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十一):流言蜚語遍黌舍,龍顏大怒震春宮

第十一章:流言蜚語遍黌舍,龍顏大怒震春宮

 

 

第二天,穿上道袍的弘道回到學校,一經過走廊,就發現無論是初中還是高中的女生,皆以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又耳語不斷,令弘道深感不安。他剛好經過操場,又碰見了麗辭和安東在樹後鬼滾,衣衫不整,就走上前責備他們。

 

「你們怎麼又在學校的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了?這些事⋯⋯你們放學後做甚麼我都不管了,但現在你們應該要去上課。」

 

麗辭驚見弘道發現了他們,嚇了一下,退後了半步,急忙整理衣領;可是安東卻不慌不忙的把皮帶扣上,鋪眉搧眼,對弘道說:「對啊,放學的事宋老師就不管了,因為放學後宋老師你要忙著為劉莉莎大人出火吧。哈哈。」

 

弘道一聽,氣得面紅耳赤,說:「你⋯⋯你!你說甚麼?別含血噴人毀人清白⋯⋯」

 

安東搭著弘道的膊頭,笑著說:「老師啊,別害羞吧。說起來我們都是援交界的同行呢。誰不是搭上禁軍都督劉大人這種達官貴人呢?你被劉大人包養應當覺得榮幸才對啊,我也希望有一天會被朝廷官員包養呢。」

 

弘道氣得馬上推開安東的手,說:「援你的頭!我清者自清,你勿毀我清白⋯⋯你們快點回去課室!」然後就怒氣沖沖地離去。

 

弘道一踏入教員室,馬上就被一眾女老師以奇怪的目光望著他。弘道只好尷尬地趕快回到座位上;憲成就走過來,拍著弘道的膊頭,笑著問:「你可以也介紹我給劉大人認識嗎?」

 

弘道面紅了,推開憲成,問!:「你⋯⋯你,你在說甚麼啊?」

 

「你被劉莉莎大人包養嘛,她到底一個月付多少錢?雖然我不太缺錢,但劉大人那麼帥氣,我也有點心動,你不如就幫我問一下吧,好嗎⋯⋯」

 

「你別胡說八道⋯⋯」

 

「甚麼胡說啊,學生都是這樣說的⋯⋯」「我要備課,你別阻我。」

 

於是弘道推開了憲成,回到座位上,打開手提電腦,取出教科書,準備備課。可是,加蜜兒和保奈美馬上又走過來打斷弘道的工作。弘道就抬頭問:「你⋯⋯你想怎麼了?」

 

加蜜兒就笑著說:「我不是甚麼達官貴人,但是我家也挺有錢的啊,劉大人每個月付你多少錢,我照樣是付的,你就陪一下我們吧⋯⋯」

 

弘道氣得彈起來,說:「你們為人師表的莊重一點好嗎?怎可以聽信謠言,含血噴人?我那像是個被包養的小白臉?」

 

於是弘道又趕走了保奈美和加蜜兒。弘道才剛坐下,以為可以鬆一口氣,面如死灰的昭聖就走到來他的面前。弘道看見昭聖面色不對,就問:「昭聖,你沒事吧?」

 

「沒事?你⋯⋯你這水性楊花的小白臉還好意思問我沒事?」昭聖眼泛淚光的說著。弘道楞住了,問:「你是甚麼意思啊?」

 

「劉大人有甚麼好,我有甚麼不好?我⋯⋯我討厭你!」說罷,昭聖就淚奔而逃,弘道捉也捉不住。弘道沒想到謠言已經傳遍了學校。

 

在課室裡,大部分學生都在討論弘道的事情。山娜興高采烈地對利奧和畢哲說:「你們知道嗎?禁軍都督劉大人每月都會付一萬元包養宋老師的啊。」

 

「甚麼一萬啊,我明明聽說是二萬,宋老師還穿著女裝水手校裙的去劉大人府上,因為劉大人本來是喜歡女人的啊。」利奧說。

 

「一萬⋯⋯這怎麼辦?媽沒有那麼給我那麼多零錢呢,我應怎樣從莉莎那傢伙手上把宋老師買過來?」畢哲焦急地說;然而,麗素對此似乎漠不關心,並沒有加入討論,只是在低頭做功課。山娜就笑著,向畢哲獻計:「殿下,劉大人不也是陛下的寵臣嗎?這就是說,劉大人也算是你的下人啊,殿下可以直接吩咐劉大人把宋老師送入皇宮當男妃⋯⋯」

 

「山娜!你怎可以這樣對殿下說這種下流的東西呢?你怎能叫殿下把老師納入後宮當男妃的呢?你知不知道何為尊師重道?」韋娜踏入課室,聽見山娜跟畢哲的說話,就馬上走上前,推了山娜一下。山娜就氣憤,說:「你這人怎可以如此粗魯⋯⋯」

 

「殿下啊,你別聽山娜這婆娘胡說,宋老師又怎會被劉大人包養了呢⋯⋯」韋娜為弘道辯護,卻被畢哲反問:「你怎麼那麼著緊宋老師的清白了?你愛上宋老師了嗎?」

 

韋娜就面紅起來,說:「我⋯⋯我只是⋯⋯只是看不過眼那些流言蜚語而已!殿下不應聽信流言⋯⋯」

 

「甚麼流言?我親眼看見劉大人與宋老師擁抱和親吻的。」儒雅走過來,打斷了畢哲和韋娜之間的對話。韋娜瞪著眼睛,神情驚訝,對儒雅說:「你⋯⋯你!你別含血噴人⋯⋯」

 

「我親眼看見的!我也想不到宋老師是這種人。」

 

「你⋯⋯你在說謊!」韋娜一時不知應如何反駁儒雅,就上前揍她一拳,卻被反應敏捷的儒雅避開了;儒雅反過來把韋娜的手一撥,就被韋娜摔倒在地上。畢哲就說:「喂!你們兩個住手啊!」

 

弘道才剛踏入課室,就看見韋娜被儒雅摔倒在地上,便斥責她們,說:「你們怎麼打架了?」

 

韋娜和儒雅嚇得馬上回到座位去。一眾學生見弘道進來了,就肅靜下來。弘道環顧四周,發現除了韋娜一人以外,沒有一個學生敢直視他。他心想:不是吧,謠言已經傳得那麼快了嗎?可是,上課鐘聲已經響起了,弘道已經沒有時間在想這些無謂的事情。弘道就咳了一聲,然後說:「請各位同學打開課本上課。」

 

自從《反仇外言行詔》實行的幾個星期以來,謀殺和襲擊外星人的事件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增加了。當傑靈在桌前的電腦上收看網路電視的新聞報導時,就氣得火冒三丈。新聞報導稱:「昨天廣州府火車站附近發現一具外星人屍體殘肢,上刻有五角星符號,疑為邪教『衛道聖教』所為;在九龍府京師,禁軍在竹園鄉搗破異端『道德教會』之『敬拜音樂會』,懷疑該教會與衛道聖教有聯繫。然而,由於其宣傳刊物未有直接觸犯《反仇外言行詔》,故被捕之信眾在四十八小時後皆獲釋⋯⋯」

 

「可惡!」生氣的傑靈把書桌上的紙筆拋擲在地上。紀文和莉莎馬上上前制止她。紀文捉著傑靈的手臂,說:「你冷靜一點吧,馬上就要開會了,你不能在臣下面前失儀⋯⋯」

 

「我才不管!」「我早就已經說過,下詔壓制言論自由根本不能保護外星人,反而會引起民間對外星人更大的仇恨。」紀文說。

 

「根本就是本德他失職!他身為副都御史應該把人抓光才對!」

 

傑靈一怪責本德,本來冷靜的紀文亦忍不住動怒了,反駁她說:「你怎麼反過來諉過於人了?你如此不負責任,算是一國之君嗎?」

 

「你⋯⋯你在教訓我嗎?」傑靈沒想到紀文會在此時反駁自己,就更加生氣,張目咋舌,說不出話來。這時候,門外的宮女前來傳話,說:「陛下,右副都御史文本德大人求見。」

 

「叫他進來吧。」

 

才剛與傑靈吵架的紀文氣壞了,動身離開書房;傑靈沒有理會紀文,獨自坐在龍椅上。莉莎見紀文情緒還未平復,亦讓他離開冷靜一下,沒有阻止他。當紀文在書房門外碰見本德時,紀文就上前握著本德的手,說:「你稍後進去的時候,不必理會陛下那些無理的謾罵,錯不在你。」

 

「殿⋯⋯殿下⋯⋯」「我先去冷靜一下。」穿著曳撒的本德告別紀文後,就在宮女引領下進入書房;傑靈一改平日對本德溫柔的聲線,一見本德前來行禮,就拍枱大罵,說:「你怎樣辦事的?怎麼還有外星人被殺的呢?」

 

「陛下,臣定必盡力⋯⋯」「朕決定了,你先休假再算。查禁仇外邪教的事情叫太空都統使司去做就行了。」

 

傑靈的決定令莉莎感到驚訝。站在傑靈旁邊的莉莎忍不住插嘴說:「陛下,這怎行呢?調查、逮捕和提告都不是太空都統使司的職權。太空都統使司只是一支外星人組成的自衛軍隊,負責太空科技與國防的事情,最多也只會為調查機構提供科學化驗的技術支援。怎能在沒有都察院的協助下,自行進行調查工作⋯⋯」

 

「太空都統使司的事情,是朕和杰娜兩個說了算的,我稍後取得她的同意就可以了,你別多管閑事⋯⋯」

 

「再說,陛下,你怎可以如此對待你的男寵本德呢?明明是陛下下錯詔書了,陛下怎可以還在怪罪本德⋯⋯」

 

「可惡!你也跟紀文一樣反我了嗎?」傑靈盯著莉莎,生氣地說。莉莎便抬頭對傑靈說:「陛下,你講一下道理好嗎?」

 

「大膽!你們兩個恃寵就在我面前放肆了嗎?給我滾!」傑靈站起來,一手推開莉莎;莉莎亦激動起來,眼泛淚光,只有本德依然冷靜地不發一言,低頭不語。

 

「陛下⋯⋯你怎⋯⋯你怎可以這樣的?我對陛下你很失望!」莉莎說罷,就淚奔離去。本德亦向傑靈鞠躬敬禮,然後急步退下,剩下傑靈一人獨自留在書房裡。當房門關上後,傑靈就忽然後悔了,卻又不願承認自己錯怪本德;她只好坐在書桌前,咬牙切齒,拍枱,說了一聲「可惡」。

 

一聽見本德被傑靈下令休假的志美,馬上離開皇宮的辦公室,前往找都察院找本德;但本德已經離開都察院了。於是志美向宮女打聽後,終於在皇宮的花園裡找到了本德;本德獨自坐在薔薇亭裡的石凳上,望著湖光山色發呆。憂心的志美馬上走上前,擁抱本德,問:「你⋯⋯你沒事吧?」

 

「我沒事。」本德抬頭仰望志美,輕聲地說。

 

志美說:「陛下實在太過份了,我要向殿下陳情⋯⋯」

 

「不用了,殿下跟陛下吵架了,連莉莎都跟陛下吵架。殿下竟然為了我而跟陛下吵架⋯⋯我實在於心有愧。」

 

「怎會這樣⋯⋯陛下的脾氣真是令人難受呢。」

 

「都差不多十五年了,你還不了解陛下嗎?」

 

這時候,怒氣沖沖的莉莎剛好經過薔薇亭。志美看見莉莎迎面而來,手裡拿著包袱,就問她:「莉莎,你往那裡去了?」

 

「陛下這次實在太過分了,竟然如此蠻不講理,我要請假回鄉!」莉莎生氣地說。志美就走上前,拉著莉莎,勸阻她說:「你別那麼衝動吧,怎可以因為一事而氣之爭就請假回鄉的呢,宮中禁軍的防務誰來負責?」

 

「我請假當然是你來負責吧,難道是巴里那小白臉負責嗎?」

 

「現在京師氣氛緊張,你怎可以在此時離開京師的呢?」

 

「我⋯⋯我不管!陛下不道歉的話我不會理會陛下!」

 

「這樣吧⋯⋯我直接去找陛下吧,或許陛下會聽我說的⋯⋯」

 

本德搖頭,說:「志美,陛下不會聽你說的,陛下現在連殿下的說話都不聽了。」

 

「那⋯⋯那怎麼辦?我們四大侍衛之中⋯⋯對啊!還有巴里!」志美焦急起來了。

 

「那個小白臉除了跟小孩玩耍和作弄小孩以外還能做甚麼呢?挖鼻屎嗎?」莉莎問。志美就說:「陛下很喜歡巴里的啊,叫他去勸陛下不就行嗎?」

 

「那小白臉笨頭笨腦,陪睡還可以,但你要叫他進言,會不會太異想天開了⋯⋯」「莉莎!你在說誰是小白臉?」

 

正從橋上走過來的巴里聽見了莉莎的說話,就生氣地大叫。莉莎被巴里嚇了一跳,然後責備巴里:「你用不著那麼大聲了吧?」

 

「我那裡笨頭笨腦啊?我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機智聰明,還長著巨根,是陛下最寵愛的男寵⋯⋯」

 

莉莎無奈地回應:「你巨不巨根根本跟你的智商沒有關係⋯⋯」

 

志美見巴里來了,就直截了當的對他說:「好了,好了,既然你要逞強的話,巴里,你就去勸陛下了吧,好嗎?」

 

「這當然沒問題!可是⋯⋯勸陛下甚麼?」巴里天真地問。莉莎和本德快要被巴里氣死了;巴里竟然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於是志美耐心地向巴里解釋說:「陛下將外星人被仇殺的事情怪罪本德查案不力,強制本德休假,要把所有查禁邪教的權責轉交至天娜負責的太空都統使司手上。」

 

「這怎行呢,天娜是個瘋子來的啊!我要勸阻陛下。」巴里說。

 

「你會怎樣勸阻他?」本德向巴里投以懷疑的目光;他當然不信任巴里的能力。巴里就笑著說:「這個嘛,很簡單!我先穿上陛下最喜歡的女裝水手校服,然後去侍寢,親熱時就跟陛下說本德和殿下是個好人⋯⋯」

 

莉莎氣壞了,拍打了巴里的額頭一下,說:「你這白痴認真一點好嗎?那有人會在上床的時候說公事⋯⋯」

 

「你怎麼打我了⋯⋯」「算了吧,莉莎。惟今之計,為了使陛下跟殿下盡快和好,以及讓陛下收回成命,使本德復職,我們只好去向陛下最寵愛的男妃懷道殿下求助了。」

 

巴里就詫異地說:「甚麼?我堂堂一個侍衛要去求那個毛還未出齊的小伙子⋯⋯」

 

「他都十幾歲了,怎會是毛未出齊呢?」本德反駁巴里說。「懷道殿下是個大方得體、平易近人的美少年,他一定會幫殿下和我們的。你就跟殿下好好的勸陛下吧。」

 

於是他們就急步離開薔薇亭,前去找懷道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