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靈女皇之日常:新年派利是

新年派利是

 

禮樂夔龍明亥豕,春秋大義辨華夷;但在新春,相比起辨明華夷,更重要的是分派利是。派利是當然要親疏有別;然而,如何把利是分類,以及誰人應拿大利是,誰人應拿小利是,卻讓譚傑靈女皇十分苦惱。

 

「煩死人了,煩死人了⋯⋯」傑靈坐在沙發上,對著茶几是一大疊寶鈔和利是封,躊躇不定。為了幫忙處理利是派發,她把程紀文皇夫和楊懷道男妃召到書房開會商議。

 

「怎麼辦啊!皇宮上下有那麼多禁軍侍衛、宮女、皇親國戚⋯⋯」

 

「你別慌亂吧,每年還不是這樣派利是⋯⋯」紀文說。

 

「你⋯⋯你不記得了嗎!去年我派錯了那塊五萬漢元的大利是給葉莉娜那個仆街,虧了大本啊!」

 

「你身為女皇就別太計較吧⋯⋯等一下,五萬?你怎會封五萬元的利是?太浪費了!」紀文詫異地說。

 

「陛下、殿下,這樣吧,我們先把利是金額分類,再把派利是的對象分類,就可以防止小人拿大利是的尷尬場面了。」懷道說。

 

「葉莉娜怎麼變成小人了⋯⋯」紀文問。

 

「這個⋯⋯都沒所謂吧。首先,要設定利是金額的上限和下限⋯⋯」

 

「上限還是五萬嗎?」傑靈問。

 

「五萬?不行!一個中學教師月薪也沒有五萬啊!」對金錢十分敏感的紀文激動地說。「這樣吧⋯⋯最高只能一萬。」

 

「一萬,好吧。」傑靈點頭說。「那麼下限就二十漢元算了⋯⋯」

 

「陛下、殿下,如果堂堂天子派利是,竟然只派一封二十漢元的給下人,試問威信何在呢?實在太寒酸了。」懷道說。「今世民熙物阜、國庫充足,而且宮女和侍衛勞苦功高啊,利是最少也要有一百漢元一封啦。」

 

「一百漢元?」傑靈和紀文猶疑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傑靈又說:「現在要處理的是利是分類問題了⋯⋯」

 

「不如分七類吧,一百、二百、五百、一千、二千、五千、一萬。」懷道說。

 

「不行,這樣分得不夠仔細。」傑靈說。

 

「那陛下你想要分多少類⋯⋯」

 

「二十類吧:一百、二百、三百、四百、五百、六百、七百、八百、九百、一千、二千⋯⋯」

 

「太複雜了,我們怎能記清楚呢?利是分類要簡化一點。」紀文說。

 

「但七種會不會太少⋯⋯」傑靈說。

 

「傑靈,你又多少親疏關係要分類的啊,不如你先列出來。」紀文問。於是傑靈就拿起白板,用水筆在上面寫道,說:「依親疏關係劃分,首先當然是男寵女寵,然後是親近的宮女和侍衛,畢哲那群臭小孩,倩影這種寵臣啊,葉莉娜這些佞臣,那些不知名但新年會忽然露面的麻煩皇親國戚,那些無名無姓的宮女和侍衛⋯⋯」

 

「不,應該按照禮法劃分啊。你如果給一個王公貴族一封二百元的利是,你不怕他惱羞成怒,起兵造反嗎?」紀文問。

 

「可是好多甚麼親王、內親王啊,郡王、郡主啊,我連名字也沒印象,就過來向我討利是了⋯⋯」

 

「那就寧可不見他們啊,也沒理由隨意派一封幾百元的利是給他們!」

 

「那⋯⋯好吧,簡化一下分類。不認識的皇親國戚就直接不見,認識的皇親國戚⋯⋯就放在『畢哲之類的小屁孩』這類別吧。」

 

「怎麼要強調畢哲是屁小孩⋯⋯」懷道問。

 

「名字不要太介懷吧。」

 

「皇親國戚要跟畢哲之類的小屁孩分開,杰娜女皇總沒可能跟畢哲同類吧!」紀文說。

 

「你說得對:那麼把我喜歡的皇親國戚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吧,不太喜歡的就歸類在畢哲之類的小屁孩那一類⋯⋯」

 

「好吧,那現在我們作個分類表。」紀文拿起水筆在白板上寫道:

 

  1. 親近的皇親國戚
  2. 男寵女寵
  3. 親近侍衛及宮女
  4. 自己的小孩及其他小孩
  5. 寵臣
  6. 佞臣
  7. 二打六、路人

 

「好了,那這七類利是應該怎樣區分呢?就直接在上面寫數字嗎?」傑靈問。

 

「陛下萬萬不可,要是被領利是者看見利是封上有數字,知道自己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排名,恐會引起鬥爭!」懷道說。

 

「哪有那麼嚴重啊⋯⋯」傑靈說。

 

「懷道說得有道理,這樣吧⋯⋯我們用暗號來區分。」

 

「甚麼暗號啊!別把派利是弄得如此複製好嗎!」

 

「那這樣吧,簡化一點,用圖案花紋。剛好我們有七款利是封嘛。」紀文說。「類別一就用梅花,類別二用富貴竹,類別三用蘭花,類別四用桃花,類別五用水仙,類別六用黃金,類別七用豬。」

 

「好吧,那快點開始入利是封吧⋯⋯」

 

「陛下、劉大人及杜大人求見。」蘇珊娜尚宮從門外傳話說。傑靈驚聞四大侍衛中的劉莉莎和巴里杜邦來了,不知所措;紀文卻馬上為她入好富貴竹利是封,塞給傑靈,說:「你直接給他們大利是吧。」

 

莉莎向巴里一進書房,就向傑靈、紀文和懷道拜年,說:「恭祝陛下青春永駐,殿下龍馬精神。」傑靈就叫他們坐在左右身邊,各給他們一封富貴竹利是。

 

「陛下還在入利是封嗎?今天已經是年初一了⋯⋯」莉莎問。

 

「你⋯⋯你在取笑我嗎?」

 

「陛下,你看,蘇珊娜怎麼一直望著你淫笑的呢?」巴里問。蘇珊娜尚宮站在傑靈面前,向她拋媚眼,傑靈才想起原來蘇珊娜還未拿利是。可是傑靈卻馬上把利是分類忘掉了,就慌張起來,問紀文和懷道:「我應派哪一封⋯⋯」

 

「別慌張,我來。」紀文拿起一封蘭花利是,遞給蘇珊娜。傑靈就說:「過去一年辛苦你了,今年繼續努力工作,你先退下吧。」

 

「謝陛下。」

 

正當傑靈以為鬆一口氣時,四大侍衛的另外二人——上原志美和文本德就帶著他們的女兒韋娜來拜年了,在門外求見。蘇珊娜引領他們進入御書房,向傑靈下拜。志美和本德向傑靈拜年說:「恭祝陛下德懋棠蔭。」韋娜也說:「恭祝陛下聖德懿行。」

 

「好,來拿利是吧。」傑靈先把富貴竹利是封派給志美和本德,卻又忘了應給韋娜那封利是,要懷道提醒她,才記得韋娜是領桃花利是封。四大侍衛被歸入為傑靈女皇的「男寵與女寵」之列,所以獲發大利是。

 

「來,你們先坐下,吃點角仔、笑口棗、瓜子等賀年小吃吧。」

「陛下,杰娜女皇、艾莉皇妃、溫迪皇妃、麗素公主臨幸。」

 

傑靈沒想到外星人女皇杰娜那麼早就來拜年了。她馬上叫蘇珊娜引領她們進來;杰娜進來,正要向傑靈拜年時,艾莉和溫迪卻在爭吵不休。傑靈就奇怪地問:「她們兩個在吵甚麼呢?」

 

「她們兩個為利是封的款式而吵架啊,我正想找傑靈你來評理。」杰娜說。

 

「甚麼款式?」

 

「陛下,你來評理啊!你看我手上這些藍色利是封,是九龍電訊公司印製的紀念裝,多精美啊!艾莉卻不准我用!太過份了!」溫迪氣憤地說,向眾人展示手上的藍色利是封。傑靈面色一沉,只好苦笑。

 

「白痴,你真不了解人類的風俗!藍色是喪事才會用的啊!應該用綠色才對!」艾莉展示著手上一套綠色利是封。「你看,這是我從馬來人超市那裡找回來的!這才是人類的風俗啊!」

 

韋娜聽見,忍不住笑了;本德和志美卻神情尷尬,不好意思批評艾莉和溫迪。傑靈正想向她們解釋的時候,杰娜就說:「傑靈,你看,她們兩個都是白痴,太不了解人類的風俗了。你看,我這種利是封才是正宗!傑靈,給你一封利是,新春大吉啊。」

 

杰娜從懷裡掏出一封白色的「利是封」,派給傑靈,上面還用正楷寫著「吉儀」二字。巴里和莉莎看見,大笑起來。麗素見巴里、莉莎和韋娜都笑了,察覺有點不對勁,就拉著杰娜的衣袖,但杰娜卻不加理會。杰娜見傑靈面如死灰的看著手上的吉儀,就奇怪地問:「怎麼了,新年怎麼不高興一下啊⋯⋯」

 

「你⋯⋯你⋯⋯」傑靈氣得說不出話。懷道馬上拉開傑靈;紀文就上前對杰娜說:「陛下⋯⋯恐怕⋯⋯恐怕你們得重新入利是封了。」

 

「為甚麼呢?這利是封寫著『吉儀』,不是很有意義嗎?祝福人大吉大利,鳳凰來儀啊!」

 

「吉儀不是這樣的意思⋯⋯」

 

「陛下,畢哲公主求見。」

 

「你⋯⋯你別讓那傻西進來,叫她先等一下⋯⋯」

 

可是粗暴的畢哲已經一手推開大門,帶著近衛陸綺華,以及小正太男僕安東和明秀闖進來,一見杰娜就衝上前討利是,說:「祝你一箭雙雕,二虎相鬥、三心兩意、四大皆空、五花大綁、六月飛霜、七情上面、八卦多事、九噏亂講、十下十下,恭喜發財,利是逗來,」傑靈生氣地說:「喂!畢哲!你也太無禮了吧!還有你這些算是甚麼祝頌語,根本是在罵人!」

 

「可是我覺得畢哲很有文采啊,哈哈,來,畢哲,你的利是。」杰娜笑著說,把一封吉儀派給畢哲。畢哲一見,面色大變,目瞪口呆。綺華看見,就大笑,說:「哈哈哈,殿下你看,陛下也咒你早登極樂啊!哈哈哈⋯⋯」

 

「女皇陛下⋯⋯你怎⋯⋯怎麼⋯⋯咒我死了?你很憎恨我嗎?你怎麼要作弄我?」畢哲突然哭鬧不停,大吵大嚷。杰娜詫異地問傑靈:「我做錯甚麼了?」麗素則慌忙安慰畢哲,說:「畢哲你別生氣啊,是我媽無知,她不知道這白色的東西是喪禮才用的。」

 

「杰娜⋯⋯你所有利是封得全部更換。我來幫你吧⋯⋯蘇珊娜,叫宮女進來,幫杰娜女皇入利是封!綺華,你帶這傻西⋯⋯我說是畢哲,跟其他小孩出去花園遊玩吧,別在這裡吵吵鬧鬧。」

 

「可是陛下,外面冷死人了⋯⋯還有,陛下還未給我利是呢,恭喜陛下龍精虎猛,愈戰愈勇,來年豔福無邊!」綺華笑著說。

 

「你真煩死人了,來,利是啊。」於是傑靈把蘭花利是給了綺華,又給畢哲、麗素、明秀和安東各一桃花利是。紀文又說:「外面太冷的話就到客廳去吧,我們得留在書房幫杰娜女皇入利是封。巴里、懷道,你們也一同去看管小孩吧。」

 

「遵命。」

 

傑靈以為把畢哲離去後就可以耳根清淨,卻沒想到畢哲馬上就在走廊裡遇見正要前往書房向傑靈和杰娜拜年的京衛指揮使葉莉娜及其女山娜,以及陸軍都督高倩影發其女麗辭。畢哲就急不及待向她們拜年,說:「恭喜發財,利是逗來。」

 

韋娜看不過眼,就直斥畢哲,說:「殿下啊,你拜年怎麼如此無禮的呢?應說點祝頌語。」

 

「你⋯⋯你別多事!祝頌語,我不會說嗎?」畢哲想了一下就,對高倩影說:「祝你⋯⋯豬圓肉潤!」

 

高倩影聽見,尷尬地面紅起來;麗辭心想:這傻西公主真是狗口長不出象牙!葉莉娜和山娜則大笑。葉莉娜說:「哈哈,我早就叫了你減肥!現在殿下也取笑你肥得像豬一樣了!」

 

「你⋯⋯你住口!」

 

沒想到畢哲馬上又對葉莉娜說:「祝你金屋藏嬌,日日翻雲覆雨⋯⋯」

 

葉莉娜尷尬地面紅起來。山娜就尷尬地跟畢哲說:「殿下,新年流流叫人跟情婦做愛並不算是祝頌語啊⋯⋯」

 

「哪⋯⋯哪麼,我祝你們都⋯⋯盛德遺範吧!」

 

「殿下,葉大人和高大人還未死的⋯⋯」安東忍不住插嘴說。

 

「吓⋯⋯真⋯⋯真的煩死人了,這個不能說,那個不能說,我不說了!」

 

「殿下別生氣啊,新年要高高興興啊,來,利是利是。」倩影掏出一封大利是,雙手呈上;利是封上是一幅金漆的山水畫,閃閃發光。畢哲雙眼發亮,高高興興的接過利是,又把雙目投向葉莉娜。葉莉娜慌忙取出一封只寫著「新春大吉」的普通利是封,遞給畢哲。畢哲就把利是封收下,說:「謝了。」其餘孩子也逐一向她們討利是;倩影和葉莉娜派完利是後,才前往御書房謹見傑靈。可是橫蠻無禮的畢哲馬上就在走廊裡拆開利是封了;她打開葉莉娜的利是封一看,驚見裡面只有二十漢元,就高聲地尖叫起來。

 

「二十元?在侮辱本公主嗎?」

 

葉莉娜聽見畢哲的尖叫聲,猛然回頭,驚覺自己派錯利是了,馬上飛奔到畢哲面前,雙膝跪下,說:「殿下息怒⋯⋯臣派錯利是了,這才是殿下的⋯⋯」

 

葉莉娜把另一封利是呈上畢哲,換去那封二十元的利是。畢哲打開一看,見裡面有一千漢元,就說:「算你有心啦,你快點向見女皇啦。」

 

「臣告退。」

 

葉莉娜一回來,倩影就取笑她說:「你怎麼如此吝嗇啊,竟然派二十元的利是⋯⋯」

 

「那些二十元利是本來是用來給那些宮女和侍衛的⋯⋯」

 

「最起碼也要封五十吧。」

 

「我哪有那麼多錢?」

 

「你俸祿每月二十多萬還跟我說沒錢?你一定召妓花錢花得太多了!」

 

「我⋯⋯新年流流別說這些!你給殿下的利是又封了多少啊?」

 

「一萬元。」

 

葉莉娜大驚,說:「甚⋯⋯甚麼?一萬元?」

 

「有甚麼好驚訝?畢哲公主殿下是陛下的長女,當然要討好她啦。快進去御書房向傑靈女皇陛下拜年吧。」

 

葉莉娜、倩影、麗辭和山娜一進御書房,見眾人圍著會議桌忙著入利是封,七手八腳。傑靈和杰娜見葉莉娜和倩影來拜年了,就放下利是封,請她們上座。倩影先向傑靈和杰娜拜年,說:「祝女皇陛下鶼鰈情深,天下熙熙融融。」葉莉娜也說:「祝陛下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麗辭則說:「祝陛下萬壽千秋。」山娜說:「祝陛下帝運昌隆。」

 

「來,利利是是。」紀文正忙於為杰娜入利是封,無瑕為傑靈封利是,於是傑靈就給葉莉娜、倩影、麗辭和山娜都派了五百元的水仙利是封,卻忘了葉莉娜應拿的是二百元的黃金利是封。

 

「你們先坐下吃點小吃,朕得處理一下利是封的事情⋯⋯」

 

「傑靈,你派錯了⋯⋯」紀文驚覺葉莉娜拿錯了利是封,馬上提醒傑靈,傑靈大驚,馬上從葉莉娜和山娜手上把利是封搶回來,換上黃金利是封。葉莉娜和山娜愕然,但身為人臣,她們當然不敢直斥傑靈無禮。

 

「哈哈,不好意思,派錯了。」傑靈尷尬地說。「麗辭、山娜,畢哲到客廳裡去打電視遊戲機了,你們要不要也去玩啊?」

 

「好啊。」山娜興奮地說。麗辭心裡想:電視遊戲真無聊呢。但既然傑靈開腔請她下去陪畢哲,她亦只好從命,跟山娜向杰娜和傑靈告辭。傑靈和杰娜坐在沙發上招待倩影和葉莉娜,而紀文、四大侍衛和杰娜的妃嬪們則繼續忙於入利是封。

 

山娜和麗辭一到客廳,安東就走過來向她們問好;麗辭就把安東拉到沙發坐下,聊聊我我,毛手毛腳。韋娜看見就眼冤了,火冒三丈,正想離去,卻被巴里叫住,請她和山娜來一起玩《生化危機》。槍法如神的巴里輕易地殺死喪屍;但麗素卻被恐怖的畫面嚇壞了,不敢觀看,只好跟懷道去玩馬利奧賽車;而畢哲正在跟她的侍衛綺華和弟弟當定則在另一部電視上玩炸彈人。客廳有好幾部電視,好讓孩子們不會因為爭著玩遊戲而打架。不過畢哲總會找到打人的理由:由於畢哲笨手笨腳,每次也很快被炸死了。惱羞成怒的畢哲就拋下遊戲機,追打綺華和當定。

 

「恭喜發財,新年快樂!」羅利奧、沈道明和李儒雅一家也來拜年了;他們拜見過傑靈和杰娜以後,就前來客廳玩耍。利奧一見麗素在玩馬利奧賽車,就興奮地說:「讓我加入好嗎?」麗素心知不妙,但還是讓利奧加入;果然,綠燈一亮,使用金剛的利奧就駕車把使用馬利奧的麗素撞翻了,總之左右亂撞一通,還大聲叫喊,表情誇張。麗素受不了,只好放下電視遊戲機,獨自坐在沙發上。懷道見麗素悶悶不樂,就問:「殿下,你在想甚麼?」

 

「我不懼,怎麼你們人類新年要派利是,還要計較派了多少錢,收了多秋錢那麼市儈的呢?」麗素問。懷道聽見,笑著說:「的確,陛下和皇夫殿下太重視錢了。但派利是的原意也只是為了送上祝福,讓大家高高興興啊。」

 

「為甚麼派利是、收利是就會高興?利是能夠引起大腦發生甚麼化學作用嗎?」麗素問。

 

「殿下,你不能用自然科學來解釋文化行為的。」

 

「為何不能?」

 

「派利是和收利是都是人情的展現,而不是甚麼生理反應。」

 

「我不理解。」

 

「那我換個說法吧。你對人家說祝頌語,難道對方就一定會亨通嗎?」

 

「當然不會。」

 

「那你又為甚麼要祝福人呢?」

 

「是為了表達關心或是敬意吧⋯⋯當然,山娜那些人就是為了奉承了。」

 

「這就是人情了。人情不一定善良的,可以是自私的、市儈的;但人類多姿多彩的人情才為人類帶來豐富的文化啊,農曆新年就是其中一例。」

 

麗素想了想,點頭說:「我想⋯⋯我懂了。」

 

「那麼,我們不如也跟讀者拜年吧!」

 

「跟讀者拜年?我要先說!」畢哲聽見懷道的說話,馬上衝過來,大聲唱道:「恭祝你福壽撼穿個頭⋯⋯」

 

「新年流流別咒詛人!」傑靈忽然現身,一手抓著畢哲的衣領,怒斥她說。畢哲就說:「喂!媽,你不是在書房嗎,怎麼忽然出現!」

 

「我是女皇陛下,這是小說,我喜歡在哪裡忽然出現就忽然出現!」

 

「你真蠻不講理⋯⋯」

 

「你住口,別打斷我向讀者拜年!」傑靈說。「祝各位讀者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各位仇家百病纏身長命百歲!」

 

「傑靈啊,你怎麼在新年罵人了!別理會仇家啦!」紀文說。「祝各位新年快樂,天恩滿溢。」

 

莉莎說:「祝大家出入平安。」

 

巴里說:「祝大家萬事勝意。」

 

本德說:「祝大家學業進步。」

 

志美說:「祝大家青春常駐。」

 

杰娜說:「祝大家步步高陞。」

 

艾莉說:「祝天下太平。」

 

溫迪說:「祝早日光復山河!」

 

巴里就說:「大家怎麼如此政治化呢⋯⋯我們不談政治只拼經濟好嗎?來,華夏發大財⋯⋯」

 

莉莎馬上揍了巴里一下,說:「發你個大財,發你個大財啊!不談政治?你就別再在《王道平天下》這政治小說出現了,快滾!」

 

「別打了,別打了,我知錯了⋯⋯」

 

傑靈說:「總之,大家新年快樂啊,請多多支持小說《王道平天下》系列!第三集《王道平天下(三):戴天之仇》(暫名)即將在新一年公開連載。多謝大家!恭喜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