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江逆流(一):偶遇

楓江逆流(一):偶遇

 

「現在是上午八時三十分,國考高二歷史科考試正式開始。」

 

隨著監考員的一聲令下,所有考生隨即把目光聚焦在試卷上。須臾之間,考場就充斥著書寫的聲音,加上刺眼的燈光,有如把這裡變成了火光沖天的戰場一樣。

 

一年一度的國考,終於迎來了尾聲;而為它畫上句號的,是全國正在考歷史科的數萬名高二學生。而我,則只是眾多考生中的一員。而這次考試,也只不過是國家給學生的眾多命令中的其中一個而已。

 

當我開始動筆時,我漸漸回想起昨晚溫習過的範圍,也是佔分比最重的一部分考試範圍。課本上的內容像走馬燈一樣在腦海浮現,使我從國考的緊張氣氛中抽離。

 

「在二戰剛結束後的加拿大,為了安置日漸增加的華裔移民人口和戰時被隔離的日裔公民,於是把這兩個種族以民族自決的名義逼遷至溫哥華島,並逼使他們和加拿大劃界而治。就這樣,

 

在1945年11月10日,我們的國家——楓江民國正式成立。」

「第一代的國民一開始作為北美大陸的棄兒掙扎求存,在經歷了漫長的戰火和天災的洗禮後,他們逐漸建立起一套維持社會運作的體制。」

 

「政府為了用人唯才,在這個菁英主義國家,人們的價值只會以財富和學歷決定。而這種思想的誕生,催生了一個新的民族—楓江人。」

 

「砰!」

 

圓珠筆掉到地上的聲響,把我的思緒召回到考場中。

 

幸好只是發了幾分鐘的白日夢,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我急忙把圓珠筆拾起,繼續全神貫注於回答試卷中的題目。

 

因為每年國考結束後,成績最差的一部分學生會被勒令退學,而且不得再於本國繼續學業。所以為了在社會上得到更高的地位,我得跟其他人一樣,於每一場考試中心力交瘁。

 

幸好歷史於我而言還算是比較簡單的一科,所以在考試過程我並沒有感受到太大壓力。

 

在監考員宣布考試結束的一刻,考生們按分數排序,然後排到出口半透明的門前等待電子系統檢定。在這個國家,連考生出入試場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都得受他在社會上的分數影響:個人財富佔百分之五十,學歷佔百分之三十五,而最近一次考試的成績則佔百分之十五。藉著這個制度,社會變成了一座高塔,而每個樓層都只屬於一個人。

 

與此同時,我看到門外有熟悉但模糊的身影在徘徊著。好奇心驅使我更想快點離開這裏,這裏整齊的隊列卻提醒我得安分守己。

 

在走出試場後,那個身影的主人徐步走到我身邊。在看到他的面孔時,我不禁瞪大了眼睛。他竟然是我的直屬學長——林智雄。

 

「好久沒見了,前輩。想不到你會親自來接我。」我連忙鞠躬。

「不是說了不用鞠躬嗎,藍里?」他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再者,今次也不是第一次我來接妳啊,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是的……要你等這麼久,真是非常抱歉。」

 

「少說場面話了,以妳的分數根本不用一分鐘就能出來啊。」他一語道破。「不過我們得快走了,因為今天可是我們的大日子喔。」

 

「是那件事嗎……我明白了。」我還沒說完,就跟林前輩動身前往學校。

 

當我跟林前輩準時到達學校的後花園時,他正不耐煩地望著手錶。

「這傢伙怎麼還沒有來?我看我們還是走吧。」

 

「還是請等一下吧,」我小聲勸道。「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

 

與此同時,身後有人正氣喘吁吁地跑到後花園。他瘦小的身軀和天真的眼神,使我聯想到《小王子》中那個住在古怪星球上的主人翁。他一看到我,就上前向我問話。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是後花園嗎?我被老師告知今天下午一點要到這裡跟前輩們見面。」

 

「是嗎?你叫什麼名字?」

 

「初次見面,我是尤利西斯·中村。」

 

這名字,好像是從哪裡聽過……不過算了,還是幫他找前輩要緊。

 

「初次見面,我是水村藍里。那我現在幫你去找你的前輩吧。」

 

「妳就是水村前輩?」尤利西斯眼前一亮。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後輩?」我被他突如其來的發問感到驚訝。然而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就握緊了我的雙手。

 

「是的!請多多指教。」他熱情地說,使我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固定在他身上。

 

真是一場奇怪的偶遇呢,相比起我的生活,它簡直就是一顆劃破夜空的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