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雷厲風行將相憂,翻雲覆雨公主愁

第四章:雷厲風行將相憂,翻雲覆雨公主愁

 

 

杰娜跟傑靈坦白後,即馬上命令溫迪等開普勒22b星人科學家向欽天監如實匯報比鄰星b人的訊息內容;不過由於內容敏感,被視為機密,所以沒有公佈開去。而溫迪等開普勒22b星人科學家把翻譯外星訊息一事拖延的做法已經動搖了爾雅等人類科學家對開普勒22b星人的信任。

 

安娜在安達臣村的研究總部大樓裡召開了會議,把所有高級的人類和外星人科學家都召集過來。傑靈和杰娜分別派了上原志美和艾莉前來列席;禁軍出身的志美是通政使,充當傑靈的秘書(由於身材關係,故常被傑靈揶揄為淫賤女秘書),而艾莉則為開普勒22b星人的首相,負責開普勒22b星人的自治事務。軍方的代表則為傑靈的兩名愛將,京衛指揮使葉莉娜以及陸軍大都督高倩影。全程會議只顧著欣賞安娜美貌的艾莉,一直在發夢,根本沒有留心聽大家說話,而安娜亦因為艾莉的凝視而感到尷尬和煩厭;艾莉一直對安娜有好感,然而安娜對艾莉總是欲拒還迎。爾雅、溫迪等科學家皆有出席會議。

 

在杰娜的御旨下,會上溫迪正式向所有科學家解釋比鄰星b人的訊息內容,以及開普勒22b星人與比鄰星b人過去的恩怨情仇。爾雅為首的部分人類科學家卻對溫迪的匯報感到非常不滿意。

 

「這就是說,你們在一早就把訊息的內容完全破譯了嗎?你們竟然向我們隱暪了幾個星期?」爾雅斥責溫迪說。

 

「大人,隱暪是我的決定,所有責任都在我身上,是我的過錯,與其他開普勒22b星人無關,我願意接受處分。」溫迪低頭說,眼神充滿歉疚。

 

「你負責有甚麼用?那些比鄰星b人竟然掌握了超光速發送訊息的能力,可見他們的科技水平甚高。既然他們可以用快光速52594.877倍的速度從格龍布里奇34向地球傳送訊息,那麼他們亦很有可能擁有超光速穿越時空的能力,隨時就會來到地球大氣層外!」爾雅繼續怒斥溫迪。旁邊的科學家得民就對爾雅說:「爾雅,你別這麼凶惡的罵人吧⋯⋯殿下都眼泛淚光了⋯⋯」

 

「甚麼人?她那裡是人?她們是外星人,我們才是人類⋯⋯」爾雅衝口而出,才驚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馬上張目結舌。眾人對於爾雅如此無情的人身攻擊感到意外甚至反感。被爾雅辱罵的溫迪只好垂頭喪氣的坐下,一言不發。看不過眼的志美就起來直斥爾雅,說:「利爾雅博士,你這種說話也太過分了吧?容許我提醒一下你,溫迪博士是杰娜女皇陛下的皇妃,根據傑靈女皇陛下之《禮遇外星皇族詔》,人當以敬事華夏帝國皇族之禮儀,禮遇開普勒22b星人之皇族。難道利博士想抗旨嗎?」

 

志美之所以斥責爾雅,並非因為她特別偏袒溫迪等外星人,而是因為她本來就討厭爾雅這個情敵。

 

「上原大人⋯⋯我乃是次會議的主席,請你稍安無躁,容我主持公道,好嗎?」安娜低聲下氣的對志美說,先安撫志美這個大官,然後怒目投向爾雅,嚴肅地對她說:「利博士,請你不要人身攻擊溫迪博士。你看不見葉大人、高大人和上原大人皆在列席嗎?眾多大人在此,你還不收斂一下?」

 

「大人,可⋯⋯可是,溫迪是次隱暪訊息內容,很可能會危及國家安全,不得不處罰⋯⋯」

 

「處罰的事情用不著你來操心,艾莉大人她自會奏請杰娜女皇陛下處分溫迪。」安娜說。「目前我們在太陽系的人造衛星仍未探測得到任何太空船的蹤影,似乎比鄰星b人還未來到。可是我們絕對不能鬆懈。由今天起,我們將要加緊留意太陽系內各人造衛星及探測器的數據資料,全力配合軍方的部署,而高大人將會負責協調軍方與欽天監之工作⋯⋯」

 

突然,會議室的固網電話內線響起;安娜就叫得民去接電話。得民接過電話一聽,神色就沉重起來。

 

「大人,這是地球聖道明太空站打來的電話。」

 

安娜接過電話,又按下揚聲器開關,讓會議室裡的所有人皆能聽見電話的對話內容。

 

「我是欽天監監正韓安娜。」

 

「參見監正大人。大人,大事不妙了。冥王星軌道上的人造衛星傳回訊息,探測到不明外星太空船的蹤影。」

 

「甚麼?」安娜驚訝地說。

 

「一艘飛碟狀的巨型太空船停靠距離地球80天文單位外,我們的人造衛星已經嘗試向太空船喊話,卻得不到任何回應。他們來歷不明,未知是否與之前地球收到的外星訊息有關。請大人馬上啟動『天啟防衛機制』,以應對潛在之不明外星人威脅⋯⋯」

 

「好的。」於是安娜就說,「首先,艾莉殿下,請你盡快命令開普勒22b星人在太陽系的太空船巡邏隊戒備,應該在倒屣太空站附近有一隊太空都統使司士兵。」

 

「吓⋯⋯親愛的,你在叫我嗎?」一直在發白日夢的艾莉沒有留心聽安娜的說話。安娜就生氣了,說:「你專心一點好不好?這涉及國家安全的啊!請你馬上根據天啟防衛機制,聯絡太空都統使司的太空船巡邏隊!」

 

「哦⋯⋯這個嘛,我稍後會的了⋯⋯」

 

「甚麼稍後啊!請你現在就打電話下指令吧!」

 

「嗯⋯⋯是的⋯⋯」在安娜的催促下,艾莉才勉強拿起桌上的固網電話,聯絡太空船巡邏隊的指揮部,下達命令。

 

「溫迪大人,請你盡快與外星語言翻譯小組向不明太空船發出訊號。請你不要再對我們隱暪任何外星人的訊息。爾雅將會監督你們小組的工作。」

 

「遵命。」

 

「雖然在場的軍方代表已經得悉剛才太空站的通報,然而我還是會根據天啟防衛機制向禁軍都督府、三軍大都督府以及京衛指揮使司再發出書面的通報。」安娜繼續說。「上原大人、高大人和葉大人,請你們亦根據天啟防衛機制盡快回應。」

 

「我們將會根據天啟防衛機制成立聯合指揮小組,進入戒備狀態,海陸空三軍將全面配合太空都統使司作戰。」倩影說。

 

「詳細的軍事行動就麻類大人了。」安娜說。「事不宜遲,為免阻礙各位展開工作,我們還是提早散會吧。」

 

安娜才剛宣佈散會,艾莉就抱緊安娜,說:「安娜啊,今晚不如我們一起吃飯吧⋯⋯」

 

安娜就面紅了,說:「你⋯⋯你別拉拉扯扯好嗎?別人看到的⋯⋯真失禮⋯⋯」

 

「你害羞甚麼啊 ⋯⋯」「你⋯⋯我給你氣死了⋯⋯現在你還有心情吃飯?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志美和倩影對於安娜和艾莉的百合浪漫關係沒甚麼興趣,馬上就步出會議室離去;爾雅卻叫住了志美。志美回頭,怒目盯著爾雅,爾雅亦不禁示弱,以凌厲的眼神回應。

 

「你又想怎樣了?」

 

「大人,你又何必處處跟我針鋒相對呢?本德對我就比你溫柔得多了。」

 

爾雅一句挑釁的說話馬上刺激了志美。怒火中燒的志美馬上從腰間拔出長劍,衝上前,要朝著爾雅砍下去;倩影驚見志美發狂了,就跟葉莉娜合力拉住她,奪去她的長劍,說:「志美,你發甚麼瘋啊⋯⋯」

 

志美情緒失控的叫喊著:「你別阻我!我要斬死這淫婦!」

 

「大人,請你小心說話啊。你這個與陛下的男寵未婚懷孕的女侍衛又算是甚麼呢?你根本配不上本德。」

 

「爾雅,我警告你別再亂說話。」倩影實在看不過眼了,忍不住直斥爾雅。「你別得寸進尺,出言侮辱上原大人。你給我馬上滾,別再生事。」

 

爾雅害怕得罪倩影這個正一品武官,於是只好說:「屬下先行告退。」然後急步離去。

 

「你別這麼失禮好嗎?」倩影斥責志美說。

 

「我的事情與你無關,你這種夫妾成群的人根本不明白我的感受。」志美推開倩影,轉身離去。

 

「你們兩個別吵架吧⋯⋯」葉莉娜說。

 

「你的感受,我並不關心。」倩影嚴肅的語氣令志美停下腳步。「爾雅是太醫,要不是她在十多年前有份阻止開普勒22b星人侵略地球,今日溫迪她們這群外星科學家也不會歸順我們。她是國家英雄,而你僅是四大侍衛之一,資歷排在莉莎、巴里和本德之後,只是傑靈女皇陛下和紀文皇夫殿下的秘書而已。請你顧一下自己的身份。」

 

「哼!」志美氣得說不出話來,只好急步離去。倩影目送志美離去,心想:怎麼陛下竟然會重用這個心胸狹窄而且矮小的小女孩呢?

 

儘管依然是白晝,但一陣陰風卻捲起了千堆烏雲,把藍天染成漆黑,蓋過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上空。然而,陰沉的天氣無阻地理科老師張熙怡教書的熱情。

 

「還記得嗎?上一節課我們提到低氣壓系統。今日我們的課題也非常精采,就是–––颱風的形成!呼呼~」

 

穿上襦裙的熙怡興奮地說,左手拿著地球儀,揮來揮去。同學們對於熙怡亢奮的狀態已經見怪不怪了;基本上大家也把她當成是個瘋子。

 

「首先!我們複習一下啦,為甚麼在地球上氣流的直線運動會出現偏移的呢?」

 

道明就舉手回答說:「那是因為地轉偏向力。」

 

「對啊!就是地轉偏向力了⋯⋯山娜同學⋯⋯你來帶我一下⋯⋯」

 

山娜一見緊怡走近自己的座位,就大為緊張,心想:這下子不知熙怡這瘋子又想幹甚麼了。熙怡把一支白色粉筆遞給她,說:「來,你在這地球儀的北半球上,用粉筆從南向北劃幾條直線吧,我會一直轉動著地球。」

 

「好吧⋯⋯」山娜硬著頭皮,拿起粉筆,在地球儀上畫了幾筆,同時山娜轉動著地球;當地球自西向東自轉時,果然,本來的直線都偏右了。

 

「看見了吧?」熙怡突然加快了地球轉動的速度,山娜一個不留神,就鬆脫了手上的粉筆;粉筆馬上被急速轉動的地球彈開,打在旁邊的畢哲的臉上。坐在畢哲身旁的利奧大驚,馬上取出紙巾為畢哲抹面;儒雅和韋娜卻笑了,連麗素也忍不住偷笑畢哲。畢哲生氣了,站起來,大罵熙怡和山娜,說:「你們怎麼把粉筆彈過來了!」

 

山娜連忙向畢哲道歉,但熙怡卻若無其事的繼續說:「哈哈,畢哲同學,你剛才被打中的時候,有沒有感受到地球自轉的威力呢?你知道嗎?地球自轉就是那麼高速的啊!地球赤道自轉線速度是465.1 m/s,即為1674.34 km/h,比音速(343.2 m/s,即1236 km/h)還要快。一般大型民航客機時速只有每小時900公里,F-20戰鬥機的時速也只有每小時1320公里⋯⋯」

 

「你這瘋子⋯⋯」畢哲氣壞了,利奧和麗素卻勸畢哲,說:「算吧,她是老師就算了⋯⋯」

 

「地轉偏向力之下,北半球偏右,南半球偏左。路線愈長,偏移愈明顯;所以風吹得愈遠就偏移得愈明顯。那麼風是從那裡流向那裡的呢?」

 

「從高壓流向低壓。」儒雅回答說。

 

「儒雅同學,你真是聰明啊,來給老師親一下⋯⋯」

 

「不必了⋯⋯啊!」可是熙怡還是親吻了儒雅,然後繼續講課,說:「水往低處流,風向低壓吹。這是因為高壓氣團的密度高,低壓氣團的密度低。水平的風就是由高壓流向低壓。我們換個角度從垂直層面來看吧;在高壓中心地面和低壓中心地面,風的垂直流向又是怎樣呢?」

 

「低壓中心以上升氣流為主,高壓中心則以下沉氣流為主。」韋娜回答說。

 

「對啊,韋娜同學。低壓區就像煲湯一樣;分子與分子之間的距離增加,密度低,於是被加熱的空氣就像水滾一樣往上升了;升到高空,就會被冷卻,然後下沉。由於空氣跑到高空去了,所以在低壓區的高空上反而是高壓。當空氣在高空被冷卻的時候,密度就會增加,就會冷凝,形成雲。當雲裡的水點夠大的時候,就會變成雨。上一節課我們都說過了低壓區的天氣現象了。颱風其實也是一種低壓系統,然而由於颱風內部的對流比起一般低氣壓劇烈得多,所以其破壞力就更大。颱風是一個由雲、風和雷暴組成的巨形氣旋,其能量來自於水汽在過空凝結時所釋出的熱量。劇烈的對流發展出巨大的雲層,氣流上升時急速圍繞中心旋轉,在四周形成雨雲,帶來強烈的暴風和降水。所以颱風是有幾個形成條件的。

 

第一,一定在海面溫度不低於26.5ºC,並且水深不少於50米的海面上形成。海水溫度夠暖,才能保證有足夠的熱能;水夠深,才能保證有足夠的水汽發展暴風雨的雲層。

第二,在南北緯5º至25º之間。水要夠暖,所以一定要在低緯度的熱帶地區;可是在赤道及附近沒有地轉偏向力,氣流上升時不會旋轉,所以要離赤道最少5º;而在25º到30º左右又有副熱帶高壓的下沉氣流阻礙氣流上升。

第三,大氣溫度隨高度上升而下降,使水汽在過空冷卻,釋出潛熱。

第四,大氣濕度要有40到50%,才有充足的水汽支持氣旋發展。

第五,本身中心要首先形成低壓系統。高壓下氣流上升不了的。

最後一個條件是沒有垂直風切變⋯⋯」

 

「甚麼是垂直風切變呢?」麗素舉手問。

 

「垂直風切變是指風向及風速在不同高度之間存在顯著變化的現象。假設某地上空200米、400米和600米三層皆吹時速80公里的東風,則無垂直風切變。然而,如果某地上空200米吹時速40公里的東風,400米上無風,600米上卻吹時速100公里的西風,那就存在垂直風切變。垂直風切變會打斷颱風的形成⋯⋯」

 

「那麼為甚麼颱風會在夏天時吹過來華夏帝國的啊?」麗素追問。

 

「那是因為夏天的時候,太平洋上形成夏威夷高壓,而亞洲大陸上則有印度低壓,於是風就自然從東向西,由太平洋吹向東亞漢邦各國了。⋯⋯」

 

放學的鐘聲響起,學生們紛紛踏出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校門,趕著回家;天色突然一變,下起滂沱大雨。畢哲就說:「討厭!怎麼放學才下大雨的呢?」

 

「春夏之交就是經常下雨的嘛,你說話之前用腦先想一下好嗎?」儒雅不耐煩地說。

 

「你怎麼又說話針對我了⋯⋯」

 

「如果今天早點下大雨,迫使欽天監氣象局發出黑色暴雨警告就好了,那我們就不用上課。」利奧說。道明馬上斥責利奧說:「知不知道下暴雨的話,會有多少菜田被水淹沒啊?農民的損失會多麼慘重,你知道嗎?你這人真是自私自利⋯⋯」

 

被道明斥責的利奧低頭不語。韋娜就說:「如果我們能夠控制天氣的話就好了。」

 

「看見這種天氣我都沒心情去玩了。」畢哲說。

 

「殿下,那麼我們不去了嗎城西紅燈區了嗎?3點至6點是學生優惠時段呢。麗辭說三國城上星期來了一些新的肌肉猛男⋯⋯」山娜說。

 

此時巴里駕駛著房車走近。近衛陸綺華下車,打開傘子,催促畢哲上車。畢哲就說:「帥哥天天也可以上啊,今天我沒心情找正太或兄貴了。我回宮了,再見⋯⋯」

 

「吓,殿下不陪我嗎⋯⋯」山娜扁嘴說。

 

「我說我沒心情啊,我要回宮啊。」

 

「那我跟利奧可以跟殿下去皇宮嗎?」

 

「你們又想又進宮?你煩不煩啊⋯⋯」

 

畢哲乘車離去後,利奧就對麗素說:「那麼殿下你呢?你跟我們去三國城嗎?」

 

「不了,我有約。」

 

「你去跟朝倉老師拍拖嗎?」

 

「我⋯⋯我⋯⋯」麗素面紅了。

 

麗素急忙登上房車,回到皇宮。傑靈的子女和後宮都住在乾坤殿,而杰娜一家則住在北面的鳳姿殿,一樣是富麗堂皇、中式的桂宮柏寢。跟畢哲一樣,麗素一下車,就有侍衛跟好些身穿女裝襦裙的小男僕簇擁而來。麗素見鳳姿殿門外停靠了一豪華房車,就問她的正太男僕說:「瓊軒,哪是誰的車啊?」

 

「殿下,高倩影將軍的幼女高麗辭請來求見。我都已經請她離去了,可是她的侍衛和宮女硬要帶她到前廳去等你。」

 

「算⋯⋯算吧,我去見她。」麗素無奈地說。

 

「恕臣直言,殿下當然可以三妻四妾、逢場作戲,但依臣愚見,若然殿下並不喜歡麗辭大人,就把她這狂風浪蝶打發走吧。再者,麗辭大人不像朝倉老師對你痴心一片;眾所周知,麗辭這人四周巴結權貴,只是為了個人利益。說到底她只不過是想在開普勒或者華夏宗室之中隨便跟一人結婚,嫁入皇宮,使廣州高氏成為外戚了吧。因為畢哲殿下不理她了,又知殿下你受不住誘惑,所以才過來勾引你⋯⋯」

 

「我當然知道,這些事情你別操心吧。」麗素說。

 

「殿下不能老是猶疑不決⋯⋯」

 

「你別迫我好嗎?我現在就去前廳見麗辭,打發她離去。還有,今晚朝倉老師來吃飯,給我安排一下。」

 

「遵命。」

 

瓊軒引領麗素進入前廳。麗辭獨自坐在沙發上,默不作聲。風聲雨聲從三米高的彩繪玻璃窗外傳來,為沉默與虛空的前應增添一點生氣。麗辭是個明眸皓齒、衣香鬢影的巨乳高中生;白色校裙上沾上了雨水,使胸口變得晶瑩剔透;麗素看見了,雖知麗辭來者不善,亦難免心動。麗辭興奮地上前擁抱麗素,送上一束鮮花;麗素接過鮮花,強顏歡笑,叫瓊軒把花插好。麗素請麗辭坐下後,問:「你來所謂何時?」

 

「殿下,人家想念你啊,所以才親自把舞會的請柬送過來。」麗辭說著,把請柬雙手呈上。麗素猶疑了一會,問:「又有舞會嗎?」

 

「每個月高家別墅也會舉行舞會啊,這次還是我的生日呢。」

 

「謝謝你獻請⋯⋯我安排一下吧。」麗素說。

 

麗辭就說:「殿下怎麼面容如此憔悴的啊?」

 

「只是上課上得累了。」

 

「殿下有甚麼需要,臣也可以滿足殿下的啊。」麗辭笑著說,趁機把頭靠向麗素懷裡,卻被麗素輕輕推開。麗素說:「我⋯⋯我覺得⋯⋯今天不必了。」

 

「為何不必呢?」麗辭問。

 

「我覺得,偶爾⋯⋯尋歡作樂,無所謂。但是,我⋯⋯我們繼續維持這樣就好了。」

 

「即是怎樣?」

 

「即是,維持⋯⋯朋友關係,間中友誼波就好了。」

 

「但是上次舞會那晚⋯⋯」

 

「上次的喝太多酒了,抽太多大麻了,弄痛了你不好意思。」麗素說。

 

「那今天呢⋯⋯」

 

「我要去做功課了,今天不能陪你,不好意思,告辭了。」麗素說罷,正想動身離去,麗辭就張開雙臂緊抱麗素,把乳房向她,嘴唇貼在麗素的臉上。麗素尷尬地推開了麗辭的臉,說:「不好意思,告辭。」

 

麗素轉身急步離去,留下惱羞成怒的麗辭。瓊軒見麗素離去了,就對麗辭說:「請大人回府吧,殿下今天不能接見你。」

 

「可惡。」麗辭失落地說,只好跟侍衛和僕人步出前廳,登上坐駕,離開皇宮。麗辭的僕人都是傑靈賞賜給高府的女裝少年宮女,而且高府還有自己的儀衛司,故此她的生活已經跟親王無異。麗辭身邊的一個女裝少年就對麗辭說:「大人,你對殿下是真心的嗎?」

 

「你瘋了嗎?要不是畢哲那刁蠻公主對我如此冷淡,我也用不著追求這妖怪。」麗辭不悅說。

 

「但你為甚麼看上麗素公主呢?」

 

「麗素公主是開普勒22b星人的皇室成員,我若跟她結婚,高府就成為外戚了,高家的勢力會進一步擴大。」

 

「但殿下似乎只當你是朋友⋯⋯」

 

「朋她老母,她只當我是洩慾工具⋯⋯咦,那個騎馬進來的,不是朝倉保奈美老師嗎?」

 

麗辭隔著車窗看見身穿雨衣和西裝的朝倉保奈美騎馬,冒出風雨,在侍衛引路下迎面而來。保奈美沒留意麗辭,因此沒有打招呼,來到大門前。麗素急不及待步出大門,走下樓梯,與保奈美擁抱、親吻。麗辭看見,就心生妒忌,說:「你看這對師生戀!這個姓朝倉的,本是士庶出身,只不過是個中了科舉但又當不了官的中學教師,只是騎士之中的下士,不像我是世族豪門出生的!她又窮又老,乳房又比我細小,我有甚麼比不上她?」

 

「大人,或許麗素殿下這些雌雄同體的外星人跟女人的審美標準不太一樣⋯⋯可能扶她只愛扶她吧。」

 

「可惡!」

 

「大人,你放心吧,只要殿下出席舞會,大人還有機會的。」

 

麗辭的坐駕駛出皇宮,穿這林蔭。地上的雨勢稍為減弱,然而天上的形勢正急劇惡化。

 

比鄰星的復仇者大軍已漸漸迫近太陽系。由於超光速飛行會消耗不少能源,故此當比鄰星b人的巨型的太空船進入太陽系外圍的凱伯帶以後,太空船就改行光速,小心翼翼地穿過凱伯帶,以免與矮行星碰撞。當人類的人造衛星向他們發出訊息時,他們因為無法解讀人類的語言,而不知道如何回應。

 

在太空船裡,一眾比鄰星b人的軍官聚集在會議室開會,正在商討對策。他們一方面對開普勒22b星人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卻又擔心自己的科技水平不足以打敗開普勒22b星人,故此氣氛緊張。比鄰星b人沒有開普勒22b星人高大;他們的外貌與人類相約,只是皮膚都是銀色的,而且把身體和頭髮都用布包裹起來。跟開普勒22b星人相似,他們的名字都是數字編碼;只是他們並沒有姓氏的概念,不會用「ABC」去開頭以分辨家族,而且他們的編碼採用的是十六進制。他們的領袖叫做3cff3c,被稱為大統領;3cff3c是一個個性冷酷的外星人;他總是神情嚴肅,令人感到不安。

 

「69c星蠻夷一直沒有回應我們的信號,似乎他們無法理解我們的語言。」一名皮膚銀色,長著長髮的軍官向3cff3c報告說。

 

「66009D上校,或許白匪已經完全佔領了69c星,消滅了69c星蠻夷,把訊息截住了吧。」另一個軍官說。

 

3cff3c凝視著窗外漆黑的太空。他們正經過小行星密佈的古柏帶,所以窗外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小行星掠過。那些小行星上光禿禿又千瘡百孔的表面,讓3cff3c想起了二十多年前滿目瘡痍的家鄉比鄰星b。

 

二十多年前的比鄰星b本來是比鄰星b人的家鄉。比鄰星b跟地球一樣,有大氣層,有海洋,有森林。那時候的3cff3c只是個小伙子;當時他卻親眼目睹開普勒22b星人的戰機轟炸他的星球。戰機飛過他的頭頂,發出咻咻的聲響;氫彈落在地裡,城市就化成灰塵,鄉村就變作廢墟。輻射令地上的植物漸漸死去;在3cff3c的四周,都是族人屍體。3cff3c一想到當天屍橫遍野的可怕景象,就生氣地朝著牆上打了一拳。一眾軍官看見3cff3c突然打了牆一拳,就嚇壞了,心想:大統領看來又發脾氣了。

 

3cff3c回望一眾軍官,嚴肅地對他們說:「如果白匪已經完全控制地球,那麼那人造衛星傳過來的訊號就不可能是用69c星蠻夷的語言,而是用白匪的語言。這就是說,白匪未有完全控制69c星蠻夷。可是,根據過去的宇宙文獻,69c星蠻夷的科技水平理應非常低下,根本不可能征服或消滅了白匪;這就是說,69c星蠻夷好可能早就與白匪建立了同盟關係,或是白匪正在對69c星蠻夷實行殖民統治。不重視血統純正的白匪過往亦有與不同星球蠻夷濫交以繁殖後代的紀錄。」

 

「既然如此,那麼69c星蠻夷就不會願意支持我們屠殺白匪了吧?」66009D問。

 

「若然69c星蠻夷不肯就範的話,我們就只好把他們與白匪一同剿滅,不惜把整個69c星毀掉。因為登陸戰的成本實在太過;我們不理解69c星的情況,更不適應69c星的氣候,而且我們的兵力只有4000人,根本不能與白匪的戰機硬碰,必須採取氣象戰。反正我們不是殖民者,我們的目的只是報仇,報仇以後我們就走了,69c星變成怎樣與我們無關。總之,現階段你們要想辦法破譯69c星蠻夷的語言⋯⋯」

 

突然,一個比鄰星b人跑進會議室,對3cff3c說:「大統領!剛剛收到來自69c星的新訊息!」

 

「又是用69c星蠻夷的語言嗎?」

 

「不是,這次是用白匪的語言,我們能夠聽得懂的。」

 

在場一眾軍官面色一變,只有3cff3c依然目無表情,說:「把訊息投射出來吧。」

 

那比鄰星b人就把一張卡插在會議室中央的會議桌上,桌上就投射出一連串的外星文字。那比鄰星b人把內容讀出來,說:

 

「致來歷不明者

 

謹啟。我等今晨忽聞爾聲,未知來意,故冒昧來函問之。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未知爾為何人,自何處來,又有何求?

 

我等地球人也,寡居太陽系甚久,喜聞客訪,故欲與爾通信。如欲臨地球,以互市、結交、游覽,煩請告之。有所未安,教而勿誅,幸甚。」

 

「明明是用白匪的語言發出,卻自稱為『地球人』,實在奇怪。」3cff3c說。「你直接把我們的訊求,用白匪的語言回覆他們吧,看看他們有甚麼反應?」

 

「遵命。」

 

「如無要事,今天就散會吧。」

 

66009D打斷了3cff3c,說:「大統領,還有兩件事。」

 

「怎麼了?」3cff3c顯得有點不耐煩。66009D繼續說:「之前在格龍布里奇那邊抓回來的星球人快要被我們吃光了。我們船上已經沒有肉食。」

 

「把餘下的星球人都宰殺掉,再拿去雪藏不就行了嗎?到了69c 星我們就可以吃白匪了。如果蠻夷不聽話的話,也宰他們來吃吧;只要有肉吃就行了。另一件事情是甚麼?」

 

「假使我們真的要向地球發動氣象戰的話,我們太空船的能源將會耗盡,但我們亦未在太陽系附近找到可以用作核融合的燃料。」

 

「這事情以後再算吧。你們都退下吧。」「是的,大統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