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理非的前世今生(二):意底牢結 和理非非

(二)意底牢結 和理非非

上文見:http://kowloondaily.com/2019/07/09/prnn1/

 

據香港網絡大典,「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簡稱「和理非非」,是主流泛民抗爭原則的政治術語。概念源於泛民原祖司徒華,他曾形容參與六四事件的學生「和平、理性、非暴力」,打不還手。其後民主黨劉慧卿於二零一零年審議高鐵撥款時,議會內外爭議聲大。劉為了緩和社會激烈氣氛,重提「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主張為原則處理政事。直到二零一一年,民主黨受進步民主派追擊之下,刻意強調「和理非非」原則,與激進泛民劃清界線作強烈比對,向中產選民展示秩序潔癖之道德炫耀。

 

泛民左膠本質犬儒,選擇性習得甘地與馬丁路德金所謂的和平抗爭模式,望以安全而有限的距離,在不沾污雙手之下,很形式主義地華麗式抗爭,向中共搖頭擺尾。一眾嬉皮士左膠的抗爭意識形態與「和理非非」的原則,不謀而合。故此,「和理非非」原則,在有左膠主持的大型抗爭運動中,都被左膠奉為圭臬,令其發揚光大。左膠籍此意底牢結,控制群眾,擴大安全基數,再在適當時機瓦解抗爭運動。

 

在這我要強調「和理非」原則本質不壞,其絕對是有力的雙刃劍,能傷政權亦能自閹。先說壞的;左膠如何利用「和理非非」的原則及其概念瓦解本土群眾運動?他們先將運動封頂,盡一切手法阻止抗爭運動由「和平」狀態升級到「非和平」行動;然後以內耗、分化手段使運動進入膠著狀態,最後民氣愈見消散之後,則以「階段性勝利」、「We will be back」之類詭詞瓦解運動。此為實際操作手段。其套路盡顯於失敗的雨傘運動之中。

 

在概念方面。「和平」這概念與「鬥爭」、「戰爭」之類對立;「理性」則與「感性」、「情緒化」和「非理性」之類概念對立。「非暴力」與「非粗口」兩非是「和平理性」的延伸。這形造了無暴力無粗口就能顯出和平理性的態度。而其實四個概念之中,左膠最重用「非暴力」。因為「非暴力」原則是將抗爭運動封頂的一招。「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左膠擅於將「非暴力」概念捆綁到「和平理性」此絕對正確的普世價值。

 

故此當抗爭者主張要把行動升級,在武力抗爭的界線徘徊,左膠便在道德高地上,上綱上線式指責將抗爭升級是打破和平、俱情緒化而不理性的舉動。此是陷阱:在這你不能否定「非暴力」,否則就連帶否定「和平理性」的原則。若你堅持質疑「和理非」原則、「非暴力」手段,主張行動升級,左膠則有大條道理標籤你為內鬼、非理性、好鬥而破壞運動之類的人。左膠以這類詭辯,擾亂了抗爭者的思考,抺黑了使用武力的意義,使抗爭運動永遠停留在武力抗爭的界線之下。「和平是我們最大的武器」的想法,為港共建立了安全而穩定的社運秩序。

 

玩弄概念,操縱了行動升級話語權之後,就打出「理性」手牌,使群眾內耗、使小數分化。左翼祟尚集體主義與團結 (Collectivism and Solidarity);左膠則祟尚集體理性凌駕個人理性,捆綁少數於多數。他們常以「理性」的小組討論,「理性」的集體投票去決定抗爭運動的去向。小組討論是左膠以民主議政為借口,使抗爭者停止行動,花一段時間去討論無意義的話題,使人質疑常理,使人轉移視線,令抗爭者消耗精神、體力和時間。

 

他們以「理性」消耗民氣後,再以無限次集體投票決定群眾去留。那所謂投票結果是集體理性的顯現,左膠無非是想利用虛設出來的民意授權之理性,逼使抗爭群眾散去。理性投票無疑是逼了抗爭者交出思考權和個人決定權予大台,左膠變相劫持了群眾的行動權。當所謂的「多數」決定了散去,「少數」是捆綁式地服從集體決定,被逼跟隨「多數」。這集體凌駕個人,利用群眾心理的手法,是共匪內奸慣用去打散抗爭運動的技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