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青——二十一世紀社會變革的催化劑

【革青——二十一世紀社會變革的催化劑】

 

打從我第一天關心政治起,就有一種人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忠於自我、敢作敢為,並勇於打破一些當代社會的桎梏。我稱這種人為「革青」——一群熱衷於社會變革的青少年。

 

首先,革青們大多出生於近三十多年來遠離戰火、衣食無憂的年代。他們鮮少甚至沒有直接經歷過戰爭或貧窮,就像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主導安保鬥爭的年輕人一樣;但不同的是由於今時今日的科技較為發達,所以革青們比起該年代的年輕人更容易發表自己的想法,或是與其他意識形態進行交流。而這一切都是基於互聯網於近二十年來的普及化所致。除此以外,革青們通常擁有一些異於常人的特長,例如熟悉一些國家的歷史,或是善於解決數學上的難題。而這些特長都會成為建立他們的意識形態的「地基」。例如有革青會運用對古希臘歷史的認識建立起一個適用於當代社會的直接民主制度,又或者是透過數學訓練出的邏輯思考能力,從而發展出一套一切皆取決於理性的價值觀。由此可見,革青的知識水平其實並不低,有不少甚至接受過大學教育。不過他們的政治思想,往往自中學時期就已開始萌芽了。

 

而在意識形態上,革青們可以說是遍佈了政治光譜上的每個角落,彼此之間甚至時有衝突,或是水火不容。從極左派到極右派,從保守派到進步派,都充斥著他們的身影。而唯一的例外則是溫和派,因為在他們進行革命的過程中,溫和的手段和理念往往達不到他們打破現有秩序的目的。因此他們的主張往往曲高和寡,例如消除人類社會的一切壓迫,或是使儒家思想再度於漢字文化圈中復興等。然而,有時候這些想法往往會因為顯得不切實際而受到主流意見的孤立,甚至是抨擊。而這種主流的不接納導致他們被迫以更激進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像是在學校發起罷課等不合作運動,甚至是透過違法、暴力的手段進行抗爭,以貫徹自己的主張。他們可以是孤狼,也可以是一個黨派;但更重要的是,他們擁有強烈的意念,以各種形式催生社會的變革。

 

只可惜,作為勇於改變社會的一群人,革青們往往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除了被主流社會棄如敝屣,他們自身為了自己的意識形態而付出不少時間、金錢,甚至是自己的生命。著名的例子有為網絡的資訊自由而於美國聯邦政府進行對抗,最後被迫自殺的已故著名駭客亞倫.史瓦茲,或是為了普及巴基斯坦乃至於全球兒童的受教育權而差點犧牲的活動家馬拉拉等。但與此同時也有革青對現實作出妥協,暫時或永遠放棄了自己本來的主張。而在崇尚多元價值觀的二十一世紀裡,我們是否能締造一個比起我們的父輩們更接納他們的環境呢?很遺憾地,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他們往往充當社會的批判者,勇於改變社會現有的運行方式,因此受到社會的排斥是必然的結果。又或者是,他們於完成使命後就會變成既得利益者,為擁護新的建制而變得守舊;但如果今天的社會不再出現他們的身影,那就代表這個社會終將於這個年代步向滅亡,煙沒在時代的洪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