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麗素公主與黑熊(三)

目錄按此

 

(三)

 

回宮的路上,麗素滿面愁容;是次旅程不僅沒有讓麗素開懷大笑,反而使她陪感憂傷。畢哲親自送麗素回到寢宮後,悶悶不樂的麗素請畢哲留宿,陪她一晚,於是畢哲就把僕人召到麗素的寢宮去服侍她們,並幫忙開解麗素。綺華趁麗素和畢哲都不在身邊,就馬上把她在馬戲圈帳篷外偷聽到的真相告訴莉莎和天娜。莉莎和天娜大吃一驚,馬上決定帶綺華去見傑靈和杰娜,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兩位女皇稟報。傑靈女皇、紀文皇夫、杰娜女皇和艾莉皇后正在杰娜女皇的房間裡看電視。綺華向四人行禮下拜,然後將馬戲團從黑市非法購買並虐打小黑熊一事如實稟告。傑靈聽見了,勃然大怒,拍案說:「可惡!馬上給朕夷平羅宋馬戲團,把那些馴獸師剁成肉醬,去煮羅宋湯!」

 

巴里就緊張地說:「陛下不行啊,羅宋湯要用牛肉的,用人肉煮會變味⋯⋯」莉莎拍打了巴里的頭一下,說:「笨蛋!陛下只是用比喻而已!你說話前用一下腦好嗎?」

 

「傑靈,這不行的,我們可沒有證據啊。」杰娜冷靜地說。「再說,這案件似乎超出了禁軍和太空都統使司或外星人儀衛司的職權⋯⋯」

 

紀文點頭,說:「陛下你說得對,打擊黑市動物交易和虐待動物是虞衡司的職責。」

 

「那麼⋯⋯朕馬上下達命令叫虞衡司行事吧!」

 

紀文說:「可是你沒有證據。再者,傑靈啊,根據憲法,虞衡司向內閣負責,所以程序上你得先通知首相,要求她向虞衡司郎中執法⋯⋯」

 

「太麻煩了吧!那時候說不定羅宋馬戲團已經出國了!」

 

艾莉就說:「其實我們偷偷的把小黑熊救出來不就行嗎?」

 

杰娜說:「這可是犯法⋯⋯」

 

艾莉面露不悅,說:「小黑熊也是生命來的啊!再說,你也知道,麗素喜歡熊,她絕對不希望我們坐視不理。」

 

「殿下的意思是⋯⋯我們要暗中用些法外手段去處理吧?」紀文嚴肅問。艾莉點頭,說:「對啊!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紀文就說:「我們絕不能輕舉妄動,畢竟這種方法不能經常用。上次炸捕鯨船一事已經震驚朝野了,大和召回公使,鴻臚寺卿在江戶斡旋了幾天還是沒有結果,幸好大和朝廷始終未能證實此事跟皇室或者朝廷內閣有關。」

 

綺華就說:「可是,皇夫殿下,不是有一個人能夠幫我們嗎?」

 

紀文、傑靈、杰娜和艾莉一聽綺華的說話,忽然神色凝重,氣氛變了。傑靈沉思了一會,然後注視著綺華,以低沉的聲音對她說:「你真的想找她嗎?」

 

綺華猶疑了一會,問:「陛下為何如此詫異呢?微臣其實本來就認識那人啊。我家陸家跟荊家也算是世交,微臣開口的話很容易的⋯⋯」

 

「這次小黑熊事件涉及動物黑市交易,很可能有相當的刑事成分;而你身為畢哲的近衛,不能直接插手。但我知道以你的性格絕不會坐視不理⋯⋯這樣吧,你去找右都御史文本德,他會為你安排。」

 

 

「你就照陛下的說話去做吧。」莉莎和天娜亦勸告綺華說。綺華見陛下和兩位大人亦意見一致,只好從命。

 

第二天,綺華奉命到都察院叩見本德;本德跟她在辦公室交談了一會後,就跟她換上便裝貼羅,乘坐汽車,來到城東官塘鎮的荊家武館。荊家武館位處山坡之上,外型簡樸,猶如一中式寺廟,然而館內欒櫨宏敞,前庭栽種花草,後院則是練劍的空地。館內有多個練習室和比武場地;不少學生正在上課學劍,有老有嫰,人數甚眾。一個身穿貼里的少女在門前恭迎綺華和本德,引領他們穿過後院,來到一棟古雅的木屋,穿過高堂,進入偏廳就坐,又為他們沖茶。廳內佈置簡單,牆上只是掛了些字畫、西洋畫和照片,沒有太多裝潢;但令綺華薦訝的是:壁爐上竟擺放著一個人頭標本。綺華雙手發抖,心裡發寒;本德卻冷靜地對她說:「枉你還自稱是賀蘭的酒肉朋友呢,竟然大驚小怪。不過也怪不得你⋯⋯她的確甚少把她的『展品』放出來,應該沒幾個人看過。」

 

「我⋯⋯我一直認識的賀蘭也只不過是個普通的武俠和武館館主,我跟她去飲酒和上青樓時她也很正常⋯⋯」

 

「身為一個職業刺客,雖然賀蘭性情剛烈,但她從不會涉露機密,所以都察院和虞衡司經常找她辦事。」

 

「刺客?都察院⋯⋯找她辦事?」

 

「對啊⋯⋯賀蘭來了。」

 

穿著貼里的賀蘭步出房門;綺華和本德站立,跟賀蘭互相作揖,然後就坐。賀蘭見綺華來了,就高興地說:「咦,綺華,雖然你我都經常一起去蒲夜店了,但這這次才是我們頭一次正式合作呢。」

 

「哦⋯⋯對啊,哈哈。」綺華苦笑說。本德就解釋說:「賀蘭不僅是個武俠,是個社運分子,而且她跟林衡武俠團的一眾武俠一樣,同時是都察院和虞衡司御用的刺客,會受我們委托辦事⋯⋯」

 

「對啊,不過武俠有三大原則:只殺貪官污吏,只殺黑幫罪犯,只殺虐殺動物者。」

 

「有時候法律制裁不了的人,就要靠武俠去處置了,事後我們都察院亦會為他們提供保護,不予起訴。」

 

「對啊,而且多虧文大人都察院的雄厚資本,我們武俠團才能持續發展。文大人,你看,這個人頭標本是新製的啊,這人頭屬於惡名遠播的熊貓獵人魯隸修的;他在四川捕獵熊貓時被我的手下發現了。這個死人頭是我親手從他脖子上割下來的,而且只用了一刀。」

 

「所以說呢,你們荊家劍法並非浪得虛名,一刀就可使人身首異處,哈哈。」

 

「文大人,你過獎了。不過你放心啊,我斬他頭以前,亦有先砍他的手手腳腳下來,所以他絕對是痛苦地死去的,我們工作絕不馬虎的。」

 

「哦,原⋯⋯原來如此。」綺華聽見本德和賀蘭的對話,滿頭大汗,面青唇白,雙手顫抖得厲害。本德就問:「綺華你不舒服嗎?」

 

「不⋯⋯不⋯⋯我沒事⋯⋯」

 

「那我們言歸正傳吧。上海羅宋馬戲團涉嫌從黑市購入及虐待小黑熊;我們要先救出那隻小黑熊,然後再為牠找回母親。麗素公主殿下愛熊如命,所以是次任務的首要工作是救熊。」

 

「要不要殺人?」

 

「這次不用,但你可以打斷馴獸師的手,而且陸綺華、劉莉莎和天娜會以『個人身份』來協助你。」

 

「劉大人?哈,看來公主殿下跟我一樣都是個狂熱的環保分子呢,竟然要驚動劉大人親自出馬來跟我這區區武俠合作。」

 

「麗素公主殿下目睹小黑熊受鞭打後很難過,所以杰娜女皇陛下和傑靈女皇陛下才同意我們行動。雖然羅宋馬戲團有陸軍都督高倩影大人做後台,但這次是兩位陛下的密詔,所以無須害怕高大人插手。」

 

「以高大人的性格,她應該還會反咬上海羅宋馬戲團一口,舉報班主,與他們劃清界線,以保住自己的仕途吧。」

 

「朝廷的事你還真清楚呢。」

 

「文大人你放心吧,小人必定竭盡所能救出小黑熊。」

 

「你辦事我就放心了,那你多跟綺華溝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