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十四):秋遊教匪擄麗素,硬膠畢哲來營救

第十四章:秋遊教匪擄麗素,硬膠畢哲來營救

 

秋天微風輕拂樹峭,把紅葉散落在山頭。幾架旅遊巴載著聖嘉琳的師生到郊野公園郊遊。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郊遊並非上山逛一圈那麼隨便,而是會在山上露營留宿一晚,好讓那些驕生慣養的皇室貴族與富家子弟嘗一下露營的滋味。由於邪教虐殺外星人的凶案令九龍府氣氛緊張,因此莉莎安排了禁軍護送聖嘉琳的車隊。在車上,學生們吵吵鬧鬧的聲音令昭聖感到不耐煩。

 

「我真的不明白,這種時勢還旅行甚麼啊!露營活動根本就應該取消!」昭聖對鄰座的弘道說。弘道冷靜地說:「校長不是說過了嗎?旅行和露營是每一年學生的大事,野外露營也是騎士教育的一部分,不應輕言取消。」

 

「那豈不是找我們麻煩嗎⋯⋯」「禁軍都來護送我們了,有甚麼麻煩呢?」弘道問。

 

「萬一邪教徒偷襲怎麼辦?」「有禁軍在,你怕甚麼呢?」

 

「禁軍靠得住嗎?」

 

「你別疑神疑鬼吧。」

 

一到達露營地點,學生們就興奮地下車,紛紛紮營。對於昭聖來說,這些繃繃亂跳的學生只為她帶來煩惱;可是弘道看見大家興高采烈的樣子,就會心一笑。加蜜兒、保奈美、昭聖和弘道為大家分配物資和紮營的位置,並示範和教導學生們如何紮營,然而笨手笨腳的畢哲卻無法紮好帳篷。於是山娜走過來幫忙,卻愈幫愈忙,連營柱也穿錯了接口。畢哲就生氣了,大叫著說:「人來啊!快點給本宮紮營啊!」

 

「哈哈,你這嬌生慣養的公主殿下連紮個營也不會嗎?」儒雅看見畢哲和山娜雞手鴨腳的樣子,就取笑畢哲。畢哲氣壞了,就說:「你⋯⋯你的帳篷呢?」

 

「當然一早紮好啦,看,就在那邊。」儒雅得意洋洋的指著右邊的帳篷;可是,她竟然把那個圓頂的帳篷上下倒轉,圓頂貼著地,帳篷的底部朝天,四角被繩子拉緊,固定在原位。畢哲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反應。山娜則駁斥儒雅,說:「白痴!明眼人就看得出你連上下也顛倒了啦!」

 

「這是藝術!你識條鐵啊?」儒雅死撐說。

 

「殿下你快點紮營吧,快要日落了!」韋娜喊叫著說。畢哲和儒雅回頭,卻看不見韋娜;再抬頭一看,才驚覺韋娜竟然爬上樹上,用繩子把帳篷吊起來,想把帳篷懸掛在半空中。畢哲和儒雅嚇呆了。儒雅就詫異地問:「喂⋯⋯你⋯⋯你爬上樹上幹甚麼?」

 

「這是野外求生技能啊!遠離濕滑的地面才可以避開蚊蟲⋯⋯啊!」韋娜話音未落,樹枝就斷了,她跟帳篷就從樹上丟下來;幸好弘道及時跑上前,張開雙臂,接著韋娜;被弘道抱起住韋娜頓時面紅起來。弘道亦一面尷尬,急忙放下了韋娜,說:「你⋯⋯你沒事吧?爬上樹上很危險的。你們如果不會紮營的話,可以問一個加蜜兒老師。看,利奧和道明把帳篷紮好了,你們照著他那樣去紮吧。」

 

利奧得意洋洋地站在樹下,向他們揮手;他和道明已經把一個半圓帳篷紮好了,齊整的放在地上。可是,正當道明走去把背包和箱子搬過來,要放入營裡的時候,風輕輕一吹,帳篷就飄起來了。道明大驚,問利奧:「你忙了營釘嗎?」

 

利奧詫異地反問:「營釘?甚麼來的?」

 

「快點把帳篷捉住啦!你們還發甚麼呆啊!」弘道氣壞了,馬上跑過去追趕被風吹起的帳篷。畢哲、韋娜、山娜和儒雅也追過去。帳篷被吹出學生的營地了,落入營地外禁軍的營地範圍,打中了正在放風箏的巴里。禁軍駐紮在營地的旁邊,在四周把守,不許閑雜人地接近營地。調查局並沒有派警察支援,而由於天娜被杰娜軟禁起來,因此太空都統使司亦沒有出動;只有巴里和綺華親自帶領的禁軍部隊前來保護學生。不過巴里和綺華卻把保護學生的任務當成是郊遊玩樂了。

 

「哎呀!好痛啊!你們搞甚麼鬼⋯⋯」被帳篷迎面打中的巴里大聲抱怨,風箏軸也掉了,幸好綺華馬上上前接住風箏軸,要不然風箏就被吹走了。

 

「對不起,大人。」弘道上前抓住了帳篷,急忙把帳篷拉走。畢哲看見巴里竟然在放風箏了,就抱怨他,說:「你不是來保護我們的嗎?怎麼在遊玩了⋯⋯」

 

巴里反駁,說:「你⋯⋯你識條鐵啊!這風箏裝上了攝影鏡頭,可以在空中視察四周有無可疑人物啊!你看不出我在很認真的工作嗎?」

 

畢哲、韋娜、山娜和儒雅卻異口同聲地說:「看不出。」弘道為免尷尬,就對孩子們說:「我們⋯⋯快點回去紮營吧,別打擾大人了。」

 

綺華把風箏軸還給巴里,然後就繼續拿起望遠鏡東張西望。巴里就問:「你怎麼老是拿著望遠鏡東張西望的啊,附近有侍衛巡邏,不用那麼緊張啊。」

 

「哇,這學生妹⋯⋯怎麼身材那麼棒⋯⋯」然而,綺華並不是在觀察四周有無敵人埋伏,而是在用望遠鏡觀察那些穿著運動服的學生妹和學生哥。綺華看到身材玲瓏浮凸的麗辭正坐在石頭上抹汗,就雙目發亮,鼻血都流出來了。因為綺華的動靜太誇張,而且二人只不過相隔二十多米,麗辭早就發現了綺華在偷窺自己,於是就掩面微笑。

 

「甚麼妹子啊!我要看啊!」巴里聽見了,就像小孩子一樣拉扯綺華的衣袖,要爭著看。綺華卻不願意把望遠鏡遞給他,說:「大人你別阻礙我的監視行動吧。你知道嗎,其實我是在很認真的執行任務的。那妹子身材那麼好,很可能是敵人的襲擊目標,所以我要廿四小時保護她⋯⋯」

 

「兩位大人,你們不用再偷窺高麗辭大人了。」安東忽然從巴里和綺華身後出現,嚇了他們一跳。綺華和巴里連忙收起了望遠鏡,神情慌張。綺華連忙解釋,說:「你⋯⋯你別誤會啊,我只是在監視附近有無可疑人物⋯⋯」

 

「麗辭大人已經發現了你們在偷窺她了;放心吧,麗辭大人並沒有不高興,還邀請兩位大人今晚到她的營中用膳。」安東說。

 

「安東,你⋯⋯你認識那妹子嗎?」巴里詫異地問。安東就笑著說:「大人你認不出她嗎,她就是高倩影將軍的幼女高麗辭大人啊。」

 

「那個月眉星眼的學生妹⋯⋯真的請我們過去嗎?」綺華興奮地問,安東就點頭,伸出手板,笑著說:「這當然是真的啊。不過呢⋯⋯小人既然介紹了麗辭大人給兩位大人,兩位大人是不是應該付點介紹費。」

 

「哦,你問巴里大人好了,我⋯⋯我,哎呀,好急尿啊!」「喂!綺華!你別借尿遁⋯⋯給我站住!」綺華如箭一般飛奔到草叢堆去,而不想付錢的巴里就從後追趕著;二人圍著營地跑來跑去,逗得安東和麗辭大笑。不過坐在附近的野餐木桌前、看見巴里和綺華笨頭笨腦樣子的昭聖卻笑不出來,馬上向坐在旁邊的弘道投訴,說:「你看這兩個變態佬的德性啊!就憑她們去保護學生嗎?」

 

「昭聖,你得相信劉大人的安排。」弘道笑著說,卻沒想到「劉大人」一詞觸動了昭聖的神經。昭聖面色大變,忽然站起來,激動地說:「又是那個包養你的劉大人,你老是提著劉大人!我⋯⋯我討厭你啊!」

 

說罷,昭聖就掩面、轉身急步離去;弘道愕然,捉也捉不住她,只好無奈地站在原地。

 

郊野公園晚上理應是漆黑一片,但一簇簇隨風飄舞的營火卻發出閃耀的光芒,照亮了營地。樹叢隨風飄動,彷彿繞著營火跳舞;昭聖坐在長凳上,窄袖一揮,輕撥琵琶,奏起音樂,一眾師生就繞著營火跳起了《禮儀之邦》。綺華和巴里也一同跳舞,雙目卻總是注視著麗辭的胸部和臀部;不過麗素卻悶悶不樂的坐在帳篷前,沒有跳舞。弘道注意到麗素悶悶不樂,就走過去,坐在麗素身旁,問:「你怎麼不跳舞了?」

 

「我⋯⋯我根本不會跳舞。」麗素低著頭說。

 

「那你可以跟著學跳舞啊。」

 

「我⋯⋯我不想。」

 

「你看,朝倉老師也在跳舞呢。」

 

弘道說著,保奈美就走過來了。她看見麗素悶悶不樂的樣子,就走過來,問:「麗素,你不舒服了嗎?」

 

麗素一看見保奈美,面上就泛起羞紅,染成蜜桃的紅色,尷尬地說:「我⋯⋯我沒事。」

 

「那你跟我一同去跳舞吧。」於是保奈美就拉著麗素的手走出去跳舞了。弘道笑了,但善妍卻忽然從他身後出現,咳了一聲,一如既往的板著面孔,嚇得弘道冒汗。善妍嚴肅地說:「保奈美身為老師竟然跟學生如此親密,成何體統啊?」

 

「善妍,我知你不接受師生戀,但學校是容許的,如果她們兩情相悅的話,你我也無謂多管閑事啊。」

 

「簡直是道德淪喪,不知所謂。我實在看不下去,我先回去睡了,晚安。」說罷,善妍就揮袖而去。弘道無奈地遠望善妍的背影,心想:這人怎麼總是板著口面的呢?

 

夜深時分,營火熄滅,老師催促學生們返回帳蓬裡就寢。即使畢哲已經在地毯上鋪上了摺疊床裖,她卻依然覺得地板太硬,睡不慣了,總是輾轉反側,令跟她同一帳篷的山娜也無法入睡。

 

「殿下,你這樣輾轉反側,弄得我也無法入睡⋯⋯」

 

「我睡不慣這麼硬的地板啊!你快點給本宮想一個方法讓本宮入睡!」

 

「方法是有的⋯⋯但是,殿下願意試一下嗎?」山娜問。畢哲就說:「快點來吧!別婆婆媽媽吧!」

 

山娜深呼吸一下,然後就狠狠拍打了畢哲一下。畢哲痛得大叫,斥責山娜,說:「大膽!你瘋了嗎?」

 

「殿下,只要我把你打暈的話,你就能熟睡了。」

 

「笨蛋!這怎行得通的呢?有沒有別的方法?」

 

「那麼,殿下試試數綿羊吧。」

 

「好吧⋯⋯」於是畢哲開始數算綿羊;一隻綿羊,兩隻綿羊,三隻綿羊⋯⋯不過數到一百隻左右,數學極差的畢哲就開始亂了,自言自語的說:「一百零⋯⋯一百零多少啊?我數到多少隻綿羊了?喂!山娜,我數到第幾隻了?」

 

畢哲轉身一看,卻發現山娜正在呼呼大睡,發出很大的鼻鼾聲。畢哲氣壞了,說:「那⋯⋯我又要重頭數過了嗎⋯⋯不!我隨便挑一個數字開始數不就行了嗎?我是公主殿下來的,我想怎樣數就怎樣數啊。好,一千一百隻綿羊,一千一百零一隻綿羊⋯⋯」

 

沒多久,疲倦的畢哲終於睡著了,但麗素卻起床。獨自睡在一個帳篷裡的她小心翼翼地打開帳篷,穿上波鞋,步出帳篷,走到去對面保奈美的帳篷外。保奈美的帳篷拉開了,露出一扇門窗,好讓她可以看見對面的麗素,確保她安全。麗素伸手入帳篷裡,輕輕拍著保奈美的肩膀,說:「老師⋯⋯朝倉老師。」

 

保奈美睜開眼睛,打了個阿欠,醒了過來,輕聲地問:「麗素⋯⋯怎麼了⋯⋯」

 

「我想去廁所,老師可以護送我去嗎?」

 

「你⋯⋯自己去不行嗎⋯⋯」「我怕會被刺客偷襲呢。」

 

「附近沒公廁的⋯⋯我帶你到草叢解決就好了。」保奈美拖著疲倦的身軀,緩緩地爬出帳篷,穿上外套,牽著麗素的手,帶她離去。當二人再次十字緊扣時,麗素的面上又染成桃紅色了。

 

「你在這裡小便吧。」保奈美拿著電筒,帶麗素來到營地旁的樹叢裡,確認四周無人後,就背向麗素,讓她在草叢裡小解。

 

「老師⋯⋯你⋯⋯你不用背向我吧。」「這⋯⋯這不太好意思了吧?」保奈美尷尬地笑著說。可是麗素已經脫褲,對著樹幹小便了。因為雌雄同體的外星人身理結構跟人類女性不同的關係,麗素是站著小便的。保奈美目瞪口呆的看著麗素,心跳加速,一時語塞。等麗素小便完、穿上運動褲後,保奈美就焦急地說:「麗⋯⋯麗素,我們回去吧。」

 

「老師,等一下⋯⋯我⋯⋯我有事情⋯⋯要跟老師說。」麗素尷尬地說。

 

「為甚麼要在這裡說呢?」保奈美詫異地問。

 

「因為⋯⋯我害羞。」

 

「有甚麼問錯那麼害羞呢⋯⋯」「老師你是不是喜歡我?」麗素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保奈美再次張著嘴巴,慌張失色。

 

「我⋯⋯我⋯⋯你不要誤會啊,老師我不是個變態的痴女。」

 

「你不是變態的話⋯⋯怎會喜歡我這種⋯⋯不男不女的扶她外星人呢?」麗素低頭說著,眼神露出可憐的自卑感,觸動了保奈美的惻隱之心。保奈美就牽著麗素的手,說:「你⋯⋯你怎麼這樣說自己呢?人類也有扶她那裡的啊,沒甚麼奇怪⋯⋯我⋯⋯我當然喜歡麗素同學⋯⋯」

 

「其實⋯⋯老師喜歡我,我實在很高興。」麗素張開雙臂,勇敢的踏前一步,抱緊保奈美。保奈美定過神來,才伸出雙臂,緊抱這可愛、嬌小的外星人女學生,親吻她的面頰。正當師生二人深深一吻、玉臂交疊之際,天上忽然颳起了一陣陰風,吹動了樹梢;一個黑影忽然從保奈美的身後閃過,發出咻咻和沙沙的聲響。

 

「誰⋯⋯誰啊?」

 

保奈美和麗素就在瞬間被人從後打暈了。

 

正在營地裡巡視的弘道,發現保奈美和麗素的帳聳空空如也,心知不妙,馬上拿起電筒,跑到樹叢裡尋找;弘道只見樹下遺留了保奈美的電筒,依然亮著。地上的草被壓平了,泥濘上還有些被拖行的行跡,似乎保奈美和麗素失去知覺,被人強行拖走了。

 

「糟糕!禁軍那群傢伙怎麼辦事的⋯⋯這⋯⋯這是甚麼聲音?」弘道忽然聽見身後的矮灌木發出沙沙聲響,樹葉散落在地,嚇了一跳,馬上轉身,拔出長劍,用電筒往灌木一照,似乎照到兩個矮小的身影,就叫喊著:「來者何人?」

 

弘道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才發現原來是利奧和安東。利奧和安東衣衫不整,互相擁抱、十指緊扣;安東把利奧壓在樹幹上,卻驚見弘道拔出長劍,就慌張失色,跪求弘道饒命。弘道楞睜一會,擦了擦眼睛,才把劍收起,斥責利奧和安東,說:「你⋯⋯你們⋯⋯怎麼竟然搞龍陽之辟了?你們難道不知道這是百合小說來的嗎?怎可以有腐元素⋯⋯」

 

安東就反駁說:「老師啊,美少年不搞BL太可惜了吧!我們也得照顧一下女讀者的需要⋯⋯」

 

「你⋯⋯你給我住口!快點穿好褲子,滾回帳篷裡睡。」

 

「那我就帶利奧去我的帳篷裡睡了⋯⋯」「你們要搞甚麼我不管啊!快回去營地裡!」

 

弘道趕走了安東和利奧後,獨自前往旁邊的禁軍營地,卻又忽然聽見一陣啪答啪答的腳步聲從黑暗的前方傳過來。弘道大為緊張,弓步上前,右手拔劍,左手握著電筒,小心翼翼的走上前。

 

「來者何人?」

 

前方沒有傳來答覆。於是弘道再問第二次:「來者何人?」

 

還是沒有答覆。正當弘道要問第三次之時,他後方就忽然有一身影閃過,輕輕拍他的膀頭。弘道大驚,差點向後方揮劍;他回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善妍。

 

「你怎麼在草叢裡鬼鬼祟祟的?」弘道問,善妍就尷尬地說:「我在小便啊!難道我要光明正大的在你面前小便嗎?」

 

「那⋯⋯那你可以回應我⋯⋯」「我穿褲也要時間的啊。你為何神色慌張?」

 

「保奈美和麗素失蹤了,你先回去通知其他老師,我先去通知禁軍。」

 

弘道來到禁軍軍營處,想找巴里,緊急報告此事,但是當值的禁軍卻告訴她巴里和綺華竟然去了麗辭的帳篷裡。於是弘道只好回到學生的營地裡,走到麗辭的四角藍色大帳篷前,只聽見帳篷裡傳出三人傻笑的聲音。麗辭跟其他學生不一樣,拒絕使用學校提供的帳篷,反而自己帶了一個四角藍色大帳篷來,四周圍上藍色的布幔,猶如一間小屋。弘道拉開帳篷一看,發現麗辭、巴里和綺華竟然正在帳篷裡抽大麻煙。巴里和綺華趴在地上,扮狗叫、扮馬叫,而麗辭則輪流騎在他們的背上,拿起木尺打他們的屁股。弘道大怒,斥責他們說:「你們太過份了吧?你們把學校旅行當成是甚麼了?兩位大人,你們還算是禁軍侍衛嗎?麗素殿下跟朝倉保奈美老師失蹤了,你們還有心情在BDSM嗎?」

 

「甚⋯⋯甚麼?」巴里和綺華驚訝地說。弘道就繼續說:「你們還不快點下令禁軍侍衛去找麗素殿下?」

 

於是禁軍就在附近的山頭上徹夜尋找麗素和保奈美,但到天光後依然無果。為免引起學生驚慌,弘道跟老師們商議後,決定隱瞞麗素失蹤一事,並按原定計劃帶領學生行山;弘道留守營地,昭聖、加蜜兒和熙怡帶領學生登山,而善妍則在附近搜索麗素的下落。

 

「快點起行吧,我們現在要登山了。」昭聖催促著在隊尾的畢哲前行,但畢哲、山娜、利奧和韋娜卻不願起行。帶頭的畢哲說:「麗素呢?麗素在哪裡?」

 

昭聖猶疑了一會才回答:「她⋯⋯她身體不適啊,朝倉老師帶她下山了。快點行吧!」

 

山娜見狀,就忽然指出昭聖後面,大叫著說:「哇,你看看那邊!」

 

「有甚麼鬼啊⋯⋯」昭聖果然中計了,轉身往後眺望。畢哲、山娜、韋娜和利奧馬上趁機逃跑了。

 

「別跑!」

 

畢哲拉著山娜的手,帶她們藏身在山坡的草叢後,蹲在地上,避開了昭聖。確認昭聖走了以後,韋娜才敢開口,對畢哲說:「糟糕了,似乎麗素被抓了。」

 

利奧說:「那我們得找回麗素才行。」

 

山娜說:「白痴,誰都知道啦!但怎樣找啊?」

 

利奧天真地說:「打電話給麗素不就行嗎?」

 

「啊,對啊,我怎麼沒想到。」畢哲就取出手提電話,打給麗素。手提電話的響聲驚醒了麗素。麗素睜開朦朧的眼睛,發現自己身處於一暗房之中,似乎是倉庫。微弱的燈光隱約照出前方的一些貨物箱,隱約看見箱上蓋上了官印,牆後的外面隱約傳來烏烏的船鳴聲;保奈美倒卧在麗素的身旁,還未回復意識。麗素正想接過手提電話,倉庫的大門就打開了。穿著黑色斗篷、黑布遮蔽著面孔的梁教主走進來;她後面還有幾個穿著黑袍的跟班,包括潛入邪教當卧底的爾雅。爾雅驚見麗素被禁錮在倉裡,大吃一驚。梁教主奸笑一聲,虎步上次,狠狠地掌摑了麗素一巴,然後從她手上奪去手機,把手機拋到一旁。梁教主卻沒留意到自己不小心按下接通電話的按鈕。

 

「你這賤種想求救嗎?」梁教主拉扯麗素的衣領,勒緊麗素的脖子,使麗素無法呼吸;麗素的呼叫聲驚醒了保奈美。保奈美睜開眼睛,看見一個黑衣人勒著麗素的脖子,心急如焚,馬上站起來,發了瘋一樣,如獅子大聲咆哮,蹼向梁教主;梁教主就鬆開了麗素,把麗素拋在地上,然後一腳踢開保奈美,使保奈美倒地大叫。

 

「你這死變態痴女,搞師生戀都算了,竟然還跟這不男不女的怪物鬼混,沾污人類的血統,我遲早就要把你宰來獻祭。」梁教主說。

 

保奈美喘著氣,盯著梁教主,說:「你⋯⋯你要殺,就殺我!不要傷害麗素!」

 

「你放心,我暫時不會殺你們。我要用你們去釣大魚,哈哈。」梁教主大笑著說。

 

「你⋯⋯你到底想怎樣⋯⋯」

 

「我要引那兩個狗皇帝過來船上。哈哈哈。」

 

梁教主說罷,拿起麗素的手提電話,揮袖而去,關上大門。她卻不知道在電話另一邊的畢哲透過電話擴音器把她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糟糕了,是邪教!我們一定要去救麗素!」畢哲震驚地說。

 

「她說是船上,而且背景又有船鳴聲,故她們一定身處於碼頭或船之上。郊野公園一下山不就是貨櫃碼頭了嗎?」山娜說。

 

「那我們快點去貨櫃碼頭吧。」畢哲說。

 

「可是,怎樣去?而且貨櫃碼頭那麼大,又有很多船和倉庫⋯⋯」韋娜說。

 

「我們去偷禁軍的車不就行嗎?」畢哲說。

 

「我們哪有車匙啊?」韋娜說著,安東和麗辭忽然在背後拍她的膊頭,嚇了眾人一跳。韋娜還在生安東的氣,一見安東,就投以怒目,一言不發。安東笑著,向畢哲展示手上的車匙,說:「殿下,這是我和麗辭大人趁著昨晚巴里大人醉醺醺的時候,從他身上那裡偷來的。」

 

「太好了,安東、麗辭,謝謝你。韋娜、山娜、利奧,我們走吧。」

 

畢哲一行人急步走到營地外的停車場處,來到一架吉普車前。然而,當畢哲打開車門後,才想起一個問題:誰來駕車?

 

「我來吧!我經常玩賽車遊戲的!」利奧興奮地說。

 

「可是我們都是沒有車牌的初中生⋯⋯」韋娜疑惑地說,畢哲卻說:「管不了啊!救人要緊!利奧,你開車吧。」

 

正當畢哲等人登車準備離去之際,儒雅拉著班長道明趕過來了,攔在車前。儒雅指著畢哲,對道明投訴說:「道明,你看,畢哲不但擅自離隊,還偷車了!一定要記她大過!」

 

道明一面嚴肅,對畢哲喊話,說:「畢哲!你跟我下來,我要帶你去見宋老師,你要記大過了!」

 

畢哲楞住,還沒來得及回應,韋娜和山娜就怒氣沖沖的走到儒雅和道明面前,二話不說,狠狠的打了他們幾拳;她們一邊打,一邊說:「大你老母啊,大你老母啊!」

 

「喂!你們兩個不是世成水火的嗎,怎麼合作起來了⋯⋯」畢哲見韋娜和山娜對道明和儒雅大打出手,就焦急起來。「別打了!快上車,沒時間了!」

 

於是山娜和韋娜就馬上孟上吉普車。利奧見所有人都上車了,就扭動車匙,踏著油門,手執軚盤,手法熟練的開車。

 

畢哲驚訝地問利奧:「你到底是玩甚麼電腦遊戲學會駕車的呢?你的手法看起來很像是個老司機⋯⋯」

 

利奧就滿有自信的笑著回答:「哦,殿下,我玩的是GTA啊。有聽過嗎?」

 

「哦,GTA,有啊⋯⋯等一下,你說GTA?!」

 

利奧忽然大力踏下油門,猛然加速,使吉普車如激流獨木舟衝浪一樣,沿著斜路直奔。韋娜和山娜馬上倒地了,儒雅和道明的頭也撞在前方的椅背上。畢哲捉緊手柄,大聲尖叫起來。

 

「你⋯⋯你瘋了嗎!」

 

「殿下,我們沒時間了,必須盡快趕去貨櫃碼頭才行!放心吧,我的GTA技術很好⋯⋯」

 

「喂!你入錯對面線了!有車啊!」

 

前方有一電單車迎面而來;電單車手驚見吉普車來了,瞪著眼睛,大叫起來;利奧卻笑了,馬上扭軚,急彎轉入左面的行車線。車上眾人再次驚慌地大叫起來。利奧笑著說:「哈哈,我忘了華夏帝國是靠左行駛的。」

 

「你老母啊,你小心一點駕駛好嗎?」畢哲話音未落,利奧又急扭軚盤,加速越線,超過前面的小貨車。於是畢哲的臉就撞在車窗上。

 

「你這瘋子!」

 

在利奧的瘋狂駕駛下,不到十分鐘,吉普車就下了山,進入公路,不斷衝紅燈、越線、超車,闖入電車路軋,終於來到貨櫃碼頭。利奧開車太快了,來不及剎車,於是吉普車就碰的一聲撞向入口的停車閘機,才停下來。

 

「痴線的,你痴線的!」

 

畢哲打開車門,一躍而下,往車頭一看,發現車頭燈都被撞爛了,車蓋面容扭曲,而引擎亦無法啟動。畢哲就問:「現在我們應該怎樣找出麗素的下落?貨櫃碼頭太大了,總不會有個邪教徒忽然在我們面前出現吧⋯⋯」

 

利奧指著前面,說:「可是,殿下⋯⋯你看,貨櫃後面那女人穿上黑袍、鬼鬼祟祟的,不就是個邪教徒嗎?」畢哲驚訝,往前眺望,果然有一個形跡可疑的傢伙站著,取出手機,正在講電話。韋娜一眼就認出那人是爾雅。爾雅神情慌張,拿起電話,對身在都察院辦公室的本德說:「請你快點派人來7號貨櫃碼頭,麗素殿下被衛道聖教邪教徒抓上一艘馬士基3E級貨櫃船⋯⋯」

 

「死八婆!淫婦!我要殺了你!」韋娜一看見爾雅,就咆哮一聲,怒氣沖沖的衝上前,狠狠地一拳打向爾雅的臉。爾雅來不及反應,失足倒地。韋娜就騎在爾雅身上,對她拳打腳踢。

 

「你⋯⋯你怎會在這裡⋯⋯」

 

「哎呀!原來利爾雅博士是邪教徒!」山娜跑過來,驚訝地說。利奧就問:「她是誰啊?」

 

畢哲就說:「這婆娘是欽天監的科學家啊,想不到她竟然會是個邪教徒⋯⋯咦,她在打電話給誰呢?」畢哲強行從爾雅手裡搶過電話,發現屏幕顯示了「本德BB豬」的名字,還聽見本德在電話裡問「發生了甚麼事」。畢哲就說:「哇!你這人勾人老公的淫婦,仆街啦!給我繼續打!」

 

「不⋯⋯不是這樣的⋯⋯啊⋯⋯別打⋯⋯」

 

「停手!」

 

孩子們的吵鬧聲驚動了附近巡邏的邪教徒。六個手持長劍、穿著黑色斗篷的邪教徒來了,拔出長劍,喝令畢哲等人馬上放開爾雅,然後將他們抓起。爾雅慌張起來,馬上把手提電話收好,以免被人發現她跟本德有聯繫。一個邪教徒走上前問:「利大人你沒事吧?」

 

「沒⋯⋯沒事!趁開船之前,把他們⋯⋯他們帶去跟外星人公主關在一起吧。」「是的。」

 

邪教徒用麻繩娜起了畢哲、山娜、利奧和韋娜,把他們押上貨櫃船,然後關進貨櫃裡。畢哲一進貨櫃,只見麗素攬著保奈美哭泣。

 

「麗素!你沒事吧?」

 

「你們⋯⋯你們怎麼也被抓進來了?」麗素和保奈美驚訝地問。

 

「我們是來找你的,誰知被爾雅那個婆娘發現了,然後就被抓進來了。」韋娜生氣地說。

 

「別吵了,我們得想方法逃跑,現在船都開了,說不定邪教徒會把我們拋入海裡餵魚!你們每人給本宮獻一條計,快!」畢哲呼呼喝喝的命令眾人,引起了韋娜不滿。

 

「殿下難道你自己就沒有責任嗎?明明是你提出救人計劃的啊?」韋娜抗議說。畢哲尷尬起來,面紅著,高聲反駁:「大膽!我提出⋯⋯提出方向而已!你們是臣子就應該想一下具體內容如何執行命令啊!」

 

「你不覺得自己很昏庸無道嗎?」「你⋯⋯你欠揍了嗎⋯⋯」

 

「你們⋯⋯你們冷靜一下吧⋯⋯」身為老師的保奈美想勸阻二人,但疲倦的她卻沒有力氣喊叫,只能發出低微的聲音。

 

「現在不是吵架打架的時候啊!安靜一下好嗎?」麗素忍不住大叫,才喝止了畢哲和韋娜。「文大人一定會派都察院特務來拯救我們的,我們應該耐心等候才行。」

 

麗素的穩重使貨櫃裡的眾人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花園裡啁啁的鳥鳴和汪汪的狗吠,增添了傑靈的煩憂。憂心忡忡傑靈和紀文坐在書房的龍椅上,神情哀傷、焦急。巴里哭著的跪在傑靈跟前,懇求傑靈原諒其失職。本德一收到爾雅的電話,就趕往書房,向傑靈稟報。當傑靈和紀文知道自己的女兒畢哲也落入邪教徒手上後,就更加難過。

 

本德說:「陛下,臣等有爾雅作內應,並已經得悉貨櫃船的確實位置,將盡快前往營救公主殿下。請陛下勿怪責巴里,讓禁軍及都察院特工一同將功贖罪吧。」

 

莉莎亦說:「陛下,就是調查局和太空都統使司不加理會,禁軍亦將全力協助都察院的營救工作,必要時可以動用京衛指揮使司的軍隊。」

 

傑靈卻沒有回應,低頭不語。莉莎就焦急起來,說:「陛下,請盡快批准臣等行動吧。」

 

傑靈終於強忍著淚水,開啟朱唇,輕聲地問:「志美⋯⋯你 通知杰娜和葉莉娜了嗎?」

 

「陛下⋯⋯臣等已經通知了杰娜陛下與葉莉娜大人。」

 

「她們怎麼了?」

 

「葉莉娜大人還好,可是杰娜陛下卻把自己鎖在書房裡,泣不成聲。」

 

紀文安慰傑靈,說: 「傑靈,你先批准禁軍和都察院行動,再去安慰杰娜吧。」

 

傑靈點頭同意,說:「莉莎,你們四個就趕快行動吧。一定要確保兩位公主殿下及她們的同學安全。」

 

「臣等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