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十三):將軍冤獄下囹圄,禁衛纏鬥鬧官府

自從昨晚安達臣村被縱火以後,葉莉娜也睡得不好;早上起床的時候就自然顯得沒精打采、呆呼滯滯。她來到飯廳坐下;女僕端上奶茶和腸仔煎蛋,恭請葉莉娜享用。正室宋熙寧和一眾男妾一如平日一樣走上前,逐一擁抱葉莉娜請安,可是葉莉娜還是沒有甚麼精神。熙寧就問:「你怎麼愁眉苦臉了?」

 

「安達臣村被縱火,死了一個外星人,陛下這下子一定會殺了我⋯⋯」葉莉娜擔憂地說。熙寧就安慰她,說:「這種事情你也不想發生的啊,只要你跟陛下解釋這是太空都統使司和外星儀衛司的責任就行吧⋯⋯」

 

「媽,早晨。」山娜走到來葉莉娜面前,向她請安。葉莉娜就讓山娜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問:「你吃早餐了嗎?」

 

「已經吃了。」「今天我不送你上學了。你記住,要在畢哲公主殿下面前美言我幾句⋯⋯」

 

「我知道了。」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女僕才剛打開門,一群調查局的警察就衝入大宅,穿過走廊,趕往飯廳。葉莉娜大吃一驚,馬上叫熙寧和其他男妾帶著她的子女後退。葉莉娜站起來,指罵他們說:「你們這群調查局的小卒找死了嗎?怎麼竟然衝入京衛指揮使的府上了?你們有搜查令嗎?給我馬上滾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帶頭的女警官嚴肅地對葉莉娜說:「葉莉娜將軍,我們懷疑你是邪教間諜,請你馬上跟我回調查局總部協助調查。」

 

「荒謬!你別含血噴人!」葉莉娜走上前,拉扯著那女警官的衣領,正要一拳揍向她的時候,就被旁邊的警察拔劍指著脖子。

 

「我們收到舉報,指你的長女葉山娜是衛道教分支『道德教會』的邪教徒,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昨晚縱火一事是你們策劃的⋯⋯」

 

葉莉娜驚訝地回望山娜,山娜卻不敢抬頭。葉莉娜就對女警官激動地說:「我警告你,你別冤枉我的女兒!」

 

「我們現在要把你和你的女兒押回調查局去接受調查,快點起行,否則將視為阻差辦公!」

 

幾個警察粗暴地推開了熙寧,從他手上搶過山娜,為山娜手銬戴上。被嚇壞的山娜大哭,正想伸手掙扎,就被警察掌摑。葉莉娜就怒吼:「停手!你們怎麼打我的女兒了?我們可是世族⋯⋯」

 

女警官大力掌摑了葉莉娜一巴掌,奸笑著說:「你不合作一點的話,我脫光她的衣服也行啊,我們可是調查局的警察。哈哈。人來,收隊,把她們兩個押回去!」「遵命。」

 

被捕的山娜無法上學,因此山娜在課室裡的座位就變得空空如也。上課的鐘聲響起了,山娜還是沒有出現;畢哲和利奧就焦急起來,以為山娜遲到了。

 

「你還不打電話給山娜?」畢哲催促著利奧,利奧卻拿著手機無奈地說:「山娜的手機關掉了,接不通。」

 

「利奧同學,都已經上課了,你怎麼還不把手機收好?」昭聖高聲斥責利奧,嚇得利奧馬上把手機塞入書包。畢哲卻反駁昭聖說:「你怎樣做老師的啊?你沒有為學生點名的嗎?你不見山娜沒有上課嗎?」

 

「我點不點名不用你指指點點,我才是老師!」昭聖反駁說。「葉山娜同學沒有請假就缺席,那我只能把她當成是曠課⋯⋯」

 

這時候,弘道來到課室門外,向昭聖招手,說:「昭聖,你過來一下。」

 

「怎⋯⋯怎麼了?」昭聖一見弘道,就面露不悅,心裡還在生弘道的氣。可是弘道神情焦急,似乎有甚麼重要的事情要跟昭聖說,昭聖就只好走過去問他所謂何事。弘道就說:「葉山娜和她的母親葉莉娜將軍今早被帝國調查局拘捕了,懷疑她們是邪教徒,有份參與安達臣村的縱火事件。」

 

昭聖詫異地說:「這⋯⋯這怎可能?」

 

「你千萬不要告訴學生⋯⋯免得嚇壞他們了。你說山娜生病請假就算吧。」「好吧。」

 

昭聖回到課室裡,叫大家打開課本,開始上漢文課;而弘道則到了另一課室教哲學科。下課後,弘道前往校長室,會見路濟亞。路濟亞愁眉苦臉的坐在書桌前,為熙怡的事感到擔心。

 

「昨晚熙怡被捕了,今早竟然又傳來葉莉娜將軍和山娜被捕的消息⋯⋯我沒想到 《反仇行外星詔》竟然會為我國帶來這個突如其來的白色恐怖。」路濟亞對弘道說。

 

「校長,我應該去找劉大人幫忙嗎?」

 

「這有用嗎?帝國調查局是獨立運作的,就是陛下也不能干涉他們的調查工作,更何況是禁軍呢。他們最多可以把熙怡扣押四十八小時。」

 

正當弘道惆悵之際,加蜜兒就慌張地跑到來校長室門外猛烈地拍門。路濟亞馬上請她進來。路濟亞問「你怎麼滿頭大汗了?」

 

「校長,大事不妙了!帝國⋯⋯帝國調查局和太空都統使司⋯⋯來到校門,要搜查圖書館,還說要拘捕其他懷疑是邪教成員的學生!」

 

「甚麼?他們有搜查令嗎?」「他們甚麼都沒有,但是現在已經強行衝進來了!」

 

路濟亞拍案一聲,既是憤怒,又是驚慌。加蜜兒就焦急地對弘道說:「弘道,你不是劉大人的情夫嗎,快點打電話給劉大人叫她派禁軍來保護師生吧!」

 

弘道心想:要不是為了隱瞞身份,我才不願承認自己是莉莎的情夫。不過在緊急之際,弘道還是取出手機,打電話給莉莎。那時莉莎正身在傑靈的書房;那時傑靈已經得悉葉莉娜被帝國調查局拘捕了,正在大發雷霆,拍案叫罵;無論紀文怎樣安撫傑靈,傑靈還是在拍案叫罵。莉莎見傑靈火冒三丈,就只好站在一角,默不作聲。莉莎見電話響了,就接聽,問:「弘道,甚麼事?」

 

「大人,帝國調查局和太空都統使司派人衝入校園,說要拘捕邪教的人⋯⋯」

 

「這我知道,因為昨晚他們拘捕了圖書館的張熙怡老師,今早就拘捕了葉莉娜和她的女兒葉山娜,他們現在認定聖嘉琳是邪教大本營,所以就派人硬闖校園。我們也是半小時前才知道⋯⋯陛下得悉此事以後非常氣憤。」

 

「那麼,大人,我們應當怎麼辦?」

 

「本德已經帶同一隊都察院特工出發前往學校,他們馬上就會來幫助你們⋯⋯」

 

弘道還未掛線,天娜就帶著一隊持槍的外星人士兵闖入校長室。路濟亞站起來,叫弘道和加蜜兒退到後面,然後問天娜:「請問大人帶兵進入校園,所謂何事?有無搜查令?」

 

「別跟我談甚麼搜查令!我們現在要搜捕邪教分子以及搜查全校有無仇恨外星人之禁書!你們快點給我出去,我要搜查校長室。」

 

「大人,你沒有搜查令的話我恕難從命⋯⋯」路濟亞話還未說完,就被天娜摑了一巴掌。路濟亞楞住了;弘道就指罵天娜,說:「你怎可以無緣無故打人?」

 

「我打人要你批准嗎?」天娜抓起弘道的衣領,將他拋起,擲在地上;天娜力氣太大了,反應敏捷,弘道完全不是她的對手。加蜜兒想上前制止,卻被兩個外星人士兵拉開,踢倒地上。

 

「你們三個給我滾出門外,別阻礙我們搜查!」

 

外星人士兵把路濟亞、弘道和加蜜兒趕出校長室。路濟亞就對弘道和加蜜兒說:「現在是小息,學生都會去操場或小食部,很可能會被這些士兵和警察嚇壞,你們快點去叫所有學生回到課室吧。我要去找調查局的警官理論,他們現在的行為根本是違法。」「遵命。」

 

調查局的警察和太空都統使司的士兵衝入了圖書館,把裡面的師生趕走,然後把書本亂翻,尋找當中有無涉及仇恨外星人的書籍。畢哲和麗素在操場上看見一群軍警在校院裡跑來跑去,嚇了一跳,就指著一個外星人士兵大罵:「大膽!是誰讓你們進來的!」

 

那外星人士兵卻無意聽從身為公主的畢哲的吩咐,竟然拔出長劍,指著畢哲,嚴肅地說:「殿下,如果你不跟其他同學馬上回去課室的話,我們將會拘捕你。」

 

「畢哲,我們還是回去吧⋯⋯」怕事的麗素看見士兵亮劍了,就嚇得面青,拉著畢哲的衣袖離去。畢哲心裡驚慌,卻又礙於面子,不想失威,就指著士兵大罵:「大膽平民,竟然向本公主亮劍威嚇本公主?你找死了嗎?」

 

「畢哲!馬上回課室!」站在課室門外的道明向畢哲大聲叫喊。畢哲楞住了,說:「你⋯⋯你不要以為我對你有點好感就要聽從你的命令!我可是殿下⋯⋯」

 

「宋弘道老師叫所有同學留在課室裡不要離去!你快點給我回來課室!」

 

「現在明明是小息!我想出去也不行嗎⋯⋯」

 

弘道趕到課室,看見道明勸不動畢哲,就叫道明先回去課室,然後嚴肅地說:「畢哲、麗素,馬上回課室,快!」

 

畢哲和麗素看見弘道一面嚴肅,就只好急步返回課室。弘道站在課室的門前,對那外星人士兵說:「你們要查案就查案,不要向我的學生亮劍,好嗎?你既然知道她是公主殿下,你怎能對她如此無禮呢?」

 

「我們太空都統使司辦事無須你這種書生插手。」「你恐嚇我的學生,我就要插手。」弘道嚴肅地說。那外星人士兵氣壞了,就說:「好!你那麼多管閑事吧,我現在就以阻差辦公之名拘捕你!」

 

「隨便你吧。」

 

於是那個外星人士兵就上前把弘道壓在牆上,為他戴上手銬,然後押解他離去。課室的學生看見自己的班主任被抓走了,馬上起哄;有的大叫、有的大哭。

 

「大家冷靜一下!」身為班長的道明站起來,來到教壇前,對同學們說:「請大家先就坐,我會馬上打電話通知教員室,請朱昭聖老師過來代課。儒雅,請你先為一眾同學點名,確保大家已經回到課室。」

 

「是的。」

 

「怎麼不見韋娜了?」畢哲驚訝地問山娜,山娜卻不知道韋娜到了那裡。利奧就說:「韋娜好像到了廁所去了。」

 

「那我得馬上去廁所帶她回來⋯⋯」「畢哲!請你坐好!」道明嚴肅地說。「宋老師不是說了大家要安坐在課室裡嗎?我會打電話通知朱老師把仍未回來課室的同學帶先返課室,無須你操心。」

 

道明的態度觸怒了畢哲。畢哲站起來,指著道明拍案大罵:「你這小子,我忍夠你了!韋娜是我的人,我去找她有甚麼問題?你不要以為我喜歡你你就可以得寸進尺⋯⋯」

 

利奧見畢哲發怒了,就拉著畢哲的衣袖,安撫著她,說:「殿下,道明說得對啊,現在外面太空都統使司和調查局胡亂抓人,殿下還是不要出去吧。」

 

道明拿起教壇上的固網電話,撥號至教員室,教員室卻無人接聽。道明面色一變,心想:「怎會沒有人接聽的呢?」

 

就在這時候,任教體育與軍事訓練的郭善妍老師進來了課室。道明馬上上前向善妍作揖,問:「老師,你怎麼來了?你見過朱老師嗎?」

 

善妍搖頭嘆息,說:「校長、朱老師和宋老師都因為阻差辦公而被抓回去調查局了。調查局的人正在搜查教員室,我們都被趕出教員室了。你們班所有學生都回來了嗎?」

 

「老師,上原韋娜同學不在課室裡,好像是到了廁所。」

 

「讓我馬上把她帶回來吧。」

 

善妍來到廁所的門外,就聽見裡面傳來一陣吵鬧的聲音。善妍推門而進,只見韋娜情緒激動,指著衣衫不整的安東和麗辭破口大罵。

 

「你們這對狗男女又在廁所裡鬼滾!安東,你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

 

安東不知如何回應,就退到麗辭背後。麗辭便從胸袋裡掏出錢包,取出幾張一千漢元,塞入韋娜的手裡,笑著對韋娜說:「別那麼斤斤計較吧,我就向你租用安東一會好嗎?」

 

「我不要你的錢!我只要安東!」「你第一天認識安東嗎?你怎麼要把他關在你的籠子裡呢?他又喜歡山娜,又喜歡畢哲,又喜歡我,還喜歡張熙怡老師呢⋯⋯咦,郭老師你怎麼來了?你也是喜歡安東的嗎?」

 

「你們全部給我住口。這種時間你們還有心情為男人爭風吃醋嗎?」善妍斥責他們說。「馬上給我回去課室!」

 

「是的⋯⋯」在善妍的怒斥下,安東和麗辭只好急步離去,韋娜卻呆站在原地不動。於是,善妍就對她說:「你發甚麼呆啊?快點跟我回去課室⋯⋯」

 

「老師,我⋯⋯」「怎麼了?」

 

「你覺得我做錯了嗎?我是不是很霸道⋯⋯」韋娜靠在善妍身旁,輕輕拉著善妍的衣袖。善妍想了一下,然後說:「你們之間的男女關係我沒打算理會,回課室吧⋯⋯」

 

「畢哲說我對安東不夠寬容,可是我就是不喜歡安東暪著我跟別人鬼混⋯⋯」

 

「你沒有做錯。這是一個道德淪喪的世代,你能夠保持聖潔是非常難得的,華夏就是太多安東這種人渣,才弄得亂糟糟。你先回課室吧⋯⋯」韋娜低頭聽著善妍說話,無意中卻注意到善妍衣袖下的手臂上竟然有紋身。韋娜就嚇了一跳,問:「老師⋯⋯你怎會有紋身的啊?」

 

善妍慌張起來,急忙拉起衣袖,輕輕撥開韋娜的手,初時不知所措,想了一會,然後才淡定下來,回答說:「老師⋯⋯老師年輕時,曾經誤入歧途,斷髮紋身、濫交、醉酒、濫藥都有,所以弄成這樣子。你千望不要自甘墮落,沾染歪風,要好好做一個人。你回去吧」

 

「是的,老師。」善妍跟韋娜步出廁所,在返回課室的路上,驚見兩個警察竟然把才剛從步出廁所的麗辭制伏在地上,強行為她帶上手銬。安東嚇得幾乎要哭起來,不知所措,退到善妍身後。麗辭不斷掙扎,情緒激動,高聲地說:「放開我!你們不知道我是陸軍都督高倩影將軍的女兒嗎?快點放開我!」

 

善妍嚴厲地問:「你們怎麼拘捕我的學生了?」一個警察就說:「高麗辭曾經出席『道德教會』的音樂會,我們懷疑她跟仇恨外星人的邪教有關,所以我們要拘捕她,請你們讓開!否則我們會以阻差辦公拘捕你們。」善妍聽見警察的說話,心裡害怕被捕,就退後了半步,默不作聲,眼白白讓警察就強行把麗辭帶走;麗辭激動地大叫著說:「老師,救我啊!」然而,善妍卻一言不發,目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目送麗辭被帶走。韋娜看見了,就焦急地對善妍說:「老師,你怎麼不阻止他們!太空都統使司怎能闖入校園隨便拘捕學生的呢?」

 

善妍就冷漠地說:「既然他們對麗辭有合理懷疑,要抓她回去按照法律協助調查,那我們也無能為力。」

 

「老師你怎可以如此冷漠⋯⋯」「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快點回去課室吧。」

 

本德與都察院的特工抵達學校時,剛好遇上正在分批撤退的調查局和太空都統使司的人員開。天娜已經首先帶著一群疑犯離開,前往帝國調查局總部,留下其餘的部下在圖書館裡搬運禁書。本德看見調查局警察和太空都統使司士兵要把書和電腦抬離學校時,就攔去他們的去路,破口大罵,說:「大膽!你們身為朝廷命官,怎能在沒有大理院搜查令的情況下,知法犯法的闖入皇室資助的騎士學校裡帶走書本和電腦的呢?給我把東西放回原處!」

 

一個外星軍官就走上前,指著本德的鼻子,嚴肅地說:「大人,我們是根據反仇外言行詔執法,請你不要阻礙我們。」

 

「你給我莊重一點⋯⋯」「文大人,我當然知道啦,你是靠美色上位的內臣嘛,哈哈。」

 

後面的一眾外星士兵和調查局警察都笑起來。被侮辱的本德大發雷霆,馬上一拳擊向面前那個外星軍官的腹部;雖然她比本德高差不多兩個頭,但她反應不及,腹部一被拳頭擊中,就倒地了。外星士兵和調查局警察們馬上收起了笑容。

 

「你們若不把東西歸還,就別怪我不客氣!」

 

面對本德和一眾都察院特工的怒目,外星士兵和調查局警察就驚慌起來,只好退後,急忙把書本和電腦搬回圖書館。善妍見本德來了,就跟加蜜兒、保奈美和憲成等老師走上前,向本德請願。

 

「大人啊,大事不妙了,他們把校長、朱老師和宋老師都拘捕了,說他們阻差辦公!」

 

「宋老師⋯⋯就是宋弘道嗎?」本德記起弘道的名字,因為莉莎曾經跟他提及過,弘道是禁軍安插在校內的特工,負責暗中保護校內貴族學生安全,亦知道弘道一直有把學校的情報向莉莎匯報,再轉告本德。本德就對部下說:「我們馬上啟程前往帝國調查局總部吧,還有,把電話拿來,我要致電給莉莎。」

 

加蜜兒和保奈美聽見了,心裡想:弘道真是走運了,當上了劉大人的後宮,看來劉大人很快就會下令調查局釋放弘道。她們當然不知道,其實弘道是禁軍的特工,受到莉莎的保護。

 

路濟亞、昭聖和弘道一被抓進調查局總部後,就被關押到熙怡所在的羈留室裡,一同被綁在長凳上,然後被脫掉褲子打屁股。由於麗辭是陸軍都督、廣州東山公爵高倩影的幼女,調查局的警察不敢對她和她的同學用刑,於是就把她押解到另一間大房裡。當麗辭和一眾學生被趕入羈留室的時候,就驚見葉莉娜、山娜和倩影三人早就被關進去了。儘管葉莉娜和山娜沒有怎樣被毆打,面對警察的威嚇和囚禁,山娜還是顯得非常恐懼;平日趾高氣揚、龍假虎威的小惡霸忽然成了一個軟弱的小女孩,靠在葉莉娜懷裡哭不成聲。疼愛山娜的葉莉娜卻沒有怪責山娜半句,而是溫柔地擁抱和安慰她。

 

「別哭吧,被同學們看見就不好了。」

 

「媽⋯⋯怎麼你都⋯⋯」麗辭驚訝萬分。警察為麗辭等人逐一解開手銬,然後就把門鎖上,不許他們離去。麗辭一看見母親,就馬上抱上前前擁抱她,放聲大哭。

 

「這是政治檢控、政治打壓啊,你們都被利用了。」倩影冷靜地說,雙手緊抱倩影,輕撫她的臉頰。麗辭聽不懂,就抬頭仰望倩影,問:「此話何解?」

 

「這是天娜的詭計。她見你們都曾經到過那個道德教會的演唱會,就聲稱你們都是邪教成員,然後就順勢說成你們的父母都是邪教成員。天娜首先要對付的是我和葉莉娜。」

 

「為甚麼要對付我們兩個啊,是不是因為我們都是美麗動人的輕熟女,天娜對我們動色心,要把我們吊起來,然後⋯⋯」葉莉娜恐懼地說。倩影沒葉莉娜好氣,輕輕拍打了她的額頭一下,然後說:「你這死變態少看點色情電影好嗎?你想一下吧,我是都督,你是京衛指揮使,又是樞密院閣員,是陛下的寵臣,掌握兵權,又在下議院裡擁有不少盟友,在軍部我們的派系就是最大的,天娜當然想對付我們。」

 

「那⋯⋯我們該怎麼辦?」葉莉娜慌張地問。倩影就說:「我們只好等文大人來救我們吧,陛下一定會派他來救我們。」

 

山娜聽見了,就哭起來,攬著葉莉娜,說:「媽,對不起,我連累了你,要不是我去那該死的聚會吸大麻的話,就不會⋯⋯」

 

溺愛山娜的葉莉娜就輕掃山娜的頭髮,安慰山娜,說:「你們還年輕,政治的事情你們不懂的了。記住,一會兒警察會逐個單獨審問你們;你們要保持沉默,別胡言亂語。」

 

「我知道了。」

 

正當調查局總部的羈留室充斥著愁雲慘霧之際,辦公室裡卻充斥著一陣歡笑聲。天娜一邊喝酒,一邊大笑;而文東亦勉強地陪笑,恭敬地為天娜倒酒。

 

「哈哈,這一宗邪教縱火案,就能把九龍府京師的兩名大將捲入牢獄之災。」

 

文東卻憂心忡忡,低聲地問:「可是,大人⋯⋯你把陸軍都督和京衛指揮使也抓進來了,不怕⋯⋯」

 

「怕甚麼啊?」

 

「葉莉娜大人跟高倩影大人是同屬粵系的軍方朋黨,都是禁軍出身,而且有軍功,政治勢力很大,控制了華夏帝國的軍部;朝中大部分將領都是高大人的人,還有高大人所屬的皇明黨是國會的主要政黨。而且她們又是樞密院議員,深得陛下寵愛⋯⋯再者,我們沒有確實證據啊。」

 

「難道你不想快點結案嗎?」天娜反駁文東,說:「把這群朋黨一網打盡,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總之,我要趁這次機會,把全國所有仇恨我們外星人的勢力一舉殲滅。難得有打壓邪教這個籍口,這次我不用再理會甚麼言論自由的事情了。」

 

「但這也無須得罪當今華夏帝國裡軍部最大勢力的廣州高氏吧?」

 

「難道你想一輩子被那群軍人騎在頭上嗎?這是鏟除廣州府高氏和九龍府葉氏的好機會。」天娜問。文東無言以對,沉默了一會,然後說:「但⋯⋯我還是擔心陛下將會撤回詔書呢。一旦撤回詔書,我們就不能再在街上隨便逮捕疑犯了。」

 

天娜拍案,怒氣沖漸的說:「如果那個傑靈膽敢撤回詔書,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文東楞住了,沒想到天娜竟敢正直稱呼傑靈的諱名,連「女皇陛下」也沒有說。天娜看見文東目瞪口呆的反應,才想起對方是華夏帝國的人類官員,不是自己的外星人下屬,就稍為收斂。正當天娜感到尷尬,不知如何反應之時,桌上的電話就響起來了。文東接過電話,驚聞部下致電匯報說:「大人,文大人帶著一百多個都察院特工衝進來總部了,說調查局濫濫捕和濫用私刑!」

 

「可惡,馬上趕走他們吧!」「遵命。」

 

天娜問:「甚麼事?」文東就回答說:「本德那傢伙帶著都察院特工衝進來了。」

 

「踩到來我們頭上了嗎?看來不給他一點眼色也不行,索性把他們所有人都關在羈留室裡吧。」

 

「這可能會觸怒陛下,始終本德是陛下的男人,是四大侍衛之一。」「我才不管那麼多。」天娜起身,拉開椅子,離開辦公室,推開守候在門外的警察,到外邊馬上召集自己的部下,前往調查局總部的大廳,攔阻本德的部隊推進。文東卻沒有追出去,依然坐在原位,神情回復平靜,沒有為本德前來「踢館」一事而感到絲毫的緊張。一個警官看見文東還在氣定神閒的喝酒,就走焦急地走過去,問:「大人啊,都察院來踩場了,你怎麼還氣定神閒呢?」

 

「就讓都察院特工跟太空都統使司士兵大打出手吧,這正合我的心意。」

 

「可是⋯⋯」

 

「外星人的事你就別管了。你們出貨了嗎?」

 

「大人,已經出了。」

 

「那就好了,接下來我們作壁上觀就好了。」

 

本德正在大堂裡跟調查局的警察們推撞時,見天娜來了,就質問她:「你怎麼會在調查局的總部裡?」

 

「這與你無關,我跟調查局有公事要商議。你身為右都御史怎麼帶人來調查局鬧事了?」

 

「調查局知法犯法,濫捕無辜,還濫用私刑,帶走了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老師,我要馬上釋放他們,然後以濫用職權罪逮捕那些調查局警察。請你不要阻礙我們都察院執法。」

 

「濫用職權的看來是你吧。」天娜上前,推開了擋路的都察院特工,站在本德面前,盯著他。天娜比本德高足足兩個頭;本德抬頭仰望天娜,看見她凌厲的眼神,就緊張起來。

 

「你想怎樣了⋯⋯」

 

天娜一手抽起本德的衣領,把他抽到半空中,然後把本德摔到地上,嘴角流血。本德拭掉血跡;志美驚見本德倒地,心痛如絞,馬上上前扶起本德,又大罵天娜:「你怎麼暗算人了?你算甚麼君子?」

 

天娜大笑,說:「我不是君子,而且我沒有暗算他,我是明算他。」

 

「你這可惡的傢伙⋯⋯」「志美,你別插手吧,我⋯⋯我可以自己應付。」本德站起來,拔出長劍,指向天娜,說:「天娜,總之,今日你們不放人,我就只好採取適當的武力吧。」

 

「我看你還是把這種人類人手做出來的爛銅爛鐵收好吧。」天娜笑著,從腰間拔出一銀色劍柄,一按按鈕,就伸出粉藍色的激光劍;背景頓時奏起星球大戰的音樂。本德和志美嚇呆了。志美驚訝地說:「搞⋯⋯搞甚麼鬼?星球大戰嗎?」本德則說:「這不就是⋯⋯激光劍了嗎?這是禁用的外星武器,你竟然拿出來了。」

 

「廢話少講,接招吧⋯⋯」天娜話音未落,背景音樂就走音、然後中斷了,激光光線也漸漸減弱,然後消失——激光劍沒電了。天娜生氣地把劍柄擲在地上,說:「怎麼現在才沒電?」

 

「好機會!」本德冷笑一聲,舉起長劍,虎步上前,朝著天娜劈過去。天娜馬上退後兩步,把激光劍拋在一角,然後從腰間拔出一把普通的長劍,往本德的方向一砍,大力的壓在本德的劍上。身為外星人的天娜力氣比本德大得多;本德心想:不能跟她硬碰,於是突然放軟雙手;天娜頓時失去重心,差點往前跌倒了,本德乘機把劍往前一推,沿著天娜的長劍前進,發出「滋滋」的聲響,快要砍到天娜的右手了。但天娜的反應很快,馬上向前踏步,拿穩重心,再向後退,把劍一收,再斬向本德的頭;本德腰往後一彎,避開了攻勢,然後從右邊揮刀,把天娜的劍往左邊撥過去;天娜這次來不及剎掣了,向前仆倒,劍也掉了。此時本德再補一腳,踢向天娜的腹部,使她四腳朝天的倒卧在地。本德上前,左腳踩著天娜的右手,右手則拿劍指著天娜的脖子,問:「你投降吧。」

 

「我才不會輸給你這小男孩!」天娜左手馬上捉住本德的右腳,迅速一拉;本德反應不及,被天娜拉倒在地上,劍也掉了。於是天娜出動較剪腳,雙腳夾緊本德的脖子,雙手拉緊本德的右手。本德痛得大叫;志美看見,慌張起來,馬上撲向天娜,雙手從後勒緊天娜的脖子,使天娜透不過氣來。

 

「可惡,你這矮小的小女孩⋯⋯」天娜放開了本德,下巴往下壓,頭向前傾,挺直腰骨,左手往後面一扯,扯得志美的左腿紅腫;志美痛得要命,大叫一聲,手就鬆開了。天娜乘機左手一肘撞向志美的胸部,再一腳把她踢倒,壓在本德身上。天娜馬上轉身,左手握緊志美的脖子,右手捉緊本德的脖子,咬牙切齒的說:「我要把你們這兩個小男孩小女孩殺掉!」

 

「天娜,你給我住手!」一把凶惡的女聲忽然從門外傳過來。天娜大驚,抬頭一望,才發現在莉莎帶領禁軍和外星儀衛司士兵(杰娜的外星人侍衛)的陪同下,杰娜和傑靈同時來到了調查局總部。當調查局的警察和太空都統使司的士兵看見杰娜和傑靈的時候,就紛紛散退,急忙向她們鞠躬敬禮。杰娜生氣地走到天娜的面前,狠狠的摑了她一巴掌。傑靈則上前扶起本德和志美,問他:「喂,小男孩、小女孩,沒事吧?」

 

不願被傑靈看見自己輸得難看的本德,不敢正視傑靈,只好低頭,輕聲地回答:「陛下,我沒事。」志美卻不滿地向傑靈抗議:「陛⋯⋯陛下!甚麼小女孩啊!我⋯⋯我都已經久為人母了!」

 

傑靈笑了,輕撫志美的臉,說:「你還有精神反駁我,即使說沒事吧。」

 

莉莎則指著那些調查局的警察,高聲地指罵:「你們還不把文東召出來叫他覲見陛下?」調查局的警官嚇壞了,馬上跑去找文東。同時,莉莎帶著禁軍推開調查局和太空都統使司的人員,步入羈留室,看見路濟亞、昭聖、弘道和熙怡被綁在長凳上,正被調查局的警察打屁股,就馬上上前制止警察,然後為四人鬆綁。

 

「弘道,你沒事吧?」莉莎上前扶起弘道,帶他步出羈留室;被打得面色蒼白的弘道把頭靠在莉莎的肩膀上喘息。昭聖看見了,就妒忌心作崇,氣得面紅。被關押時間最長的熙怡身體最虛弱,要兩個禁軍參扶才能步出羈留室。路濟亞踏出羈留室,一看見傑靈,就感觸落淚,向傑靈下跪。傑靈扶起路濟亞,說:「別怕,沒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陛下,現在我們應當怎樣做?」莉莎問。傑靈就說:「調查局那些濫用私刑和濫捕的調查人員全部交由都察院處置。朕現在要馬上回宮,宣布廢止擾民的《反仇外言行詔》。」

 

天娜聽見傑靈的說話,就激動起來,大聲抗議:「怎可以這樣的呢!邪教還未被清剿⋯⋯」

 

「天娜,你給我閉嘴!」杰娜高聲地斥責天娜。「詔書的事是傑靈決定的,那裡到你說三道四?看來我得把你軟禁才行,你一出宮就在鬧事。」

 

傑靈對杰娜說:「杰娜,你想怎樣處置天娜我也沒有意見。」她又對警察們說:「你們給我馬上釋放葉莉娜和一眾被關押在總部的學生,否則別怪朕不客氣!」

 

「可是⋯⋯」「大膽,你們想違抗陛下旨意嗎?知否你們非法闖入私人住宅和學校逮捕無辜者,乃犯法行為?」莉莎指責警官說。警官只好卑躬屈膝的向傑靈和莉莎低頭,引領莉莎進去羈留室,把葉莉娜等人釋放。傑靈安排禁軍提供旅遊巴,先接載山娜等師生回去學校,然後叫葉莉娜和倩影登上她的坐駕,一同回宮。至於杰娜就下令儀衛司把天娜拘捕,押上軍車。

 

神情憔悴的葉莉娜戰戰兢兢的登上傑靈的坐駕。傑靈讓倩影坐在右邊,又叫葉莉娜坐在她的左邊,但自責的葉莉娜卻不敢靠近傑靈,刻意跟傑靈保持距離。於是傑靈就伸出左臂,搭在葉莉娜的肩上,問:「你怎麼了?」

 

「陛下,對不起⋯⋯臣無能⋯⋯」「縱火案的事,我說要怪罪你嗎?」傑靈臉貼著臉,對葉莉娜溫柔地說。「山娜只不過是一時無知才去了那個邪教的音樂會,她那會是甚麼邪教分子。天娜根本就是在無限上綱。總言之,今天讓你們受驚了⋯⋯現在沒事的了。」

 

「陛下⋯⋯」

 

「你們兩個今天還是休假陪一下我吧,不過我回宮以後得先辦點公事。」葉莉娜靠在傑靈的懷裡,欣喜地笑著說:「遵旨。」

 

傑靈一返回皇宮,就換上袞龍袍,在紀文的陪同下來到宣旨廳,打開紀文起草的發言稿,放在講台上,在電視鏡頭面前宣告廢除《反仇外言行詔》。

 

「自詔令出,凡斥外者,即遭逮捕。帝國調查局、太空都統使司之酷吏,以查禁書絕禁言之名,㑳擾百姓,濫捕平民,冤案甚廣。邪教奸險,避其禁語,未受查禁;反有無心之人,偶而咒罵外星人,即身陷囹圄。民間仇恨,不減反增。朕悔,自責思之不周;雖有內閣票擬,朕猶難辭其咎。蓋自由於憲法者,猶根於華木,如基於樓閣。根斷則荒木,基毀則傾樓。故自今天起,朕即廢止《反仇外言行詔》。自此太空都統使司復管太空邊防,無涉提刑按察。欽此。」

 

在邪教總部會議室裡,一眾衛道聖教的領袖凝視著電視畫面上的直播,驚聞傑靈廢除《反仇外言行詔》,就議論紛紛。有的說:「太好了,現在廢除了《反仇外言行詔》,我們傳教就方便得多了,不用避開甚麼禁語。」有的卻說:「《反仇外言行詔》被廢除了,我們不就少了一個攻擊皇室和官府袒護外星人、欺壓人類的籍口了嗎?」

 

梁教主咳了一聲,眾人就馬上肅靜下來,靜聽其見解。梁教主說:「其實《反仇外言行詔》被廢除了,反而對我們不利,因為民間對於外星人的仇恨將會被消解。」

 

「教主,那我們應怎麼辦?之前陷害葉莉娜等人的計劃已經泡湯了⋯⋯」

 

「不用怕,現在天娜為首的外星軍隊、調查局與葉莉娜為首的帝國軍隊和禁軍勢成水火、互不信任。這幾批人互不信任,我們就容易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