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與彼得遜之辯(一):彼得遜十評共產黨欠缺新意

齊澤克與彼得遜之辯(一):彼得遜十評共產黨欠缺新意

按:彼得遜開場發言稿中譯按此

2019年4月19日,馬克思主義哲學家齊澤克與新保守主義心理學家彼得遜在加拿大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辯論」。為了準確理解雙方的觀點,我花了一個星期才敢撰文評論。正如我之前在個人面書上的預言一樣,事實上我並不理解齊澤克與彼得遜有何「可辯之處」。齊澤克本人亦承認,他與彼得遜都是由於拒絕身份政治而被當前學界邊緣化的學者,而且齊澤克目前受到的攻擊事實上是來自「自由左翼」而非新保守主義。縱觀開場發言,彼得遜集中批評《共產黨宣言》之理論漏洞,然而齊澤克卻並非就《共產黨宣言》作出辯護,而是針對當前資本主義社會下自由左翼重重弄巧成拙的言行作出批評,並且預言當前資本主義的災難。從開場發言來看,基本上二人都是自說自話,未有太多交鋒。可是,雙方卻在開場發言裡簡述其思想之要旨,對於理解他們為何殊途同歸,共同面對自由左翼的攻擊,仍有意義。

 

由於彼得遜的知名度遠遠不及齊澤克,故此華文媒體對是次辯論之報導僅集中在齊澤克身上。事實上,彼得遜的開場發言雖然理路清明,但是欠缺新意,只是把《共產黨宣言》的漏洞陳述,未有針對當下世界表達其看法,故可議之處並不多。反之,齊澤克的演說雖然一如既往的雜亂無章,但是卻針對當前資本主義社會及自由左翼之問題作出了深刻的批評,留下不少金句;可見二人的風格實在南轅北轍。本文先總結彼得遜之開場發言,作出簡評。

 

彼得遜:《共產黨宣言》的漏洞

 

彼得遜對《共產黨宣言》的批評大概有以下十點:

 

  1. 「歷史應主要被視為經濟階級的鬥爭」並沒有把握鬥爭的本質。「層級結構的古老問題,不能歸因於資本主義。它在人類歷史上存在已久,早於資本主義誕生,甚至早於人類歷史。​」

 

  1. 「人類鬥爭,遠不只於為經濟階級。」「人類涉及的首要衝突…就是在這殘酷的自然世界求存」而非經濟階級鬥爭,是生物學層面的。

 

按:此批評或許對於馬克思有效,但對齊澤克則無效;因齊澤克研究精神分析,肯定心理及生物學層面對鬥爭之影響。齊澤克可能提出的質疑是經濟與生物因素事實上難以區分。

 

  1. 「《共產黨宣言》不理解的是,人類建構的層級制度亦有正面價值⋯⋯層級制度也是一種非常有效率的分配資源方式。」

 

按:此正是先秦儒家荀子所言「名分使群」思想之本義。層級制度根據各人的社會功能分配相應的資源,本身有其合理性。

 

  1. 「馬克思假定你可以用二元對立的階級鬥爭思考歷史,比如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作明確區分。這也是問題,因為你很難明確區分誰是剝削者,誰是被剝削者。」

 

  1. 「馬克思⋯⋯聲稱我們的社會是二元對立,分成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而且令你隱約覺得,所有的美德都是在無產階級一邊,而資產階級全是惡人。」

 

  1. 「無產階級專政」預設「所有無產階級都是好人」

 

按:此批評有稻草人謬誤之嫌,因馬克思及恩格斯未有明言所有無產階級都是好人,甚至並不關心倫理學上的善惡問題,只是認為被剝削的無產階級推翻剝削者資產階級是「理所當然」;因此《共產黨宣言》的真正問題是未有解釋為何「被剝削者推翻剝削者」理所當然,以及「被剝削者對剝削者報復」所引伸的道德問題。我們不會認為「因為德國人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所以猶太人應該屠殺六百萬德國人」是一正當道德判斷。

 

  1. 「無產階級專政」預設「可以將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這樣複雜的問題,以中央集權的形式,將決策權交給一小撮人就可以?而且不用說明選擇這些人的機制?」

 

按:「將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這樣複雜的問題」實質應該是指計劃經濟而非無產階級專政。 計劃經濟預設中央政府能夠掌握經濟發展之所有資訊並且作出準確判斷、單憑政府力量推動經濟發展,才是問題之核心。

 

  1. 利潤不是盜竊。「如果資本家在為企業增加價值,那他或她就可以從自己的抽象勞動中,獲取有一定用處的、一定意義上公平的價值。」

 

按:此批評相對薄弱。真正問題不在於馬克思否定「增加價值」。一個管理階層的勞工,付出其管理能力,從而賺取工資,馬克思並不會反對。但資本家賺取利潤並非單純是投入管理之回報,而是一種投資回報。企業是資本家以其資本建立的,由資本家而非工人擁有,而所有風險亦由資本家而非工人承擔。這就是預設了洛克所言之私有財產權,而馬克思卻否定私有財產權。真正應批評的是馬克思否定私有財產權有違人類社會行為模式及佔有慾之心理機能。

 

  1. 「馬克思和恩格斯卻假設,這種無產階級專政會神奇地擁有超高生產力。根本沒有任何理論說明這如何發生。」

 

按:此批評有稻草人謬誤之嫌。若與《資本論》對照,則馬克思似乎是主張當社會生產力足夠成熟時,無產階級就具有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在超高生產力的社會主義社會裡實行集中制的條件。「超高生產力」是「無產階級專政」建立的原因,而不是「無產階級專政」帶來的結果。只是歷史上,世上沒有一場共產革命真的等待至社會已擁有超高生產力才發生。事實上,當前資本主義仍未完全擁有「超高生產力」——直到目前為止,各產業的自動化與人工智能化仍未完全實現。

 

  1. 「就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反覆指,在人類歷史上,沒有比過量生產商品的資本主義更有效的生產方式⋯⋯如果你認為,我們要盡快、盡可能多地生產物質,給最多人提供物質保障,而資本主義已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走向這個目標,那最恰當的邏輯不就是讓它發展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