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三):畢哲公主之日常:怎樣寫小說

目錄按此

 

(三)

 

韋娜撥著紙扇,穿著道袍,大搖大擺的走到教壇前,忽然說書人上身似的開始說書。昭聖也搞不清到底韋娜是何時脫掉校裙換上道袍似的,就說:「上原韋娜同學,請你穿回校服⋯⋯」

 

韋娜卻沒有理會,繼續說:「上回講到,北宋開封府有兩名刁婦在衙門前大打出手,有見及此,朝廷決定三司會審,以提刑使包青天為主審官。來,奏樂~」

 

昭聖說:「你奏甚麼樂⋯⋯」

 

昭聖轉頭一看,就見畢哲彈起古箏,利奧彈起琵琶,山娜吹著簫,麗素打起鼓,奏起包青天主題曲;其他同學則拍手打節拍。韋娜就高歌起來:「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江湖豪傑來相助,王朝和馬漢在身邊⋯⋯」

 

「喂!現在是粵語漢文科,不要說官話這種鄉下話!」

 

「哦⋯⋯唱粵語版!」於是樂隊重新奏起前奏,讓韋娜高唱粵語版,以林子祥腔調的包青天歌詞:「願世間,有青天,願天天也見太陽面。(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熱紅我心,曬黑我臉,教我在人世找美善⋯⋯」

 

昭聖說:「喂,夠了!現在不是歌唱比賽!快入正題!」

 

「好吧⋯⋯」韋娜叫停了音樂,然後打開紙扇,撥了幾下,開始說書了。「今天本府就譚畢哲與李儒雅爭奪沈道明為其男友而大打出手一案,被御史台發回本府,奉聖諭進行三司會審,主審是提刑使包青天大人!還有陪同陪審的是——本官,上原韋娜大人!」

 

「喂⋯⋯這是甚麼鬼劇情⋯⋯」無故被牽連的道明驚訝地說。利奧忽然塗黑了面,穿上官服,一手推開昭聖,坐在教壇前,接受同學們的歡呼。不知何時換上了襦裙的儒雅和畢哲也走到教壇前,盯著對方。

 

「你們發甚麼瘋,拍電影嗎⋯⋯」昭聖話音未落,就發現佈景忽然變成衙門公堂了,嚇得幾乎暈倒。利奧就分開儒雅和畢哲,說:「今日的規矩就是不準講粗口,不準提人老豆老母,不準提性器官,清楚了嗎?」

 

「清楚!」

 

「好了,開審!既然你們兩個都聲稱道明是你的男友,那就這樣吧!」說罷,利奧就忽然抽出一把劍,拋在地上。道明大吃一驚,問:「喂,你⋯⋯你不是⋯⋯想學所羅門王一樣,把我斬兩邊了吧?」

 

畢哲就說:「那我要左邊你要右邊吧。」儒雅說:「白痴!斬下去道明不就死了嗎?我應拿劍斬你才對!」

 

「你休想!來人,拿劍!」

 

於是利奧又拋出兩把木劍;畢哲和儒雅一接過木劍,就打起來了。

 

「夠了!停啊!這是甚麼垃圾故事結構來的!你們通通給我滾回座位!」昭聖高聲大喊,嚇得韋娜、利奧、儒雅和畢哲紛紛退回座上,把課室回復原狀。

 

「故事最重要的是順理成章!不要胡亂把不關事的情節堆疊在一起以為很好笑⋯⋯一點也不好笑!道明,現在你可以報告了嗎?」

 

「老師⋯⋯還⋯⋯還不行啊⋯⋯」道明尷尬地說,雙手緊按著自己的下體。昭聖只好說:「那先抽下一個同學吧,是⋯⋯是葉山娜。」

 

山娜自信十足的走到教壇前,利奧和畢哲為她大力拍掌歡呼。昭聖就嚴肅地說:「警告你認真一點,不要像之前那幾個在搞事⋯⋯」

 

「這當然啦。那我開始說書了⋯⋯」山娜說著,就在昭聖面前穿上一身藍色道袍,撥著紙扇說書。昭聖大怒,斥責她說:「我不是說話了嗎?穿回校服啊!」

 

山娜卻沒有理會她,繼續說:「眾所周知啦,我媽京衛指揮使葉莉娜英明神武、智勇雙全,外貌沉魚落雁,身材玲瓏游凸⋯⋯」

 

「沒有人想知你媽怎樣!快入正題!」

 

「話說顯道初年,即當今聖上登基之初,大食回亂,有回回國者,殺人如麻,姦淫虜掠無惡不作;華夏藩屬亞述王國,世奉基督,率先受襲,國家危在旦夕,遣使求援。聖上龍顏大怒,詔令高倩影提督及葉莉娜總兵,統領雄師一萬,安西平回。於是,勇者葉莉娜就展開其冒險之旅啦~」

 

「怎麼將會變成勇者了?」

 

「一到岸,長著黃色尾巴和黃色耳朵的葉總兵就對高倩影將軍說:『提督大人我們要先去那裡啊,比卡,比卡?』」

 

昭聖大叫:「怎麼你媽變成比卡超的啊!」儒雅則說:「仆街了,史上最強法務部會不會來告我們故事侵權⋯⋯」

 

山娜說:「高提督就說:『我們先去煙墨市道館吧!』」

 

昭聖說:「你真的以為你在打寵物小精靈嗎?!」

 

「『那我們得先穿過45號路。』

 

『那我們走吧,比卡超~』

 

可是高倩影一踏入草叢,就屏幕變黑!」

 

昭聖說:「那裡來屏幕?」

 

「未幾,屏幕上就顯示說:『發現野生的回回軍!』

 

高提督見狀,就說:『出來吧,葉莉娜!』

 

『比卡超!』」

 

「高將軍怎麼把葉莉娜當成是寵物小精靈了?」

 

「然後高提督看看屏幕左下方,發現有四個選項:出擊、道具、更換精靈和逃跑。高提督選擇了⋯⋯逃跑!可是系統卻說無法逃跑。然後敵方就出招⋯⋯」

 

畢哲問:「敵方出了甚麼招?」

 

「敵方使出『唱頌可蘭經』!」

 

昭聖說:「這也算是攻擊嗎?」

 

山娜就說:「呯!效果一般,葉莉娜HP值降至 100/120,感到混亂!

 

高提督就說:『該死,出甚麼招好?讓我打開來看看⋯⋯』屏幕上就有四個招數選項:唱聖詩,掟豬肉,放臭屁和踢下體。高提督想了想,就說:『葉莉娜,使出⋯⋯掟豬肉吧!』

 

昭聖說:「這些算是甚麼攻擊招數來的??」

 

「於是葉莉娜就使出掟豬肉,可是敵方卻避開了!敵方使出踢下體,葉莉娜慘叫一聲!擊中要害,效果絕佳!葉莉娜HP值降至40/120!

 

高提督就說:『仆街了⋯⋯用甚麼好⋯⋯放臭屁吧!』於是葉莉娜使出了放臭屁,命中目標!敵方昏迷,無法出招!

 

『是機會了!葉莉娜,使出絕招吧!』

 

『比卡,絕招是甚麼?』

 

『唱聖詩啊!』

 

於是葉莉娜使出唱聖詩,命中要害,效果絕佳!敵方HP值降至零!敵方被擊敗!高倩影提督獲勝,取得了一萬漢元,葉莉娜取得了10000經驗值,升至60級!」

 

昭聖說:「那有那麼兒戲的對戰!」

 

山娜說:「打敗回回軍後,高提督和葉總兵馬上就到了石英高原與回回國哈里發決一死戰了!」

 

昭聖驚訝地說:「那⋯⋯那麼快?」

 

畢哲也說:「對啊,明明上石英高原前要先打敗四大天王⋯⋯」

 

山娜繼續說:「一到石英高原,高提督就跟葉總兵兵分兩路;高提督為葉總兵引開敵軍,好讓葉總兵能夠進入聯盟總部;而回回國哈里發『蘇聯佬』已經整裝待發,站在門前等候葉總兵前來決一死戰。」

 

昭聖說:「蘇⋯⋯蘇聯佬?山娜,蘇聯是無神論的,怎麼變成哈里發了?」

 

山娜說:「蘇聯佬對葉總兵說:『春麗!我等你很久了!』」

 

昭聖說:「做乜春?主角怎麼從葉莉娜總兵易名成春麗了?」

 

山娜說:「春麗就說:『看我的!』於是春麗就換上一套旗袍,揭開長裙,露出紅色的三角底褲⋯⋯」

 

昭聖說:「喂喂喂!《王道平天下》系列的角色服裝一律參照明制漢服,你怎麼引入清狗的左衽胡服呢?還有!怎麼要露底褲?」

 

山娜說:「老師你不喜歡內褲嗎?那我改一下吧。春麗露出巨根⋯⋯」

 

昭聖說:「夠了!!底褲就底褲吧!你繼續說下去!」

 

山娜說:「蘇聯佬虎步上前,春麗猛然跳起,凌空一字碼倒立旋轉,使出回転的鶴脚蹴,踢向蘇聯佬,蘇聯佬竟然蹲下避開了!春麗才剛回頭,蘇聯佬上前,一手抓起春麗的衣領,另一手向春麗使出連環拳,一直大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昭聖說:「不要湊字數好嗎?」

 

山娜說:「於是春麗就被撞飛倒地!春麗馬上爬起身,然後使出連環腿,但蘇聯佬卻及時退後避開了,還嘲笑她說:『那麼慢的腳法⋯⋯』

 

沒想到春麗起腳之時,下體竟然噴出一波又一波的藍光⋯⋯不,是一束又一束的白色條狀激光,把蘇聯佬擊倒在地!」

 

昭聖說:「藍光怎麼會由下體射出的?明明是從腳尖發出的!你到底有沒有打過街頭霸王?」

 

「當然沒有啦,我那麼年青,這都是我媽告訴我的,我才不像老師那麼老⋯⋯」

 

「你⋯⋯可惡!夠了!給我滾回去!」昭聖大怒,使出春麗連環腿,一腳踢了山娜回去座位;一眾學生嘖嘖稱奇。昭聖先拭汗,然後走到道明座位前,尷尬地問:「你⋯⋯你下面軟了嗎?」

 

「我⋯⋯我想⋯⋯我可以出去說書了。」道明說。

 

「那就到你說吧,我想你說的故事應該會正常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