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麗素公主與黑熊(四)

(四)

 

由於馬戲團在晚上表演,白天休息,故賀蘭決定在日間行事。莉莎駕駛客貨車停泊在附近,然後跟天娜、綺華和賀蘭穿上貼里,打扮成保安,偷偷溜入馬戲團營地。果然,營地水靜河飛,不見半個人影。賀蘭輕易地找到了小黑熊被關押的帳篷,發現除了小黑熊以外,還有大象、獅子、猩猩等動物,個個都被關在狹小的鐵籠裡,愁眉苦臉。賀蘭大怒,說:「可惡的人渣,竟然抓了那麼多野生動物!」

 

天娜就說:「我們這次的目標只是救出小黑熊,再者客貨車擠不下那麼多動物。」

 

「不,我的目標是救出所有動物。我的部下會幫忙,你們放心。」賀蘭說罷,左右忽然冒出四十多個身披黑色斗篷、穿著貼里的蒙面刺客。綺華、天娜和莉莎嚇壞了,賀蘭冷笑說:「幾位大人不必害怕,他們都是我的手下。人來,先把猩猩抬上貨櫃車吧。獅子比較難處理,要小心不要刺激牠⋯⋯」

「貨櫃車?你哪裡來貨櫃車?」莉莎驚訝地說。賀蘭卻說:「哎呀,大人,有甚麼出奇呢?我還有貨櫃船和直升機呢,錢都是從都察院賺來的。我們四個把小黑熊帶上客貨車就好了,其他動物他們會處理。」

 

綺華一劍劈開鐵籠的大鎖,然後抱出小黑熊。小黑熊好似認出了牠,面露笑容;但小黑熊比人類嬰兒重得多,抱一下還好,要抱著來走路就吃力得多了。於是綺華回頭望了莉莎一眼,笑著說:「大人啊,不如⋯⋯你負責抱小黑熊上車啦。」

 

「你⋯⋯大膽!你命令本官做事嗎?你⋯⋯你自己抱啊!萬一牠咬我怎麼辦⋯⋯」莉莎說。

 

「哈哈,難道大人怕黑熊嗎?」

 

「荒⋯⋯荒謬!本官天不怕地不怕⋯⋯把牠拿來!」莉莎才剛用雙手接過小黑熊,門外就傳來馬戲團職員的尖叫聲。

 

「有賊啊!」

 

「被發現了!莉莎你快點跑上車。」天娜說。

 

「怎樣跑得動啊?牠很重啊⋯⋯」「危險,快來這邊躲避!」賀蘭聽見槍聲,馬上一手拉著莉莎躲到木箱後,而綺華和天娜亦緊隨其後。綺華驚見兩邊的大門各冒出十幾個馬戲團員工,大多手持刀劍,有的還手持長槍。

 

「這種白丁怎可能會有槍有劍的?他們沒有一人像是士大夫⋯⋯」綺華說。賀蘭就說:「一定是黑市交易買回來了吧。劉大人,你跟天娜大人先上車,我跟綺華殿後。」

 

「好⋯⋯好吧。」

 

賀蘭和綺華拔出手槍,跟敵方駁火,掩護莉莎和天娜離去。敵人很快耗盡彈藥了,就拔劍上前與綺華和賀蘭決鬥。賀蘭不慌不忙的拔出寶劍,往前一劈,畫出一線銀月,兩名敵人就浴血倒地。綺華也不禁示弱,一刀擋開敵人的彎刀,再一劍刺穿她的肚子。天娜見狀,就對莉莎說:「陛下不是說過盡量別殺人嗎?已經死了好幾個啦⋯⋯」

 

「他們想殺我們啊!管不了那麼多⋯⋯你快掩護我,我沒第三隻手去拔劍。」

 

天娜緊握長劍,護送抱著小黑熊的莉莎,跑出營地,快要登上客貨車時,卻被一男一女的馴獸師拔劍攔路。

 

「快點放下小黑熊,要不然⋯⋯啊啊!」「你好煩啊!」天娜一下快刀瞬間𠝹傷了男馴獸師,使他痛苦尖叫,連人帶劍倒地;女馴獸師就扶起他,說:「你這廢物怎麼被那傢伙一招KO了⋯⋯」

 

「我們先上車吧,綺華和賀蘭會有其他車輛接載。」莉莎趁機登車,天娜則順道從後踢了女馴獸師的屁股一下,再登上駕駛車,開車逃去。天娜開車時,果然有一架貨櫃車、四輛黑色汽車迎面而來,全部都是賀蘭的手下。天娜驚訝地說:「那個甚麼武俠團⋯⋯怎麼像警察一樣神通廣大的呢⋯⋯」

 

「別管吧,你趕快開車回宮,去太醫院,獸醫會為這小黑熊檢查⋯⋯仆街!牠撒尿在我身上了!」莉莎大叫,馬上慌忙拿紙巾拭乾身上的尿液;小黑熊看見莉莎狼狽的樣子卻面露微笑。

 

賀蘭大鬧馬戲團一事令馬戲團損失慘重,動物大多都被林衡武俠團救出,暫時帶到虞衡司看管。武俠團只是殺了幾個反抗的馬戲團職員,活捉馴獸師,把他們的雙手打斷後,就馬上撤退,因為本德吩咐他們是次不得大開殺戒。當晚馬戲團只好取消所有表演。

 

晚上,傑靈、紀文、杰娜和艾莉去了太醫院看望小黑熊,又把畢哲、麗素和韋娜都叫來了。麗素一進太醫院的獸醫診所,看見小黑熊竟然躺在床上,就高興極了,馬上上前擁抱牠。小黑熊認出了麗素、畢哲和韋娜,馬上直立起來,向她們張開雙臂,輕輕的叫起來。麗素就問:「怎麼小黑熊會進宮的呢?」

 

「綺華、天娜和莉莎在荊大俠的幫助之下,把牠從馬戲團救出來。」艾莉說。「綺華,你把事情向她們講清楚吧。」

 

綺華就說:「我偷聽馴獸師的對話,得知原來這小黑熊是從雲南的黑市非法購入的,又看不過眼他們虐待小黑熊,就向兩位陛下稟告;兩位陛下就批准我找荊大俠行動。」

 

「為甚麼不找都察院的官兵呢?」畢哲問。

 

「因為我們初時沒有確實證據,也沒有大理院的搜查令,只好用些非常手段。」綺華說。

 

「但現在找到證據了嗎?」紀文問。綺華就說:「我們在救出動物同時也派人入侵他們的辦公室,把帳簿拿出來後,找到了他們參與黑市交易的證據。而且,有幾個馴獸師已經同意當證人。」

 

「那你們有打斷他們的手手腳腳嗎?」韋娜問。

 

「當然有啦,所有馴獸師的手都被打斷了。」綺華笑著說。麗素聽見,就笑了,對小黑熊說:「你聽見了嗎,以後沒有人能再傷害你了。」

 

「不過,麗素,牠始終是屬於大自然的,我們還得找回牠的母親,這小黑熊不能永遠留在宮中。」杰娜說。

 

「這我當然明白,沒有孩子願意失去母親,沒有母親願意失去孩子。」

 

「你明白就好了。」

 

傑靈就說:「那這樣吧,志美,你明天給我打電話去研究所那邊,叫他們派人來宮中,看看這小黑熊身上有沒有打晶片,能不能找到牠是從那個保護區被擄走的。如果牠是從保護區來的話,牠應該有登記資料,虞衡司為雲南保護區的亞洲黑熊都植入了晶片。有資料的話,就比較容易尋回牠的母親。」

 

「遵旨。」

 

莉莎說著,忽然莉莎和天娜慌張地闖進了太醫院求見。傑靈就問:「何以臉色蒼白了?」

 

「陛⋯⋯陛下,大事不妙了。動物園⋯⋯動物園那頭從雲南來展覽的母熊白白⋯⋯走失了!」天娜慌張地說。

 

傑靈驚訝地說:「甚麼?萬一牠襲擊人類,或者萬一有人類傷害牠的話⋯⋯」

 

「禁軍已經封鎖了聖母山和獅山一帶,派兵協助研究所的飼養員四出尋找母熊。」莉莎說。

 

「記住,千萬不可以傷害母熊,把牠抓回動物園就好了。」「遵命。」

 

「聽說母熊白白不是也走失了女兒嗎?說不定這小黑熊就是牠的女兒呢。」畢哲說。傑靈卻說:「哪有那麼巧合的啊!總之明天找研究所的人來為小黑熊檢查再算。現在要先把母熊送回動物園。你們再跟小黑熊玩一下吧,我們先回寢宮休息了。」

 

「我們也先告辭了,我跟天娜得出去搜索母熊的蹤影。」莉莎說罷,便跟天娜急步離去。她們才剛出去,就有士兵來傳話,稱在十二笏村附近發現黑熊腳印。天娜就說:「十二笏村⋯⋯不就是京衛指揮使葉莉娜的府第所在嗎?」

 

「那我們快點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