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十六):馬掙力戰救公主,御駕親征殺奸邪

第十六章:馬掙力戰救公主,御駕親征殺奸邪

夜幕低垂,十幾艘漁船肅承明詔、星陳夙駕,趕赴沙塘口山;為免驚動衛道教的注意,船都關上燈,又減慢航速,以免發出聲響。浪濤打在甲板上,發出零零星星的沙沙聲。本德跟一眾軍官聚首在船艙裡開會;會議室內氣氛凝重,安靜得可以清楚聽見船外的海浪聲。

 

「今次事關殿下安危,不容有失。」本德嚴肅地說。「莉莎和志美已經穿上龍袍,乘坐小艇,裝扮成兩位陛下,按邪教教主的要求前往南果洲;有一個百戶所的禁軍陪同她們。等她們登陸後,我們就趁機攻打沙塘口山。我和巴里將帶同一個五個百戶所的禁軍從東南的火石洲進攻。我們會先派炮擊東南面,分散邪教徒的注意;然後,倩影你跟葉莉娜就從西北的甕缸灣,帶領五個百戶所的海軍陸戰隊搶灘登陸。莉莎和志美一完成清剿南果洲上的邪教徒,就會趕過來沙塘口山。」

 

「邪教徒有多少兵力和火力?」倩影問。

 

「估計有四千人,他們有大炮,所以要萬事小心,不可輕敵⋯⋯」此時,對講機傳來莉莎的聲音。

 

「我們即將登陸南果洲了。」

 

「你們行動吧。」

 

莉莎和志美穿上黃金色的袞龍袍,手持電筒,坐在快艇上,飛馳至南果洲,而其他禁軍則藏在附近的漁船上。星星佈滿了黑夜的天幕,為快艇導航。漆黑的夜空與汪洋環抱果洲群島,沙沙的海浪聲奏起陰森恐怖的樂章。莉莎把快艇泊在沙灘上,然後跟志美左手拿著電筒,右手拔出長劍,小心翼翼的登陸。她們一登陸,先找掩護,躲在大岩石後。

 

「怎麼半個人影都沒有的呢?」志美說。

 

「小心為妙,恐怕有埋伏⋯⋯」莉莎話音未落,前方就突然塵土飛揚,響起隆隆炮聲,發出洪洪火光。

 

「是火箭炮!」莉莎馬上捉住志美的手,拉著她跑上快艇,急忙撤退。山上有幾個黑衣人背著火箭炮,向沙灘開火。

 

「糟糕了,他們向著我們的船開火⋯⋯」志美說。

 

「快跳海!」

 

莉莎拉著志美,急忙跳入海裡;瞬間快艇就被肩托式飛彈擊中,發生爆炸,燃起小火球,碎片飛彈。莉莎泳姿純熟,馬上就游到禁軍的漁船去了,回頭一看,才驚見不太會游水的志美半浮半沉,大叫救命。於是莉莎慌忙游回去,左手手執志美的衣領,把她拖到船上。四個禁軍來到甲板前,拋下救生圈,讓莉莎捉住,然後把她們拉到甲板上。莉莎見志美雙眼發沉,失去意識了,驚慌得喪蕩游魂,馬上解開志美的衣領,跟她進行心外壓急救。

 

「喂!矮子、小女孩!給我醒過來啊!」

 

莉莎見志美還是沒有反應,只好把心一橫,彎下腰,把嘴唇貼在志美的嘴唇上,進行人工呼吸;沒想到朱唇才剛短兵相接,志美就醒過來,還把海水吐入莉莎的嘴裡;莉莎躲避不及,喝了一口海水,慌張得馬上把海水吐在志美面上。志美才剛睜開眼睛,先見莉莎親吻她,再看見莉莎向她吐口水,就勃然大怒,推開莉莎,大聲尖叫。

 

「你這不男不女的變態死人妖!你想幹甚麼啊!我只喜歡男的啊!我說是正常的男人啊!」

 

「仆街,你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誰⋯⋯誰喜歡你這種淫賤女秘書啊!」莉莎說。「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先幹掉山上的邪教徒吧!快派戰機向山頂開火!」

 

南果洲烽煙四起之際,沙塘口山卻異常的平靜。一艘漁船悄悄駛近沙塘口山,引起了岸上守衛的邪教徒注意。

 

「看!那漁船駛過來了!怎麼辦?」一個在石灘上巡邏的黑衣人,看見遠處的海面上有一光點,就神色慌張,幾乎把手裡的步槍丟了。另一個黑衣人就對她說:「別那麼膽小吧,只不過是艘普通的漁船!看,它停在那裡捕魚而已,根本沒有靠岸。他靠岸我們才開槍吧⋯⋯」

 

沒想到漁船忽然射出一束火光,擦過黑夜星空,瞬間落在他們的頭上,發生爆炸,發出轟隆巨響,並將他們燒成灰燼。

 

月光透過窗戶,照入衛道教位處洞穴裡的秘密基地。善妍把韋娜帶到一間富麗堂皇的豪華廂房裡,讓她坐在沙發上。天花用白玉鋪砌,反射著耀眼的光芒,使人仿如置身室外;金色閃閃的龍床有精緻的雕刻,紅色的沙發上有美麗的刺繡。茶几上放滿了珍饈百味,但韋娜卻沒有胃口品嚐。她坐在沙發上,對善妍怒目相向;善妍靠近她,想把手放在韋娜的大腿上,卻被韋娜大力推開。

 

「別碰我!」

 

「韋娜,你為何這樣對我呢?難道你不知道老師喜歡你的嗎?」善妍說著,蹼向韋娜,把她壓倒在沙發上,又揭起她的校裙。韋娜尖叫起來,說:「放開我!你這逆賊!」

 

「逆賊?是那狗皇帝叛亂了人類,勾結外星人,她才是逆賊。你知不知道我被關在太空船裡的時候,受了多少凌辱?」

 

「畢哲和麗素是無辜的!你怎會殘忍得要殺自己的學生!」

 

「無辜?麗素是外星人的孽種,下體都是不男不女的,她長大後一樣會凌辱人類,污染我們的血統,就像狗皇帝的家族一樣。畢哲我可以不殺,但麗素一定要殺。」

 

「你這變態的殺人兇手!放開我!」

 

善妍解開韋娜的校服,抱緊韋娜,強吻她;韋娜高聲尖叫、猛烈掙扎,但善妍的力氣太大了,她根本無法掙脫。只是忽然天花傳來轟隆的巨響,室內地動山搖,幾點灰塵從天花落在地上。善妍馬上抱緊韋娜,帶她來到門前,打開大門,問門外的守衛:「發生了甚麼事?」

 

「有不明十多艘船隻和飛機從火石洲方向駛近,向我們開火!」

 

「他們似乎發現了這裡。沒關係,馬上把重要人員撤退至2號基地吧。把山娜和利奧這兩個孩子推出去吧,看看他們敢不敢開火。」

 

「教主⋯⋯他們跟保奈美一同失蹤了⋯⋯似乎逃脫。」

 

「可惡!不過⋯⋯我們身處防空洞,炮彈射不進來。馬上開火還擊吧。還有,準備船隻,我得帶畢哲和麗素去祭壇了。還有,馬上把山娜、利奧和保奈美抓回來!」「遵命。」

 

本德和巴里坐在船艙的窗前,透過紅外線望遠鏡眺望沙塘口山;島上的草叢忽然射出多束光線,仿如流星穿越漆黑,朝著他們射過來。本德馬上拿起對講機,對部下下令:「小心敵軍炮彈!𣈴準敵人山上的炮台發炮!轟炸機馬上出動!」

 

炮彈有的落在山上,濺起泥濘,發出隆隆聲;有的落在海上,濺起浪花,發出沙沙聲。轟炸機投下炸彈,漁船射出炮彈,聲音始起彼落。槍林彈雨驚動了平靜的海洋,爆炸的火光照亮了寂寥的荒島;漁船檣櫓晃動,加上船艙裡炮兵焦慮的神情和叫喊聲,視巴里和本德份外緊張。

 

「機會來了,倩影、葉莉娜,你們快點搶灘登陸吧!」

 

「遵命!」

 

倩影帶領十多艘漁船,從西北面排成飛矢陣,衝向沙塘口山;在倩影的一聲令下,禁軍就從甲板上向岸邊開槍開炮。在轟炸機的轟炸下,岸上大部分守衛的邪教徒都撤退入防空洞,只有少數走避不及的藏身在草叢之中,因此倩影和葉莉娜輕易地把漁船泊在沙灘上。倩影右手高舉長劍,左手牽著葉莉娜的手,回頭對身後的部下說:「為了拯救兩位殿下,還有葉莉娜將軍的女兒,我們一定要背水一戰!衝啊!」

 

「啊!」禁軍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響徹山頭;葉莉娜和倩影手持長劍,怒氣沖沖的衝上前,遇見零星有幾個邪教徒在面前,就一刀把他們劈開。

 

「大人,大人!等一下!小心前面⋯⋯有埋伏!」被編入倩影指揮下的綺華,看見倩影和葉莉娜發了瘋一樣獨自衝向前,拋離了大隊,就急忙拉住二人的衣袖。突然前面傳來一陣槍聲;綺華反應迅速地把倩影和葉莉娜壓在泥濘地地上,自己也趴在草叢堆裡。倩影和葉莉娜的面上滿是泥濘。禁軍用電筒一照,發現前方五百米的山坡上有一碉堡,上有一黑衣人手持機槍,向禁軍掃射。綺華舉起步槍,開了兩槍,就把雕堡裡的槍手掉斃了。倩影和葉莉娜被綺華這槍法如神的少女嚇呆了。綺華冷靜地對她們說:「葉大人,我知你愛女心切,可是請你跟高大人也冷靜一下,這群邪教徒的火力強大,極不尋常,絕非普通土匪。我們應根據宋弘道老師的情報,根據地圖從秘道進入防空洞。」

 

「你⋯⋯你說得對啊,武狀元,你帶路吧。」葉莉娜說。

 

綺華環顧四周,確認沒有埋伏後,就跟其他持槍的禁軍,護送葉莉娜和倩影走上雕堡,打開雕堡後的暗門,進入防空洞;裡面燈火通明,空間寬敞,四通八達,猶如迷宮;地板、天花和牆壁都潔白如雪,容不下半點灰塵。她們一踏入走廊裡,就遇上邪教徒開槍抵抗;葉莉娜和倩影急忙躲避在牆後,拿起自動步槍,朝著邪教徒開火,把白色的牆壁染成血紅色。

 

「喂,書生,你們在哪裡啊?」綺華透過手機問。弘道一行人爬出通風道,躲在大箱後面,見外面四周都是邪教徒,只好留在原地,不敢大聲說話。弘道拿起對手機,輕地地回話:「我們在4號倉庫裡⋯⋯下面有最少五百個邪教徒把守著,倉內空空如也,還連接著一個小碼頭,停泊著一艘遊艇。我們無法突圍,只好躲在通風口裡。」

 

「你們有甚麼人?知道畢哲和麗素殿下的位置嗎?」

 

「我和保奈美護送著儒雅、道明、山娜和利奧四個學生。我們還不清楚畢哲和麗素的下落。」

 

「山娜沒事吧?」葉莉娜焦急地問,從綺華手上奪去手機。

 

「啟稟大人,山娜沒事,她與我同在。」弘道說。

 

「那就好了。」

 

「文大人和劉大人的增援部隊馬上就來到,你們暫時留在原地,如有危險馬上撤退。」倩影透過手機對弘道說。

 

「遵命。」

 

山娜從對講機聽見葉莉娜的聲音,就眼泛淚光,激動地抓著弘道的手,問:「媽真的來救我了嗎?」

 

「是啊⋯⋯你別這麼大力抓著我好嗎?」

 

「老師,你看遊艇那邊!」儒雅指著大遊艇,對弘道說。幾個邪教徒把畢哲和麗素押上遊艇,而善妍抱著韋娜則緊隨其後。韋娜大聲尖叫,不斷掙扎,說:「放開我!放開我!」

 

「你們這群沒用的廢物,竟然讓敵人登陸了,還讓他們找到基地的入口,一定是有內鬼!」善妍怒斥身後的一眾邪教徒。一名身穿黑衣的邪教徒就說:「教主息怒,請教主先登船離去,趕往祭壇獻祭吧。」

 

「這還用你說!」

 

「老師,糟糕了,他們快要開船了!」儒雅說。

 

弘道無奈地說:「敵眾我寡,我們不能輕舉妄動。我先向大人匯報吧。」

 

然而,焦急的儒雅沒有理會弘道的勸告,獨自跑出去了,消失在貨箱之間;弘道和保奈美捉也捉不住她。保奈美大為緊張,說:「必須制止儒雅!」

 

「你留下來保護其餘的學生,我追出去。」「好吧。」

 

弘道說罷,行步如風的追出去;只見身手敏捷的儒雅避開了邪教徒的視線,繞過貨物,來到泊位,爬入船尾;因為善妍等人皆從船頭透過跳板登船,所以沒有人發現儒雅的蹤影。儒雅趁善妍走上樓上駕駛室之際,輕直推開木門,進入船艙下層,果然看見畢哲和麗素被反綁雙手,坐在沙發上。儒雅急忙走上前,為畢哲鬆綁。

 

「儒雅?怎會是你的?你⋯⋯你不是討厭我的嗎⋯⋯」畢哲驚訝地說。

 

「你還好說?是誰旅行期間擅自離隊了?回去學校以後我一定要抓你去訓導處⋯⋯」

 

「你想回去學校嗎?那跟老師一同回去吧。」

 

善妍冷酷的聲線嚇了儒雅一跳;儒雅才剛回頭,就被善妍揍了一拳,倒在地上。畢哲大叫起來。

 

「你怎麼打人了⋯⋯啊!」善妍盯著畢哲,大力拉扯她的頭髮,又掌摑了畢哲一巴,望了麗素一眼。麗素全身發抖,不敢直視善妍猙獰的雙眼。善妍冷笑一聲,說:「你很害怕了吧?你覺得被人關押的感覺怎麼樣?當年你的母親就是把我關在太空船上足足一年,毀了我的青春,污辱了我,害得我錯過了高考。你們這種妖怪根本就不應存活於地球之上。」

 

沒想到麗素竟然冷靜地吐出一席話:「既⋯⋯既然⋯⋯一切,都是我們外星人的錯的話,請你⋯⋯求求你,放掉這些無辜的人類吧。她們⋯⋯她們都是你的學生。郭老師,你怎麼忍心⋯⋯」

 

善妍一聽,暴跳如雷,一腳踢開麗素。

 

「你有甚麼資格為她們求情?她們同情你這怪物,喜愛你這怪物,就是不潔的人,是該死的。老師只不過是我掩飾的身份,我真正的身份是衛道聖教的教主!」

 

「別說老師,你根本不配做人。」弘道情急之下,跳上甲板,闖入船艙,拔劍指向善妍的脖子。善妍奸笑一聲,說:「你為甚麼甘於淪為外星人的走狗呢?」

 

「我不管你過去經歷了甚麼傷害,我只知道保護學生是老師的責任。」弘道嚴肅地說。

 

「但你也自身難保了。」

 

幾個持刀的邪教徒闖入船艙,把弘道重重包圍,又抓起儒雅,用刀指嚇儒雅,並斥令弘道放下武器。弘道只好把劍丟在地上。

 

「把他綁起來吧,將他一同押到祭壇去。事不宜遲,快開船。」「遵命。」

 

在炮火的掩護下,莉莎、志美、本德和巴里亦在東南的石灘上登陸。照明彈把黑夜照亮,禁軍對岸上邪教徒佈防明若觀火。岸上邪教徒用機關槍向登陸的禁軍掃射,然而槍手瞬間就被巴里用步槍擊斃了。

 

「殺啊!」在本德一聲令下,禁軍風檣陣馬,闖入海蝕洞,提劍汗馬,把敵人殺得血流成河。莉莎下令部下用炮彈炸開了鐵閘,好讓禁軍能夠闖入衛道教基地。莉莎走在前頭,頓劍搖環,左一刀,右一刀,就斬死了兩個邪教徒。

 

「倩影,你們到了哪裡?」莉莎拿著對講機問。

 

「啟稟劉大人,我們正從甕缸灣的入口推進,弘道等人身處4號倉庫,位處沙塘口山地底東側。」倩影回答說。

 

「那就好了,我們馬上就殺過去4號倉庫,我們在那邊匯合吧。」

 

「記住,我們的目標是救人,不是殺人。」本德嚴肅地說。

 

「你放心吧,韋娜一定平安無事的。我們走吧。」莉莎說。

 

心急如焚的志美首先走在前頭;她發出一聲怒吼,劍刃如槍林彈雨般刺穿敵人的身體。一個邪教徒揮刀上前,舉劍檔格,沒想到志美突然回劍疾撩,把他的劍飛彈,然後一刀把他的頭顱削下來。

 

「志美!我剛才不是說過不要濫殺嗎?」本德大聲地叫喊。志美卻說:「自衛殺人有甚麼錯?」

 

「你似是因為韋娜被擄去而發洩在他們身上⋯⋯」

 

「那又有甚麼錯呢?」

 

「我們的目標是救人不是殺人,而且他們都只是受了迷惑才加入衛道教,我們不應趕絕殺絕⋯⋯」

 

「你很煩啊!他們不投降就殺啊,有何問題?」莉莎斥責本德說,又虎步上前,衝向邪教徒,刀劍遊刃有餘,攻勢凌厲,左一劍、右一劍,刀光劍影;前面兩個黑衣人都不是她的對手,無法擋格;莉莎趁他們慌亂之際,先一刀刺向左面黑衣人的胸膛,再一刀斬向右面黑衣人的脖子。那人雖然擋得住一劍,但已經劍法大亂,難以招架。莉莎一腳踢向他的下體,乘機把他的劍一壓,再向前一刺,又奪了一條狗命。

 

葉莉娜和倩影首先踏著邪教徒的屍首,領軍闖入倉庫;此時倉庫的邪教徒已經不多,卻發現了保奈美的蹤影,把她跟山娜和道明重重包圍。葉莉娜從遠處看見山娜,就大聲怒吼,揮劍殺過去;十步之內,敵軍皆無一存活,逐一仆倒。

 

「山娜!」葉莉娜把劍從邪教徒的屍首拔出,拭了一下手上的鮮血,就跑上前擁抱山娜。當莉莎、巴里、本德和志美趕到來的時候,邪教徒大部分都被殺光了,只剩下少數投降者。 志美找不著韋娜的身影,就焦急地問:「韋娜呢?韋娜在哪裡?」

 

保奈美就說:「大人⋯⋯她被善妍抓上船,跟殿下一同被帶走;弘道追出去之後就沒有消息。」

 

「可惡!」志美生氣地把劍擲在地上。

 

「你冷靜一下吧⋯⋯」本德嘗試安慰志美,卻被她一手推開,說:「我怎樣冷靜?那是我們的女兒!」

 

「你這樣是無法拯救韋娜的。我們必須找出善妍的下落才行。倩影、葉莉娜,你們馬上派兵封鎖牛尾海海岸吧,善妍應該走得不遠。」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