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江逆流(二): 咖啡杯裡的風波

楓江逆流(二): 咖啡杯裡的風波

 

林前輩一把拉開了尤利西斯,然後開始對這個不守時的新人責備一番。兩人身高之間的差距,使我差點把他們誤會成兩父子。

 

「第一次見面就遲到?要不是藍里要求再等一下,我早就回家了!別浪費我的時間!」

 

「就遲幾分鐘而已嘛,」尤利西斯一臉不在乎地說。「人生就是該悠閒地過啊,不是嗎?」

 

「遲一秒也是遲到!」林前輩破口大罵,完全沒有一點前輩應有的架子。「時間就是金錢!下不為例,不然別跟任何人說我認識你!」

 

我想如果前輩是其他人的話,說不定早就用前輩的權力逼尤利西斯就範了,還哪會這麼嘮叨。他竟然有不畏強權的後輩跟他拌嘴,也總算是遇到同類了。

 

「知道了。」尤利西斯低頭道歉,但並沒有鞠躬,而這讓我感到很不習慣。

 

「知錯就好,」林前輩清了清嗓子。「接下來,我們會先到校務處進行登記,然後再到平常聚會的地點,讓你見識見識。」

 

在辦完登記手續後,我們來到了學校附近的一間地下咖啡廳。

 

它是在戰爭時期結束後,由一個防空洞改建而成的。而事實上,同類型的建築在全國比比皆是。

其古典風格的內部裝潢,再加上咖啡撲鼻的香氣,跟它原本作為防空洞的用途格格不入。

 

不過,或許正是因為它獨特的位置,它才能夠形成與地面世界大相逕庭的氣氛吧。

 

「很久沒見了,智雄、藍里。」我們甫找到位置坐下,身材魁悟的店長像是未卜先知一樣,把一杯拿鐵送到了林前輩的手上。

 

「謝謝!我也很想你啊!」林前輩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與剛才那個火冒三丈的他判若兩人。

 

「你們別客氣,今次我來請客!」

這個時候,我決定得給尤利西斯一個下馬威才行。畢竟我可是他的直屬前輩啊。

 

「那……麻煩給我來一杯黑咖啡。」我鼓起勇氣,點了一杯我從來沒點過的黑咖啡。

 

「我要一樣的。」尤利西斯接著說。

 

「你不一定要跟我選一樣的選項啊。」我努力擠出笑容,盡量掩飾自己的緊張。

 

「但我本身就喝慣了黑咖啡啊,倒是為什麼妳覺得我會這麼想?」尤里西斯這樣一問,反而使我有點不知所措。

 

「因為我也喜歡喝這個。」我企圖用謊言蒙混過關,然後立刻轉移話題。「話說,你覺得今次的國考會不會很難?」

 

「我的成績一向都保持在中游位置,只要我擅長的科目考得好我就滿意了。」他淡然地說。

 

「是啊……那你擅長什麼科目?」我繼續追問下去,因為我打算進一步了解他的實力。

 

「英文,因為我母親是美國人,而我直到一年前也是跟她一起住在西雅圖。」他撥了撥自己的紅頭髮。

 

「難怪你一點也不像日本人。」我無意中拋下了這句話。

 

「我是什麼階級、種族,是妳應該關心的事嗎?」他反問道。

 

「因為我是你的直屬前輩,我的分數比你高出一大截。」我理直氣壯地說。

 

「好了,快趁熱喝了你們的咖啡吧,它們都快涼掉了。」林前輩急忙打圓場,但我們都沒有理會。

 

「前輩、分數什麼的,真是無聊透頂。我就不明白為何這種陋習到了2019年還未在地球上消失。」他露出了不悅的神情,一場罵戰一觸即發。

 

「你……!」我怒不可遏,第一天就遇上膽敢以下犯上的後輩,真是倒霉極了。

 

「你們都跟我適可而止!」林前輩放下喝到一半的拿鐵,然後語重心長地說。「雖然大家成長的環境不同,但你們得尊重對方,別強加自己的想法於別人身上。」

 

「另外,我也很討厭別人用身分地位論斷、壓迫他人。」他瞄了我一眼,使我頓時覺得顏面掃地。

 

「真是的……」我跟尤利西斯異口同聲地說,然後同時把嘴靠到咖啡杯上。

剛喝下第一口,濃郁的苦澀味就使我差點沒流淚。我隨即伏在桌上,以防被任何人看見我狼狽的樣子。

 

「喝一杯苦一點的飲料不會使妳看上去更成熟啊,『前輩』。」林前輩忍俊不禁,然後把一包砂糖塞到我的手上。

 

「妳是小孩子嗎?」尤利西斯挖苦道,看來他還是很在意剛才的事情。

 

「真不想被小孩子這樣說呢。」我反唇相譏,然後悄悄把砂糖倒進黑咖啡裡。

 

晚上回到宿舍後,剛才吵架的片段就不斷在我的思緒中湧現。疲憊的身軀躺在天藍色的雙人床上,雙手摟著黑色的綿羊布偶。該死,第一天就把與後輩之間的關係給搞砸了。妳還真是個天才呢,水村藍里。

 

「另外,我也很討厭別人用身分地位論斷、壓迫他人。」這句話在腦海引起的迴響,使我有愧於房間門匙上「00016」的編號——準確來說是全級排名,使我有愧於林前輩,更使我有愧於我的尊嚴……想到這裡,淚水就在枕頭上留下了新的痕跡,就像無數過去留下的痕跡一樣。

再大的房間,也放不下我對自己的厭惡。

 

淚水就像決堤一樣不斷湧出,直到睡意把我帶入夢鄉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