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答「魚是我聞」君之批評

簡答「魚是我聞」君之批評

 

承蒙魚是我聞來稿九龍叢報,就《王道平天下》小說系列撰寫詳盡文學批評文章。雖我等奉信聖教者難以認同其唯物史觀及階級鬥爭理論,但既然文章有條有理,編輯部亦同意刊出。因本人俗務繁重,暫未能撰文詳盡回應,故只簡略澄清幾點:

 

  • 第一集《侵略者與拯救者》並無「君主鬥君主」之意,而是要強調兩種價值系統的衝突:杰娜代表西方帝國主義「侵略」之「霸道」,要假借貿易之名侵略、征服異國。但傑靈卻是代表儒家「仁政」之「王道」,是基督宗教意義下的「拯救者」(拯救世界避免被外星人侵略,亦拯救外星人脫離侵略之無盡欲望),認為應以仁愛為治國之本,並恩威並重,透過武力和外交辭令迫使外星人放棄侵略主張。
  • 第二集《報復與寬恕》並無「君主鬥平民」之意。反之,此小說是就言論自由與歷史清算兩方面作出探討。
    • 言論自由:傑靈女皇為了保護外星人,竟然下達《反仇外詔》禁制一切仇恨外星人言論,縱容外星人將領、太空都統使天娜打壓異己,反而壯大了「衛道教」的聲勢,使更多人討厭外星人而倒向衛道教。今世左膠常以「反仇恨」之名打壓言論自由,如禁止人批評LGBT,結果反而惹來反感,令更多人倒向恐同陣營。
    • 歷史清算:外星人已經放棄侵略地球,釋放被擄者,但被擄者依然懷恨在心,在十多年後組織邪教「衛道教」,認為外星人是魔鬼化身,主張殺光外星人,清算其歷史罪行;此乃不義之舉,但衛道教中人卻因宗教狂熱及無限放大自身的痛苦經歷而認為自己是仁義之師。此正是針對今日中韓仇日情緒;他們信奉「民族主義」這一新興宗教,總是重提歷史事件,要求清算日本,卻對日本過去的補償工作絕口不提。
  • 我在寫作小說時從來沒有想過階級鬥爭(我反共、反唯物論的),所謂的無產階級在我的小說裡一點角色也沒有。《王道平天下》反思的都是儒家及基督宗教思想下的政治哲學問題。如果耶儒在左翼眼中即為「封建思想」,那我只能接受這個標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