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歐脫歐足證英國民主憲政之沒落

留歐脫歐足證英國民主憲政之沒落

英國曾經是近代憲政民主的發源地,現在竟然成了倒行逆施的先驅。脫離歐盟是2016年英國公投的結果,然而由於政界和商界主張留歐(主要是由於政治及經濟利益考慮),下議院內除了部分保守黨議員外,根本無一政黨尊重並願意落實公投結果。甚至首相文翠珊跟歐盟達成的所謂脫歐協議亦只是假脫歐協議,而本為留歐派的她根本無心推動脫歐。於是英國政壇就出現了一個匪而所思的現象:民意多數支持脫歐,但民選議會及政府內朝野各黨卻力主留歐,而政客們甚至還無所不用其極的膠化、劣化和制止脫歐,公然為了個人利益而踐踏民意,令人髮指。

既然公投結果決定英國徹底地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脫離歐盟,除非公投結果被推翻,否則英國民選政府只能做的就是執行公投結果。如果執政黨或內閣都是留歐派,覺得這是違背良心,就應總辭、解散國會重選。然而當前的局面是:2017年下議院大選後,當選的絕大部分議員都是留歐派,而執政保守黨亦因留歐與脫歐而分裂,成為首相的也是留歐派的文翠珊。這不一定代表2017年的民意較2016年的民意發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只可能是選區分佈有利留歐派取得更多議席而且。在扭曲的選區劃分下,得到多數民意支持的留歐派竟然在下議院裡成為少數。

身為首相的文翠珊理應順應民意,落實脫歐,跟歐盟據理力爭,為英國爭取一個最好的脫歐協議,以避免「英國留歐」或者「英國無協議脫歐」兩個壞結果。後者令英國和歐盟因關稅貿易、勞工的問題未獲處理而陷入經濟混亂,前者則為徹底踐踏英國民主憲政精神。而在權衡輕重後,英國的政棍們竟然想爭取前者,卻反過來令後者發生的可能性增加。

文翠珊於2018年11月13日代表英國與歐盟達成脫歐協議;然而,協議卻被認為是假脫歐。協議內容如下:
一、 英國在2019年3月29日脫歐,並進入過渡期至2020年12月31日(可延長);可是,過渡期內,英國仍留在歐洲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跟挪威類似),仍須遵守歐盟規則,卻無投表權,變相是矮化英國地位。
二、 過渡期間英國仍須參加歐盟財政計劃,估計要支付350億到390億英鎊;
三、 目前在英國生活的300萬歐盟成員國公民及在歐盟成員國生活的100萬英國公民,其福利保障、勞工權益及公民權利不受損害。
四、 邊境保障措施(backstop):英國,英國領土北愛爾蘭與愛爾蘭共和國之間不設邊境,但代價是:北愛將仍留於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內。

邊境保障措施是最複雜、最模梭兩可及最具爭議的內容。11月14日的脫歐協議初稿中本來擬定為英國脫歐後,為避免北愛與南愛之間設立硬性邊境,北愛將跟身為歐盟成員國的愛爾蘭共和國一樣同屬歐洲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變相製造「大不列顛脫歐、北愛爾蘭留歐」的尷尬局面,令北愛與英國本土之間貨品運輸反而需要檢疫,侵犯英國對北愛主權,引起北愛聯合派(留英)及保守黨內部強烈不滿,才修改為現時含糊不清的版本。為了方便經濟民生活動,即使1923年南愛爾蘭脫離英國獨立後,北愛及南愛之間一直不設邊境檢查。然而一旦英國脫歐而愛爾蘭留歐,則會出現關稅、檢疫、出入境管制等標準不一,故北愛與南愛之間將須建立硬性邊境檢查站,引來愛爾蘭民族主義者(脫英)及北愛聯合派(留英)的反彈;雙方皆擔心邊境重設將會重新引發纏繞北愛多年的脫英與留英暴力衝突。

簡而言之,文翠珊的脫歐方案根本難以爭取脫歐派支持;至於無論方案如何,留歐派都不會支持脫歐。結果,脫歐協議在下議院被大比數否決(432票反對、202票支持),然而本年3月29日英國即將脫歐。政棍們仍妄想以各重手段達至「英國留歐」,而無視「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風險。

文翠珊現時有五個回應:第一,重提議案予下議院,但若議案內容無重大改變,必遭否決。第二,解散下議院重選,然而選舉後產生的新國會及新政府根本無足夠時間處理3月29日的期限。第三,英國在3月29日無協議脫歐,使英國經濟陷入混亂。第四,向歐盟提出終止脫歐程序,但這等同否定公投結果,踐踏民主憲政。第五,啟動「二次公投」,重新就脫歐問題全民公決,希望投票結果為支持留歐。但啟動公投程序須時,未必能趕及於3月29日前完成。若3月29日的死線不改,無協議脫歐實為最可能發生的結果。

然而,英國政棍們卻自顧自身利益。工黨黨魁郝爾彬的如意算盤是盡快提前大選,趁機大敗保守黨,奪取更多議席,使工黨重新執政。自民黨黨魁祈維信和蘇格蘭民族黨黨魁、蘇格蘭首席部長施雅晴則力爭「二次公投」。這些政棍以為二次公投是折衷方案:一方面有機會得到民意授權支持留歐,另一方面又避免了違反公投結果的憲政危機。雖然英國無成文憲法言明公投議決高於國會議決,但若國會否決公投議決,即會形成民主憲政危機:因為公投乃直接民主、全民民意之體現,其結果若然可以隨意被國會否決,則公投意義蕩然無存,英國正式成為一議會專政國家。因此理論上英國只能以公投否決公投。

然而,以公投否決公投涉及多個嚴重的政治後果,而英國反對黨政棍們卻對此一一無視。第一,以目前民情來看,反對黨能確定「二次公投」結果必然是留歐嗎? 若二次公投結果仍是留歐,只會令朝野各黨更尷尬。第二,上次公投發生在2016,距今僅兩年時間,到底有何理據再就同一議案提出公投?目前英國政棍力推二次公投的唯一理由,並非政治、社會或經濟形勢出現了大變,而只是他們一直輸打贏要,朝野大部分人都是不願執行脫歐的留歐派而已!第三,公投不是換屆大選,其議決是長期有效的,不能經常就同一議題反覆公投。英國不是瑞士,英國實行的乃是間接民主,只有重大議案才交付全民公投(像NHS預算多少,大學學費多少這些財政議案,理應由國會處理,不應公投)。每個公投議案表決前皆要經過社會深入討論(遺憾地英國社會在討論公投議案方面做得很差!),深思熟慮,才為國家末來作出決定。一旦公投通過以後,大家就要尊重結果,而非輸打贏要,因為不服氣而要求重新公投。重新公投只會為社會帶來不必要的分裂和衝突。難道恐同者可以就平權婚姻提出n次公投否決之?(涉及人權之議題本來就不應公投表決,而應由司法機關釋法)

少數可以「多次公投」的議案,就是那些涉及政制和民族自決權的重大議案,例如選舉制度改革和蘇格蘭獨立,因影響或主導兩者之變數相對較大,在這些議題上公投動議者較容易找到再公投的理據,例如人口分佈顯著改變等。即使如此,這些公投議案也不可能幾年內就重投一次,進行n次公投,否則亦只會帶來無謂的社會動盪。北愛和直布羅陀早已公決留英,難道他們每四年也要進行一次留英公投嗎?新芬黨老是要推動北愛再公投,但他們並沒有公投脫英的勝算,提出公投口號只是為了鞏固民族派的選票而已。蘇格蘭民族黨也是一樣。我在格拉斯哥居住了三年,發現執政民族黨根本無獨立建國之方略,不斷重提再次蘇獨公投只是為了撈選票。短期內連續就同一議題公投,既不尊重民意,亦是派費公帑和加深社會對立,令管治更加困難,這本應是政治常識,結果竟然只有我一個看得出,實在是英國的悲劇。

民主大國的政客帶頭反民主,敲響了西方民主憲政喪鐘。這不是說民主失敗了,憲政失敗了;這只是英國日落了,歐洲日落了,西方日落了。古往今來,國家興亡乃自然之事,不足婉惜;而且亡國之時,政客醜態百出,還可搏君一笑。但恥笑英國同時,漢邦士人更應見不賢自省,反思憲政民主之意義,勿重蹈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