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陰風怒號今驟降,百合情深守山河

第三章:陰風怒號今驟降,百合情深守山河

 

 

滂沱大雨灑落在辦公室的窗上,發出滴答的聲響。杰娜雖然大部分時間寄居在皇宮裡,然而她的辦公室與行宮卻座落在開普勒22b星人的聚居地安達臣村上。這土地是傑靈劃作開普勒22b星人居住的,而開普勒22b星的自治朝廷亦於安達臣村辦公。雖然不少家具都是地球的中式或西式家具,但是建築物裡的室內設計大部分都跟開普勒22b星人的太空船內部相似。杰娜坐在辦公桌後,艾莉坐在左邊,溫迪與其餘一眾皇妃則站在杰娜面前,把外星訊息的事情向她匯報。杰娜拿起手上那張寫滿外星文字的書信,看了一下,神色變得凝重。艾莉接過信件,嚴肅地問溫迪:「A10002,你們肯定這是比鄰星b人發出來的嗎?」A10002是溫迪的外星人名字。

 

「我們的科學家已經證實了這訊息確實是出自比鄰星b人,那簽名上的編碼是比鄰星b人的大統領發出的。」溫迪說。

 

杰娜卻說:「這沒有理由啊。比鄰星b人科技水平落後,比地球人類不是進步很多。他們怎可能會有能力駕駛著太空船去到格龍布里奇34,然後再向地球以超光速的速度傳送訊息呢?」

 

溫迪冷靜地說:「陛下,都已經那麼多年了,比鄰星b人的科技突飛猛進亦不足為奇。一個月前,他們派人潛入能樣星人的太空船,來到太陽系,確定我們身處地球。現在他們決定來找我們了;若他們已掌握超光速飛行技術,他們很快就會來到地球。無論如何,他們是朝著我們而來的,我們必須尋找對策。」

 

艾莉激動地說:「我們與比鄰星b人拼死一戰吧。」

 

「作戰要先得到華夏帝國批准才行,這就會驚動傑靈。」杰娜說。

 

「這既然是我們作的孽,我們就更加要負上責任,與比鄰星b人作戰,以免地球遭殃。我們必須保護人類,必須保護華夏帝國。」艾莉說。

 

「作戰真的是負責任的舉動嗎?或許我們可以與比鄰星b人談判⋯⋯」杰娜說。

 

「陛下,怎樣談判啊?他們根本是要拿我們的命。A10001說得對,一戰在所難免。請陛下緊記,我們不僅是為保護自己而戰,亦是為保護人類而戰;地球已經是我們最後的居所。」溫迪說。

 

「可是⋯⋯假設我們真的作戰的話,我們必須把事情的始末告知傑靈。而且,我們也得找一個人負責指揮行動。」杰娜說。

 

「向傑靈女皇陛下交代,這是早晚的事情,我們無法逃避。但我們要先整理出一個說法才行。至於帶兵的人選⋯⋯我認為,我們應考慮A10003天娜。」

 

「你的意思是要我解除天娜的軟禁令嗎?」杰娜問。艾莉就低頭,輕聲地說:「是⋯⋯是的。」

 

「陛下,不如我們先觀察一下天娜,把事情簡單的告訴她,看看她的反應再決定吧。」溫迪說。「雖然天娜以前對人類存有敵意,但如今比鄰星人迫在眉切,人類與我族若不迎戰,定必一同遭殃。我們需要天娜這種對於太空作戰經驗豐富的將領⋯⋯」

 

天娜本是杰娜其中一個皇妃之一,也是開普勒22b星人當中最英勇善戰的將領。然而,自從開普勒22b星人在地球定居,與人類和平相處以後,天娜就變得無用武之地,不滿杰娜歸順傑靈。上一集《報復與寬恕》中,天娜以打擊涉嫌仇殺外星人的邪教「衛道教」為名,肆意搜捕無辜百姓,甚至還大鬧聖嘉琳學校,又以「私通邪教」為名拘捕葉莉娜,還跟本德和志美打了一場,最終被杰娜軟禁在安達臣村地牢作為懲罰,至今已近一年。

 

「那我們現在就去找天娜吧。」杰娜說,然後動身,帶領艾莉、溫迪與一眾皇妃離開辦公室,前往地牢,穿過閘門,在外星儀衛司的侍衛陪同下,進入一個埋藏於地底、不見天日的住宅單位;裡面有客廳、飯廳、廚房、廁所、浴室、睡房、書房、健身房甚至花園,就是沒有自由。健身房傳出一陣嘈吵的音樂聲;杰娜掩著耳朵,推開健身房的大門,馬上把音響關掉。

 

「你發甚麼瘋啊?怎麼把音樂關掉了?」一個長著棕色長髮,個子高大,身型粗壯,胸部豐滿的開普勒22b星人高聲斥責杰娜。她正坐在椅子上舉啞鈴。

 

杰娜嚴肅地回答:「那不是音樂,那是噪音。」

 

「你別管我!我已經沒有行動的自由了,你想把我連聽音樂的自由也奪去嗎?」天娜大喊說。

 

「天娜,你怎可以用這種態度跟陛下說話⋯⋯」艾莉生氣地斥責天娜,天娜卻反駁她,說:「你別用那難聽的人類名字稱呼我。我是開普勒22b星人,不是人類。你們兩個喜歡與人類交合是你們的事,與我無關⋯⋯」

 

「你這種話簡直是大逆不道⋯⋯」「算了,艾莉。」杰娜拍著艾莉的肩膊安撫她,走近天娜,坐在她身邊。天娜就把啞鈴丟都一角,對她說:「你又想怎麼了?把我當成是你這個女皇的洩慾工具了嗎?」

 

「我對你如何,你應該很清楚。我本來也不想把你軟禁起來。」

 

「你少跟我來這套⋯⋯」正當天娜在發脾氣,說晦氣話的時候,杰娜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擁抱天娜,與她親吻。天娜初時嚇了一跳,被壓倒在長椅上;然後就尷尬的面紅起來,最後才勉強的推開杰娜,說:「你⋯⋯你有事就快說,少跟我來這套。」

 

杰娜扶起天娜,坐在她身旁,對她說:「天娜,你還記得比鄰星b人的事嗎?」

 

「那群比人類還低賤的生物,當年不是已經被我們殺光了嗎?要不是比鄰星一下只就被炸得爛稀巴了,我們就不用跑到來地球這落後的星球了。」

 

「他們沒有死光。他們已經發現了我們,而且要找我們報復。這是我們當年種下的孽,要不是我們當年曾經在比鄰星b上大肆殺戮的話⋯⋯」杰娜從溫迪的手上接過那張寫滿外星文字的紙張,遞給天娜。天娜一看,就氣得把紙拋掉,說:「不自量力的低等生物!就憑他們?休想進入地球大氣層半步!」

 

「他們的科技比以前進步了很多,我們未必能夠輕易打敗她們。這訊息是她們從格龍布里奇34以超光速的速度發過來的。」溫迪說。

 

天娜詫異地說:「超⋯⋯超光速?」「那就是說他們的科技可能已經追上我們的水平。」杰娜說。

 

「你跟我說這些有甚麼用?」天娜問。

 

「我想給你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太空作戰是你的強項。」杰娜說。

 

「你⋯⋯你勾結人類,現在還好意思叫我去作戰保衛族人?」

 

「你無須現在答覆我。你即管想一下吧。我們先走了。」於是杰娜就帶同艾莉、溫迪等王妃離去,留下天娜一人。

 

在滂沱大雨之下,本德打開雨傘,步出私家車,走上石階,進入宮殿,再走上樓梯,來到書房晉見傑靈。傑靈坐在書桌後,而紀文則坐在她的右邊,莉莎就站在左邊;志美和巴里則站在傑靈面前。

 

「參見陛下。」「免禮了。你之前說的事情查好了嗎?」傑靈問。

 

「葉莉娜從溫迪手上找到這一張寫了幾種外星語言的信件,應該就是欽天監近日所收到的不明外星訊息。」本德把一張紙遞給傑靈,說:「然而,我們卻只能解讀那幾個用開普勒22b星語言寫的字詞;這似乎都是溫迪等外星人科學家解讀那幾種外星語言時寫下來的註解。」

 

「這就是說,開普勒22b星人科學家們其實已經破譯了訊息內容,卻又向我們訛稱仍未完成解讀嗎?」紀文問。

 

「我們只能肯定他們已經破譯了部分的內容,要不然她們就不會用自己的語言把幾個不明的外星詞匯寫下解釋。」本德說。「我們的人類科學家目前只能讀懂開普勒22b星文;經過翻譯後,我們只知道那幾個字的意思是『比鄰星b』和『侵略地球』的意思。」

 

「甚麼?侵略?」巴里驚訝地說。「難道⋯⋯她們私通另一個星球的外星人,要侵略我們地球嗎?」

 

「你這小白臉少點亂說話好嗎?你怎可以憑空誣諂開普勒22b星人⋯⋯」莉莎生氣地斥責巴里說。

 

傑靈輕撫莉莎的手,叫她別斥責巴里,又說:「巴里,杰娜已經臣服我們多年了,我們與她們是共生的關係,她們不可能背叛我們。」

 

「這只是因為陛下你喜歡杰娜而已⋯⋯」巴里馬上又被莉莎斥責,說:「你欠揍了嗎?你可以不可以住口?」

 

「莉莎,你別總是欺負巴里,好嗎?」傑靈說。「巴里說得沒錯。我與杰娜的關係的確令兩族關係友好。正因如此,杰娜絕對不可能勾結其他星球的外星人來侵略我們。」

 

「我認為事情絕不簡單。」紀文說。「你們還記得比鄰星b的事情嗎?」

 

志美就回答說:「我記得杰娜女皇陛下說過,她們來地球之前曾經侵略比鄰星b,對當地的環境和居民造成嚴重破壞。」

 

「所以這封信的內容,可能是跟開普勒22b星人過去曾經侵略比鄰星b有關。」紀文說。「不過,如果要搞清楚事情,傑靈,你最好就直接問一下杰娜吧。」

 

「好吧。」

 

當杰娜返回皇宮之時,雨勢已經停住了。黑雲暫時散退,好讓傍晚的月光得以翻過山嶺,照在玻璃窗上。杰娜決定要把比鄰星b人的事情親自向傑靈交代,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於是她就獨自在花園的薔薇亭裡躊躇地踱步。

 

「你回來了嗎?」

 

傑靈的聲音嚇了杰娜一跳;杰娜回頭一看,發現傑靈左手攬抱紀文,右手拖著莉莎,走近薔薇亭。杰娜張目咋舌,來不及回應。莉莎就說:「陛下你的神情⋯⋯怎麼如此鬼鬼崇崇的⋯⋯」莉莎雖然對杰娜比以前友善得多,可是她始終對杰娜感到一點妒忌。

 

「莉莎,不得無禮。」傑靈對莉莎說,然後與莉莎和紀文坐在石凳上,又請杰娜坐下。杰娜就坐,深呼吸,然後就主動開腔,對傑靈說:「其實有件事,我想告訴你。」

 

「甚麼事?」

 

傑靈疑惑地凝視著杰娜,杰娜卻欲言又止。於是傑靈就問:「如果你介意莉莎和紀文的話,我可以叫他們先行退下⋯⋯」

 

「不⋯⋯不必了。」杰娜說。

 

「那你有話直說吧。你我之間何須舌舌吐吐呢?」傑靈捉著杰娜的手,溫柔地說。莉莎看見了,就露出妒忌的眼神;紀文就以眼神示意,要求莉莎冷靜下來,莉莎才低下頭來。

 

「那是⋯⋯關於欽天監收到外星人訊息的事情。」

 

一聽見「外星人訊息」紀文和莉莎瞪著眼睛,但傑靈依然神情鬆容,問:「具體內容是甚麼?」

 

「我⋯⋯我們⋯⋯實在⋯⋯對不起你⋯⋯」杰娜哀傷的神情馬上引起了傑靈的同情與憐愛。

 

「到底甚麼事?你怎麼愁容滿面?」

 

「我⋯⋯我連累了你們。我們之所以一直假裝看不懂外星訊息的內容,拖延不向你們解釋,是因為我們不知如何啟齒。」

 

「這就是說,陛下你們一直在隱暪我們人類了嗎?」莉莎插嘴說。

 

「莉莎,你別插嘴吧,讓杰娜說下去。」紀文說。

 

於是杰娜就把外星訊息的內容詳細向傑靈、紀文和莉莎交代。

 

早在開普勒22b星人侵略地球之前,她們曾經侵略附近的比鄰星b,令比鄰星b血流成河,更因為使用過量的氫彈,對比鄰星b的破壞太大,而無法留在比鄰星b殖民,結果要前往地球。殘餘的比鄰星b人於是就在宇宙流浪,一心要向開普勒22b星人報復;而經過多年的搜索以後,他們終於發現開普勒22b星人藏身於地球。

 

杰娜從懷裡取出一張紙,上面寫上溫迪用漢文翻譯出來的原整外星書信內容,遞給傑靈。信中寫道:

 

「奉總裁詔,降旨69c星蠻夷曰:

承蒙GJ 1214b星人協助,我國得以死而復甦,以報仇雪恨。今我王師,得悉宇宙白匪,藏身於69c星。昔白匪橫行宇宙,姦淫虜掠,無惡不作;毀我家園,滅我故土,仇深似海。故令爾王交出全數白匪,無論老幼,處以極刑,以血祭我祖亡魂。若爾不從,則必自天降災,滅爾星氣象,使爾與白匪同歸於盡。欽此。

 

大紅星大統領3cff3c」

 

「甚麼是『大紅星』、『69c星蠻夷』和『白匪』?」紀文問。杰娜便說:「白匪就是指我們開普勒22b星人。大紅星是比鄰星的意思。地球在他們的天文學系統的編碼為69c行星,故此69c星蠻夷是指人類⋯⋯」

 

「簡直是一派胡言!」傑靈捉緊杰娜的手,堅定地又對杰娜說:「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出賣你們,我不會讓人傷及你的一根頭髮。」

 

「可是,由信中看來,他們已經由掌握較高科技的GJ 1214b人手上取得控制氣象的能力,計劃向地球發動氣象戰。」杰娜說。

 

「甚麼是氣象戰?」莉莎問。

 

「就是侵略者以科技控制被侵略者星球上大氣層的氣象變化,製造人造氣旋,產生人為的氣象災難,從而征服星球。好處是無須出動戰機和登陸部隊,可以減少作戰人員傷亡。然而,這種侵略手段要消耗極多能源,因為製作氣旋以後,還得利用超級電腦不斷監控氣旋,控制路徑和強度,以確保氣旋能夠在消散前做到攻擊敵陣的效果;當中的操作過程實在太複雜,因此我們未曾使用。」

 

傑靈站起來,走到杰娜的面前,擁抱她,說:「總言之,無論發生甚麼事,我也不會出賣你。」

 

杰娜尷尬地輕直推開傑靈,說:「這涉及地球的安危,你⋯⋯你不可以如此感情用事。我們⋯⋯必須迎戰。只要你批准的話,我們就可以動用太空戰機作出戰保衛地球⋯⋯」

 

「有你們保護地球,我就放心了。」傑靈再次抱緊杰娜,親吻她的面頰,旁若無人。柔和的月光照在她們的面上,把黑夜的雲霧暫時掃除;然而,暴風雨前的夜晚,總是平靜而祥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