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The Matrix》第三種藥(三):自由意志與命定論 – 痛、自由與無知

自由意志與命定論痛、自由與無知

價值決擇:痛苦之自由,抑或無知之痛快。兩句話:「無知是種痛快。(Ignorance is a bliss.)」、「真相總是令人痛苦。(Facts don’t care about your feelings.)」貫徹了電影《廿》表達的價值決擇之掙扎。Morpheus 遇上 Neo 之後,促膝長談,說明世界的秘密。Morpheus 其後遞上兩種藥丸。

紅丸,象徵著真相與自由意志。紅丸使人擁有認清真相的知識之後,人會從機器枷鎖解放出來,重獲自由。可是,真相總是殘酷,令人透不了氣。重獲自由的代價,就是要於現實世界對抗機器,面對決擇之焦慮。自由賦予了改變命運和世界的力量,同時要為自己一切的選擇,負上責任。

藍丸,代表著無知之樂與命定。這是選擇了蒙上雙眼,漠視真相。於虛假世界中,表面上,享受安逸,榮華富貴;其實是甘於愚昧,逃避令人歇斯底里的真實世界。重返虛幻,即否定自由意志,肯定命定之論,在一切預先建構、預先決定的虛像生活。生活抉擇只是幻象。在系統之中的,一切只剩下膚淺快樂和消極生活而已,沒有什麼可改變。

藍丸紅丸帶來價值上的掙扎。誠如沙特描述的生活之拋擲,當你被「拋擲」(Thrown) 進世界裡,你必須為一切行為負責。你如同在一個沙漠裡頭,沒有更高的意志去控制你。你需要為自己每個行為負上責任。而這些「責任」、「不安」等,會造成沉重負擔。藥丸之所以是虛擬世界中的破裂,在於在生活被拋擲於這個沙漠之下,在紅藍間的選擇之下,人類意志會怎樣真正選擇來自真實世界的選擇。自己真正彰顯自由意志之時,同時負起真正責任。

藥丸逼使你去選擇,正如生活如何逼人一樣。主體就算不選擇,也是選擇「不選擇」,消極地選擇逃避現實而已。現實世界是亂世,危險處處而沉默。Neo深感擁有自由意志要付出代價,寧願吞下紅丸,接受真相,面對現實。反之,矩陣之虛擬幻境正如極樂世界,快感隨處可得,但此種快樂是基於虛假、由電腦傳遞的幻覺而已。

Cypher 曾經鴻心壯志,反抗虛象矩陣,但後來厭倦了這無止境的戰爭,以背叛戰友為交易,重返矩陣世界,享受榮華富貴。Cypher服從快樂律,快感 (Pleasure) 就是一切。他認為擁有快感,就算是假的,都好過待在現實世界痛苦下去。他認為於虛擬世界的快感,比現實世界更現實、更實在。

若將Neo的抉擇扣連人的主體性,Neo認為付出代價,接受現實,換取自由意志,重奪主體性、由自己主宰生命的權利;而Cypher 則放棄自由,服從命定論式的大地,活於不變的結構,像動物一樣隨著本能反應與快感,沒有主體地存在下去。電影《廿》就是想透過藥丸表達人人都有個人責任去選擇,自由抑或快感價值高?你要承擔待著現實世界或人工世界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