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麗素公主與黑熊(一)

目錄

本文為第一章

第二章按此

第三章按此

第四章按此

第五章按此

 

第一章

雖然天色陰暗,時有微微驟雨,但卻無阻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初中部師生的興致。九龍府皇家動物園剛剛從雲南野生保護區研究所借來了一家三口的瀕危亞洲黑熊來展覽,以推廣動物保育工作。即使是住在桂宮柏寢的畢哲公主和麗素公主,也只是曾經在外地的動物園見個黑熊一兩次,在九龍府京師卻是頭一次。素來喜歡熊公仔的麗素對於是次參觀十分期待;儘管地理科老師張熙怡已經多次解釋泰迪熊和亞洲黑熊相去甚遠,依然無損麗素的熱情。平日沉鬱的麗素罕有地露出笑容,蹦蹦跳跳的走入黑熊館。

 

動物園的黑熊飼養員蔡小姐換上整齊的襦裙,在門外恭迎宋弘道老師、朱昭聖老師、朝倉保奈美老師和張熙怡老師以及四個班別的學生。踏入黑熊館的大門,首先是教育展覽廳;飼養員站在展板前,逐一為學生介紹。

 

「亞洲黑熊是食肉目熊科的哺乳動物;因為其胸前有一白色新月形條紋,故又稱之為月熊。身長110至190公分,尾長小於12公分, 成年雄性60至200公斤,雌性35至140公斤。由於人類長期濫捕,加上濫伐嚴重,目前亞洲黑熊屬於易危物種。這幅地圖顯示了從過去到現在亞洲黑熊分佈的變遷;在古代,北起日本、朝鮮半島、奴兒干都司,西至波斯,南至暹羅,皆可見其足跡。然而如今亞洲黑熊近乎絕跡於中南半島、廣東、福建和浙江。在華夏帝國,亞洲黑熊主要見於貴州、雲南和四川。與熊貓不同,過去社會對於黑熊保育並不重視,因此上林苑是次特別安排我們雲南西雙板納研究所運送一家三口亞洲黑熊到九龍府作短暫參觀,推廣保育意識。」

 

「關不得這女子講粵語時滿口西南官話鄉音啦,難聽死人了。」山娜跟利奧耳語說。利奧笑了,說:「對啊,而且她還曬得那麼黑⋯⋯」

 

「喂!你們兩個安靜點!」昭聖馬上斥責山娜和利奧,他們才住口。韋娜就舉手問蔡小姐:「為何人類會捕獵亞洲黑熊?」

 

「有的是為了抓來飼養當作寵物,有的是為了馬戲團表演,有的是為了熊皮,但更多的是為了吃熊掌和取熊膽汁入藥。」

 

「甚麼?吃黑熊?這簡直是喪盡天良,罪該萬死!本公主要將這種人渣凌遲處死、碎屍萬段⋯⋯」愛熊如命的麗素聽見了,火冒三丈,情緒激動;平日向來躁動的畢哲反而要安撫她,勸她冷靜。蔡小姐搖頭嘆息,說:「沒辦法,西北鄉郊依然民智未開。華夏古來就有食熊的陋習。《孟子》〈告子上〉不就有魚與熊掌之喻,以『舍魚而取熊掌者』比喻『捨身取義』之意義嗎?」

 

 

 

「沒錯,戰國時代的人的確以為熊掌為八珍之一,是極奢侈的食材,故孟子才以熊掌喻義。」哲學科老師宋弘道回應說。可是麗素聽完更不高興,說:「殺熊取掌還有甚麼仁義可言!孟子殘仁賊義啊!」

 

「麗素同學,那只是比喻而已⋯⋯」

 

蔡小姐繼續說:「的確,早在戰國時代貴族已經流行食熊掌。楚成王被太子商臣迫死前,曾哀求先食熊掌才死,卻不許,最後自縊。」

 

昭聖就問:「楚成王不是被潘崇殺死的嗎⋯⋯」保奈美就說:「你說的版本是小說《東周列國志》的版本,《春秋左傳》和《史記》皆作『王請食熊蹯而死,弗聽,丁未,王縊。』」

 

熙怡聽得一頭霧水,就說:「今天不是說環保的嗎,怎麼你們四個都在討論漢籍了⋯⋯」蔡小姐就尷尬地說:「不好意思,言歸正傳吧。所以,遠古時代九龍府也有野生亞洲黑熊的。為了嚴禁捕獵黑熊,根據華夏帝國《鳥獸厚生詔》,非法獵殺者,罪重槍決;非法烹熊者,罪重火刑;指使他人烹熊者,罪重囚十年;殘虐黑熊者,罪重囚廿年。」

 

「好嚴苛的法例呢。」畢哲驚嘆說。

 

「那麼亞洲黑熊吃甚麼的呢?」班長沈道明問。蔡小姐回答說:「亞洲黑熊乃雜食性動物,春天以山毛櫸等的新芽為食,夏天主要以螞蟻、蜜蜂等昆蟲為食,秋天主要橡樹、栗子等果實為食。有時候也會捕獵黃麂之類的小動物。」

 

「冬天呢?」上原韋娜問。蔡小姐回答:「冬天就冬眠了。所以冬天前黑熊會大量進食。」

 

「黑熊不吃人的嗎?」畢哲問。蔡小姐說:「亞洲黑熊很少主動襲擊人類,除非遇上人類攻擊。畢竟人類也不怎麼好吃⋯⋯但由於人類活動頻繁,而森林範圍減少,故雲南時有黑熊誤闖村落覓食的事件,要護林員幫忙帶走黑熊。」

 

「但廣西貴州那麼熱,黑熊怎樣住得下去,牠們毛茸茸的,不怕熱嗎?」畢哲問。蔡小姐說:「黑熊適應力強,夏季遷徙至最高4000尺的高山上居住,冬季則到600尺以下的丘陵過冬,甚至到乾旱河谷灌叢冬眠。熱帶雨林到、亞熱帶常綠闊葉林、針闊葉混交林、針葉林,甚至寒溫帶暗針葉林,牠們也能適應。」

 

「那就是說,如果不是人類破壞環境和濫殺的話,亞洲黑熊理應是適應力很強、分佈很廣泛的物種。」李儒雅說。

 

蔡小姐說:「這位同學說得對。」

 

「那簡單,只要減少人口,毀掉些城市村莊,退田還林,那麼黑熊就會有多點生活空間了。」畢哲笑著說。儒雅斥責她說:「你白痴的嗎?現在我國人口稠密,退田還林談何容易啊?」

 

「那殺掉點人不就行嗎⋯⋯」「你有無人性的啊!」

 

「好了⋯⋯那麼現在我們就去看看黑熊吧。」蔡小姐帶領眾人穿過玻璃門,走上看台長廊,看望黑熊;鐵絲網前有一電網,電網前又有一小河,小河前是乾地,乾地上放了岩石和樹幹、栽了樹木和花草,猶如野外一樣。一雙黑熊正在河裡暢泳,另一黑熊卻悶悶不樂的坐在大石前發呆;無論背後的那隻可愛的小黑熊如何推撞牠,那黑熊也不加理會。麗素就問:「那大黑熊怎麼坐在大石前發呆呢?」畢哲就說:「我想牠一定是個哲學家,在思考孟子的『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吧!」

 

眾人大笑。蔡小姐就說:「那隻坐著的母熊叫白白,而游水的公熊則叫明明。那小黑熊是牠們的幼子,叫楚楚。母熊白白之所以悶悶不樂是因為⋯⋯」

 

突然,白白用後腿站立,高舉前腳,橫眉豎目的向看台上的公眾大聲怒吼,嚇得山娜倒地。利奧沒想到山娜竟然如此害怕黑熊,就笑著說:「你怕甚麼啊,黑熊跟我們隔著鐵絲網的啊⋯⋯」

 

明明見白白在怒吼,馬上游上岸,揈乾水,然後急忙走到明明前,伸出前爪,踏在牠的肩膀上安撫她,明明卻繼續怒吼,還推開白白。白白就生氣了,向明明怒吼一聲,再伸手把明明拉下來,明明才停止了嚎叫,轉身離去,穿過閘門,爬入房間休息。小黑熊楚楚見狀,一面漠然,走到白白跟前,白白就跟牠玩耍,暫時把明明剛才發脾氣的事情忘掉。畢哲就笑著說:「是不是天下的母親都是脾氣暴躁、反覆無常的啊?那隻明明怎麼跟我媽一樣會無故怒吼的呢⋯⋯」

 

「白白近來心情不好,這是因為⋯⋯」蔡小姐未說完,就被身旁一個身穿貼裡、個子高大、長著黑色長直髮、樣子清秀的女人打斷,說:「那有黑熊會喜歡被關在大籠子裡啊?要是我是牠,我也會發脾氣。」

 

「荊小姐,你可別胡說八道!」蔡小姐生氣地反駁說。「我們研究所對明明和白白一家愛護有加,照顧無微不至,只是因為一個月前明明和白白的長女小黑熊清清走失了,明明才性情大變⋯⋯」

 

「照顧無微不至,但又會有小黑熊走失,你們真是矛盾啊,哈哈!」荊小姐輕挑地說。蔡小姐就斥責她說:「你笑甚麼!你這種武夫沒資格評論我們這些理科騎士的專業工作!保護區那麼大,走失小黑熊有何奇怪?我們已經全力追尋⋯⋯」

 

「敢問女俠高姓大名?」韋娜問。荊小姐就回答說:「在下荊賀蘭,是一環保分子⋯⋯」

 

「哦,我認得你啦,你不就是那個極端環保分子、荊家劍法武館館主荊賀蘭嗎?」利奧說。

 

「你認識她嗎?」畢哲問。利奧就說:「當然認識啦,她這人是極端環保組織『林衡武俠團』,專門收朝廷虞衡司的錢刺殺獵人的啊,上個月才炸死了大和捕鯨船上十八人,引起外交風波⋯⋯」

 

荊賀蘭咳了一聲,盯著利奧,嚇得利奧馬上閉嘴。畢哲卻稱讚賀蘭,說:「大俠你獵殺獵人的嗎?太厲害了!」

 

「過獎了。」賀蘭作揖謝過。蔡小姐繼續責備賀蘭,說:「你那麼厲害的話,就別待在這裡,快點發散手下去找小黑熊清清吧!」

 

「武俠做事要你這種弱不禁風的書生指點嗎?我早就派手下分散全國搜索。我要回武館了,告辭。」說罷,賀蘭就向畢哲等人作揖告辭,揮袖而去。畢哲讚嘆說:「那姊姊很帥啊⋯⋯」

 

「殿下想的話,不如讓我去召她入宮為殿下侍寢吧⋯⋯」山娜奉承的馬屁話馬上就遭到昭聖的嚴肅駁斥:「你這色鬼就只會想著做愛!別那麼失禮好嗎?再者,姓荊的這種人殺人如麻,你們少惹為妙。」

 

弘道卻不認同,說:「昭聖,你這樣教導學生也不太對了吧。荊大俠只是殺壞人而已,跟官兵一樣,你不能輕看她。」

 

「怎能相提並論呢?士兵殺人乃執行法律,而這種朝廷御用武俠卻是用法律以外的殘忍手段去對付法律未能制裁者,根本就是在搞白色恐怖。就算反對捕鯨也不用把捕鯨船上的所有人都殺光吧?我們必須以和平理性的方法⋯⋯」

 

「怎麼又討論政治了,我們來不是看黑熊的嗎⋯⋯」熙怡苦笑著,拉開弘道和昭聖,以免他們繼續吵架。蔡小姐就說:「那好吧,接下來我們去看一下馬來熊,請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