒雅卻拉著弘道,問:「老師,你怎麼不處罰畢哲和山娜的呢?」

 

「你很想我處罰他們嗎?難道你又跟畢哲因為道明而吵架了?」弘道笑著問。儒雅便面紅了,說:「才⋯⋯才不是呢!我只是知道你的理由。」

 

「校規設立的目的是甚麼?」弘道問。儒雅就回答說:「是阻嚇學生不去犯規吧。」

 

「並非如此。你現在不明白不要緊,先去上課吧。」

 

在韋娜與安東的陪同下,包上紗布的畢哲踏出坐駕,走上樓梯,返回寢宮。畢哲的一眾身穿襦裙的正太男寵們馬上出來列隊恭迎。前來迎接她的僕人明秀看見畢哲傷痕累累,就焦急起來,馬上上前扶著畢哲走上樓梯。明秀問:「殿下,你怎麼又跟人打架了⋯⋯」

 

韋娜就插嘴說:「要不是麗素殿下⋯⋯」

 

畢哲盯著韋娜,面露不悅,韋娜只好住口。圓滑的安東知道畢哲喜歡麗素,就說些奉承的話:「明秀,你今天看不見殿下行俠仗義的英姿實在太可惜了!有兩個高中女生欺凌麗素殿下,於是殿下見義勇為,上前把她們打得落花流水!殿下果然深得陛下的武功傳承⋯⋯」

 

「夠了,安東,我不想再提了。」畢哲打斷了安東。「對了,麗素的坐駕剛才不是在我們後面的嗎?她怎麼還未回到皇宮?」

 

明秀就指著前方的一輛銀色房車,說:「殿下,你看,麗素的坐駕到了。」

 

站在走廊畢哲嚴肅地就對眾人說:「稍後麗素走過來的時候,你們不得再提今天打架的事情。」眾人點頭答應她。當麗素走進大門,來到走廊,大家就假裝若無其事。畢哲對麗素說:「麗素,你過來吃下午茶嗎?」

 

「我要做功課,不了。」面色蒼白、情緒憂鬱的麗素輕聲地拒絕了畢哲,在自己的一眾正太男僕引領下從畢哲和韋娜中間穿過,急步離去。韋娜卻伸手拉著麗素,說:「殿下且慢。」

 

「怎麼了?」

 

韋娜說。「殿下,你不如過來跟臣習武,學一下自衛吧。」

 

「不必了。」

 

「可是⋯⋯如果殿下一直沒有自信和勇氣,一直躲在畢哲的背後,殿下永遠也只會被人欺負⋯⋯」

 

「韋娜你別多事啊!麗素不喜歡打架的啊,有事找我來為她出頭就行。」

 

「殿下啊,你不能永遠在麗素殿下身邊⋯⋯」

 

麗素雖然明白儒雅的說話,可是總是提不起自信和勇氣,無法像畢哲或儒雅一樣自信十足、趾高氣揚的走路,總是垂頭喪氣。麗素就說:「韋娜,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告辭。」

 

麗素離去後,明秀就問安東:「麗素殿下怎麼今天沒精打采似的?」安東就不耐煩的對明秀說:「笨蛋,你試一下被人打一頓,你還會精神亦亦嗎?」

 

「那算吧,我們自己去吃下午茶好了。明秀,你叫廚房拿點奶皇包去寢室吧⋯⋯」畢哲話音未落,就看見穿上蟒服的天娜在幾個宮女的引領下從側面的走廊走過來。畢哲、韋娜和安東看見天娜,皆心裡一沉;畢竟天娜曾經意圖帶領開普勒22b星人逆謀叛變,他們當然對天娜有所顧忌。只有還是小孩、不太懂事的明秀對天娜沒甚麼特別的反應。

 

「參見天娜殿下。」身為僕人的安東與明秀馬上向天娜鞠躬。基於禮貌,畢哲和韋娜亦向天娜作揖請安,可是傲慢無禮的天娜只是說了一些「嗨」,就與他們擦身而去,走上樓梯,朝著書房的方向進發。

 

等天娜離去後,畢哲就說:「我真的不明白為何陛下會把天娜放出來。」

 

「這是因為陛下要本德大人先觀察天娜一段日子,防止她作亂,同時強迫天娜與人類相處,改善與人類的關係。這是我從我媽聽回來的。」安東說。安東的母親是蘇珊娜尚宮,是傑靈身邊的大紅人,主管宮中大小事務,所有宮女都聽命於她,故此安東的消息亦特別靈通,同時受到傑靈寵愛。

 

「還有,到底天娜怎會走向書房的呢?我媽怎會召見這個大逆罪人的啊?不如我們去看一下吧。」畢哲說。韋娜卻反對,說:「萬萬不可啊,陛下在書房與大臣說的話很多都是國家機密,我們怎能走去書房門外偷聽的呢⋯⋯」

 

畢哲便說:「你這膽小鬼!我是公主殿下,反正我早晚也會登基,早點認識一下國家大事也很合理吧!」安東亦奉承畢哲,說:「殿下英明啊,小小年紀已經如此勤政愛民,我們一同去書房吧。」

 

於是畢哲就拖著安東的手,一同離去。明秀就疑惑地問韋娜:「那我們應不應該跟上去?」韋娜就生氣地說:「殿下正一白痴!」然後就拉著明秀,衝上前趕上畢哲。

 

他們四人來到書房的門外。畢哲先打發門前那兩個禁軍侍衛離去,然後與安東打開房門,露出門隙,偷看裡面。坐在會議桌前的包括傑靈、杰娜、紀文、艾莉、莉莎、巴里、溫迪、葉莉娜、倩影、本德和志美和天娜。事隔一年,天娜再次換上黑色曳撒,以太空都統使被召入御書房;然而,在座上,無論是開普勒22b星人或是人類,大部分都對天娜不太信任。葉莉娜和倩影總是擔心天娜有逆謀叛亂之心,而艾莉和溫迪則怕天娜又會跟人類起衝突。葉莉娜和倩影對天娜的懷疑心照不宣,但莉莎和巴里卻毫不掩飾她對天娜的偏見與不滿;只有一年前被天娜打得半死的本德和志美默不作聲。

 

「啟稟陛下,S20隊在小行星帶附近找到S19餘下的四艘太空巡邏船,正把生還的士兵送返地球。然而⋯⋯仍有20人失蹤,目前確認已有10人殉國。臣罪孽深重,指揮失當,實罪該萬死⋯⋯」艾莉說。

 

「你已經盡力了,別太自責。」杰娜說。

 

「已通知家屬了嗎?」紀文問。

 

「啟稟殿下,防衛省已經通知了家屬,發放了恩恤金。」

 

杰娜問:「天娜⋯⋯你認為這次行動傷亡慘重的原因是甚麼?」

 

「是次行動失敗的主要原因,就是行動不是由我指揮。」天娜囂張的態度馬上就觸怒了莉莎。莉莎大罵天娜,說:「大膽逆賊!在陛下面前說話怎可以如此囂張?」巴里也說:「你這人真沒禮貌啊,連『啟稟陛下』也省略掉了!」

 

傑靈馬上斥責莉莎和巴里:「莉莎、巴里,你別吵,讓她說下去吧。」莉莎和巴里只好低頭,讓天娜繼續說下去。

 

「第一,地球與海王星相去甚遠,指揮與溝通有時間延誤,根本不良於溝通,故不應在海王星設防,應在地球大氣層外設防,才能達至即時通訊。第二,裝備不足。單靠五艘夸父5號巡邏船和10架后羿1號太空戰機根本不可能阻截這種飛碟型的巨型太空船。最少要出動能夠以快光速五十倍速度航行的阿波羅3號太空戰機才行。第三,攻擊策略錯誤。從左右兩邊或上面包圍只會捱打;因為飛碟型太空船的主要炮口都在飛盤之上。應該集中攻擊飛盤的底部,那裡有飛碟型太空船的主登陸甲板、排污口和排廢口三大設施,是太空船的弱點所在。」

 

「原來如此。」傑靈和紀文點頭說。倩影就猶疑地問:「殿下,你怎會知道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的結構呢?」

 

「這是因為我跟比鄰星b人和GJ 1214b星人交過手。當年兩個星球的侵略行動都是由我指揮的。這次比鄰星b人所採用的飛碟型太空船,應該是從GJ 1214b星購入的,制式與GJ 1214b常用的937524型號飛碟型太空船一模一樣。這是太空船的設計圖。」

 

天娜展示平板電腦,把它遞給志美;志美接過平板電腦,呈給傑靈與杰娜。果然,天娜手上擁有飛碟型太空船的設計圖。

 

「你們當年打敗了GJ 1214b星人嗎?」傑靈問杰娜。杰娜就慚愧地說:「侵略比鄰星b是成功的,但比鄰星b人死了很多,而且比鄰星b的大氣層都因為大戰而被破壞了,不再適合居住。至於GJ 1214b,則卻是失敗的,因為GJ 1214b人的科技水平較高。正正是因為我們攻不下GJ 1214b,所以我們才會來地球。」

 

「可是當年的情況與今日有所分別。」天娜補充說。「當年我們打的是侵略戰,今日我們打的是保衛戰。」

 

「但我們的科技水平似乎追不上比鄰星b人。」葉莉娜憂慮地說。「我們哪有那麼大的飛船跟他們拼命啊?」

 

「我們的科技稍為落後,但比鄰星b人並非想像中如此厲害。比鄰星b人的巨型太空船經過長期宇宙航行,能源已消耗不少,加上太空船是有弱點的,只要趁太空船登陸地球時出擊⋯⋯」

 

傑靈斬釘截鐵的問:「那麼,你有信心打敗比鄰星b人,保護地球上的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嗎?」

 

天娜自信十足地說:「我當然有信心。」

 

傑靈、杰娜、紀文和艾莉就笑了,莉莎卻以懷疑的目光投向天娜。傑靈就對倩影和葉莉娜說:「接下來與比鄰星b人作戰的事情,你們要全力配合天娜指揮的太空都統使司作戰,將功補過,清楚了嗎?」

 

「臣等領旨,謝陛下。」「你們平身吧。」

 

「甚麼?怎可以指派那個逆賊去統領太空都統使司的啊⋯⋯韋娜,我們得制止我媽才行。」畢哲聽見傑靈的御旨,就感到不滿。然而,韋娜、安東和明秀卻默不作聲。

 

「你們怎麼不回應我了⋯⋯」畢哲轉身一看,才發現原來穿著深衣的懷道與四名宮女站在後面。畢哲大吃一驚,心裡想:這下子糟糕了,懷道大哥一定會責怪我為何在偷聽。懷道雖然面露不悅,卻沒有斥責畢哲,只是溫柔地問:「你怎麼偷聽陛下開會了?」

 

「我⋯⋯我⋯⋯這都是安東的主意!他教唆我⋯⋯說我要多了解國事以便他朝登基統治天下⋯⋯」

 

被畢哲推卸責任的安東瞪著眼睛,心裡感到冤屈,卻又不敢反駁畢哲。於是正直的韋娜馬上就出頭,直斥畢哲:「殿下你別含血噴人!明明是你自己想偷聽,我們才跟著來!」

 

「你⋯⋯」「畢哲,偷聽是不對的,說謊和誣陷僕人就更是大錯特錯。」懷道嚴肅地說。畢哲就只好鞠躬道歉說:「對不起⋯⋯」

 

「那你們快點離去吧,別再待在書房門前。」

 

「是的⋯⋯」

 

畢哲等人離開以後,懷道就請宮女向傑靈通傳,說:「啟稟陛下,懷道男妃殿下求見。」

 

傑靈聽見懷道的名字,就笑起來,說:「快傳。」宮女便打開大門,恭請懷道進入書房。倩影、葉莉娜和法儀皆恭敬地向懷道請安,天娜卻只是說了一句「嗨」。於是艾莉就開口直斥天娜,說:「天娜啊,你怎可以如此無禮的啊?」

 

懷道就笑著說:「沒關係。天娜殿下不拘小節、快人快語,是今世我國難得的豪傑。」

 

被懷道稱讚的天娜就洋洋得意的笑起來。懷道繼續說:「陛下,我會否打擾你們共商國事了?」

 

「沒有,我們都差不多散會了。」傑靈笑著說。「送茶點這些事你叫宮女送進來就行了,何須每次都親自進來呢?」

 

懷道就笑著說:「難道陛下不想見我嗎?」傑靈就面紅起來,說:「不⋯⋯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啊。法儀、倩影、葉莉娜和天娜,你們如果有時間的話不妨留下來享用下午茶。」

 

「謝陛下,可是臣必須馬上回首相府辦公了,只能婉拒陛下美意。」「臣等亦要回去都督府處理軍機要務,只能婉拒陛下美意。」

 

「那好吧,你們先行告退吧。」「謝陛下。」

 

法儀、倩影、葉莉娜、天娜和艾莉就先行告退;當天娜離去時,懷道溫柔地對她微笑,貶了一眼;天娜對懷道的眼神感到愕然,不知如何反應,只好急步離去。

 

等天娜離去後,傑靈就笑著問:「懷道,你覺得天娜怎麼樣?我看到你向她眨眼呢。」

 

「陛下,她⋯⋯她健美的身軀的確很迷人,我很想摸一下她結實的玉肌。不過她好像不喜歡人類吧?」懷道說。

 

杰娜就說:「她根本不懂得如何與人類相處。傑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否讓懷道多點陪伴一下天娜?」

 

莉莎就插嘴說:「杰娜陛下啊,叫本德服侍天娜不就行嗎⋯⋯為甚麼要勞煩我們的天下第一美男⋯⋯」志美就不悅地側目凝視著莉莎。莉莎只好住口。傑靈就笑著說:「莉莎,你也看見志美的反應吧。懷道,我看出你對天娜有意思,你就開心跟她玩樂吧,說不定這樣能減低她對人類的芥蒂。」

 

「遵旨。」

 

晚上,志美和本德請了天娜到位處皇宮侍衛宿舍的上原府吃晚飯,跟韋娜一同吃飯。他們的飯廳當然沒有乾坤殿的飯廳那麼大,亦沒有西式的長桌,只有中式的圓桌。因為志美知道天娜不太喜歡吃肉,於是就叫廚房做了些雜菜豆腐煲和芥蘭;可是天娜根本吃不慣人類的食物,只是看著桌上的食物發呆。本身對於開普勒22b星人沒甚麼好感的韋娜就更覺得天娜是個麻煩的傢伙。

 

「起筷吧。」本德對天娜說,天娜就只好不好意思地說:「我⋯⋯我不會用筷子。」

 

於是志美就對宮女說:「把叉子拿過來吧。」

 

天娜接過叉子,小心翼翼的翻開碟上的芥蘭,叉起菜柄,把菜放在碗上。韋娜心想:這真是個沒禮貌的傢伙。天娜吃了一口,志美就問:「味道可以嗎?」

 

「還可以吧。」

 

「你平時很少吃人粵菜嗎?」

 

「我只吃太空站實驗室種出來的蔬菜。」

 

「這芥蘭的味道可以嗎?這芥蘭是上林苑的皇家農場種的有機蔬菜,一斤要三十漢元,非常可口的,你多吃點吧。」本德說。

 

「味道怪怪的⋯⋯但還可以吧。」天娜說。

 

「你之前被軟禁在行宮的時候,天天也只是吃那些太空菜嗎?沒有吃人類的菜式嗎?」志美問。

 

天娜就說:「沒有。我不是人類,我很少吃人類吃的東西。」

 

「那你被關押的時候平時做甚麼?」本德問。

 

「還不是健身、看書和玩電腦遊戲吧,有時杰娜也會過來找我。那段日子很無聊的。」天娜說。

 

「那你現在重返軍隊,應該很興奮了吧?」本德問。

 

「還好吧。不過要跟那些人類相處很麻煩,特別是葉莉娜那個色鬼⋯⋯」

 

「哈哈,她好像跟溫迪很熟的。」志美說。

 

天娜說:「對啊,我真的受不了她們。還有艾莉跟安娜也是一樣⋯⋯但我最討厭就是那個利爾雅。當年她製造真菌去毒害我族人都算了,那是出於戰爭需要。但現在都和平了,她老是要針對我們族人⋯⋯」

 

一提及爾雅這個名字,志美就臉色一變,而本德則尷尬地低下頭來。直率的韋娜就衝口而出說:「怎麼忽然提及利爾雅那個婆娘啊!難道你不知道⋯⋯」

 

「韋娜!不要多事!」志美直斥韋娜,韋娜就馬上住口。本德連忙對天娜說:「別只管說話,吃多點吧。」天娜見似乎自己說錯話了,只好拿起碗爬飯吃。

 

正當本德在招待天娜用膳的時候,爾雅亦進了宮,不過她並不是要來找本德,而是去找傑靈另外兩個年青的男嬪西門和優希。爾雅換上低胸的維多利亞裙,在一個宮女的引領下,靜悄悄的走過走廊,前往西門的寢室,卻在走廊遇上畢哲、安東和明秀。爾雅便馬上向畢哲作揖請安。

 

「你怎麼進宮了?」畢哲問。

 

「啟稟殿下,臣奉召進宮⋯⋯為西門男嬪殿下診症。」

 

「陛下批准了嗎?」畢哲雖然只是個讀初中的小女孩,但身為公主的她總是向旁人展示出囂張的傲氣,而爾雅只能啞忍,恭敬地向畢哲出示令牌。畢哲看了,就恥笑爾雅,說:「堂堂甚麼太醫,竟然穿得著更一個應召女郎差不多!哈哈。」

 

爾雅心裡勃然大怒,面上卻依然露出微笑,恭敬地向畢哲作揖告辭,然後告退。明秀對於畢哲這種惡毒的說話看不過眼,就勸告畢哲:「殿下啊,你怎可以這樣出口傷人的啊⋯⋯」

 

「我有罵錯那淫婦嗎?」畢哲反問明秀。

 

「為何你要稱利爾雅太醫大人為應召女郎呢?」天真的明秀問。

 

「明秀,你真的不知道嗎?利大人是上原大人的情敵,對文大人有色心,老是想跟文大人上床,但文大人就是不太願意服侍利大人。」安東說。

 

「那就是嘛!我媽見爾雅那麼麻煩,就改為叫她去給西門大哥和優希大哥出火算了。可是她還是要纏著本德,不知所謂。」畢哲說。

 

「那皇夫殿下有出手阻止嗎?」安東問。

 

「我爸能做甚麼呢?而我媽就是縱容這淫婦⋯⋯」

 

「畢哲,你對我有甚麼不滿嗎?」

 

畢哲猛然回頭一看,驚見傑靈和紀文在身後出現,馬上跟明秀向他們鞠躬。畢哲戰戰兢兢地對傑靈說:「媽⋯⋯我⋯⋯我不知道你來了,我不是要說你壞話啊。」

 

「算了吧。」傑靈輕撫畢哲的頭,溫柔地說。「總之,成人的事情你就別管了,先管好你自己的後宮吧⋯⋯」

 

畢哲卻抗議說:「甚麼成人的事啊!我是個中學生啊!再說,我的後宮有甚麼不好啊!」

 

「總之⋯⋯你就別管吧。」「傑靈,你這樣說不行的啊。」紀文走近畢哲,輕撫她的臉,說:「你如果關心此事的話,有時間不如多點去陪伴韋娜吧,她一直都為爾雅的事情而感到不高興呢。」

 

「好⋯⋯好吧。我先行告退了。」

 

畢哲離開後,紀文就對傑靈說:「你剛才這樣說話,畢哲一定不會服氣的啊。別忘記,畢哲的性格跟你一樣的啊。」傑靈就不耐煩的敷衍紀文,說:「我⋯⋯我知道了。」

 

畢哲並沒有馬上返回自己的寢室,反而決定跟明秀走去西門的寢室門外偷聽爾雅與西門和優希的對話。他們走進花園,躲在窗外,偷看房間,只見爾雅向西門和優希送了好些壯陽和補生的中藥藥材,看來是在巴結他們。

 

「大人送那麼多禮物過來,我們真是不好意思呢。」優希笑著說。

 

「只要殿下喜歡就好了。」爾雅笑著說。西門心想:爾雅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於是就笑著問:「大人這次送禮必定是有甚麼特別的請求了吧?」

 

「這也不算甚麼請求。我只是想你們多向陛下進言,叫她提防開普勒22b星人。」爾雅說。「最近陛下竟然批准杰娜陛下釋放逆賊天娜,容許她重新帶領太空都統使司,又未有懲罰溫迪等拖延上報軍情的科學家,偏袒開普勒22b星人,令地球陷入危險之中。」

 

西門猶疑了一會,問: 「你好像對開普勒22b星人也太有偏見了吧。」

 

「這不是偏見。現在比鄰星b人要攻擊地球,正正是開普勒22b星人連累我們的。要不是她們曾經入侵比鄰星b的話,比鄰星b人根本不會過來地球尋仇。」

 

「那麼⋯⋯難道你的意思是,我們應當犧牲開普勒22b星人,把她們全族都交在比鄰星b人手上被屠殺嗎?」優希問。

 

「非也。但起碼我們也可以跟開普勒22b星人談判,而不應一下子就要對人動武。再說,報仇雪恨乃天公地道的事情,如今比鄰星b人是站在道理的一邊啊。」

 

「有甚麼好談判呢?比鄰星b人要殺人呢。」優希說。

 

「我們可以討價還價的啊,例如賠錢、鞭刑、監禁之類。」

 

「你說得也有點道理,我也覺得比鄰星b人不太可信。」西門點頭說。「可是,你也知道吧,政治的事,陛下只聽紀文殿下和莉莎大人的意見,我們兩個只是陛下的洩慾工具。再者,近來陛下也冷落了我們。後宮都是他們管的;而本德和巴里一定站在莉莎的那一邊。」

 

「那懷道呢?」「那小白臉還不只是紀文的跟尾狗而已!我最討厭就是那小子,為何他萬千寵愛在一身!」優希抱怨說。

 

「殿下,你們儘管向陛下多進言吧,此事涉及帝國與地球的生死存亡。」

 

「這有點難呢。後宮干政始終不太好⋯⋯」爾雅見西門推搪她,就露出乳溝,向優希和西門拋眉弄眼。

 

在窗外偷看的畢哲就對明秀說:「你看到了嗎?我早就說了,爾雅這人是有陰謀的啊!這淫婦現在結黨了,要在宮中散佈對天娜甚至開普勒22b星人不信任的流言與情緒!與外星人作對就是跟我作對⋯⋯」

 

「那麼⋯⋯殿下,你想怎樣做?」明秀問。

 

「我⋯⋯你問得正好!」畢哲當然想不出解決的方法,只好說:「這個問題,我們還是先找韋娜再算吧。」

 

畢哲、安東和明秀用膳過後,就前往與皇宮相連的禁軍宿舍,進入上原府找韋娜。韋娜請畢哲、明秀和安東到寢室的沙發上就坐。韋娜和安東之間仍有芥蒂,不敢直視對方。韋娜為畢哲倒茶,又問:「殿下來所為何事?」

 

「我剛才看見爾雅那婆娘入宮去跟西門大哥和優希大哥鬼滾了。」畢哲說。

 

「那是陛下批准的啊,那淫婦有令牌在手,她有特權的啊。」韋娜無奈地說。

 

「可是,我聽見她跟西門大哥和優希大哥的對話。她慫恿他們去向陛下進讒攻擊天娜,指天娜不可信,不應讓她重掌太空都統使司。」

 

「甚麼?這淫婦真是下流無恥⋯⋯」

 

「雖然天娜這人生性孤僻又囂張跋扈,但既然我媽信任她,委以重任,以對抗比鄰星b人,保衛地球,我們就應該支持她啊。」畢哲說。

 

「可是,殿下,政治和宮廷鬥爭的事,我們這些小孩還是別管吧。」韋娜說。

 

「你不是很討厭爾雅的嗎?現在她因個人偏見和私怨要進讒言危害江山社稷了,你還叫我別管?」

 

「那我反問你,殿下,我們能做甚麼呢?」

 

「我⋯⋯我來就是問你意見啊!你不是自稱是爭臣、忠臣的嗎?」

 

「殿下,你把我當成是意見提款機嗎,心情好就來問我意見,心情不好就罵走我,你去找你的麗素吧⋯⋯」「你又發甚麼神經啊,你又妒忌麗素了嗎?」韋娜和畢哲馬上就吵架了。安東馬上就勸止她們,說:「殿下、大人息怒,一人少句,殿下憂國憂民之情懷實在令人感動,可是大人也沒說錯啊,我們實在無能無力⋯⋯」

 

年幼的明秀卻不知好歹的取笑安東,說:「哈哈,安東怎麼你每次都只會說些各打五十大板的話⋯⋯」

 

安東就說:「你這小子懂甚麼!你看見你的主上吵架了,你還不幫忙勸阻?」

 

「算了吧。既然你不聽我說的,我就先回去了⋯⋯」於是韋娜就發脾氣了,拉著畢哲的衣袖:「你來一下就走了嗎?你不關心我的嗎?你過來就只是問我意見的嗎?你當我是甚麼⋯⋯」

 

「你這人真是很煩啊⋯⋯你還是小孩嗎,關心甚麼啊⋯⋯」正當畢哲和韋娜還在拉拉扯扯,而安東和明秀不知所措之際,本德和志美就在門外敲門了。

 

「大人,本德大人和志美大人來了。」門外的宮女傳話說。

 

「請進吧⋯⋯」韋娜說。

 

本德和志美一開門,就看見韋娜和畢哲在拉拉扯扯。於是志美就笑著問:「我們⋯⋯阻礙了你和殿下親熱嗎?」

 

「不⋯⋯爸媽⋯⋯你別誤會⋯⋯」「如果不是百合的話,那你們必定是又吵架了吧。」本德說。「你們又因何事而吵架了?」

 

「這⋯⋯殿下,你直接跟我爸說吧。」韋娜說。畢哲便對本德和志美說:「我剛才看見爾雅那婆娘入宮去跟西門大哥和優希大哥鬼滾了,爾雅還慫恿他們去向陛下進讒攻擊天娜,反對由天娜帶領太空都統使司保衛地球⋯⋯」

 

志美和本德一聽,就面色一沉。

 

「殿下,多謝你告訴我們,不過此事你還是別再理會了吧。」志美說。

 

「為甚麼?」「政治的事情是我們內臣的職分,而殿下目前應當專心讀書。」本德說。「請你們不要把今天所見所聞告訴他人。」

 

「我知道了⋯⋯那我們先離去吧。」「恭送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