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八):防民壅口能幾何?適得其反惹兵禍

第八章:防民壅口能幾何?適得其反惹兵禍

 

自從頒佈《反仇外言行詔》以後,都察院的官兵就不斷穿梭九龍府的大街小巷,搜捕那些發表仇恨言論攻擊外星人的人類。凡是發表仇恨言論的人,就被認定是跟邪教衛道教有關,都被都察院的特工逮捕了。都察院馬上就塞滿了一個又一個涉嫌發表仇恨外星人言論或是藏有反外星人刊物的疑犯,嚴重加重了都察院的工作壓力。本德才剛踏出車門,離開坐駕,準備踏入都察院大樓辦公的時候,就被一大批記者包圍;相機的閃光燈使他頭昏腦脹,面露不悅。幾個侍衛馬上上前把記者往後退。

 

「滾開!別阻礙大人的去路!」

 

「大人,自從《反仇外言行詔》頒布以來,民間怨聲載道,指此法繞過國會,嚴重限制了言論自由,請問大人有何回應?」

 

「荒⋯⋯荒謬!言論自由就容許你們發表仇恨外星人的言論嗎?這個月有多少個外星人被謀殺,你知道嗎?」本德不耐煩地說。「請你們讓開一下,我得回去辦公了。」

 

「可是,大人⋯⋯」「把他們推開吧。」本德吩咐侍衛驅趕記者,於是就有十多個侍衛上前增援,推開記者,為本德開路。然而,本德才剛往前踏出一步,面就被人用雞蛋掟中了,蛋汁四散。本德勃然大怒,回頭一看,發現遠處有二十多個穿著短褐、舉著示威牌子的示威者。他們高聲地叫喊,說:「反對《反仇外言行詔》!捍衛言論自由!」

 

「可惡!還不給我派人過去趕走他們!」「是的,大人。」

 

本德狼狽地回到辦公室;秘書急忙把濕紙巾拿來,為他擦乾曳撒上的污跡。不過,本德才剛坐在椅子上,辦公室的電話就響起來了。是志美打來的電話。本德猶疑地問:「志美⋯⋯甚麼事?」

 

「本德,大事不妙了。」志美嚴肅地說。在辦公的時候,志美跟本德只談公事,不談私情。「太空都統使司的天娜殿下又擅自亂抓了一百多個疑犯送過來都察院,都察院的調查員已經難以應付。通政司已經收到三萬人網上聯署《諫反仇外詔疏》,要求陛下馬上撤回詔書⋯⋯」

 

「又是天娜,她根本是在搞事!我去都察院調查部看看吧,奏章的事情,你得跟陛下親自交代。」

 

本德只好離開辦公室,乘坐升降機,前往都察院總部的調查室。調查室外的等候室塞滿了一個又一個正在等候被問話的疑犯;因為人太多了,所以都察院的胥吏為他們發輪候籌。這些人當中,有的是平民,有的是騎士、世族,有男有女,有老有嫰。

 

「你老母!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武班騎士來的,你竟敢把我跟這些人拘留在一起?你欠揍嗎?」一個穿著道袍的男人指著都察院的官兵大吵大鬧,推撞胥吏,於是就跟胥吏吵起架來。同時,旁邊又有一個少婦,手裡抱著一個哭過不停的嬰孩,其哭泣聲吵得令人頭痛;有些人在看書和打機,甚至有人叫了外賣送過來。

 

「外賣到!」一個穿著短褐的店小二把一袋袋外賣盒送到調查室,一群等候問話的疑犯就湧上去搶外賣盒了。幾個都察院官兵馬上上前阻止,說:「等一下!你們還沒付錢!逐個拿外賣盒,一手交錢一手領飯!」

 

「怎會那麼多人的啊?把檔案拿來給我看。」本德驚訝地說,從秘書手上接過平板電腦,馬上查看這些等候名單上各人的控罪。本德一看,就發現大部分都是胡亂逮捕回來的。有的人只是在吵架時對外星人說了一個髒話,有的人只是在網上寫了一個取笑外星人的笑話或跟外星人在社交網站上罵戰,有的人更只不過是藏有一些批評外星人的書籍,就被太空都統使司抓了。因為太空都統使司無調查、問話與起訴之權力,於是他們就把這些人通通帶來了都察院。本德就生氣地說:「天娜在那裡?我要跟她好好的說清楚,她這樣下去會令都察院無法運作!」

 

「大人,天娜殿下跑到去帝國圖書館,說要檢查裡面有無仇恨外星人的書籍⋯⋯」「那個瘋子!給我馬上準備汽車,我要制止她。還有,給我打電話給杰娜女皇陛下吧。」

 

羽帳晨香滿,珠簾夕漏賒;翠被含鴛色,雕床鏤象牙。陽光穿透珠簾和羽帳的間隙,散落在龍床之上。才剛醒過來的傑靈睜開藍色的雙眼,一手輕輕翻動被子,另一手輕撥自己長長的睫毛,發現枕邊的杰娜依然熟睡,就不敢輾轉反側。傑靈凝視著杰娜的高鼻子,微微上翹,臉如白玉,顏如舜華。傑靈受不住誘惑了,手輕撫杰娜的臉蛋,正想吻下去,杰娜就醒過來。杰娜張開朦朧的眼睛,隱約看見傑靈的朱唇,就把嘴唇貼上去,跟傑靈深深一吻,互相擁抱。

 

此時,門外傳來一把甜美的少男聲線,問:「傑靈,該更衣沐浴了。」

 

男性之中幾乎只有紀文一人得以直呼傑靈名字的。杰娜就猶疑地問:「我們要不要先更衣呢?紀文進來了,我們⋯⋯這副樣子不太得體了吧。」

 

「不用吧,反正我們都要洗澡了。紀文,你進來吧。」

 

於是紀文引領著懷道、莉莎,以及幾個女裝宮女打扮的美少年進入寢宮。紀文和懷道看見傑靈和杰娜衣不蔽體、雙臂交疊,並沒有妒忌,反而笑了。莉莎卻面露不悅,上前對傑靈抗議,喋喋不休的說:「陛下不能總是日上三竿才起床。現在已經是十點了,須知皇帝必須日理萬機⋯⋯」

 

傑靈和杰娜笑了,一同上前,擁抱莉莎,獻上香吻,莉莎頓時楞住,呆若木雞,寧靜下來。紀文笑著對莉莎說:「放心吧,洗澡後我就會陪同傑靈回去書房批閱奏章了。傑靈很有分寸的啊。你先回去辦公吧。」

 

「遵⋯⋯遵命。」

 

紀文扶起杰娜,懷道扶起傑靈,在少年們的陪同下,來到大澡室。煙霧繚繞自泳池般大小浴缸裡飄起;白玉的牆壁散發出桃花的香氣,泉水自金光閃閃的水龍頭傾瀉而下,牽起一陣漣漪。溫泉輕吻傑靈的凝脂,池水擁抱杰娜的雪膚。紀文和懷道跟一眾少年亦浸淫在香豔的泉水裡,為傑靈和杰娜擦背、洗淨肌膚。

 

「陛下,通政使上原志美求見。」站在門外的尚宮蘇珊娜對傑靈傳話;傑靈聽見了,就詫異地說:「那個淫賤女秘書來幹甚麼啊?」

 

紀文就對傑靈說:「你就讓她進來吧。」

 

穿著紅色曳撒的志美一進澡堂,看見傑靈和杰娜被一眾赤裸的美少年包圍,就尷尬地面紅起來,低頭不敢正視傑靈和杰娜。傑靈就不耐煩地問:「你甚麼事要急著現在啟奏啊?」

 

志美便說:「啟稟陛下,通政司收到三萬人網上聯署的諫反仇外詔奏,要求陛下馬上撤回詔書,請陛下虛懷納諫,收回成命⋯⋯」

 

「這又不是甚麼急事!你給我退下,朕下午再處理。」傑靈斥責志美,志美卻反駁,說:「陛下身為一國之君不應縱情聲色,應慮壅蔽、虛心納下⋯⋯」

 

傑靈不悅,掩住雙耳,大叫說:「你好煩啊!退下啊!給我退下!」

 

紀文見狀,就勸志美,說:「志美,下午陛下就會回書房辦公,屆時再作處理吧。你先退下。」

 

「遵⋯⋯遵命。」志美只好失落地退下。傑靈確認志美離去後,就對杰娜說:「那淫賤女秘書真是掃興呢!她看不見我們在洗澡嗎⋯⋯」

 

杰娜彎了柳眉,低頭若有所思。傑靈奇怪,就伸手端起杰娜的下巴,問:「你怎麼了?」

 

「我⋯⋯我覺得,其實不應用反仇外詔這種重典。」杰娜說著,面有慚色。傑靈就擁抱杰娜,問:「杰娜,你怎麼這樣說啊?現在邪教橫行,又散佈仇恨言論,又殘殺外星人,我禁絕仇恨言論,還不是為了保護你⋯⋯」

 

「可是,我們過去的確有做錯啊。你不能禁止別人斥責我們。」

 

「為何不能?我可是女皇陛下!」傑靈說。

 

這時候,杰娜的手提電話響起;蘇珊娜就上前恭敬地遞上電話,讓杰娜接電話來看。

 

「本德?你向朕啟奏所謂何事?」

 

「陛下,天娜擅自前往帝國圖書館,意圖查禁懷疑仇恨外星人之書籍,祈請陛下制止⋯⋯」

 

「甚麼?我知道了。」杰娜聞訊色變,掛掉了電話。傑靈就問:「甚麼事?」「天娜跑去帝國圖書館搗亂了。我得把天娜召回來,下午再好好的教訓她。」

 

本德乘坐汽車,趕往位處城西商業區的帝國圖書館;在門外,有五十多個穿上綠色曳撒、手持激光槍的太空都統使司外星人士兵把守,不許閒雜人等進入圖書館。當本德要從正門進入圖書館之際,她們就上前阻攔。

 

「大膽,你們憑甚麼搜查帝國圖書館呢?陛下有授權你們這樣做嗎?」本德斥責那些外星人士兵。一個軍官就上前,對本德說:「大人,殿下正在圖書館裡搜索有無仇恨外星人之書籍,請大人別阻礙吧。」

 

「你們再擋路就別怪我不客氣。」本德下令都察院的特工上前,推開太空都統使司的士兵,太空都統使司的士兵只好後退,讓本德進入圖書館。本德一進入圖書館,就看見天娜把大批圖書放滿了幾架書車;天娜把書櫃上的書翻得亂糟糟,與一眾部下不斷在尋找涉及仇恨外星人的書本,拿去充公。那些穿著襴衫的圖書館管理員欲上前制止,卻被太空都統使司的外星人士兵毆打。

 

「你給我住手!《反仇外言行詔》何時準許你們搜查圖書了?」本德大聲斥責天娜,天娜卻不以為然,叫大家繼續搜。於是本德就走上前,抓著天娜的手阻止她;天娜就推開他,說:「你別碰我,我在搜書與你何幹?我們要把所有仇恨外星人的書籍燒毀。」

 

「你們無權進入圖書館搜書,圖書館是歸文部科學省文化司的圖書局所管理的,都察院就算沒有搜查令也不得進入圖書館搜書。你有搜查令嗎?你有請示文部科學省尚書大人嗎?」

 

天娜自知理虧,卻又不願意在本德面前失威,就說:「我⋯⋯我們外星人辦事,不用你說三道四!」

 

「我已經致電杰娜女皇陛下,要求她制止你無理取鬧的行為。」

 

「你⋯⋯你這可惡的傢伙!」天娜氣急敗壞,抓起本德的衣領,正想揍他一拳,自己的電話就響起了;她只好放開本德,接聽電話。那是杰娜親自打來的電話。

 

「天娜,你給我馬上回來皇宮見我。」「陛下,可是⋯⋯」

 

「給我回來啊!聽到嗎?」「是⋯⋯是的。」

 

天娜放下電話,盯著本德,生氣地對他說:「你瞧著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然後就跟部下匆匆的離去圖書館。本德便對部下說:「你們留下來,協助圖書館管理員收拾,我得回去把此事稟報陛下。」「遵命。」

 

天娜一回到皇宮裡,就被溫迪和艾莉抓起,押解到杰娜面前,然後把她按在地上;杰娜蹲下來,在一眾外星的皇妃面前揭起她的裙子,用手狠狠地拍打屁股教訓她。杰娜似乎從傑靈身上學會了體罰臣下和妃嬪的方式。杰娜一下子就打了天娜五十大板;天娜發出高聲的慘叫。

 

「你知錯了嗎?」杰娜生氣地對天娜說。然而,口硬的天娜卻不願認錯,固執地向杰娜抗議:「我⋯⋯我甚麼都沒做錯,陛下你為何要打我?查禁書有錯嗎?抓暴徒有錯嗎?」

 

「禁你的頭,你這是僭越職權啊!太空都統使司何時有權跑到圖書館裡帶走圖書了?」

 

艾莉亦插嘴說:「天娜,你對陛下怎可以如此無禮的啊?你這樣粗暴打壓言論自由會引來人類對我們更加反感,傑靈陛下和杰娜陛下沒有授權我們人去查封任何書籍⋯⋯」

 

「說到底,艾莉,你只是害怕人類而己!你這人是否被安娜下了迷藥⋯⋯」

 

「你還不知錯嗎?」

 

杰娜看見天娜毫無悔意,就更加生氣,拿起一條大木棍,用木棍棒打天娜的屁股;天娜就再次慘叫起來。溫迪看見天娜楚楚可憐的樣子,就動了慈心,向杰娜求情,說:「陛下,別再打天娜吧,再這樣下去你會把她打死⋯⋯」

 

杰娜見溫迪為天娜求情,就放下了木棍,對天娜說:「你以後給我留神一點,別再胡作非為!給我滾出去!」

 

溫迪扶起天娜,送她到門外;幾個外星人部下馬上上前扶起天娜。天娜的手按著隱隱作痛的屁股,感到非常不忿。

 

「你先回去休息吧,別再惹怒陛下了。」

 

「哼!」天娜跟部下們怒氣沖沖地離開宮殿,一路上向部下抱怨說:「杰娜真是不知所謂,身為外星人的女皇,竟然迷戀那個人類女皇傑靈;現在人類仇殺我族,散佈言論攻擊我們,她還在包庇人類,向人類俯首稱臣!要不是因為她十多年前投降的話,地球早就已經屬於我們了⋯⋯」

 

天娜的說話嚇壞了她的部下們。其中一個外星人慌張地說:「殿下啊,你細聲一點,千萬不要被都察院的人聽見,這可是逆謀的說話啊。我們好不容易才能夠在地球安居樂業,絕不能開罪華夏帝國⋯⋯」

 

「逆甚麼謀啊?我們比人類優秀,科技比人類先進,為何要寄人籬下,向人類卑躬屈膝?我才不怕本德和都察院,還有人類軍隊那群傢伙,就是傑靈我也不會客氣⋯⋯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