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麗素公主與黑熊(二)

(二)

 

離開動物園前,麗素趕緊從禮品店買了一個可愛的亞洲黑熊毛公仔,攬著它登上旅遊巴回校。畢哲見麗素攬緊毛公仔,就說:「你宮中不是已經有很多熊公仔了嗎,怎麼又買一個了⋯⋯」

 

麗素沒有回答,凝視著黑熊公仔的雙眼,好像在跟它神交似的。韋娜就對畢哲說:「麗素殿下喜歡熊公仔,你就別管啦!」

 

「可是今天真掃興呢,黑熊跟我們分隔得那麼遠,而且母熊還要向我們發脾氣⋯⋯」山娜抱怨說。韋娜就斥責她:「你這傢伙可不可以不要總是說些負面話?麗素殿下聽見會不高興⋯⋯」

 

「沒關係,韋娜,我沒事。」麗素苦笑說。畢哲見麗素縐起愁眉,就問:「你是不是因為母熊跟小黑熊失散一事不高興啊?」

 

麗素點頭。畢哲就說:「那我們回宮以後,叫禁軍和太空都統使司派人去雲南幫忙搜索吧⋯⋯」

 

儒雅聽見了,恥笑天真的畢哲說:「白痴,禁軍怎能到雲南找黑熊呢,這是虞衡司雲南支部的工作範疇,再者太空都統使司管太空發展,禁軍負責九龍府京師防衛,根本不能隨意到雲南執法。你身為公主殿下對華夏帝國法律卻毫無常識,他日你登基的話,天下百姓一定仆街了⋯⋯」

 

「你這婆娘欠揍嗎⋯⋯」「怕你嗎?你打壓言論自由了嗎?」儒雅的話惹怒了畢哲,要利奧和道明上前分開二人。山娜義麗素說:「殿下,如果你想看小黑熊,抱小黑熊的話,我要辦法啊。」

 

「甚麼方法?」麗素問。

 

「上海羅宋馬戲團來了九龍府表演啊,高麗辭大人的母親高倩影將軍跟馬戲團班主相熟,可以安排我們去看小黑熊啊。」

 

「上海羅宋馬戲團那裡來小黑熊?」

 

「聽說是圖博買回來的,因為華夏嚴禁黑熊買賣。小黑熊會跳舞、踩單車表演,在馬戲團很受歡迎。只要我安排一下,讓殿下去後台,說不定殿下就可以抱黑熊了。」

 

「那我們找天去馬戲團看看吧。」

 

幾天以後,葉山娜、上原韋娜、畢哲、麗素和利奧前去看馬戲團。因為馬戲團人多,傑靈女皇和杰娜女皇不太放心,所以就叫禁軍都督劉莉莎、外星人儀衛正天娜,帶同陸綺華等部下,換上平民服裝,陪同她們前去馬戲團。畢哲的僕人安東和明秀也跟著去了。連同一眾保鏢,他們一行人共二十人;畢哲等人買了最貴的貴賓席,坐在前排正中的位置欣賞表演。幾乎每個表演者都跟畢哲貴賓逐一握手。馬戲團表演場內幾乎坐無虛席,大家氣氛熱烈。小丑表演拋杯子,俊男美女表演軟骨功、體操,還有騎馬、大象和猴子等動物表演。壓軸則有一小黑熊騎著單車出場;麗素看見小黑熊,高興極了,拍手歡呼。可是麗素的笑容隨著「咻」一下的鞭打聲而落幕;小黑熊不慎失了平衡,連熊帶車倒下了,想爬回去,卻被馴獸師用鞭打一下,嚇得牠馬上直立,繼續表演。畢哲看見,就說:「這樣太不講道理了吧,怎麼動不動就打熊呢?」

 

喜愛取笑畢哲的近衛綺華就對畢哲說:「難道你以為可以跟黑熊講道理嗎?鞭打是訓練的方法啊。黑熊比殿下你跟蠻不講理呢⋯⋯」

 

「你又取笑我!」

 

「所以兩位陛下很討厭馬戲團,覺得馬戲團都是虐待動物的。要知道兩位陛下都很愛護動物。」莉莎說。身為外星人的天娜不忘乘機挖苦人類,說:「所以呢,最恐怖的動物是你們人類啊。黑熊明明是森林王者都被你們當成是小丑般玩弄⋯⋯」

 

「你們外星人抓動物做藥物實驗不是跟恐怖嗎?」莉莎反駁說。天娜則說:「我們都是為了醫學研究,是為了人類和外星人的福祉,才不像你們人類會為了一時的快樂而鞭打動物⋯⋯」

 

「兩位大人別吵了,這會損害麗素殿下的雅興啊。」在安東勸阻下,莉莎和天娜才住口。

 

中場休息時,莉莎和天娜走到室外抽煙;而畢哲和麗素說要上廁所,於是綺華就跟部下護送她們到馬戲帳篷外的臨時廁所去;兩個女侍衛跟她們進了廁所,而綺華則待在門外。綺華剛好看見兩個體操美少女經過,朝著的方向離去,就眼前一亮,偷偷跟上去;但轉個彎,少女就不見了。馬戲帳篷後有多個帳篷和貨櫃屋當作休息室;正當綺華躊躇之際,忽然聽見左邊一個大帳篷傳來鞭聲,就好奇的走過去門外,揭起篷偷看。大帳篷裡有多個大鐵籠,有的困著獅子,有的困著大象,有的困著猩猩。但困著小黑熊的籠卻打開了,小黑熊的脖子帶上鐵鍊,被一個男馴獸師強行拖出來;另一女馴獸師就拿起鞭子,一邊鞭打小黑熊,一邊大罵,說:「你這廢柴!練了那麼久還是失手!你的腳跛了嗎?怎麼每次踩單車都會倒下?」

 

「你打牠沒用的啊,這廢柴以前在保護區嬌生慣養,根本訓練不了,我們還是退貨吧。」男馴獸師說。

 

「退貨?你瘋了嗎?你知不知道現在買黑熊多困難啊?要不是有雲南的黑市交易,可以用一萬元買一頭小黑熊回來,我們哪裡有黑熊?現在虞衡司愈來愈嚴格,要從正途購入黑熊的話申請步驟繁複,又要填申請表啊,又要獸醫檢查,又要打防疫針啊,交稅啊,最少得花十萬元,還要檢疫一個月!」

 

「你別那麼大聲好嗎?被人聽見我們是從黑市買黑熊回來就麻煩了⋯⋯尤其這隻小黑熊是獵人非法在保護區捉回來的,很可能虞衡司研究所的人還在找牠。」

 

「怕甚麼?這在行內根本是慣例,再說我們老闆有高大人做後台。把牠趕回籠裡去吧,表演結束後,高大人交代,要用畢哲公主殿下和麗素公主殿下進來抱抱這廢柴,你就先安撫一下牠,叫牠在殿下面前乖巧一點,不要出洋相。」「我知道了。」

 

綺華聽見她們的對話後,大為震驚,卻不敢告訴畢哲和麗素,以免影響她們的興致。直到表演結束後,綺華裝作若無其事的護送眾人到後台抱小黑熊;這時候那兩個馴獸師判若兩人,溫柔地把小黑熊從籠中抱出來,讓眾人逐一擁抱牠。山娜抱起小黑熊時,甚為緊張,總是怕小黑熊會忽然獸性大發的對她飛擒大咬;但畢哲和麗素卻很喜歡小黑熊,對牠愛不擇手。而當小黑熊看見麗素時,更主動張開雙臂,如嬰兒般擁抱麗素,眼神楚楚可憐的望著她,仿佛在向麗素求救。麗素見狀,又想起剛才表演時馴獸師鞭打小黑熊的情景,就對馴獸師說:「你剛才表演時怎麼打牠了?牠現在想哭了。」

 

「啊⋯⋯哈哈,公主殿下,你誤會了,小黑熊這個表情只害羞的意思。輕輕的鞭打是無可避免的啊,這是教育小黑熊的方法⋯⋯」女馴獸師苦笑說。

 

「那會這樣教人的啊?你小時後你老母也是用鞭打的方式教導你的嗎?」畢哲反駁說。莉莎就斥責畢哲說:「殿下,注意用詞!不准提老母!」

 

「怎麼不准提老母?你們也經常講粗口!」「仆你個街,你身為公主殿下在外人面前說話如此粗鄙很失禮的啊,你叫我如何跟陛下交代?」

 

「你們兩個別吵了。黑熊不是人,黑熊不會說話,也聽不懂人話,我們跟牠們溝通始終有困難的⋯⋯」天娜的說話卻被麗素打斷。麗素說:「不,人類能看懂黑熊的表情,黑熊也能看懼人類的表情。我看牠現在就是哀傷。」

 

「說起來,這小黑熊多大啊?牠的母親呢?」韋娜問。男馴獸師心裡害怕被他們得知這黑熊是從黑市買回來的,就說:「哦⋯⋯牠⋯⋯牠啊,快要七個月大了!牠的母親⋯⋯在上海。」

 

「怎麼不把她的母親也帶來了,要牠們分隔兩地呢?」利奧問。男馴獸師慌張起來,再解釋說:「哦⋯⋯這⋯⋯這個嘛!因為⋯⋯因為呢,牠的母親也要在上海表演,沒辦法啊,回上海後牠們就團圓了。」

 

綺華投以鄙視的眼神,明知他在撒謊,卻又不想在麗素面前說出真相,以免麗素情緒激動;再者,身為禁軍的她亦無法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檢控馬戲團參與黑市動物買賣。麗素想了一下,就對男馴獸師說:「這樣吧,本公主把這小黑熊和牠母親⋯⋯不,應該是把牠全家都買下來,送到皇家動物園裡去養,可以嗎?你開個價。」

 

眾人嚇呆了。天娜馬上勸阻麗素,說:「麗⋯⋯麗素殿下!你怎可以如此輕舉妄動⋯⋯你得先跟陛下商量⋯⋯」

 

男馴獸師聽見,不知所措。女馴獸師則連忙說:「殿下的建議呢⋯⋯容小人先跟班主商量吧,好嗎?」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