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邊沁與艾耶比較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一):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

以邊沁與艾耶比較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

 

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影響力不容小覷,不單止啟發到邊沁[1][2],亦啟迪到艾耶[3][4],前者開創效益主義,後者建立情緒主義。現撰此文,以闡述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並以邊沁之效益主義與艾耶之情緒主義,比較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

 

休謨之道德哲學觀點

休謨之道德觀點,牽涉後設倫理學與規範倫理學。對於道德之本質,休謨註意到,道德與眾多事實不同,而並非單單描述某物體之物理特徵。休謨以蓄意殺人為例子[5],闡述出「惡」之物理特徵並不存在於此事件中。任何人就算有多努力,觀察蓄意殺人,雖然可以發現,有激烈之感情、動機、意志與想法存在於此事件中,但並無任何「惡」之物理特徵存在。此外,休謨亦從語言中,觀察到有若干論證方式,犯下邏輯謬誤,即突然以若干「實然」命題嘗試推出「應然」命題:

 

「我突然驚訝發現,將命題常用之繫詞:『是』與『不是』取代,我遇到無一命題非由一個『應該』或者一個『不應該』所連結。」[6]

 

休謨認為,並非所有「應然」命題皆與「實然」命題相同。如果嘗試從若干「實然」命題推出「應然」命題,則當中乃缺乏邏輯關係,除非有闡述清楚當中之關係。「張三蓄意殺人」亦因而不可以單單推論出「張三不應該蓄意殺人」。「張三蓄意殺人」表達出一個事實,並且可能考察到若干特徵存在於此事實中,例如張三於死者面前持刀,而死者身上又有大量刀痕與大量張三之指紋。不過,此事實中,不可能找到任何「不應該」之物理特徵。

 

雖然道德與眾多事實不同,但休謨並無否認道德屬於若干類型之事實。休謨認為,道德雖然並非物理事實,但乃心理事實。休謨指出,道德乃引起激情,促使或阻止人行動[7]。休謨以經驗證明,德行令人愉快,而惡行令人不安[8]。所以,區分善惡之方式乃若干快樂與痛苦[9]。其中,休謨將「快樂」稱為「效益」[10]

 

既然休謨承認道德乃心理事實,所以對休謨而言,運用描述心理事實之命題,即可以推出「應然」命題或者含有道德概念之命題。休謨判斷道德之方式,乃基於判斷者之心理特徵。當判斷者嘗試判斷一件事情之道德價值,與完全瞭解所判斷之事件之後,則會自行引發若干感情,例如喜愛或者厭惡,以判斷事件之道德價值[11]。對休謨而言,道德價值取決於判斷者之心理特徵,「張三蓄意殺人,令我感到痛苦」因而即可以單單推論出「張三不應該蓄意殺人」或者「張三蓄意殺人乃錯」。

 

休謨不單止將判斷道德之方式,用於判斷行為之道德價值,亦用於評價人格。所以,休謨之倫理學與亞里士多德之美德倫理學有相似之處。休謨評價人格之方式與判斷行為之道德價值一樣,皆取決於判斷者之心理特徵。休謨指出,誠實、溫柔、審慎與各種美德皆有好之道德價值,在於可以令到判斷者愉快[12]

 

另一方面,休謨亦提及道德句子之特徵。休謨指出,含有道德概念之句子皆表達出感情,例如讚賞或者譴責[13]

 

至於研究方式,休謨則採用經驗研究道德,而拒絕任何非經驗之方式[14]。休謨觀察引起人尊重或者譴責之情況,以嘗試尋得道德基礎。無論一個體系有多玄奧或者巧妙,但如果非來自經驗,則休謨依然會拒絕。

[1] Jeremy Bentham, A Fragment on Government, ed. J.H. Burns and H.L.A. Hart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p. 51

[2] Ibid., “Appendix A: From the Preface to the Second Edition,” p. 116

[3] A.J. Ayer, “Preface to First Edition,” Language, Truth and Logic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1952), p. 31

[4] A.J. Ayer, Hum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 100

[5] David Hume, A Treatise of Human Nature, ed. L.A. Selby-Bigge, 2nd ed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8), p. 468

[6] Ibid., p. 469

[7] Ibid., p. 457

[8] Ibid., p. 470

[9] Ibid., p. 471

[10] Ibid., p. 618

[11] David Hume, “Appendix I: Concerning Moral Sentiment,” An Enquiry Concerning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ed. J.B. Schneewind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1983), p. 85-86

[12] Ibid., p. 78

[13] Ibid., p. 49

[14] Ibid., p.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