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知魚之樂】事出必有因—亞里士多德四因說

【安知魚之樂】事出必有因—亞里士多德四因說

 

人係一種好Q麻煩嘅生物,成日都會問點解。點解我咁窮?點解阿媽生我喺香港?點解我老細咁仆街?點解我條仔/條女咁黑人憎?點解我放假仲會上高登?當我哋問「點解」嗰陣,其實就係假設咗背後有「原因」(cause)或者「理由」(reason)[i]存在,亦即係俗語所言嘅「事出必有因」。我哋假設一件事發生背後一定有原因可以解釋,於是我哋就去搵依個原因。自然科學同人文科學—當然包括哲學,亦都係因為咁樣而誕生。自然科學尋找自然現象背後嘅規律,人文科學尋找人文生活背後嘅結構,都係假設咗「事出必有因」

 

但乜野叫「原因」呢?哲學家亞里士多德(384-322 BC)認為,世上所有嘢都係由四個原因(αἴτια),包括:

 

質料因(αἰτία ὡς ὕλη):構成事物嘅物料

動力因(ὡς κινοῦν):推動事物發生嘅動力

形式因(ὡς τὸ εἶδος):事物構成嘅形式

目的因(ὡς οὗ ἕνεκα):事物發生/存在所追求嘅目的

 

就咁講可能唔係太明,等我用例子答你啦。假設有本全裸嘅靚女寫真集係度,咁佢嘅質料因就當然係本書本身,動力因就係攝易、設計、排版、印刷、發行等生產工序,形式因就係本書「全裸寫真」依種表達形式,目的因就係俾你班咸濕仔一路睇一路打J。係咪好合理先?但我哋再睇多個例子就會慢慢發現有問題。

 

假似有條友叫林早洩。佢嘅質料因就係佢個身體啦,動力因就當然係佢老豆老母扑嘢生咗佢出嚟,形式因就係佢條友嘅性格(例如好小器)等本質(林早洩之所以為林早洩嘅性質),目的因就係佢做網路大亨。好啦,依個例子裡面個問題就明顯好多啦。首先,人當然有形式因,但形式因嘅內容就唔係咁直接睇得出啦。咩係人嘅本質?亞里士多德本身有另外討論,證明人類本質就係理性動物,但今日唔講住。第二個問題先大鑊:到底林早洩存在嘅目的因係咪真係為咗做「網路大亨」呢?你點知?

 

目的因係四因說最大嘅問題;因為四因說唔單只假設咗事出必有因,而且仲假設咗一個所有存有背後都有特定某一個目的。你落club一定係為咗溝女溝仔,你上高登就一定係為咗派膠,你讀哲學一定係為咗成就哲學大師安德烈⋯⋯閘住!你都痴Q線嘅,你點證明某事物必追求某目的呢?你唔俾人地有其他目的,改目的,甚至無目的嘅?

 

目的因更大嘅問題係套用於解釋自然現象成因。例如鋒面雨咁先算啦,質料因就係冷氣團、暖氣團、水蒸汽等,動力因係冷鋒暖鋒撞埋一舊,形式因就係成個冷鋒降雨原理,但目的因呢?落雨有咩目的?唔通係為咗整濕學生妹D校服咩。落雨就落雨啦,大自然邊有咩目的。可能有人會話:咩啊,上帝落雨實有佢目的啦。喂阿哥,你收皮啦,你係上帝咩?就算上帝落場雨係有佢目的,你又點會知個目的係咩?你同上帝好熟啊?佢幾時同你講過佢落雨個目的係整濕學生妹D校服啊?

學生妹示意圖

 

「目的因」根本就係人類主觀加諸於事物身上嘅解釋,難以應用於解釋自然現象;就算係解釋人文活動亦都會有困難,因為人文活動嘅產品,例如藝術品咁,係有好多詮釋可能同空間,可以同時有好多唔同嘅目的或者意義,未必一定有明確而唯一嘅解釋[ii]。你可能覺得寫真集嘅目的因就係俾你打J,但你唔可以排隊寫真集本身都有純粹作為藝術美學表達嘅目的(我知依個講法好鳩,算啦)。有人覺得我寫依篇文個目的係推廣哲學,亦都有人可以覺得我係認叻擺曬嘢,或者同某班青年人打對台爭做「哲學KOL」。歸根究底,我哋係無一種客觀嘅方法去搵出事物嘅目的因。

 

雖然四因說有個咁大嘅漏洞,但人類係好Q蠢嘅,亞里士多德四因說一直沿用直中世紀,目的因一說後來更被經院哲學神學家用嚟證明上帝存在(目的論論證),直到去啟蒙運動目的因先被排除於解釋自然現象之外,而二十世紀嘅存在主義就甚至否定人類存有本身有唯一而預定嘅「目的」。不過大家可能無諗過嘅係,唔單只目的因有問題,其實「事出必有因」依種咁符合直覺嘅諗法,去到啟蒙運動時期,竟然有個蘇格蘭佬(唔係哲學大師安德烈,請放心)公開反對。依個留返下次再講。

 

參考書目

Aristotle, Metaphysics V, 2, trans. Hugh, Tredennick, in Aristotle, Vol. 17&18,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1933, 1989) 1013a http://data.perseus.org/citations/urn:cts:greekLit:tlg0086.tlg025.perseus-eng1:5.1013a

 

[i] 原因同理由係有分別嘅,但遲D先講,一來因為朕懶,二來亞里士多德本人無區分依兩個概念。

[ii] 詮釋可能性係詮釋學研究嘅課題。詳見Gadamer, Truth and Meth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