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戴天之仇(七):天煞滅族心惶惶,主戰主和相爭鬥

第七章:天煞滅族心惶惶,主戰主和相爭鬥

 

 

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繼續向地球推進。儘管其他比鄰星b人因而沾沾自喜,比鄰星b人的大統領3cff3c對於結果並沒有太大反應,依然是板著面孔,目無表情。他站在書房裡,凝視著窗外漆黑的星空,沉默不語。

 

「大統領,我們從其中一架被擊落的戰機裡俘虜了一個駕駛員,是白匪來的。」一名軍官向3cfff3c匯報說。

 

「她在那裡?」

 

「在實驗室裡,我們正從她的腦袋抽取所有關於69c星的資訊,過程即將完成。經過分析,發現她會說69c星蠻夷的語言。我們很快就能夠學會69c星蠻夷的語言,直接向他們再發出警告。」

 

「帶我去見她吧。」

 

「遵命。」

 

3cff3c穿過走廊,在軍官的帶領下來到實驗室。一個全身赤裸的開普勒22b星人,被縛在手術床上,頭戴上頭盔,接上多條電線,正被抽取儲存在腦部的資訊。她高聲慘叫,神情痛苦。

 

「資訊抽取完成了嗎?」3cff3c問一名比鄰星b人科學家。那科學家說:「完成了。」

 

「那你們把機械移除吧,我要行刑了。」

 

幾個比鄰星b人科學家把頭盔和電線從那開普勒22b星人身上移除。她恐懼地望著3cff3c。目無表情的3cff3c,手持長刀,慢慢地走近她。

 

「你⋯⋯你別打算迫我說出甚麼,我甚麼也不會說。」那開普勒22b星人說。

 

「我無意問話,你亦無須說話,我們已經把你腦袋裡所有資料備份了,我們馬上就會展開研究。現在我只想把你的頭砍掉,再把你的肉分給我的族人。你也知道我們是食人族吧。」

 

「報仇⋯⋯真的如此重要嗎?」

 

「起碼比你的性命重要。」說罷3cff3c就一刀割掉了那開普勒22b星人的頭,鮮血馬上灑滿一地。在場其餘的比鄰星b人看見那屍首,皆神色凝重,不發一言。只有3cff3c能夠若無其事的拿起那開普勒22b星人的頭,拋到一角,然後說:「你們先為這白匪死屍拍張照,再把白匪的屍體拿去焗爐裡焗吧,煮熟才分給族人吃。」

 

「是的⋯⋯大統領⋯⋯」

 

「你們馬上把我們的說話再次翻譯成69c星蠻夷的語言,馬上向69c星用不同頻譜進行全面的廣播,令他們的政府無法阻截訊息流入平民手上,連同死屍的照片也發出去,下令他們交出白匪。」「遵命。」

 

杰娜忽然大叫一聲,從惡夢中嚇醒了。她從床上彈起來,睜開眼睛,滿頭大汗,馬上摸著自己的脖子。她再往兩旁一看,發現溫迪和艾莉還在呼呼大睡。她夢見比鄰星b人要斬她的頭,吃她的肉,因而嚇得面青。

 

杰娜定過神來以後,還不太放心,就穿上拖鞋,離開寢室,走到旁邊的房間,看看麗素,發現她睡得香甜,才鬆一口氣。杰娜擁抱麗素,輕吻她的面頰,然後坐在床邊,凝視著麗素甜美的面兒。

 

麗素是杰娜在地球誕下的長女。十多年前,杰娜帶領著四處流浪的開普勒22b星人,本來打算假借採礦的名義侵略地球,華夏帝國女皇傑靈卻以禮相待,嘗試以仁道感化她;杰娜雖然對傑靈產生了好感,卻不願放棄侵略的陰謀,反而擄去傑靈的愛將本德,利用傑靈「不忍心」的這個弱點去脅傑靈投降,更攻佔了皇宮。然而,當傑靈把青黴菌注射在艾莉和杰娜身上,令她們二人同時產生嚴重過敏反應,快要喪命時,杰娜就決定犧牲自己,哀求傑靈救活艾莉,並且願意放棄侵略地球。杰娜打動了傑靈,馬上為杰娜與艾莉等垂死掙扎的病人提供藥物,救活開普勒22b星人。杰娜等開普勒22b星人就因為感激傑靈而臣服華夏帝國,開始在地球定居下來,部分更與人類通婚。開普勒22b星人受了人類的恩惠,才免於滅族;然而,如今開普勒22b星人竟然因為過去在比鄰星b的侵略和殺戳,引來比鄰星b人今日前來尋仇,把地球捲入自己與比鄰星b人之間的仇恨當中。這一點令杰娜感到非常自責。而令杰娜更加痛心的是麗素這些根本未曾參與過去種種侵略暴行的新一代開普勒22b星人。為何上一代開普勒22b星人所作的孽,要下一代開普勒22b星人與她們一同承擔呢?比鄰星b人的要求是殺盡開普勒22b星人全族,不分老幼,然而麗素這些孩子根本是無辜的。

 

杰娜步出房門,正想回到自己寢室,就在走廊遇上傑靈。

 

「你睡不著了嗎?」傑靈問。

 

「不⋯⋯只是發惡夢醒了⋯⋯」

 

「因為比鄰星b人的事情?」

 

杰娜點頭回應。傑靈就擁抱杰娜,親吻她,說:「你要對你們開普勒22b星人有自信。你們的軍事科技力量怎會比不上比鄰星b人呢?他們絕對不能傷害你們,更不可能傷害人類和地球。」

 

「可是,我們已經有士兵⋯⋯殉難了。」

 

「有天娜在,情況就會不同。我們身為皇帝,必須展示出自信,才能穩定民心。」

 

「我⋯⋯我知道了。」

 

「你先會去睡吧。」

 

早上,法儀一推開大門,踏入首相府的大廳,一陣相機的閃光燈就閃過不停。穿上整齊官服的他來到咪兜前,向大家公佈S19隊太空船被外星人攻擊一事。

 

「我國太空都統使司於海王星軌道之S19巡邏隊,今晨竟遭突擊,痛失六艘戰機,一艘艦隻;其餘四艘艦隻,亦沓無音訊。S19巡邏隊共有華民38人、開普勒22b星人64人。我國已知會友邦及諸邦聯國是日海王星之事,並全力搜救。」

 

「大人,請問外星太空船之來歷?」一名記者問。

 

「我國僅知外星太空船自比鄰星b而來。」法儀說。為免引起恐慌,他並沒有打算在記者會上把比鄰星b人的要求向眾人交代。突然,法儀的電話響起來;他馬上向記者為沒有把電話轉為靜音模式而致歉,並將手機交給旁邊的秘書。可是,記者中間馬上又傳出電話響聲。於是他的秘書就不耐煩地對大家說:「記者會期間,請大家盡量把電話關掉⋯⋯」

 

秘書話音未落,會場裡所有人的手機皆同時響起;連守門侍衛的手機也響起來了。法儀與他的秘書對望,馬上意識到情況有點不妥。

 

「把手機拿來。」法儀接過手機,一打開,就發現手機收到的並非來電,而是一個附有圖片的短訊。短訊內容如下:

 

「69c星人,即地球人類聽令,我等蒞臨,旨在殺盡白匪,即開普勒22b星人,以報仇雪恨。昔開普勒22b星人毀我家園,殺我族人,今我等斬殺一匪,猶不足以血償。爾等人類如欲求存,須交出全數開普勒22b星人,否則我族必滅地球,車裂爾等。欽此。」

 

短訊還附上了一張開普勒22b星人屍體身首異處、血肉模糊的照片,場景非常恐怖。法儀馬上嚇暈了,倒在地上;他的秘書馬上扶著法儀,大叫快傳太醫,又叫即時宣佈記者會結束;兩個侍衛亦慌忙上前扶起法儀,帶他離去。

 

比鄰星b人的恐嚇訊息馬上就傳遍了華夏帝國每一部手機,引起極大恐慌。這短訊之所以引起恐慌,並非由於短訊之內文,而是由於附件上那張血淋淋的屍體照片。那身首異處的開普勒22b星人屍體,浸淫在可怕的血海之中;屍體的頭上,那雙眼睛依然大大的睜開,把死前一刻的恐懼完全凍結在照片上。華夏帝國馬上陷入恐慌之中。

 

沉悶的漢文課與陰沉的天色,使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裡的學生們昏昏欲睡。畢哲只顧著跟利奧和山娜聊天,麗素在課本上畫畫,甚至向來比較勤奮的韋娜也伏在案上。除了班長沈道明和李儒雅以外,基本上沒有一個同學在聽課。漢文科老師朱昭聖公主見狀,勃然大怒,手執羽扇拍打教桌,斥責大家說:「留心上課啊!剛才說到⋯⋯史可法扮成清潔工進入監獄以後,看見左公的樣子是『席地倚牆而坐,面額焦爛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盡脫矣。』史公的反應是『跪,抱公膝而嗚咽』這兩句都無須多加解釋。那左忠毅公的反應如何呢?他因為『目不可開』,『乃奮臂以指撥眥,目光如炬』。奮臂,即振臂而起。眥,指眼眶。這句解作振臂以手指撥開眼眶⋯⋯」

 

忽然教室裡響起手機鈴聲。昭聖生氣了,把書摔到地上,大罵:「混帳!誰竟然上課沒關手機啊?你們這群傢伙知不知道何為尊師重道?」

 

可是手機的鈴聲愈響愈大。每人的手機——包括昭聖的手機,無論是否已經關機,都響起來。畢哲就取笑昭聖說:「哎呀,為人師表,上課竟然也不關手機,真是做壞榜樣了!」

 

「你⋯⋯你給我住口!」

 

利奧拿起手機,解鎖一看,嚇得尖叫。昭聖大罵:「羅同學,你叫乜春啊!」

 

利奧嚇得面青,一時語塞。山娜也取出手機查看,同樣嚇得大叫。課室馬上陷入一片恐慌之中。畢哲一看手機,大為震驚:大家竟然同時收到一堆來歷不明、血肉模糊的開普勒22b星人被肢解的照片,還附上一段訊息,寫道:「69c星人,即地球人類聽令,我等蒞臨,旨在殺盡白匪,即開普勒22b星人,以報仇雪恨。昔開普勒22b星人毀我家園,殺我族人,今我等斬殺一匪,猶不足以血償。爾等人類如欲求存,須交出全數開普勒22b星人,否則我族必滅地球,車裂爾等。欽此。」

 

昭聖看見手機上的訊息,雙手發抖,不知所措。身為開普勒22b星人的麗素更當場嚇得昏迷。韋娜大叫起來,說:「老師⋯⋯麗素殿下暈倒了!」

 

「快送⋯⋯送她去醫療室!」儒雅和道明馬上把麗素扶出課室,送往醫療室。

 

校長路濟亞修女緊急把老師召到會議室裡開會。漢文科朱昭聖老師,宗教及哲學科宋弘道老師,歷史科朝倉保奈美老師,地理科張熙怡老師,法文科嘉蜜兒.利古耶老師等都前來出席。路濟亞說:「學生的情況怎麼樣?」

 

「全國手機皆收到來自比鄰星b人的恐嚇語句及照片後,不少學生受驚,大約百多人要接受心理輔導;當中近半為開普勒22b星人學生。」弘道說。

 

「麗素公主殿下今天恢復上課了嗎?」路濟亞問。保奈美就說:「殿下今天已返校上課。口是⋯⋯我擔心她的情緒還未平伏。」

 

「其實我更擔心的是其他同學對開普勒22b星人的態度。」路濟亞說著,把一份報紙放在桌上展示,頭版標題寫道:「外星人作的孽,地球人來償還?」內文狠批開普勒22b星人,因自己跟比鄰星b人之間的仇恨而,連累地球遭到報復,直指應把開普勒22b星人趕出地球。保奈美和嘉蜜兒看見,勃然大怒。嘉蜜兒說:「這是甚麼滅絕人性的說話!為何報紙竟可以寫成這樣煽動仇恨的啊?熙怡,你得把今天的報紙都下架,不要放在圖書館裡⋯⋯」

 

「沒用的,這種怪罪開普勒22b星人的論調已經充斥著社交媒體了。」熙怡歎息說。

 

「正一垃圾報紙!我要報官⋯⋯」保奈美說。

 

「報官有何用?《反仇恨詔》早就因為言論自由的關係而被廢除了,報紙和傳媒要說甚麼煽動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多加留意學生的反應。」路濟亞說。「要知道,長久以來已經有好些學生在校內欺凌外星人,我擔心現在他們會變本加厲。」

 

「誰校園欺凌就把他打死吧!」昭聖激動地說。路濟亞就說:「這有用嗎?你身為老師就不要天天打打殺殺。」

 

「那我們可以做甚麼?」

 

「我們只能多加留意學生,就是這樣。」路濟亞無奈地說。

 

「結果還是沒有具體措施!這算是甚麼垃圾會議啊!」昭聖不滿地說,動身離去,啪的一聲關上大門。路濟亞就說:「算了,我也不阻大家時間了,大家回去工作吧。」

 

保奈美返回教室時,剛好迎面遇見麗素,見她滿面愁容、垂頭喪氣,就上前伸手擁抱她,問:「麗素同學,你沒事嗎?」

 

一眾老師對此不以為然,各自回到課室裡。保奈美對麗素有意思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然而師生戀在聖嘉琳並非新鮮事。麗素說:「我⋯⋯我沒事。」

 

「有沒有人欺負你啊?」

 

「這⋯⋯」麗素欲言又止。

 

「如果有人欺負你記得跟我說,老師我會幫你出頭。」

 

「謝謝老師。我⋯⋯我要去儲物櫃拿運動服上體育課了。」

 

「我陪你去吧,反正我也要回去教員室。」

 

然而,當保奈美和麗素來到儲物櫃前,卻驚見麗素的儲物櫃被打開了,運動服和波鞋丟在地上,櫃裡滿是紙屑,櫃門還貼上一張大紙,寫道「死妖怪滾回太空,不要連累地球!」

 

保奈美大怒,說:「到底是誰幹的?」她回頭看麗素,發現她眼眶泛紅,淚如雨下,蹲在地上拾起運動服。保奈美心痛如絞,馬上蹲下,擁抱麗素,說:「不要怕⋯⋯我⋯⋯我去校務處拿套新的運動服給你,你跟我來。」

 

上體育課時,麗素鬱鬱不樂的坐在一角。畢哲得悉麗素被欺負,儲物櫃被毀壞了,就勃然大怒,要為麗素出頭,於是趁自由活動時把山娜、利奧和韋娜召集過來,商議對策。畢哲說:「到底是那個白丁竟敢欺負麗素?本公主要把碎屍萬段!」

 

「可是殿下,只有我們三個能夠做甚麼⋯⋯」利奧說。

 

「可惡!怎麼其他人也不聽本公主指揮!」畢哲生氣地說。

 

「因為你太令人討厭啊,殿下。你天天打打殺殺,誰會聽你話呢?」韋娜說。

 

「你又頂撞我!」

 

「我只是實話實說!」

 

「我覺得那些賤種竟敢欺負麗素公主殿下,背後一定有後台保護他們;否則他們一定會恐懼皇室秋後算帳。」山娜說。

 

「誰膽敢包庇那些白丁欺負麗素?」畢哲問。

 

「其實學校裡勢力龐大的貴族學生沒有幾個。」韋娜說。

 

「你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啦,別要我猜!」畢哲說。

 

「只有高倩影將軍的幼女高麗辭能夠保得住欺負麗素公主殿下的人。高將軍可是陛下的寵臣啊。」韋娜說。

 

畢哲一聽見麗辭,面有難色。山娜就問:「殿下怎麼一聽見麗辭大人就變臉了?上次舞會殿下不是跟麗辭大人翻雲覆雨⋯⋯」

 

「還⋯⋯還好說!自從那晚以後那婊子天天在社交媒體發短訊騷亂我,煩死了!本公主只不過是想出一下火而已啊!那婆娘痴線的啊,一開口就說甚麼嫁入皇室⋯⋯」

 

「但麗辭之前不是在追求麗素公主殿下嗎?麗辭大人本身很喜歡扶她的啊⋯⋯」利奧說。

 

「白痴,在華夏帝國裡誰不要扶她?說不定是麗辭因求愛不遂而惱羞成怒⋯⋯」山娜說。

 

「那我去揍麗辭吧,每次我看見她社交媒體上的豔照我就硬了⋯⋯」畢哲說。

 

「殿下你哪裡硬了?」山娜問。

 

「當⋯⋯當然在說拳頭啦!」

 

「殿下你別那麼衝動好嗎?你應該跟麗辭說清楚,叫她命令她的朋黨『獅山派』的人不要再針對麗素。」韋娜說。

 

「我真的不想見那大波妹了,她很煩啊!早知我就不跟她共赴巫山啦⋯⋯」

 

「那你⋯⋯你找安東做中間人吧,安東跟她⋯⋯有交情。」韋娜無奈地說。在安東服侍畢哲之前,安東本是韋娜的近身僕人與情人,但韋娜受不了安東的水性楊花,毅然與他一刀兩斷,所以一提到安東的名字,就縐了眉頭。山娜笑著說:「哈哈,交情還是交合啊?」

 

利奧也說:「安東大哥是皇城第一交際花啊,甚麼達官貴人女子和男子都上過了⋯⋯」

 

「好吧,我稍後就叫安東帶我去見那個婆娘。」

 

坐在角落偷聽畢哲等人對話的麗素,終於忍不住開腔,說:「別⋯⋯別搞那麼多是非吧。」畢哲就說:「麗素,你怎可以這樣說呢?我在為你出頭啊!」

 

「或許⋯⋯這真是我的錯呢。我們外星人本來就有原罪。」

 

「你怎能說這種話,你可是公主來的⋯⋯」

 

「喂,你們體育課不做運動,坐在樹下講是非,算甚麼意思啊。」儒雅拿著籃球,跟道明走近,對他們說。道明則斥責畢哲等人說:「你們以為多生事端就幫得到麗素了嗎?」

 

「那你又有甚麼方法啊,八股佬!」利奧為畢哲反駁他們說。

 

「我們只是學生。校園欺凌問題應交由老師處理。」道明說。「你們既然不認同麗辭結黨營私,那你們也不應搞小圈子。再說⋯⋯現在是體育課,你們快點起來,過來打藍球。」

 

放學後,安東引領畢哲去見麗辭。麗辭跟安東同班,比畢哲高一年級;安東雖然是畢哲的男僕,但因為得寵,而得到傑靈安排入讀聖嘉琳。安東亦趁機在學校裡左右逢源,四出巴結權貴。麗辭把黑色的長髮紮成了馬尾辮,左右各擁抱著一個美男學生,前後還有幾個女高中生風紀為她拿書包、撥扇和開路。從旁人眼光看來,麗辭比畢哲看起來更像是公主。巴里和近衛陸綺華前來接畢哲放學,但畢哲說要去見麗辭,於是他們只好跟著去。為免引人注目、增加保安風險,譚氏皇室人員私下外出,往往只帶四個侍衛,而不會像麗辭那麼大排場,出入起碼也要帶十個隨從。麗辭約了畢哲去新京都俱樂部的餐廳吃下午茶。新京都是九龍府京師最大的妓院,附設餐廳、酒店、夜總會、卡啦OK、桑拿等設施,是達官貴人不論男女老少經常出入的地方,正門外還掛出廣告,寫道:「三點至六點學生九折優惠,請出示學生證」。俱樂部守門的保安不僅沒有阻礙畢哲這些孩子進去尋花問柳,反而對她前倨後恭,帶她進去餐廳的貴賓廳,而一般客人只能進普通廳。儘管畢哲只是個初中生,亦跟其他貴族子弟一樣時常到訪,故對此處並不陌生。麗辭請畢哲和安東進入廂房就坐,而巴里和綺華則待在外面調戲少年少女。貴賓廳的廂房只為達官貴人預留,而且菜單亦特別昂貴。畢哲心裡妒忌,想:為何區區一個公爵女兒,生活竟然比我這個公主還要奢華?要是我花多於一千漢元吃一頓飯,媽已經會打我了,說我甚麼「荒淫無道、窮奢極慾」了。真不公平啊!

 

「殿下隨便點餐吧,我來請客。」麗辭笑著說。本來畢哲以為麗辭會飛撲過來求愛,又催促著她甚麼婚事,但麗辭的表現卻超乎尋常的鎮靜。

 

「嗱⋯⋯你說的啊!我不會付錢的啊,要不然我點一杯一百漢元的咖啡的話,媽一定會打死我的。」

 

「這⋯⋯這當然啦。那你有甚麼帥哥和美女看上的,也叫他們進來陪客吧?」麗辭微笑,心想:這個白痴公主的動靜和眼神看起來跟鄉巴老有何區別?為何這種毫無貴族氣質和品味的粗人竟然是皇位繼承人?為何我竟然要勾引這種刁蠻公主?

 

侍廳端上一本相簿;畢哲一手奪過相簿,興奮地在相簿上向麗辭指了幾個人。麗辭便吩附侍應說:「來,三份下午茶,還有,叫小莉、小娜和小萱進來陪客。」

 

「遵命,大人稍等。」

 

於是侍應帶了三個穿著性感校裙、身型健碩的女裝少年進來,坐在麗辭、畢哲和安東身邊。畢哲一時得意忘形,只顧著與男孩親熱,幾乎忘記了來意,要安東提醒。

 

「殿下,你不是要說麗素公主殿下的事情嗎⋯⋯」

 

「啊⋯⋯對啊,是這樣的。」畢哲一本正經的說。「我發現,近日有人在學校欺凌麗素,破壞她的儲物櫃。這絕對不可以接受!麗素是堂堂一個公主殿下,怎能被他人欺凌呢!那些人實在是膽大包天⋯⋯」

 

「殿下被欺凌一事,我也感到難過,但這真的與我無關啊。」麗辭說。

 

「怎⋯⋯怎會如你無關⋯⋯你不是追求麗素的嗎?」

 

「我跟麗素殿下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殿下,現在我喜歡的是你啊。」麗辭向畢哲飛吻,拋媚眼,挑逗畢哲。畢哲卻勃然大怒,說:「姣婆,你收皮啦!虧你還說得出這種話⋯⋯」

 

安東把畢哲出手毆打麗辭了,馬上打斷畢哲,低聲下氣的對麗辭說:「不要誤會啊,大人,殿下不是懷疑大人針對麗素殿下。殿下的意思只是⋯⋯殿下知道,大人的朋黨獅山派在學校裡勢力龐大,風紀大半都是你的人馬,消息靈通,所以⋯⋯」

 

「殿下,我不知道到底是誰欺負麗素公主殿下呢。難得殿下約我了,我還以為殿下想跟我親熱,沒想到你一直只是在問麗素殿下的事情。人家很想念你呢,公主殿下⋯⋯」麗辭說著,解開胸前的領帶,嘗試勾引畢哲。

 

「你可不可以不好老是對我發姣好嗎!你以為露一露乳溝我就會硬嗎⋯⋯」畢哲生氣地說。安東則勸阻畢哲說:「殿下息怒,說話請盡量不要太粗鄙⋯⋯」

 

「不過,說實話,開普勒22b星人被針對已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了,麗素公主殿下她自己應該好好反省才行。」

 

「反省?反省甚麼?」畢哲問。

 

「反省一下自己為何被歧視、被欺凌。事出必有因⋯⋯」

 

畢哲一聽,火冒三丈;安東見狀,怕畢哲跟麗辭大打出手了,就馬上按住畢哲,說:「大人,我們得回宮了,今天不能跟你吃下午茶,抱歉。」

 

「沒關係,慢走。」

 

安東拉著畢哲離去。巴里和綺華見畢哲那麼早就出來了,巴里就驚訝地說:「畢哲怎麼你那麼快完事的啊?你要不要去看御醫檢查身體⋯⋯」

 

「完你個頭啊!我要回宮了!快跟我走!」

 

「可是,我才剛跟小李傾好了價錢⋯⋯」綺華抱怨說。

 

「我說要走啊,你們走不走啊?」畢哲生氣地說。綺華和巴里見畢哲大發雷霆,只好跟著離去,不敢刺激畢哲。

 

麗辭確定畢哲已步出俱樂部,登上坐駕離去後,才鬆一口氣,然後拍枱大罵,說:「該死的婆娘!她以為自己是皇帝嗎,憑甚麼向我問話?要不是她是公主的話,我早就找人打她一頓。」

 

「大人息怒啊,別理那個刁蠻公主吧。」站在左右的三個高中女生馬上為麗辭斟茶遞水、撥扇,安撫麗辭。麗辭就說:「你們也給我聽住,別再為我惹麻煩。你們這些做風紀的,要針對麗素那妖怪的話,孤立她就好,不要動手動腳,好歹那妖怪也我也親近過,我不想被人說成是求愛不遂而因愛成恨。要知道我媽現在要跟太空都統使司合作,這是陛下的命令。一旦你們得罪了那妖怪,那妖怪又向陛下告御狀,說成是我因求受不遂而找人對付那妖怪的話,我媽就會有麻煩了。知道了嗎?」

 

「可是⋯⋯」

 

「可是甚麼?我比你們更討厭那個拒絕我的妖怪公主,但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得罪她對我沒好處。現在妖怪不理我了,那個刁蠻公主又老是發花癲,根本不肯跟我拍拖,個個都把我當成是乳膠公仔,我已經煩死了,你們不要再為我添煩添亂。我們家絕對不能得罪皇室的。」

 

「但是⋯⋯」

 

「但你老母,我說不要再花時間搞麗素啊,聽到了嗎?」

 

「是⋯⋯是的。」

 

「你們給我出去,留下這三個男妓陪我就好了。」

 

三個女高中生只好垂頭喪氣的步出房間。其中一個女生就問:「由梨,我們真的聽大人所言收手嗎?」

 

「當然不是。」

 

「那我們應怎樣做?」

 

「一如既往的繼續對付校內所有外星怪物。只要把她們趕走了,地球才有救,那些甚麼比鄰星b人才不會來攻打我們,要不然我們都會被比鄰星b人殺光。」

 

「但麗辭大人不會庇護我們⋯⋯她只想到自己,只關心如何勾引皇室。」

 

「那沒關係,只要我們把她拖下水,她就一定要包庇我們。我們可是風紀,我們要欺負誰就欺負誰,管她是甚麼公主。明天就派兩個人去教訓那妖怪公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