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十二):儀衛無理闖宮室,細作留恨燒衙門

第十二章:儀衛無理闖宮室,細作留恨燒衙門

 

本德乘坐著葉莉娜的私家車,跟她一同來到外星人聚居地安達臣村,穿過外星人士兵設置的檢查站,經過街道,再進入行宮。因為本德被傑靈下令休假了,所以他不能用都察院的車,只是他不放心他的舊部葉莉娜,怕她又會闖禍,所以還是親自帶她到安達臣村跟外星人見需。村內有很多一間又一間四到五層高的獨立屋,外部建築風格與嶺南建築無異,只是內部有各式各樣的高新科技裝置。村的中央是杰娜的行宮,行宮旁邊就是外星人的自治組織「開普勒22b星帝國朝廷」的辦公大樓;在此辦公、由外星人主理的部門包括考助華夏帝國人類發展太空科技的太空都統使司,以及負責保衛外星人皇室成員的武裝部隊外星儀衛司。行宮是一座新古典主義、樓高五層的華麗宮殿,外牆都是用巴斯石炭岩建造的,外貌樸素,沒有九龍府皇宮那華麗的城樓、宏偉的大殿或精緻的雕刻。辦公大樓與行宮相連,高十幾層,是一座維多利亞風格的政府大樓,也是沒有甚麼雕刻。葉莉娜一下車,就驚訝地問本德:「怎麼行宮建得那麼簡陋的啊,是不是外星人財政有困難了?」

 

本德笑了,說:「你進去看看內部就知道了。難得陛下原諒你,還對你委以重任,你就不要讓兩位陛下失望啊。」

 

「都是有賴文大人和上原大人為小人求情,小人才得免陛下責罰啊。回想自從昔日大人在武學堂提拔小人以來,每次小人闖禍,都是有賴大人一次又一次的幫助小人,大人對小人的大恩大德,小人實在沒齒難忘,無以為報⋯⋯」葉莉娜面有愧色,低下頭來,本德卻拍著她的膊頭,說:「你我曾經在禁軍出生入死,你也救了我不知多少次,能計較甚麼恩德呢?你只要職忠盡守,就是對我最好的回報了。」

 

「謝大人。」

 

穿上黑色曳撒的本德和穿上傑靈御賜的鬥牛服的葉莉娜一下車,就受到杰娜、艾莉、安娜和溫迪的親自迎接她。杰娜和艾莉穿上了曳撒,安娜和溫迪則穿上文官的紅色補服。她們帶同一隊身穿白色曳撒的外星人士兵夾道歡迎。本德和就葉莉娜馬上走到來杰娜面前,向她鞠躬敬禮,其禮節跟晉見傑靈一樣,並說:「參見杰娜女皇陛下。」

 

「免禮了。」杰娜說。

 

溫迪則說:「兩位請進。」

 

溫迪恭敬地引領本德及其部下進入辦公大樓,來到朝廷的大堂。大堂裡的裝修參照太空船的內貌,與建築外貌形成強烈對比;大堂的外牆皆塗上了科幻的灰色,高五米的天花則塗上黑色,還繪畫了銀河系的各個星宿和星座的,構成了一幅大型的觀星圖。大堂的地板用大理石鋪砌,牆上有多幅以太空及宇宙為主題的油畫,扶手電梯和透明玻璃的升降機縱橫交錯,還有穿上漢服的外星人和人類往返。

 

「怎麼不見天娜的呢?她不是太空都統使嗎?」葉莉娜疑惑地問。一提到天娜的名字,杰娜和艾莉就面露不悅;溫迪就搖頭嘆息,回答說:「那傢伙說公務繁忙,不來了。別理會她吧⋯⋯來,我先帶你去見一下在這裡工作的科學家。」

 

「安娜,你先帶本德去辦公室坐一下吧,朕會帶葉莉娜少將到二樓參觀,跟一眾官吏碰個面吧。」「臣遵旨。」

 

於是杰娜、艾莉、溫迪和葉莉娜就走上扶手電梯,往二樓去;而安娜則引領本德步入升降機,來到地下一樓的辦公室。地下幾層設立辦公室的部門多數都是科研部門。安娜關上辦公室的房門,把窗簾拉起來,請本德坐在沙發上,神情緊張;反之,本德卻氣定神閒的坐著。安娜為本德倒了一杯咖啡,恭敬地奉上。本德看見安娜焦慮的樣子,就問:「你怎麼坐立不安似的?」

 

「大人你說有人滲透進來安達臣村了,小人真在難免不安⋯⋯尤其,小人⋯⋯小人即邪教的目標。」安娜驚慌地說。本德就問:「何出此言?」

 

安娜只好吞吞吐吐地說:「那個反外星人的邪教最憎惡的就是跟外星人⋯⋯有⋯⋯有百合關係⋯⋯的人類。

 

本德笑了,說:「哈,你終於承認自己是艾莉的情婦了。」

 

「才⋯⋯才不呢!可是⋯⋯小人真的⋯⋯寢食難安。

 

「我也想盡快找出邪教的間諜。所以你也要幫我忙。邪教的核心成員很可能是由那些曾經被外星人俘虜的人類組成的,所以你要留意在欽天監和安達臣村裡有無前俘虜。」本德說著,拉起衣袖,露出左手前臂上的條碼。「俘虜的左手手臂上都會有這種看似是超市貨品商標條碼般的識別碼,那是以前外星人用來為人類俘虜做記號的條碼。左手前臂有這條碼的話,就肯定曾經被外星人俘虜過了。」

 

安娜搖頭,說:「可是,大人你手上的條碼的顏色都已經很淡了。而我手上的條碼更加完全退色了,所以這不是一個太好辨別懷疑邪教間諜的方法。」

 

「你說得對,這是因為我們被擄去不久以後,外星人就投降了,我們就獲釋了,所以我們手上的條碼沒有怎樣補色。」本德歎了一口氣,說。「不過,如果是被關得較久的俘虜的話,他手上的條碼就應該比較深色,因為外星人會定期為他們手上的條碼補色,顏色沒有那麼容易脫掉。」

 

「我覺得大人應該查考當年那些被擄人類的名單,他們的名字有登記的啊。」

 

本德搖頭,說:「可是,當中不少人都改名換姓了,很難追查。」

 

安娜就問:「那麼大人有找個爾雅嗎?小人覺得她很可疑呢⋯⋯

 

「我⋯⋯我確定她不是邪教的間諜,你放心吧。」本德謹慎地說。他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爾雅受他指使,潛入邪教內部做間諜。

 

在二樓,一眾人類與外星人辦公人員來到走廊迎接葉莉娜,向葉莉娜鞠躬作揖。

 

「陛下,你們原來有那麼多官吏的啊?保安不成問題嗎?」葉莉娜問。

 

「官吏都要拍卡出入大樓,所以保安問題不大。」杰娜說。艾莉亦補充說:「陛下關心的是其他外星人出入安達臣村時的保安工作,因為太空都統使司在城西、擔桿島等地也有研究基地或科研公司辦公室,需要乘坐交通工具出入。」

 

「這是你出入的電子卡,請你不要遺失。」溫迪把一張白色的電子卡交在葉莉娜手裡。葉莉娜就滿有自信的說:「放心吧,陛下;請先給我那些需要出入安達臣村的人員的名單與資料,我再安排士兵出入護送就可以了。」

 

「那就好了。」

 

正當葉莉娜跟杰娜等人在聊天的時候,那些員工中間卻響起了電話聲;眾人盯著最後排一個穿著短褐的文員。他尷尬地低下頭來,對眾人說「不好意思」,然後拿著手機,馬上離開走廊,走到一角去聽電話。電話屏幕上顯示著「梁教主」的名字;那人一看見梁教主的名字,額頭就冒了冷汗,接過電話,低聲地說:「教⋯⋯教主⋯⋯

 

「葉莉娜來了嗎?」梁教主嚴肅地問。

 

「是的⋯⋯她的士兵從今日起會負責護送外星人出入安達臣村。我們過往一直是趁外星人出村的時候動手的,現在⋯⋯

 

「你無須擔心,只要聽從我的吩附行事就好了。明天晚上就依計劃行事吧。」

 

「遵命。」

 

梁教主掛線以後,放下手提電話,繼續在會議室裡與一眾邪教領袖商量對策。梁教主說:「自從那個狗皇帝頒佈《反仇外言行詔》以來,官府動輒以言入罪,微文深詆,令民間怨聲載道,無辜被捕者甚眾,而我們的地下活動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現在,我們要把這種怨恨進一步擴大,製造多一些冤案,挑動民間對外星人的仇恨。你們照我的意思去做吧。」「遵命。」

 

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離校鐘聲響起,學校的大閘即將關上,圖書館亦快要閉館了。這天負責在圖書館裡當值的熙怡只好留在最後,在圖書館閉館時催促所有學生離去。她發現道明還坐在桌前看書,於是就上前,拍著他的肩膀,說:「圖書館要關門了,你把書借回家裡看吧。」

 

「是的,老師。」

 

熙怡帶道明來的櫃台前,用掃描槍掃描書碼,然後在借出記錄上蓋上印,再把書交給道明。熙怡把書交給道明時,趁機輕輕地摸了道明的手一下,嚇得道明馬上退後。

 

「哈哈,你真害羞呢。你還是早點回家吧。」

 

「是的⋯⋯」面紅的道明馬上把圖書放入書包裡,然後急步離去。道明離去後,熙怡就準備鎖門離去;此時樓上卻傳來轟隆的聲響,似乎樓上有書本掉下來了。

 

「是誰啊?」熙怡走上樓梯,馬上到二樓看過究竟。她轉彎走入角落,發現一個書櫃上的書散落滿地,而書櫃亦移位了,似乎被人碰撞過。書櫃前的打印機則發出隆隆的聲響,正在打印著不知甚麼。A4紙從打印機噴出來,散滿了一地。熙怡蹲下來,拾起紙張,驚見紙上寫著:「誅戳淫媟妖人,滅絕通姦莠民,血洗九龍京師,道德倫理重生。」紙張上還畫上了血紅色的十字架以及五角星,這都是衛道教的符號。

 

「怎⋯⋯怎會有這種東西的呢?」

 

熙怡馬上查看打印機上的屏幕,發現發出列印指令的電腦是在地下電腦閣的桌上電腦,這些電腦平時開放學生借用。熙怡慌張起來,馬上跑到地下,來到那座桌上電腦前。果然,電腦還是開著,螢幕上有一個海報圖片檔案的視窗。

 

「到底是誰在列印這種東西?」熙怡話音未落,身後就傳來腳步聲。熙怡嚇了一跳,猛然回首,看見是任教體育與軍事訓練科的郭善妍老師,才鬆了一口氣。熙怡問:「你怎麼進來了?」

 

「我工作晚了,在門外聽見聲音,就進來圖書館看。你在列印甚麼?」

 

「不是我在列印啊,我發現這電腦自動亮著了,然後打印機就自動打印出一大堆邪教單張。我得馬上通知校長⋯⋯

 

善妍看見電腦螢幕上的視窗,面色一沉,退後了半步。正當熙怡想踏前一步走部善妍之時,善妍突然大聲喝止她一聲「別動」,又從腰間的劍鞘拔出長劍,指向熙怡。熙怡楞住了,問:「喂,你發甚麼瘋啊?」

 

「我有理由懷疑你是邪教的間諜。我要帶你去報警。」

 

「甚⋯⋯甚麼?你別含血噴人!」熙怡生氣地大吼大叫起來。善妍不加理會,一腳踢向熙怡,反應不及的熙怡就倒在地上。善妍馬上上前用手肘鎖緊熙怡的脖子,押她離開圖書館;無論熙怡如何掙扎,也無法掙脫善妍粗壯的手臂。善妍報警後,帝國調查局的警察很快就來到學校,拘捕了熙怡,把她押上警車。住在學校旁邊宿舍的路濟亞衝上前,正想阻止警察的時候,就被善妍制止。熙怡看見路濟亞來了,就大叫,說:「警察怎可以闖入位處皇城的校園執法了?校長,救我啊!」

 

「校長,你想妨礙警察執法嗎?」

 

路濟亞生氣地斥責善妍,說:「你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就報警了?再說,皇城是禁軍管的!」

 

善妍嚴肅地說:「熙怡在圖書館打印機列印大量邪教單張,已經是違反了《反仇恨言行詔》,必須報警處理,而且根據《反仇恨言行詔》,警察必要時可以跨區執法。如果我先通報校長的話,恐怕校長大人會包庇下屬。」

 

路濟亞氣憤地說:「你這話算是甚麼意思?」

 

「既然校長無意包庇的話,就應該讓帝國調查局把熙怡帶回去慢慢的調查清楚,而不是在這裡大吵大嚷。」

 

「你這笨蛋!難道你不知道你們這些帝國調查局的死黑警都喜歡濫用私刑的嗎⋯⋯

 

警察沒有理會路濟亞,把熙怡強行拉入警車,然後開車離去;善妍抓緊路濟亞,不許她追上去。路濟亞自好眼白白看著熙怡被警車載走,心急如焚,不知所措。

 

晚上,心情不好的傑靈把懷道和巴里傳召到客廳,陪她喝酒。傑靈左手抱著巴里,右手抱著懷道,躺在沙發上;巴里和懷道果然穿上了女裝水手校裙,一直為傑靈倒酒。沒多久,杰娜帶著艾莉和溫迪來了,傑靈就請她們坐在對面的沙發上,一同喝酒。

 

「紀文算是甚麼意思?他有當過我是女皇嗎?我要懲罰誰就懲罰誰,他憑甚麼反對⋯⋯

 

「但你為甚麼要懲罰本德呢?」杰娜問。

 

「上星期又死了兩個外星人,完全是本德的責任!他沒有嚴禁民間仇恨外星人。」

 

「可是,紀文也說過,愈禁止人類批評外星人,人類對外星人的仇恨就會愈大⋯⋯

 

「我不理!我是女皇陛下,誰膽敢辱罵外星人,我就要他人頭落地!」傑靈高聲地叫嚷起來。艾莉就說:「陛下,你醉了⋯⋯

 

「我沒醉!」傑靈站走來,走到杰娜身旁坐下,靠在杰娜的懷裡,對她說:「杰娜,我不容許任何人說你半句壞話或者傷害你。」

 

杰娜擁抱傑靈,輕撫她的臉,輕聲地說:「傑靈,拘捕邪教分子,逮捕殺人犯故然沒錯,但是⋯⋯我覺得,現在天娜的行為實在太過份了。我一開始就不太贊成你的詔書⋯⋯

 

滿身酒氣的傑靈就忽然激動起來,捉緊杰娜的手,激動地說:「你怎麼也要跟我作對呢?我做那麼多也是為了你!你怎麼辜負我對你的愛意⋯⋯

 

杰娜慌張起來,凝視懷道,向他發出求助的眼神。眾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懷道身上,似乎認為自己懷道才有辦法安撫傑靈。於是懷道就對傑靈說:「陛下宅心仁厚,愛護外星人,這是眾所周知的。而陛下下詔的本意也是好的。」

 

「懷道,還是你最了解我,我愛死你了。」傑靈大悅,走到來懷道身邊,抱緊他坐在沙發上。懷道就說:「陛下,你真的愛我嗎?」

 

「這當然啦,還用問嗎。」

 

「那你愛紀文殿下嗎?」

 

「我不愛他的話⋯⋯我怎會這麼生氣啊!」傑靈收起了笑容,再次抱怨紀文。「他總是以為自己是個國師,覺得他的意見就是真理,總是對我諸多意見;莉莎還常常跟他一唱一和!他們都不聽我話的,枉我對他們那麼好⋯⋯

 

「陛下,既然如此,那麼你當初為何娶紀文殿下為正室呢?」

 

「那是因為⋯⋯我欣賞他。他不像其他男人一樣只會向我拍馬屁。」

 

「可是,現在陛下又因為殿下的說話不中聽,就生殿下的氣了。」

 

「我⋯⋯我生氣,是因為他說的話不合理啊!治亂世用重典,我禁止平民仇恨外星人有何不對?他這種書生就只會死守甚麼言論自由底線⋯⋯

 

「我知道陛下你深愛著紀文皇夫殿下。有時候殿下說了些話得罪了陛下,但既然陛下愛殿下,陛下又能否以愛寬恕殿下,嘗試平心靜氣的聆聽殿下的進言呢?」

 

傑靈楞住了,無言以對。杰娜就拍著傑靈的肩膀,笑著說:「你還是快點去找紀文吧。」

 

「但⋯⋯⋯⋯我不好意思的啊⋯⋯

 

「甚麼不好意思呢,快點去吧。」

 

於是巴里和懷道扶著傑靈,動身離座,離開客廳,回到寢宮。杰娜亦跟艾莉和溫迪離開客廳,穿過花園,徒步返回寢宮。杰娜左手摟著艾莉,右手摟著溫迪,說:「傑靈真是幸福,她娶了紀文這個美男子作她的軍師,又有懷道這美少年安撫她那牛脾氣,還有巴里給她玩弄。不過,我呢,我這二十多個皇妃卻⋯⋯

 

「陛下,你在投訴我們不夠聰明嗎?」艾莉笑著問。杰娜面紅了,說:「我⋯⋯我不是這種意思啊!可是⋯⋯說實話,你們有誰能夠控制得到天娜,使她不要天天激怒我?」

 

艾莉就說:「那你可以趕走天娜的啊⋯⋯反正大家都不太喜歡她⋯⋯

 

溫迪馬上插嘴說:「艾莉啊,你怎能如此說話的啊。」

 

杰娜嘆了一口氣,然後說:「天娜對人類有很大偏見,我覺得她早晚會出事⋯⋯對了,天娜去了那裡?」

 

溫迪和艾莉都不知道。忽然,艾莉的手提電話響起來。艾莉接過電話,面色一變。杰娜就問:「發生了甚麼事?」

 

艾莉結結巴巴地說:「陛下⋯⋯安娜打電話來,說安達臣村朝廷總部被人縱火了!」

 

杰娜和溫迪嚇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溫迪,你⋯⋯快點打電話給天娜!艾莉,你馬上帶太空都統使司和外星儀衛司去救火吧!」「遵旨。」

 

當傑靈、巴里和懷道回到寢宮時,紀文已經躺在床上睡覺了。傑靈就對懷道說:「他好像熟睡了。」

 

「讓我去叫醒殿下吧。」

 

懷道走到床邊,輕輕拍了紀文一下,發現紀文還未睡,只是躺在床上發呆。紀文就問:「懷道,怎麼了?」

 

「殿下,陛下來了找你啊。」

 

「我還在生她的氣呢,叫她別碰我⋯⋯」紀文話音未落,醉醺醺的傑靈就蹼上前,把紀文壓在床上,抱緊紀文。紀文大叫一聲,慌忙推開傑靈,說:「你⋯⋯你在做甚麼?」

 

「對不起,紀文,我知錯了。」傑靈一邊說著,一邊親吻著紀文的臉頰。紀文面紅起來,說:「你⋯⋯你想怎樣了⋯⋯

 

「你原諒我好嗎?」

 

「你⋯⋯你這樣算是色誘嗎?」「算啊。」

 

巴里笑著插嘴說:「陛下,道歉是露出胸部是常識吧。」

 

「啊,對啊。」傑靈就拉開交領,露出巨乳,壓在紀文的臉上。紀文害羞地說:「好了,好了⋯⋯別這樣⋯⋯

 

「那你原諒的了嗎?」

 

「你⋯⋯你先把本德復職⋯⋯」「我明天就會把本德復職了,你原諒我嗎?」

 

「我⋯⋯好吧⋯⋯

 

鬱悶的本德則回到位於西宮的家裡,垂頭喪氣、沒精打采。他輕輕的推開韋娜的房門,看見韋娜熟睡了,就靜悄悄的走到床邊,親吻韋娜的臉頰,然後關門離去。當然,韋娜只是假裝熟睡。她也知道本德被傑靈強制休假的事情,心裡難過,卻又不敢表達出來,以免令本德和志美更加憂傷。

 

本德回到寢室,坐在沙發上,嘆了一口氣。志美坐在他旁邊,倒了一杯酒,遞給本德;本德喝了一口,就對志美說:「我覺得我真的很沒用。已經一個多月了,外星人被邪教仇殺的事情竟然沒有半點頭緒,直到現在我還找不出邪教教主⋯⋯

 

「這也不能怪你啊。你都已經盡力了。」

 

「可是⋯⋯

 

忽然,門外傳來一直嘈吵的拍門聲。志美就問:「是誰啊,都夜深了?你們出去看看。」

 

幾個宮女和侍衛就走去應門,沒想到一群太空都統使司的士兵,在天娜的引領下,馬上就推開了他們,闖入客廳。剛進門口的時候,天娜的手提電話就響起來了,是杰娜打電話給她;然而,天娜卻沒有接聽就掛了線。本德和志美看見天娜,感到驚訝。志美氣得站起來,指著天娜大罵,說:「大膽!天娜,你憑甚麼在深夜闖入內臣的家中呢?快給我滾出去!」

 

「我是來拘捕本德的。」天娜奸笑著說,手裡拿著一張「道德教會」的單張,向志美展示。「這邪教單張是我們在右都御史文本德的坐駕上找到的,我懷疑右都御史是邪教的內應,我要馬上把他逮捕,再轉交到帝國調查局。」

 

本德嚇了一跳;他根本從來沒有看過這單張。志美認定是天娜賊贓嫁禍,就拔出長劍,指向天娜,大罵說:「你憑甚麼闖入內臣的坐駕上搜證和拘捕疑犯呢?你又不是調查局或都察院的人!你亂來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下令禁軍逮捕你們!」

 

「看來你打算阻礙公職人員辦公吧?你們給我上!」

 

幾個外星人馬上上前奪去了志美手上的長劍,把志美輕易地摔在地上。

 

「志美!」本德還沒來得及出拳反抗,就被幾個外星人拳打腳踢,制伏在地,雙手被戴上手銬。正當天娜準備帶走本德的時候,莉莎就帶著十多個穿著曳撒禁軍衝過來,擋住天娜的去路,不許她踏出客廳的大門。天娜就生氣地說:「你算甚麼意思,阻礙我執法了嗎?」

 

「誰批准你闖入內臣的家裡執法了?皇宮裡以及皇城裡,只有禁軍才擁有執法權!你擅闖志美的大宅,我現在要把你們拘捕!」

 

在莉莎一聲令下,禁軍們紛紛舉起槍枝,指向太空都統使司的一眾士兵,嚴陣以待。天娜亦不禁示弱,馬上下令士兵舉槍指向禁軍,互相對峙。正當雙方不知如何是好之際,無法忍受嘈吵聲的韋娜就來到了走廊外,驚見兩班人持槍對峙著。韋娜就大叫起來。韋娜那種小女孩的尖叫聲嚇得莉莎和天娜慌忙掩著耳朵。

 

韋娜大叫,說:「你們發瘋了嗎?這裡可是皇宮來的!」

 

韋娜衝到天娜和莉莎中間,放聲大哭。莉莎和天娜慌忙下令部下把槍收起來;然而,天娜還是堅持要逮捕本德。於是韋娜一邊哭泣,一邊用手拍打天娜,說:「你給我滾!你給我滾!別傷害我爸!」

 

「我⋯⋯我要執法啊,你這死小孩別煩我。」天娜嘗試推開韋娜,但韋娜還是拉扯著她的衣袖,纏繞著她,繼續大吵大鬧,哭過不停。莉莎見狀,就趁機對天娜說:「你看你這傢伙,你弄哭韋娜了。你連小孩也想打嗎?你滾不滾啊?你沒有搜查令就擅闖民宅,要不要我馬上拘捕你啊?」

 

「可⋯⋯可惡!我明天會再來的,你瞧著!」

 

天娜只好收隊離開。韋娜見天娜和她的外星人士兵離去後,就馬上上前扶起倒地的本德;莉莎亦上前扶起被打傷的志美。莉莎說:「韋娜,你先回去睡吧,我會叫御醫來看望本德和志美的了。我得把此事稟告傑靈陛下及杰娜陛下。」「是的,大人。」

 

由於巴里、懷道和紀文整晚都在服侍傑靈,晚了起床,故此莉莎惟有代替巴里護送畢哲和當定上學,然後才回到宮中,晉見傑靈。在蘇珊娜尚宮的引領下,莉莎進入傑靈的寢室,看見傑靈、紀文、懷道和巴里幾個全身赤裸的躺在那寬敞的龍床之上,就尷尬起來,不敢正視傑靈。

 

「莉莎,那麼早啊⋯⋯所謂何事?」傑靈首先起床,伸了一個懶腰,翻開被子,一絲不掛的下床,走近莉莎。莉莎就尷尬地說:「陛下啊,你別⋯⋯別那麼變態好嗎,先穿上衣服吧!」

 

「你真是麻煩。」於是宮女蘇珊娜呈上一件浴袍,請傑靈穿上。蘇珊娜已經對傑靈的裸體司空見慣了,沒太大反應。傑靈穿上浴袍以後,莉莎才敢正視傑靈。傑靈就問:「你到底來找我有甚麼事啊?」

 

「陛下,昨晚天娜聲稱在本德的坐駕上找到與衛道教有關的異端組織『道德教會』的單張,懷疑本德私通邪教,因而在深夜闖入志美及本德位於西宮的府上,幸得臣及時前往制止。」

 

傑靈震驚地對莉莎說:「甚麼?天娜這樣做實在是太過份了!本德沒事吧?」

 

「本德今天主動前往帝國調查局協助調查。臣經過調查後,得悉所謂的單張實為聖嘉琳的老師宋弘道遺留下來的。韋娜曾經以本德的坐駕接載弘道。」

 

「那個弘道⋯⋯是甚麼人?」「陛下,他是我安插在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裡,負責暗中保護校內貴族子女的禁軍特工啊。他之所以取得單張,亦是因為要協助調查邪教滲透校園一事,他絕對不是邪教的人。」

 

「說起來⋯⋯那個宋弘道像得英俊嗎?不如叫他進宮來見見我⋯⋯」好色的傑靈笑著問。莉莎就生氣地說:「陛下,你認真一點好不好?別只想著男人吧!」

 

「難就你想獨佔你的下屬嗎⋯⋯」「陛下啊!」

 

傑靈見莉莎生氣,就安撫她,說:「好了好了,我不開玩笑了。那麼你向調查局解釋了嗎?」

 

「我已經向去調查局解釋過了。另外,陛下,還有一件事⋯⋯

 

「甚麼事了?別吞吞吐吐,一次過說吧!」

 

「昨晚安達臣村被不知明人士縱火,疑為邪教徒所為;外星人行宮並無受損,惟有外星人民居損毀,一人死亡、十多人受傷⋯⋯

 

「你怎麼現在才跟我說呢?怎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呢?安達臣村不是由葉莉娜派兵守衛的嗎?馬上叫葉莉娜來見我,我要親自向她問罪!」

 

「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