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異端「飄流製作」褻瀆聖餐

譴責異端「飄流製作」褻瀆聖餐

 

異端「飄流製作」於2018年10月13日在Facebook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聖餐是新教最後的法術」的褻瀆文章,竟誣指基督新教之聖餐以及天主教之彌撒皆為「法術」,並稱「聖餐是普遍新教最後的法術,我理解,但不要告訴我這是福音實踐就是了。」此乃任何宗派或教會的基督徒皆無法容忍的異端邪說。無論你接受哪一種聖餐神學,亦應知道:聖餐之於聖公宗或基督新教,彌撒之於天主教,事奉聖禮之於正教會,皆為莊嚴之聖禮。即使你否定基督在聖餐中的真實臨格,你也不能否定聖餐紀念基督受難殉死復活之信仰意義,而基督之受難殉死與復活正正是福音之要義。無視聖餐之意義,視之為與福音實踐無關,將其僅僅視之為求庇佑之法術,就是異端邪說。

 

早在教父時代,教會已經非常強調聖餐之神聖意義乃來自福音書所記載的基督受難、殉死與復活。如 《教理講授集》〈聖餐禮義疏〉曰:「祭品從碟與杯等聖餐器皿中取出來、放在祭台上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想到,彌施訶我們的主正在被拉去受難」;「祭台上的聖體⋯⋯是神聖、莊嚴、不容玷污的——這個身體很快就會復活,披戴不死的本性。」[1]

 

對於相信變質說的天主教來說,感恩祭上的餅酒確實為基督之聖體寶血,因福音書裡耶穌說:「喫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我的肉真是可喫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喫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裏面、我也常在他裏面。」(聖約翰福音6:54-57)故此,天主教教理認為,藉著領聖體,「我們與基督結合。基督使我們分享祂的體血,成為一個身體」(天主教教理1331條)。

即使信義宗不同意餅酒「變質」,亦堅信基督確實臨在於餅酒之中,故《協同書》〈協同式〉第七條明言:「我們相信、教導並宣認:基督的身體和血,同著餅與酒被領受,且不僅按屬靈藉信領受,也用口吃喝。」加爾文的觀點則有出入,認為聖餐之餅酒並非真正是基督之聖體寶血,而是基督透過聖靈在聖餐中臨在。故《西敏寺問答》第170條曰:「對於領受者的信心而言,有屬靈的臨在,這種臨在的真實性正如餅酒本身對於他們的外部感官的真實性一樣」。路德神學和加爾文神學影響了聖公宗的聖餐觀;《三十九條信綱》曰:「聖餐非僅為基督徒當彼此兼愛之表徵,且為基督藉其殉死救贖我等之聖禮。懷信德而同領一餅以分基督聖體,同飲一福杯以分基督寶血,乃宜然應分。」一方面聖公宗認同路德,認為餅酒確為基督聖體寶血之臨在,另一方面又接近加爾文,認為基督乃透過聖靈臨在,而且聖體寶血要由信徒「憑信心領受」。然而,所有聖餐神學必認同一點:舉行聖餐就是在實踐福音,宣告基督受難、殉死和復活之大喜訊息。聖餐是基督親自設立的,不是甚麼戲法、法術,而是盛載深厚的屬靈意義之載體。任何稱呼聖餐為「法術」者,就是叛教,就是異端,就是褻瀆。

 

「飄流製作」褻瀆聖餐為法術之帖文已經暴露其異端邪說之本質。牠所侮辱的,不是新教,也不是天主教和東正教,而是基督本身,因為聖餐是基督親自設立的。難道基督在變法術嗎?難道今日教會之聖餐與基督所設立之聖餐毫無關係嗎?難道照著福音書之教導所行,也不算是實踐福音嗎?懇請向宗派、教會之基督徒提防異端「飄流製作」,免得被牠迷惑,中了魔鬼的計謀。

[1] 摩普綏提亞的狄奧多苦著:《教理講授集》,朱東華譯(香港:道風書社)。頁230至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