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好殺:你所不知道的「佛系」


一個民族的傳統,常常透過新的形式而被「再表現」。但在這個過程中,傳統符號的原義,往往混入了後人的想像和附會,從而表達了不同的內涵。

 

時下流行說「佛系」,那是指一些性格孤僻、抗拒社交,而且對異性不感興趣的年輕男子,就好像那些隱世埋名的方外之人一樣。這裡反映出大眾對佛教徒的印象,多少都是善良、無害的人,但亦可能過於陰柔、怯懦。這種看法又有多符合現實呢?

 

據《五燈會元》所載:「師與官人遊園次,免見乃驚走。遂問:和尚是大善知識,免見為甚麼走?師曰:老僧好殺。」這則記載裡面的主角是南泉和尚(748~834),一位禪宗內部十分有份量的人物。很多人看到這裡,必定是震驚不已:出家人竟然學人講打講殺?其實這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例子。姑勿論那些德山棒、臨濟喝的粗魯作風,且看以下這些更為精彩的描述:

 

道流,你欲得如法見解,但莫受人惑,向裏向外,逢着便殺:逢佛殺佛,逢祖殺祖,逢羅漢殺羅漢,逢父母殺父母,逢親眷殺親眷,始得解脫;不與物拘,透脫自在。(《臨濟錄》)

 

時會中多龍象,以圜悟久虛座元,俟師之來,頗有不平之心。及冬至,秉拂昭覺元禪師出眾問云:眉間挂劍時如何?師曰:血濺梵天。(《五燈會元》)

 

你或許會說,這些人只是嘴上兇狠而已了。說就說得厲害,你的真人到底襯不襯得住這些話?為此,我們可以參考宋代大儒朱熹先生的證詞:

 

又曰:「某見名寺中所畫諸祖師人物,皆魁偉雄傑,宜其傑然有立如此。所以妙喜贊某禪師有曰:『當初若非這箇,定是做箇渠魁。』觀之信然。其氣貌如此,則世之所謂富貴利達,聲色貨利,如何籠絡得他住!他視之亦無足以動其心者。」或問:「若非佛氏收拾去,能從吾儒之教,不知如何?」曰:「他又也未是那『無文王猶興』底,只是也須做箇特立獨行底人,所為必可觀。若使有聖人收拾去,可知大段好。只是當時吾道黑淬淬地,只有些章句詞章之學。他如龍如虎,這些藝解都束縛他不住,必決去無疑。也煞被他引去了好人,可畏可畏!」(《朱子語類》)

 

眾所周知,朱子平生最討厭禪學,但在他的口中,那些禪門中人也是「魁偉雄傑」、「如龍如虎」。佛教陽剛、勇武的一面,可說是表露無遺。實則今人所謂佛系,其背後的印象,正是禪宗所要打破的。正如一首偈頌所言:「男兒自有衝天志,不向如來行處行」。如果我們不停留於字面的意義,禪宗的精神,就是要衝破一切、承擔一切,然後成為自己的真正主人。這跟任何畏畏縮縮的、軟弱無力的人格特質,又如何能扯上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