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天之仇(一):倒屣迎賓不領情,來者不善擊戰鼓


第一章:倒屣迎賓不領情,來者不善擊戰鼓

地球是星羅雲散的宇宙裡罕見的綠洲。由於位置偏僻,故地球向來跟外星不相往來;即到開普勒22b星人也華夏帝國定居,協助人類開拓太空後,人類才重新開始太空探索。經過十多年的時間,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在太陽系裡建立了不少太空站,並嘗試與其他外星人交往。但在茫茫宇宙裡探索智慧生命,本來就是大海撈針。

太空科技計劃是由華夏帝國的欽天監與外星人的太空都統使司,直接向華夏帝國譚傑靈女皇及外星人開普勒臨時朝廷杰娜女皇共同負責。自從開普勒22b星人歸順華夏帝國以後,開普勒星人就以其科技及天文宇宙知識,協助華夏帝國發展科技。在太陽系的邊陲冥王星的軌道上,人類和開普勒22b星人建立了「倒屣太空站」。外型猶如中式廟宇的倒屣太空站在太空飄浮,金壁輝煌的外貌展示著華夏帝國的國力項盛。故名思義,此太空站的原意為倒屣迎賓,是外星人來訪太陽系的接待處。然而,自從開普勒22b星人來地球以來,一直再沒有其他外星人來訪地球,故倒屣太空站一直門可羅雀,直至今天迎來貴賓,才煥然一新。

幾首樣子怪異的太空船在太空都統使司戰機的護送下,駛入太空站停泊。停機坪上已經擺滿了氣球佈置,還用各種外星語文寫上「恭迎能樣星使節」。人類和開普勒星人的官兵和科學家都穿上曳撒或圓領袍,列隊站立,神情緊張;因為太空船裡沒有開啟重力以節省能源,所以他們都得站扶著欄杆,以免飄起。代表華夏帝國傑靈女皇前來的有京衛指揮使葉莉娜、陸軍都督高倩影、欽天監監正韓安娜,至於代表開普勒22b星人的則有開普勒朝廷的首相艾莉和科學家溫迪。沒想到能樣星使節一下機,葉莉娜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喂!你笑甚麼⋯⋯」倩影斥責她說。

「能樣啊,果然是能樣星人⋯⋯」倩影看,果然能樣星人人如其名,頭如龜頭,頸如陰莖。倩影見了,掩嘴而笑;一眾人類與開普勒星人亦不禁發笑。艾莉忍笑,斥責大家說:「莊重一點!難得終於聯絡得上宇宙商人能樣星人,這次是重要的外交會面,你們不要把搞砸事情!」

十幾個能樣星人走近;艾莉向其長官鞠躬,又以外星人的語言開普勒語向其問好,說:「我們僅代表華夏帝國顯道女皇譚傑靈陛下及開普勒朝廷杰娜女皇陛下歡迎一眾能樣星使節到訪太陽系,並代表兩位陛下向貴星球皇帝問安⋯⋯」

然而,能樣星的官員們卻目無表情的望著艾莉,令氣氛變得尷尬。

「你們這星球的人怎麼說話廢話連篇的啊?」能樣星官員問。「還有,這兩個人類的表情是甚麼意思?」

「這⋯⋯這個嘛!這是地球的文化,大笑是熱烈歡迎的意思!」

「地球真是個奇怪的星球。」

「來,各位大人,請進會議室吧。」

艾莉、溫迪和安娜引領能樣星人一眾官員前往會議室。因為倩影和葉莉娜不會開普勒語,所以只好坐在一角聽翻譯從旁解說。艾莉首先在屏幕上展示地球的基本資料。

「地球平均半徑為6,371.0 km,質量5.97237×1024 kg,大氣層成份78%為氮氣,20%為氧氣。海洋佔了地表面積70.8%⋯⋯」

「甚麼是海洋?」能樣星官員問。

「是水,即氧化氫。」安娜回答說。

「我們討厭水和氧氣。」能樣星人冷酷地說。

眾人聽見能樣星人的回答,一時語塞。溫迪連忙說:「那沒關係啊⋯⋯你們不必登陸地球,在太空站裡跟我們做生意也行啊。你們有鈾元素交換嗎?」

「對,但你們地球有甚麼東西賣給我們?」

「我們海底有錳。」安娜說。

「我們不缺錳。」能樣星人說。

「黃金呢?黃金在地球上很珍貴的啊。」艾莉笑著說,手上拿起一鼎香爐向能樣星人展示。

「這種軟錦錦的金屬有甚麼好?」

「我們也有堅硬的礦物啊!地球有鑽石。」安娜說著,拿起一顆鑽石向眾人展示。

「這種東西我們把碳分子重新排列也能大量生產。」

「我們還有其他礦產或金屬⋯⋯」溫迪說。

「我們不缺。」

「怎麼辦好?我們一定要找點東西跟他們換鈾元素才行啊。」艾莉輕聲問安娜。安娜就說:「那色誘吧!」

「甚麼意思⋯⋯」「人來,把妓女男妓召進來。」安娜說著,兩個士兵就帶著四五個穿著性感校裙的少男少女進來,向能樣星人拋媚弄眼。安娜說:「各位大人,地球人以姿色舉世聞名,你們可以隨時來地球找服務啊⋯⋯」

「誰願服務這種『能樣』啊,妓女和男妓也有尊嚴的⋯⋯」葉莉娜輕聲地說,馬上換來倩影的斥責:「你別搞垮會議好嗎?」她又對安娜說:「你找這種貨色不行的啊,等老娘親自上陣,為星際外交作點貢獻吧。」

「大人⋯⋯你想做甚麼⋯⋯」

「白痴,難道你不知道陛下派我來的目的嗎?來吧,能樣星的官員們,看看,這是人類的巨乳!」倩影說罷,忽然解開衣紐,露出G罩的巨乳。葉莉娜看見,再次哈哈大笑。溫迪和艾莉見倩影幾乎把乳頭露出來了,激動得鼻血傾流,下體硬梆梆。安娜慌張起來,馬上制止倩影,說:「將軍大人!你冷靜一下!」

艾莉卻笑著說:「喂,安娜,我們想看啊,你別礎事。」

但對面的能樣星人官員卻依然目無表情,只是冷淡地說了一句:「真肥。」

「他剛才說了甚麼?」不懂外星語言的倩影問溫迪。懂得開普勒語安娜慌張地說:「不要翻譯給大人聽⋯⋯」但溫迪已經衝口而出的說:「大人,能樣星外交部長說你真肥啊。」

倩影聞之色變,忽然火冒三丈,大發雷霆,情緒激動,破口大罵,說:「甚⋯⋯甚麼?肥?肥?你敢說我肥?你這能樣說我肥?你老母⋯⋯」

「人來!快點送大人去廂房休息!」安娜馬上叫來了四個侍衛,合力把身型豐滿倩影拉走,強行帶到會議室外。葉莉娜卻繼續笑著說:「能樣星人真不識貨呢,高大人這叫豐滿啊,巨乳當然有巨臀啦,就只是欠巨根⋯⋯」

「葉大人啊!巨乳跟巨臀和巨根有甚麼關係啊!你別鬧好嗎?」安娜生氣地說。

依然目無表情的能樣星官員卻說:「你們開普勒人別把你們變態的性癖好加諸於我們身上。我們沒興趣與任何異種生物性交。更何況地球人長得那麼醜。告辭了。」

「等⋯⋯等一下⋯⋯」

能樣星人動身離去;艾莉、溫迪和安娜追出去,勸說他們留下;但他們去意已決,已登上太空船離去。第一場星際外交會議就這樣泡湯了。艾莉目送太空船離開,氣憤地說:「正一『能樣』!這是甚麼態度!」

「那我們應怎麼辦?」葉莉娜問。

「還可以怎麼辦啊?當然是如實向兩位陛下匯報任務失敗了。欽天監又要重新向宇宙廣播,尋找外星生物了。」艾莉說。

「那我們提早回地球嗎?」溫迪問。

「先收拾一下東西,兩小時後我們啟程返回地球。」艾莉說。

「殿下,別生氣吧。」安娜擁抱艾莉,靠在她懷,艾莉的情緒馬上就平伏下來。對於百合情景司空見慣的官兵來說,艾莉和安娜當眾親吻並無不妥,更何況眾人皆知安娜是艾莉的情婦。倩影就說:「殿下,我們先去召集士兵準備回程。」

艾莉緊抱安娜,在無重狀態下的走廊裡飄浮,飄入廂房,鎖上趟門。倩影笑了一聲,問:「我真想知道在無重狀態下如何可以親熱⋯⋯」

「你要不跟我來試一下?」葉莉娜笑著說。

「你⋯⋯你休想!」

「你們先去召集士兵吧。根據我長期的科學觀察,殿下很快完事的,這次應該可以準時出發。」溫迪說。

「那我們先告辭。」

倩影和葉莉娜離去後,溫迪獨自游過無重狀態下的走廊,前往太空實驗室收拾東西,迎面遇上一個身穿曳撒,眼神怪異、皮膚白晰的外星人走過。溫迪就叫停她,問:「喂,你去哪裡啊?」

「殿下,臣欲往廚房。」

「呆子,廚房不是在這邊啊,在另一邊,前面分岔轉左。」

「啊⋯⋯是的,謝殿下提醒。」

於是那外星人掉頭離去。溫迪覺得此人不妥,就假裝轉右離去,躲在牆後偷看。那人以為溫迪走了,就再次掉頭,朝著艾莉的廂房走過去。溫迪拔出倭刀,偷偷跟上去。沒想到外星人一來到廂房門外,就原形畢露,皮膚瞬間變成銀色,眼神凶狠。力大無窮的他在無重狀態下竟然亦能輕易地扯開趟門,撞破正懸浮在半空中親熱的艾莉和安娜。安娜大驚,嚇得尖叫,急忙用被子掩蔽身子;艾莉則大怒,斥責他說:「仆你個街!你沒聽過『阻人扑嘢燒春袋』嗎?」

「怎⋯⋯怎麼他的面是銀色的?」安娜驚慌地說,退縮到艾莉身後。艾莉睜大眼睛,看清那人的膚色,才發現他既非人類,亦非開普勒22b星人,就斥責他,問:「你⋯⋯你是誰!」

「我是來為比鄰星b人報仇的。受死吧!」

銀色人揮劍,正要刺向艾莉,溫迪就從後面衝過來,大叫一聲,一刀刺穿銀色人的肚皮。才剛拔劍、正準備還擊的艾莉,見溫迪忽然蹼出來營救,不但沒有感激,反而還責備她說:「你⋯⋯你以為我不夠這刺客打嗎?太看少我了吧?」

「我救了你這淫蟲一命你還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嗎?」溫迪不滿地說,一手抓起奄奄一色的銀色人的脖子,問:「你是怎樣登船?快從實招來,否則⋯⋯」

「你⋯⋯你們這群死白匪⋯⋯我已把你們的位置⋯⋯匯報統領了⋯⋯」

「統領?甚麼統領?你們比鄰星b人不是已經死光了嗎?」溫迪說。

「很⋯⋯很快,你們就會被滅族了,哈哈⋯⋯」

「你給我說清楚⋯⋯」溫迪話未說完,比鄰星人的口就忽然吐出綠色的液體,飄在半空中,瞬間斷了氣。溫迪見他的屍首雙眼發紅、舌頭發紫,就說:「他服毒自殺了。」

「艾莉⋯⋯他⋯⋯他到底是甚麼人?」安娜驚慌地問。艾莉猶疑,不知如何開腔。溫迪就說:「這個是比鄰星b人。我們一直以為當年我們已經把這星球毀掉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比鄰星b人存活。他很可能是藏身於能樣星人的太空船而混入來的。比鄰星b人能變成他人模樣,很會偽裝。」

「那麼⋯⋯他是來尋仇的嗎?」

「是的。」艾莉說。「安娜,你一定要為我們保守秘密,不可以告訴其他人類。」

「為甚麼?」安娜問。

「一旦把人類牽涉入我們跟比鄰星人之間的仇恨的話,地球很可能會遭殃。」

「我⋯⋯我明白了。」安娜說。

「溫迪,你趕快處理屍體,不要讓倩影和葉莉娜發現。我們回到地球後得馬上向陛下如實稟告。」艾莉說。

「遵命。」

晚上,九龍府天上難得萬里無雲,點點繁星佈滿夜空。不受光害影響的皇宮成為觀星的理想地點。御花園裡架起了十部天文望遠鏡觀星,而譚傑靈女皇的後宮們程紀文皇夫、巴里杜邦男妃和楊懷道男妃則忙於把望遠鏡逐一設定。譚傑靈女皇的長女譚畢哲公主興奮地走上前,站在遮光罩前探望,卻只見漆黑一片,就納悶地問:「怎麼甚麼也看不見的啊?」

「傻西公主,你連目鏡在哪裡也不知道嗎?」侍衛陸綺華笑著說,正坐在目鏡前觀星。孩子們看見畢哲出洋相了,皆大笑起來;連畢哲的小正太男寵安東和雪野明秀都忍不住偷笑。畢哲就生氣地說:「你⋯⋯你身為侍衛就應教我如何用望遠鏡啊!」

「巴里大哥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是你沒留心聽而已。」上原韋娜說。上原韋娜是右都御史文本德和通政使上原志美的女兒。

「你不要老是頂撞我⋯⋯讓我看看有甚麼看?」畢哲來到目鏡前一看,見目鏡上有一星球,上有一大紅斑,就問:「這是土星嗎?」

「你上課沒留心嗎?有大紅斑的氣態行星當然是木星啦!」韋娜說。

「我⋯⋯我只是一時忘記了吧!你別針對我!」

「韋娜,你別老是頂撞殿下吧,這太沒禮貌了。」上原韋娜說。

「媽,我只不過是直諫而已!」

相比起畢哲,杰娜女皇的女兒麗素公主就安靜得多。杰娜用電腦把天文望遠鏡的位置校準以後,就叫麗素過來看。麗素問:「這就是仙女座星雲了嗎?」

「那不是星雲,是星系。仙女座星系離地球250萬光年。宇宙很大,我們到過的地方其實很少。」杰娜說。

「所以呢,在茫茫宇宙中,你我竟然在地球相遇,這是上帝的恩典呢。」傑靈笑著說,手靠在杰娜的肩膀上。杰娜就歎息,說:「想起當初我們竟然想侵略這美麗的星球,我真是慚愧⋯⋯」

「現在你們在地球上不是跟我們和平共處了嗎?而且我們也有機會走出太空看看呢。」

「只是難得找到外星生物,倒屣太空站的會面卻泡湯了。」

「沒關係,我有你就夠了。」

「陛下,看,我拍下了獵戶座大星雲的照片了。」禁軍都督、女寵劉莉莎對傑靈和杰娜說。她坐在望遠鏡前操作目鏡上的數碼相機,並把照片傳到手提電腦上。傑靈和杰娜興致勃勃擠過去觀看,跟莉莎臉貼臉的埋首在鏡頭前觀看,使莉莎感到尷尬。

「兩位陛下別靠得那麼近啦⋯⋯」

「你害羞甚麼啊?」傑靈笑著說,趁機跟杰娜伸手攬住莉莎,把嘴唇貼在她的臉上。然而,焦急的溫迪和艾莉卻打斷了她們的百合情趣。本德見艾莉和溫迪神色慌張,就問她們:「你們何以神色慌張?」

「我們急著求見杰娜陛下。」艾莉說。本德想了想,就走去通知杰娜女皇,說杰娜的後宮妃嬪們艾莉和溫迪來找她。杰娜把艾莉和溫迪召過來,問:「你們來所為何事?」

艾莉見傑靈在場,不便說話,就以眼神示意杰娜。杰娜見狀,便對傑靈說:「我先離開一下。」

「好的。」

杰娜、艾莉跟溫迪來到樹下耳語。杰娜驚聞比鄰星人出現於太空站一事,瞪大眼睛,一臉茫然。杰娜以外星人的開普勒語問:「有人類看見嗎?」

「只有安娜看見,但是她已答應保守秘密了。」

「不能讓其他開普勒22b星人知道,以免引起恐慌,人類亦然。」杰娜說。

本德察覺杰娜、艾莉和溫迪三人耳語時神色怪異,起了疑心,對妻子志美說:「你覺不覺得溫迪和艾莉有不妥?」

「她們或許有甚麼機密不能讓我們知道吧。」

「機密得連顯道女皇陛下也不能知道嗎?」本德說。顯道女皇就是指傑靈。

「這⋯⋯我想,我們身為臣下,不便過問,亦不應太懷疑開勒普22b星人,畢竟我們都已經和好了。」

「你說得對。」本德說。

「爸、媽,你們過來一下,望遠鏡被殿下推歪了,又要重新定位啊!」韋娜說。畢哲就抗辯說:「你⋯⋯你怎能怪我!我只不過是想看一下木星隔離那個甚麼土星,就只不過輕輕移一下然而!我怎會想到甚麼也看不到⋯⋯」

本德就說:「殿下你別緊張,讓我來把望遠鏡重新定位吧。你想看土星嗎?等我一下,我現在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