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邊沁與艾耶比較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三):艾耶之情緒主義

艾耶之情緒主義

艾耶不同於任何類型之結果主義者。艾耶提出情緒主義,認為道德價值不可以用經驗檢證。艾耶又認為,道德句子表達出情緒,但並無認知意義,非真亦非假。

 

艾耶認為,道德價值不可以化成經驗事實。對於效益主義者與其他結果主義者,嘗試將道德價值化成經驗事實,艾耶則認為,「X乃善」並不等值於「X乃令人愉快」或者「X乃人所追求」[1]

 

對於艾耶而言,由於道德價值並不可以化作經驗事實,因而道德句子並無認知意義。當運用「檢證原則」於道德句子,則由於道德句子屬於綜合句,但並無檢證當中之內容乃真或假之方式,所以道德句子不真亦不假,而缺乏認知意義[2]

 

艾耶認為,道德句子表達出情緒,而並無增加任何事實內容[3]。艾耶對比「你偷錢乃錯」與「你偷錢」之後,認為前一句表達出情緒,但並無比後一句多陳述出任何內容。前一句反而因並不表達出真或者假,所以屬缺乏認知意義之句子。此外,對於艾耶認為,「你偷錢乃錯」與「你偷錢!!」一樣,皆表達出情緒,而無表達出任何真或者假之內容。

 

除表達出情緒外,艾耶以若干道德句子為例子,嘗試證明道德句子亦可以喚起情緒,而有命令效果[4]。艾耶認為,「說真話乃你之責任」表達出情緒,並且有命令效果。對於「你應該說真話」,艾耶則認為,此道德句子亦有命令效果,但命令之聲調較弱。「說真話乃善」則命令之聲調更弱。

 

另一方面,艾耶認為,道德句子表達出情緒,但並不描述任何人之心理狀態[5]。艾耶認為,如果說出「寬容乃美德」,而心中又缺乏情緒支持「寬容乃美德」,則並無自我矛盾,因為道德句子乃表達出情緒,而非陳述出自己之情緒。艾耶亦因而認為,並無價值爭論[6]。艾耶認為,表達出相反情緒之道德句子,例如「節儉乃美德」與「節儉乃邪惡」,皆非真亦非假,所以此兩句皆可以相容。

 

休謨有若干觀點與艾耶一樣,即認為道德句子表達出情緒。此外,艾耶與休謨研究道德方式皆為經驗,並且抗拒其他研究方式。不過,休謨與艾耶依然有明顯不同之處。休謨認為,道德價值可以化作經驗事實,即判斷者之情緒。艾耶則並不認為,道德價值可以化作經驗事實,而認為道德不可檢證,缺乏認知意義。

 

結論

 

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對於規範倫理學與後設倫理學,皆影響深遠。休謨啟發到邊沁,以快樂與痛苦判斷道德價值,而創立效益主義。休謨亦啟迪到艾耶,以經驗研究道德,而創立情緒主義。

[1] Ayer, Language, Truth and Logic, p. 104-105

[2] Ibid., p. 106-109

[3] Ibid., p. 107

[4] Ibid., p. 108

[5] Ibid., p. 109

[6] Ibid., p.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