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會聆聽廉價的禱告嗎?

上帝會聆聽廉價的禱告嗎?

 

五年前雨傘革命的旺角小聖堂,曾經在佔領區上豎起十字架,支持示威者以武抗暴。我們將禱告與社會運動結合,因而在教會裡受到千夫所指:有人胡亂引用經文說我是「站在十字路口祈禱」,有人質疑我有個人政治目的,有人甚至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走過來說我是異端,或是要向我傳福音,要我「重新得救」,結果被我用聖經狠狠訓斥一頓。五年前的雨傘革命,教會政治立場壁壘分明,有的支持,有的反對;五年後今日的香港護法運動(按:即反逃犯條例示威)則截然不同,幾乎大部分教會都反對修例。不少基督徒走上街頭,在前線唱聖詩和祈禱,甚至素來避談政治、立場保守的福音派主流宗派亦發公開聲明反對政府修例。

 

然而,香港聖公會,總是不分是非對錯的支持政府,譴責示威者。當他們見大家都走上前線禱告,取得光環了,就東施效顰。其他信徒在危機四伏、槍林彈雨之下祈禱,他們竟然選擇躲在安全的教堂裡祈禱。

 

《逃犯條例》修訂若通過,則容許移交在港疑兇至中國,變相在香港實施中國法律,使一國兩制徹底崩潰。美國已表明,若逃犯條例通過後將修改《香港關係法》,可能令香港失去現時獨立關稅地位。由於茲事體大,香港社會大多數人皆強烈不滿,觸發6月9日的一百萬人大遊行以及6月12日的衝突。警方暴力鎮壓示威,引起全球公憤。然而,這間厚顏無恥的教會,竟然對於政府暴不聞不問,而是鬼鬼祟祟的躲在教堂裡說要為「香港平安」祈禱。

 

這種抽水的禱告是多麼廉價啊!其他信徒、教牧在前線拼命,以生命作見證,你卻後知後覺的在一切發生以後,才躲在教會裡為他們「求平安」,沾他們的光。只有毫無廉恥的教會才有這種抽水的勇氣。

 

人若立心不良,僅以祈禱扮關心、扮中立、扮同情,這跟法利賽人無異了。我們要謹慎、防備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