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商品化與補習老師

教育商品化與補習老師

教學非我所長,然而教學與研究並重為今日學術界的大勢所趨,故亦要勉強負上教學之重任。相比起當中學或小學教師,當大學教師的軛是容易的;因為大學教職員都無須處理學生的個人成長問題,只須確保自己的教學生動並且教授內容準確無誤(當然,「無誤」也是一種很大的壓力)。我沒當過中學老師,只是個大學助教,但我幾年前也做過小學的中文作文興趣班導師;每次進校,依我所見,大多數老師都是滿面愁容,或是怒目攢眉的。我有時在想:那個班主任用不著對學生那麼凶吧?那些學生也不算太調皮搗蛋,只是偶然上課聊天而已。但如果我跟老師們反映這意見,我就太不近人情了。因為我對這班學生的認識並不及班主任,而且我更無法體會班主任的壓力和心情。我可不想說風涼話。

中小學老師之所以壓力巨大,是因為他們要處理學術以外的學生成長問題,並作為學生的「榜樣」而存在——至少香港家長依然期望老師成為學生的好榜樣。這種期望大大加重了中小學教師的壓力。然而,補習老師的擔子就輕省得多。大學教師還要面對諸多大學行政與人事問題,但補習老師似乎只須販賣應試技能(連出售知識也談不上——大學教師還有探求真理的壓力,但補習老師不必理會考試大綱是否合理),完全無須理會學生的成長問題。嚴格來說,補習老師不算老師,只是應試推鎖員;補習老師既是教育商品化的果,亦是教育商品化的因。

使徒聖雅各說:「不要多人作師傅,因為曉得我們要受更重的判斷。」(雅各書 3:1)為何當師傅要受更重的判斷呢?因為無論在基督宗教或是儒學傳統之下,老師皆被視為學生之榜樣,對學生成長有直接影響,自然地社會對老師的要求過高——例如干預老師私生活。中小學老師就跟牧師神父一樣,要作他人之榜樣,並為此而作出犧牲。

老師不僅要教授知識,還要做到「傳道、受業、解惑」三點。《禮記》云:「記問之學,不足以為人師。」(《禮記.學記》)韓愈亦在《師說》批評當時的教師僅僅「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也,非吾所謂傳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小學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教句讀是小學,但解惑才是大學。解惑不只是解決知識上的疑惑,而是要解決學生在人生問題上的疑惑,亦即成長問題。

到底社會應否批評或干預老師的私生活,關鍵在乎老師之私生活有無確切地影響學生成長;如有影響,此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一個老師放學後在家裡看AV,而學生不知情,故然對學生成長無影響,外人亦無理干涉其生活。反之,若然一老師在課堂上或放學後跟同學討論AV女優身材,那就會影響學生成長了;但這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就是另一問題。問題在於當前網路時代,公私之界線很模糊。老師在社交媒體把私生活公諸於世,就等同向學生公開談論自己的私生活了,這當然會影響學生成長。

網上有一名為「搣時潘(MissPun)」補習從業員,近日發帖附圖,聲稱自己跳鋼管舞不會影響其教中文,並不當地類比教中文為做會計,質疑「為何唯獨對老師有這樣的要求」,可見她對於老師之角色與責任毫無認識。會計師的私生活當然與其工作無關,他只不過是提供會計的服務。但老師則不然;老師不是提供「教學服務」,而是要作育英才。因此老師必須非常小心自己之公開言行會否影響學生。既然她選擇了公開自己的私生活行為(跳綱管舞),就只能從證明這行為對學生有正面影響多於負面影響的方向作論證,而不是反過來說這行為不影響其教學質素,以及外人無資格批評云云(你把自己的生活公開然後又叫人不能批評,這是甚麼玩意?)。

但弔詭的是,搣時潘似乎不承認自己是「老師」;言下之意,她否認自己有傳道、授業和解惑的責任。她在文中稱,「我不是在學校全職當老師」,「更準確的身份是補習社的投資者」。偏偏她的網名叫作「搣時潘」,而Miss在香港粵語語境下有女教師之意思;再者,她亦在其Facebook專頁上自稱為「老師」(見下圖)。這豈非自相矛盾嗎?

搣時潘的自相矛盾正好反映補習「老師」與教育商品化之關係——補習老師把「老師」的意義模糊化了。當人們(如民主黨或將軍澳民生關注組的政客)要找搣時潘教中文時,她就以老師自居。但當我這種八股佬覺得她的言行與「老師」的角色似乎不相稱時,她就說自己不是老師。這就是傳說中的「彈出彈入,打我啊笨」。

彈出彈入的軛是容易的,擔子是輕省的,因為這種人根本無須負上老師之責任,卻能用「老師」之名發大財。為何《王道平天下(二):報復與寬恕》內的宋弘道老師總是憂心忡忡的呢?因為他自覺任重道遠。他的責任不僅是教哲學與宗教科,還要處理那群麻煩學生的情緒。上原韋娜同學失戀了,他要安慰她;麗素公主被擄去了,他要以身犯險去救人。當譚畢哲公主等學生謠傳弘道被達官貴人包養時,為何弘道如此生氣呢?因為他覺得這負面印象會對學生成長造成負面影響。作為教師的自覺使宋弘道本人承受極大的壓力,反而其他老師卻無這種自覺,故亦無如此沉重的壓力。

如果補習老師們無老師之自覺,認為做補習跟做會計一樣純粹賺錢,無須關心學生成長,那就懇請他們「正名」,別再用上教育和老師這些堂而皇之的麗辭;亦懇請他們不再要說風涼話,以隔岸觀火的心態評論「老師」的角色。面對近日香港老師自殺之事件,我本來不想就老師之角色多作哲學討論,免得加重老師壓力;但面對摵時潘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論,我自覺我應當以教育界工作者的身份說一席公道話。

參考資料:
https://www.facebook.com/Andrewtheuniquephilosopher/photos/a.278477389007893/955688247953467/?type=3&theater&if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