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天之仇(六):敗不旋踵損兵將,將功贖罪新統帥

第六章:敗不旋踵損兵將,將功贖罪新統帥

 

 

正當一眾皇公貴族們還在翻雲翻雨、宿醉未醒之時,欽天監總部一眾科學家卻廢寢忘食,緊不停提的分析宇宙訊息,尋找比鄰星b人的縱影。身穿曳撒的杰娜和艾莉大清早就親臨清水灣欽天監總部;溫迪帶著幾個開普勒22b星人前來恭迎。欽天監總部的外觀猶如深山、古色古香的琳宮梵宇。穿過大閘,經過前庭,即進入圓型的寶殿;但寶殿內部的裝潢卻是像是個如夢似幻的太空館。天花是一幅精緻的星空圖油畫,地板則是一幅細膩的世界地圖,把天上主要的恆星和地上主要的國家都標示出來。大殿的四面八方有多部扶手電梯、升降機和自動行人道連接不同的樓層,十分現代化。杰娜的雙腳踏在地圖上,低頭俯視,發現自己正好踏在華夏帝國的領土上;又抬頭仰望天花,一眼就看見比鄰星。艾莉就驚歎說:「哇,我們寢宮的地板也應該砌個世界地圖出來才對啊,這樣就有『大地在我腳下』的氣勢。」

 

接待處人員看見杰娜和艾莉突然駕到,慌忙上前下拜,本想馬上請溫迪和安娜出來親自恭迎,但杰娜卻說:「免了,別要她們走來走去,你們引路,我們直接進去吧。」

 

欽天監官吏引領杰娜和艾莉來到太空訊息指揮中心,站在陽台上遠望,只見安娜和溫迪等科學家在一台台電腦前忙過不停。杰娜和艾莉不好意思打擾她們,就站在陽台上等候,叫官吏不要知會溫迪。剛好人造衛星把比鄰星b人的回信傳過來,在指揮中心中央的大銀幕展示。溫迪驚見那訊息竟然是以開普勒22b星文寫成的。在爾雅的監視下,她與一眾開普勒星人科學家馬上把回信內容翻譯。儘管得民等人類科學家亦看得懂開普勒22b星人的文字,而溫迪亦無理由再對人類隱暪甚麼,爾雅就是對於溫迪極不信任,依然聚精匯神的盯著她;爾雅的眼神令溫迪感到沉重的壓力。

 

「回信譯好了嗎?」爾雅站在溫迪後面,嚴肅地問。

 

「譯好了。」溫迪就向爾雅展示電腦屏幕上的漢文翻譯。回信上寫道:

 

「69c星蠻夷(按:地球人)聽令:

 

我等大紅星人(按:比鄰星b人),嘗遭白匪(按:開普勒22b人)侵凌,國破家亡,故流落天涯,誓要報仇雪恨,以祭亡魂。今聞白匪藏身69c星(按:地球),我等大統領雷霆大怒,故領兵臨69星系,欲擒拿白匪,處以極刑。爾等若敢窩藏白匪,則我等必自天降災。敬希賜覆。」

 

「我怎知你在翻譯時有沒有刻意隱暪句子?」爾雅依然不信溫迪,就刁難溫迪。得民看不過眼,就說:「爾雅,你怎麼總是針對溫迪呢?我也學過開普勒22b星文,我已經核對過內容,上述翻譯並無不妥,可以直接轉交到高大人手上。請你不要耽誤軍機。」

 

爾雅只好默不作聲。溫迪則說:「那我現在就用電郵把訊息轉發至高大人和葉大人手上吧。」

 

「大人,陛下和殿下來了。」這時候杰娜才准許官吏下去告知溫迪。溫迪跟安娜抬頭一看,見杰娜和艾莉站在陽台上,就急忙走上樓梯,上前謹見。

 

「免禮。你們辛苦了。朕剛剛也從銀幕上看見比鄰星b人的回信。看來⋯⋯開戰是唯一的選項了。」

 

溫迪就說:「既然陛下已決,請馬上跟顯道女皇陛下商議作戰方針。」

 

「好,馬上通知傑靈吧。溫迪,你打個直線電話去通知傑靈。」

 

於是溫迪馬上撥打電話,卻無人接聽。安娜同時亦打電話去找高倩影和葉莉娜,卻一樣無人接聽。

 

杰娜就歎息,說:「唉,昨晚是高府幼女的生日舞會,她們應該還是宿醉未醒。艾莉,你先去召集開普勒星人的武官,我們馬上趕回宮中等傑靈。」

 

沒想到當杰娜和艾莉帶同開普勒星的武官趕到回皇宮會議廳時,傑靈已經換上龍袍,坐在會議桌正中了,只是她跟葉莉娜和倩影一樣雙目無神、眼神疲倦,似乎還沒酒醒。甚至連平日神采煥發的紀文、莉莎和巴里也烏眉瞌睡;而席上大半的人類武官也是這副樣子,因為他們昨晚都赴宴了。本德和志美對於他們的模樣極為不滿。一眾武官見杰娜來了,紛紛肅立,請她上座。杰娜請大家坐下,就問傑靈:「你沒事吧?」

 

「你來就好了,你繼續主持會議吧⋯⋯」傑靈靠在杰娜的肩膀上,懶洋洋地說。志美受不了,馬上站起來進諫,說:「陛下!如今江山社禝危在旦夕,陛下竟然跟一眾武將縱情聲色,置天下於不顧,成何體統⋯⋯」

 

「朕不是已經馬上召開會議,在商議對策嗎?你還想怎樣啊⋯⋯」傑靈不耐煩地說。杰娜就問:「現在議程是甚麼?」志美說:「啟稟陛下,京衛指揮僉事馬妮娜正在把欽天監翻譯的回信稟告陛下。」

 

「馬妮娜?」杰娜問。一個坐在葉莉娜身旁的美女就站起來,對杰娜說:「參見陛下,臣乃馬妮娜,京衛指揮僉事。」艾莉補充說:「她是葉莉娜的下屬啊。」

 

馬妮娜不是漢人,而是亞述人,皮膚白晰,長著瓜子臉,把黑色長髮紮成髮髻,穿著整齊的武官官服。要不是馬妮娜輔弼,懈怠的葉莉娜早就就被傑靈罷免了。杰娜的目光馬上被馬妮娜的美貌吸引。傑靈看見杰娜的眼神,就笑著說:「這妹子不錯吧?」

 

「請陛下莊重!」本德言正詞嚴地說。傑靈和杰娜馬上收起笑臉;杰娜就說:「那⋯⋯請這妹子⋯⋯不,請卿家啟奏。」

 

於是馬妮娜就拿起平板電腦,戰戰兢兢地把回信唸出來:「69c星蠻夷(按:地球人)聽令:

 

我等大紅星人(按:比鄰星b人),嘗遭白匪(按:開普勒22b人)侵凌,國破家亡,故流落天涯,誓要報仇雪恨,以祭亡魂。今聞白匪藏身69c星(按:地球),我等大統領雷霆大怒,故領兵臨69星系,欲擒拿白匪,處以極刑。爾等若敢窩藏白匪,則我等必自天降災。敬希賜覆。」

 

回信的內文忽然驚醒了傑靈與及她的一眾武官;因為這是他們頭一次聽到比鄰星b人的訊息。至於已經在欽天監率先收到消息的杰娜卻不以為然。艾莉就對杰娜耳語說:「怎麼人類們總是後知後覺⋯⋯」

「算了吧,總好過不知不覺。」

 

傑靈忽然精神奕奕,拍案氣憤地說:「一派胡言!他們以為自己是誰啊,又白匪又蠻夷,還下令我們要幫助他們殺人!簡直是喪心病狂!」

 

於是一眾武官急忙附向,莉莎拍案,說:「陛下,我們一定要這群喪心病狂的瘋子殺過片甲不留!」

 

巴里亦生氣地說:「陛下啊,我們必須對這種流寇還以顏色才行!怎能讓他們如此恐嚇我們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的啊?」

 

紀文看了杰娜一眼,卻發現她們面上沒有半點憤怒的情緒,反而感到歉疚,覺得是自己連累了地球人類。艾莉卻緊握拳頭,堅定地說:「陛下請放心!為了保護地球,臣定必把這群無恥之徒打得落花流水。」

 

「陛下,雖然這些比鄰星b人實在滅絕人性,而且囂張跋扈,可是我們還得冷靜地根據天啟防衛機制,同時通知首相成法儀大人,諮詢內閣的意向。」倩影說。

 

傑靈和莉莎一聽見這種官僚的說話就縐眉頭了。莉莎就說:「這樣拖下去的話恐怕會錯失先下手為強的機會呢!而且,是否宣戰最終也是陛下說了算,內閣無權過問,問他們也是浪費時間⋯⋯」

 

「大人,我國乃行憲之帝國,陛下必須循例知會內閣。」倩影說。

 

紀文亦說:「傑靈,倩影說得對,如果要宣戰的話,的確要經過如此程序。然而,當務之急並非是否宣戰,甚至不宣而戰亦沒所謂;當務之急乃制止敵人接近地球。只要你跟杰娜准奏,太空都統使司就可以出擊攔截了。」

 

「你說得對。」傑靈說。「杰娜,我們馬上下令太空都統使司出擊攔截太空船吧。」

 

「好。艾莉,由這刻起,你全權指揮太空都統使司的攔截行動,葉莉娜將為副指揮輔助你。」杰娜說。志美把剛打印出來的詔令呈上,請傑靈和杰娜馬上蓋上玉璽,然後將詔令交在艾莉手裡。

 

「既然如此,事不宜遲,倩影你馬上把朕的旨意告之內閣。葉莉娜,你跟艾莉去太空都統使司指揮部協助指揮吧。」傑靈說。

 

「臣等告退。」

 

倩影騎馬直奔,離開皇宮,來到一牆之隔的首相府。首相府是一所維多利亞式的大屋。首相成法儀正在府內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如何回應比鄰星b人的訴求。倩影一進會議室,法儀就請倩影上座。內閣已經收到欽天監翻譯的比鄰星b人來信,而大臣正就如何應回應比鄰星b人而爭吵不休。

 

另一大臣包綺綸尚書說:「我們怎能隨便就回覆拒絕比鄰星b人的要求呢?要是引發戰爭的話,太空戰爭的軍費開支將會非常龐大。」

 

「難道你打算出賣開普勒22b星人,把她們全族人送到比鄰星b人的手上,眼白白看著她們被滅族嗎?」倩影斥責綺綸說。

 

「我們應當先與比鄰星b人談判,好讓他們改變立場⋯⋯」

 

「有甚麼好談判?他們是要殺人啊!外星人就不是人?」

 

「他們雖然現階段說要滅絕開普勒22b星人全族,但是如果我們先跟他們談判一下的話,我們或許能夠說服他們改變立場⋯⋯」

 

「人命關天,有甚麼好談判?再者,陛下以達詔書,任命艾莉皇妃殿下轄下的太空都統使司馬上出擊攔截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倩影站起來,向眾人展示詔書副本。綺綸一見詔書,即啞口無言。

 

「好了,你們安靜一下。」不耐煩的法儀打斷她們的爭吵,說:「陛下已下令太空都統使司出動攔截,太空都統使司乃開勒勒22b星人的軍隊,直屬兩位陛下,凌駕三軍,而內閣本無兵權,故我們只能就陛下的御旨作出意見,爭論主戰主和也是無意思的。倩影,請問現在那兩般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航行至那裡?」

 

「剛進入海王星公轉軌道。」

 

「在那裡有太空巡邏船嗎?」

 

「太空都統使司S19小隊在海王星附近,配備太空戰機。」倩影說。「艾莉殿下已命令他們趕往攔截外星人太空船。」

 

「希望行動成功吧。」

 

太空都統使司總部裡的氣氛變得非常緊張。葉莉娜見指揮中心裡眾人手忙腳亂的樣子,就苦笑,說:「自從你們來地球以後,十年來我們都未曾再經歷外星人侵略地球,感到緊張也很正常了吧。」

 

艾莉歎息,說:「十幾年前,我們是地球侵略者。十幾年後,我們竟成了地球的保衛者。 」

 

葉莉娜的助手馬妮娜問:「殿下,有件事我搞不懂⋯⋯為甚麼我們要在地球指揮老遠的S19巡邏隊在海王星攔截敵人呢?以光速由海王星到地球也要243分鐘。你怎樣指揮?」

 

「我們有超光速的通訊設備啊。S19的太空巡邏船共有五艘夸父5號巡邏船以及10架后羿1號太空戰機,裝備先進,作戰能力無容置疑。」艾莉說。

 

「地球能源不足,現在僅存的軸元素太少,沒有足夠的燃料進行核融合,一般發電方式所提供的能源根本無法支持快光速十萬倍的訊息傳送。受制於目前的設施與能源所限,S19的影像訊息要五分鐘後才能傳回地球,速度僅為超光速50倍左右。這樣一來指揮就會有困難。」馬妮娜說。

 

艾莉聽見,忽然恍然大悟,說:「你⋯⋯你的話,好似有點道理。」

 

這時,溫迪離開座位,跑過來,對艾莉說:「殿下,S19把影像訊號以超光速傳回來了,請你們留意電腦屏幕的影像。」

 

葉莉娜和艾莉聚精匯神的凝視著屏幕;艾莉一看見比鄰星b人太空船的外型,就面色一變。比鄰星人的太空船外型猶如土星,體型龐大;相比之下,太空都統使司的太空船和戰機卻猶如螻蟻。

 

「甚⋯⋯甚麼?竟然⋯⋯是這種型號的龐然大物?」艾莉震驚地說。

 

「發生了甚麼事?」葉莉娜問。馬妮娜慌張起來,馬上取出平板電腦,查考資料,說:「根據資料顯示,這種飛碟型太空船屬SD1069型號,裡面可以有放下最少100架太空戰機,而且能夠以防護罩抵擋一般炮彈攻擊。五艘夸父5號巡邏船和10架后羿1號太空戰機根本⋯⋯根本就是⋯⋯以卵擊石。」

 

艾莉急步走到中央電腦前,拿起米高峰,情緒激動,對S19隊喊話說:「S19聽令!我是是次行動總指揮葉莉娜少將!你們馬上取消行動,折返地球!」

 

「大人,他們要五分鐘後才會收到你的指令⋯⋯」溫迪對艾莉說。

 

「可惡⋯⋯」

 

話音未落,S19就傳來巡邏船與戰機之間的對話內容。那已經是5分鐘前發生的事情。

 

「前方外星太空船,我們是地球華夏帝國的太空巡邏隊。由於你未經批准進入太陽系範圍,已觸犯我國法例,故請你馬上離開。我們將用開普勒22b星文再廣播一次。」

 

「前方的外星太空船連續三次沒有回應。戰機第13隊及第14隊,請出發攔截,向前方兩個目標開火。」「遵命。」

 

於是畫面上出現了10架太空戰機,飛向那一艘比鄰星b人太空船。然而,太空戰機還未開火,已經有二十多架戰機從比鄰星b人的太空船裡冒出來,向人類及開普勒22b星人的太空戰機開火。馬上就有兩架戰機被擊毀了。

 

「所有戰機馬上撤退!」巡邏船的指揮部開始感到形勢不對,語氣緊張起來。在地球上的艾莉急得幾乎哭起來了,無力地坐在地上,拿起米高峰,不斷喊話,說:「快點撤退啊!快點撤退⋯⋯」

 

似乎S19的巡邏隊的指揮部終於收到葉莉娜的指令了,可是已經為時已晚。

 

「所有人聽令!艾莉殿下已下令撤退返回地球⋯⋯」

 

「所有巡邏船,請開動超光速航行模式撤退⋯⋯」

 

突然,畫面傳出一陣爆炸聲,影像訊息就中斷了。總部頓時陷入一片死寂和悲憤之中。

 

艾莉強忍淚水,站起來,說:「你們發甚麼呆!馬上聯絡附近的S20、S18、S21三隊巡邏船搜救,帶S19隊安全返回地球!通訊組馬上給我重新連線!必須⋯⋯必須⋯⋯馬上與S19⋯⋯取得聯絡⋯⋯」

 

艾莉情緒太激動了,忽然昏迷倒地。溫迪大驚,說:「快傳御醫!」

 

馬妮娜對葉莉娜說:「大人,殿下昏倒了,請你暫代殿下繼續指揮行動。」

 

葉莉娜驚訝地說「吓?你認真的嗎?」

 

「大人,你是是次行動的副指揮使啊!」

 

「那⋯⋯好吧。」

 

「還有,大人,你得馬上向陛下及內閣匯報情況。我將會幫你接通視像電話。」

 

「好。」

 

傑靈和法儀分別在御書房和內閣會議室裡,接聽葉莉娜的視像電話。他們打開銀幕,把影像投在屏幕上。眾人皆能清楚聽見葉莉娜憂傷的語氣,以及看見葉莉娜悲痛若絕的表情。眾人一看見葉莉娜的樣子,就心知大事不妙。

 

「艾莉在哪裡?」杰娜問。

 

「艾莉昏倒了。」

 

「情況如何?」傑靈和法儀異口同聲地問。

 

「我們與S19全隊失去聯絡。S19隊的成員生死未卜⋯⋯成員當中包括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

 

內閣會議室馬上也陷入悲痛的死寂之中。

 

「可惡!」倩影拍枱一下,神情悲憤。法儀雖然亦感到悲傷,卻依然保持冷靜,嚴肅地對葉莉娜說:「現在不是發怒的時間。」他又隔著視像電話對傑靈說:「陛下,請根據天啟防衛機制集中在地球外圍部署防衛,並且正式通報盟國以及我國臣民。」

 

傑靈面如死灰,說:「朕⋯⋯朕知道了。你先開記者會向國民交代。」

 

「遵旨。」

 

「大人,我要陪你去面對記者嗎?」倩影問。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你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你專心工作吧。」「好吧。」

 

御書房裡一片死寂。傑靈和杰娜坐在案前,垂頭喪氣。莉莎、巴里、本德和志美見二人默不作聲,亦不敢說話,只好低頭站在書桌前。紀文和懷道聽見太空都統使司的巡邏隊全軍覆沒了,急忙前往御書房求見。紀文一到門外,就問蘇珊娜尚宮:「陛下怎麼了?」

 

「陛下自從收到太空都統使司的訊息以後,就一直不發一言⋯⋯」蘇珊娜說。

 

「我們去勸陛下吧。」

 

紀文和懷道進入御書房,先行下拜。傑靈點頭,示意他們上前,坐在左右。紀文見傑靈滿面愁容,就親吻她,說:「傑靈,你振作一下吧。你可以輸了一場戰役,但不能輸掉志氣。」

 

「傑靈,事到如今,我覺得⋯⋯你應考慮我之前的提議了。」杰娜輕聲地說。傑靈卻說:「可是⋯⋯她真的可信嗎?」

 

紀文就說:「天娜以前是太空都統使,地球上只有她擁有豐富的太空戰爭指揮經驗。我們已經沒有其他選項了。」

 

四大侍衛聽見天娜的名字,皆感到愕然。莉莎馬上反對,說:「陛下,萬萬不可啊!天娜這人仇恨人類,若讓她重掌兵權,她必起兵造反。」

 

巴里也說:「對啊!別忘記了去年她怎樣以『反仇恨外星人』為藉口濫捕平民,還對異見者用刑!」

 

但本德卻說:「陛下,若然別無選擇的話,重新任用天娜乃最後手段。」

 

莉莎驚訝地對本德說:「本德,你瘋了嗎?你不記得當時天娜怎樣對你嗎?她誣陷你的女兒韋娜勾結邪教、仇恨外星人,到你家搗亂,還在帝國調查局的大樓裡把你打得頭破血流⋯⋯」

 

「國家大事當前,私怨應拋諸腦後。」本德說。

 

傑靈見本德也同意,就對杰娜說:「那好吧,馬上釋放天娜。」

 

倩影與葉莉娜陪同傑靈和紀文,乘坐火車,請往安達臣村,來到杰娜的行宮,在開普勒22b星人侍衛的引領下,前去與杰娜和艾莉見面。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都來了,神情緊張;而倩影和葉莉娜的神色亦不太好。

 

「陛下,恕臣多口,你真的答應了杰娜女皇陛下嗎?」倩影問。

 

「是啊,你有意見嗎?」傑靈問。

 

「可是,陛下,難道你忘記了那個天娜當年的惡行嗎?」葉莉娜說。「怎可以把她放出來,還讓她重返開普勒22b星人自衛隊的呢?」

 

「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傑靈說。

 

「陛下,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天娜始終賊性難改。」倩影說。

 

「總之朕決定了,你們就只管執行朕的命令吧。」傑靈說。

 

杰娜和艾莉親自來到門前迎接傑靈;杰娜先與傑靈擁抱、親吻,然後就帶他們前往地牢。地牢的門外有多個開普勒22b星人侍衛把守,守衛森嚴。他們進入地牢;侍衛恭請傑靈、紀文、杰娜和艾莉坐在沙發椅子上,而倩影、葉莉娜、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則站在左右。杰娜又叫兩名侍衛把天娜從房間帶出來。在莉莎的要求下,侍衛為天娜鎖上手銬,恐怕她會突然襲擊人類。當天娜一步出房門時,莉莎、志美、巴里和本德都非常緊張,擔心天娜會向傑靈和紀文施襲。兩名侍衛押解著天娜,帶她來到傑靈面前;莉莎就命令天娜向傑靈下跪,天娜卻不肯下跪。

 

「大膽逆賊!現在陛下皇恩大赦,願意假釋你這匪賊,你竟然不下跪謝恩?」莉莎怒斥天娜說。

 

「謝甚麼恩?說到底你們也只是想利用我。」天娜囂張跋扈地說。

 

「莉莎!你不得無禮。天娜是外星的皇族,無須向朕下跪。你退後吧。」傑靈溫柔地又對天娜說:「我想,杰娜已經把假釋的條款清楚向你解釋了一次了吧?你有沒有疑問?」

 

「你要我作戰保護地球,我沒有問題。可是,你要我服從這兩個傢伙的命令,這根本是在侮辱我。」天娜指著葉莉娜和倩影說。

 

「甚麼兩個傢伙?你說話給我客氣一點。」葉莉娜生氣地說。

 

「那麼我只好把你繼續關押在這裡了。」杰娜說。天娜就質問杰娜:「你在威脅我嗎?」

 

「天娜,你冷靜一點。」紀文說。「故然,你是擁有豐富太空戰爭經驗的指揮官,甚至還能夠親自駕駛太空戰機作戰;可是,就是你不願意接收我們的條件,不願意作戰的話,我們也沒有所謂,反正我們可以從其他開普勒22b星人當中找到合適的人選。但是你知道為甚麼杰娜女皇陛下要向傑靈女皇陛下推薦你嗎?」

 

「我怎知道?」

 

「因為杰娜女皇陛下依然愛你啊,她想給你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你也為杰娜女皇陛下想一下吧。」紀文說。

 

天娜楞住了,張目咋舌,凝視著杰娜。天娜內心明明知道杰娜依然愛她,可是她就是依然在生杰娜的氣,覺得杰娜太軟弱,竟然臣服在傑靈這些人類之下,故此內心充斥著感情矛盾。

 

「隨⋯⋯隨你喜歡吧!」

 

「既然如此,請你簽紙確認你會遵守所有條件。」傑靈吩咐志美把平板電腦遞給天娜,讓她再看一次承諾書上的條文。天娜看了杰娜一眼,再看了平板電腦一眼,結果還是硬著頭皮,從志美手上取過電子筆,簽署了承諾書。本德就即時上前,親自解開她的手銬。傑靈就輕撫著杰娜的手,點頭微笑。此時,艾莉呈上一份宣佈特赦與假釋天娜的詔書,先讓杰娜蓋上玉璽,再讓傑靈蓋上玉璽,正式確認釋放天娜,並恢復她太空都統使的職務。

 

杰娜就說:「事不宜遲,艾莉,你先馬上帶天娜到太空都統使司,讓她交接你手上的工作吧。」「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