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本史序    德川綱條

大日本史序    德川綱條

 

先人十八歲,讀伯夷傳,蹶然有慕其高義,撫卷歎曰:「不有載籍,虞夏之文,不可得而見。不由史筆,何以俾後之人有所觀感?」於是乎慨焉立修史之志,上根據實錄,下探撫私史,訪搜名山之逸典,博索百家之秘記,綴緝數十年,勒成一書,蓋自人皇肇基二千餘年,神裔相承,列聖纘統,姦賊未嘗生覬窬之心。神器所在,與日月並照,猗歟盛哉,究其所原是由祖宗仁澤,固結民心,磐石邦基也。其明良際會,都俞吁咈之美,考諸舊記,可以概見。迨乎中葉,英主迭興,持盈守成,嘉謨徽猷,莫愧於古,而文獻不備,明辟賢輔之,?多堙晦不章者,豈不重可惜乎?此斯書之所以作也。

 

在膝下每聞其言曰:「史者,所以記事也。」據事直書,勸懲自見焉。自上世迄今,風俗醇澆,政理隆替,炤炤然如覩諸掌,善可以為法,惡可以為戒,而使亂賊之徒知所懼,將以裨益世教,維持綱常,文不可不直,事不可不核;如有所出入左右,則豈可謂之信史乎?如是書則惟務其實,不求其華;寧失於繁,莫過於簡。至其刪裁姑有俟乎,大手茟書,未及成,先人即世。雖無似服膺遺囑,罔敢失墜,閱十餘年,校訂紀略完,自神武至後小松,歷世一百,立為本紀,七十三列傳,一百七十都,二百四十三卷,名曰大日本史。非敢謂昭代之成典,乃備後來修史者之採擇。爾若夫時運開塞,行事得失,可以為勸,可以為戒者,悉據事直書,不敢有所出入左右,亦所以遵奉先人之意也。

 

正德五年乙末十一月

權中納言從三位源綱條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