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江逆流(三):現世報

楓江逆流(三):現世報

 

在夢中,我又看到了兒時的自己。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我牽著父母的手,一起走到學校門前。

 

「對不起,藍里。我們得說再見了。」父親說罷,就跟母親一起把手放開。

 

「為什麼?」我大惑不解。

 

「因為妳得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樣,念完書才能回到家長身邊。」母親說。

 

「那麼……我要念多久?」

 

「越遲回來越好。現在妳也許不明白,但我們希望妳能盡力完成學業。」說到這裡,父親變得

愁容滿面。

 

「可是我不想離開你們……我會想你們的……」我開始眼泛淚光並嗚咽著。

 

「之後我們還是會見面的,大約一個月一次吧。」母親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藍里是個乖孩子,會把書給念完的。對吧?」

 

「是的……」我深鞠一躬,然後緩步走進了學校。在他們那因淚水而變得朦朧的背影漸漸遠去後,我才捨得用袖子擦乾眼淚。此刻我只希望,再打開眼睛就能再次看到父母。

 

就在打開眼睛後,我仍然躺在床上,不過衣袖卻沾滿了淚水。對於現在的我而言,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場惡夢。但對於當年的我而言,這一切卻是殘酷的現實。

 

「又是作這個夢……」我低喃著。是的,又是作這個夢。至少在這十年間,我想這一段記憶已經重複在夢中出現了不下一百次了。但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忽然收到來至學校的通知:

 

「今天是開學日,請全體同學於上午九時到禮堂集合,屆時大埠市全體學生的分數將會獲得更新。」

 

在國考完結後才正式開始新學年,是這個國家的一大特色;而這使我不得不把惡夢拋諸腦後,盡快換上簇新的校服並趕往學校。畢竟排名的升跌,是每位學生乃至於每位國民最關心的事情。究竟在禮堂裏等待著我的將會是榮譽,還是風暴呢?

 

開學典禮一如既往地簡短,只是校長致詞和歌唱國歌後就已經結束,接下來的時間都被用於公佈市內全體學生的分數和決定他們往後的地位。而在禮堂的大型電子壁報版上,顯示著直教我難以置信的事實。在今次的國考中,我的成績竟然上升到全級第五位;而這意味著我從今天開始將能住在更大的房間、學校每月將會給我更多的金錢、我排隊的時間將會縮短、我將會有更大的權力……只是想到這裡,就已使我樂不可支。再加上看著被淘汰的學生垂頭喪氣離開禮堂的樣子,更使我心底裡開始出現一種認為自己的地位高不可攀的驕傲。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嚇得我以為自己的邪念為我招來了現世報。看到拍我肩膀的人是尤利西斯時,我才總算鬆一口氣。

 

「林前輩剛吩附我們十一時要準時到學校食堂集合。」他在我耳邊輕聲說。

 

「這麼突然?是有什麼事嗎?」

 

「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不想再因遲到而被罵。」他苦笑著。

 

我看了看手錶,說:「還有十五分鐘,我們慢慢走過去吧。」

 

「還有,」尤利西斯低頭道歉,「昨天的事情真對不起,我不應該如此無禮的。」

 

「無禮的應該是我才對,」我也趕忙道歉,「好了,我們走吧。」

 

總算準時走進食堂後,我看到林前輩正跟另外三位同學交談著,縱使我聽不清楚箇中內容。

在走近他們所在的角落時,我感覺到自己已踏進了第二個世界。陌生的菜餚佈滿了整個圓桌,其中有不少整碟因辣椒和紅油變得紅彤彤的菜式,而強烈的花椒味則差點把尤利西斯嗆得上氣不接下氣。即使是認得出的菜式,例如是回鍋肉、麻婆豆腐、乾燒明蝦等,其烹調方式和賣相也跟我本身對它們的認知大相逕庭。

 

與此同時,一個亭亭玉立的女生離開了座位,並以華語向我和尤利西斯打了個招呼。

 

「你們好,我是林前輩的同班同學李槐螢,我跟我的後輩們將會在接下來的小組計劃中與你們合作,還請你們多多指教。」

 

「哪裡哪裡,也請你們多多指教了。我是水村藍里,請問我可以叫妳一聲李前輩嗎?」我以蹩腳的華語回道。

 

「哎呀,不愧是林智雄的直屬學妹呢,既可愛又有禮貌。叫我螢前輩就可以了。」她莞爾一笑,然後分別向我和尤利西斯握手。

 

「妳們在說什麼?」尤利西斯瞪著眼問。畢竟是歸國子女,聽不懂在這裡作為必修科目的華語也是意料中事,雖然我的華語也不太靈光就是了。

 

當我正想向他解釋時,原本坐在螢前輩左邊的男生忽然站了起來,然後直指著我抱怨。

 

「怎麼又來了兩個鬼子?螢大姐找來的人真是不像話呢。」

 

無比委屈的感覺湧上心頭,看來我的邪念果然招致了現世報。

 

要是尤利西斯也聽得懂華語的話,他一定會像昨天一樣反擊吧。倒是我連這種勇氣也欠奉,還算哪門子前輩。

 

「什麼鬼子?你怎麼連自己的隊友也歧視!?」螢前輩右邊的男生也站起來駁斥道。「陳靖邦,你最好給我安分點,否則我就要你好看!」

 

「嘖!要不是給霆宸哥面子……」在前輩的威嚴之下,他的態度總算收斂了點。

 

「怎樣也好,你們都先坐下吧。我有話要說。」林前輩也忍不住開口,作為三年來一直擁有全校最高分數的學生,他的一句話就是老師也不得不聽從,更遑論是同學了。他話音剛落,所有人果然全部坐好。

 

「這次的計劃,需要大家於下星期一,也就是五天後到楓北港進行為期十二天的考察。事成後每人將於明年直接升級而不用考試。」林前輩清了清嗓子,繼續說。「所以今次叫大家來,就是為了談一下考察的細節,還有讓大家認識一下彼此。我們還是邊吃邊談吧,不然飯菜都涼了。」

 

說罷,林前輩繼續跟螢前輩專心談論關於小組計劃的事情。也許對於快升上大學的他們而言,這次計劃是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吧。

 

我跟尤利西斯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他隨即握緊了拳頭。

 

「那個姓陳的真的很過份耶,我真想現在就揍他一頓。」他勃然大怒。

 

「我趙霆宸管教後輩無方,還請你們見諒。」霆宸連忙道歉。

 

「你管的好不好不關我的事,總之歧視別人的身分就是不對!」

 

「很對不起……我會好好教訓他的。」霆宸一臉尷尬,像是冷不防被打了一耳光一樣。

 

他好歹也是你的前輩,成績甚至好像還要比我好啊,別把話說得這麼狠好不好……你總是目無尊長,看來我也管教後輩無方呢。

 

另一邊廂,陳靖邦正在狼吞虎嚥,看來比起小組計劃的話題或是尤利西斯的不滿,桌上的食物更能吸引他的注意。

 

不過,滿桌子都是紅通通的飯菜,我們真的能吃完嗎?

 

「你不懂,這些叫做『排場』。」看來陳靖邦看穿了我的心思。「你們不吃的話就是不給我們組面子。」

 

於是我只好硬著頭皮,嘗了一塊回鍋肉。

 

「意外地好吃呢,雖然比起我平時吃的還要辣上許多。」我有點驚訝。

 

「當然了,這是正宗口味的回鍋肉,哪像你們的這麼甜。」然後陳靖邦突然改說日語。「不過你的同伴似乎都不太賞臉。」

 

我轉頭一看,就看到尤利西斯面紅耳赤、咳嗽不止的樣子。而林前輩則只會挑不辣的食物吃。看來這是鴻門宴吧。

 

「誰會吃這麼辣的東西啊!?」他們倆不約而同地說。

 

「但是我們平常就吃這些啊。」霆宸一臉詫異地回應道。

 

兩組之間的文化差異,在這場飯局中表露無遺。未來要與他們共事,於我而言到底孰危孰機?

 

在同一天的傍晚,我終於能住上新的房間。房間鑰匙上的編號從「00016」被改成了「00005」,正正代表著我生活的全部。

 

甫打開房門,裡面的景象就教我欣喜若狂。

 

柔和的吊燈燈光取代了電子燈泡帶來的刺眼,床鋪上莊重的普魯士藍取代了天藍色,豪華的沙發取代了樸素的長椅……雖然只是上升了11名,我就已經臉上添光。這提醒了我必須努力獲得更高的名次,以得到更好的待遇。這裡既是我現在擁有的宮殿,也是我邁向成功的踏腳石。

終有一天,我會抹掉不堪回首的過去;終有一天,我會變得萬千寵愛在一身。

 

只要一切是為了榮譽,無論別人痛苦與否,於我而言根本一點都不重要。是嗎,藍里公主?

就在這個時候,肚裏開始傳出一陣劇痛。是因為午餐太辣嗎?是因為生理期嗎?是因為過去的傷痛所造成的嗎?還是單單因為,這也是現世報嗎?

 

一連串的問題,逐一變成了難解的心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