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六):內廷外朝相輕蔑,皇命難違盡本分

第六章:內廷外朝相輕蔑,皇命難違盡本分

 

本德好不容易才約到天娜和申文東召開會議;可是,天娜和申文東都跟他不太咬弦。文東只會跟著規矩按本子辦事,默守成規,有時候顯得無情,不知變通。而天娜一開始就不屑與人類合作,看不見內臣和男寵出身的本德,認為本德只是恃寵才能登上右都御史之位。因此,對於本德來說,跟這些人開會可是十分艱難的行為。

 

「根據詔書及我國法例之規定,都察院及調查局有調查、拘捕、檢控之權,惟太空都統使司則無,故太空都統使司如發現疑犯,當轉交予院局二方。」

 

天娜一直心不在焉,根本沒有留意本德的說話。文東則說:「這些我都知道,無須多談。我想談一下分工的事情。目前針對邪教仇殺外星人的事件,我們調查局會致力查禁民間一切仇外言論;太空都統使司會把疑犯分別送到局、院二方再作跟進。而我認為都察院應當多去調查那些過去曾經被外星人俘虜的人;他們最有理由仇恨外星人,他們亦很可能與衛道教這個邪教有關。」

 

本德問:「你的意思是⋯⋯」

 

「利爾雅當年不是跟你一同被外星人關在太空船裡的嗎?她是負責研究毒藥對付外星人的,邪教的事情她也有嫌疑。聽說她一直也喜歡你吧。既然如此,你應該陪她睡,套她說點真話。」

 

「這⋯⋯這怎行?」本德面紅起來,生氣地說。

 

天娜就恥笑本德,說:「陪睡不是你這小男孩內臣的本分嗎,沒所謂吧。哈哈。」

 

本德大怒,瞪著天娜和文東,一面嚴肅。文東見狀,只好收起笑容;但天娜卻毫無收斂,繼續說:「你還記得當年你被擄到太空船上的樣子嗎,哈哈⋯⋯」

 

本德忍不住了,拉了一下衣袖,拍枱一聲,嚴肅地說:「你給我住口!天娜,本官鄭重警告你,如果你表現出對當年的戰爭罪行毫無懺悔之心的話,本官可以根據《外星宣慰詔》以反人類罪馬上拘捕你。」

 

文東低頭,默不作聲;天娜則留意到本德的左手前臂上有些條碼的痕跡。本德就指著手臂上的印記,說:「看到這些條碼嗎?是你們外星人當年為被擄去的人類所作的識別條碼。難道你還不清楚為甚麼今日會出現仇殺外星人的邪教嗎?正正就是你們在十多年前犯下的罪孽所招致的報應!」

 

天娜笑不出了,無言以對。本德繼續說:「凡認罪悔改的,陛下或會寬恕赦免;但知錯不過的,就必遭審判。別怪本官不客氣。今天會議到此為止!散會!」

 

說罷,本德就拿起手提電腦,站起來,怒氣沖沖的推開大門,急步離開會議室。正當本德要乘坐升降機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就在走廊遇上了莉莎。本德就問:「莉莎,你怎麼來了都察院?有事找我嗎?」

 

「先到你的辦公室裡我們再說吧。」

 

本德請莉莎到自己的辦公室裡,坐在沙發上,為她倒茶。本德歎了一口氣,說:「幸好有你和禁軍幫忙,調查局和太空都統使司根本只是在扯我後腿。」

 

「我們都是自幼就侍候陛下的近衛啊,互相幫助是應當的。你還記得弘道吧。」莉莎說。

 

「我當然記得,那個弘文館的庶吉士嘛。表面上他只是一個被分派往聖嘉琳教哲學的老師,事實上他是禁軍駐聖嘉琳的特工,以暗中保護校內的王室貴族子弟,特別是剛入學的畢哲公主殿下和麗素公主殿下。你們在學校那邊有甚麼消息嗎?」

 

「畢哲殿下在聖嘉琳的圖書館裡竟然發現了邪教典籍《黑書》。」

 

本德嚇了一跳,幾乎把手上的茶杯丟了。

 

「這怎可能的?」

 

「畢哲把黑書交給校長路濟亞修女,路濟亞透過弘道向我匯報了此事。這就是說,學校已經滲透了邪教的成員,校內的外星人,特別是麗素殿下的安危受到嚴重威脅。」

 

「那⋯⋯那我們應當怎麼辦?」本德問。

 

「禁軍方面,弘道每天也會把學校的情報向我匯報,我會將所有最新的資訊第一時間告訴你。對了,你有看過黑書的內容嗎?」

 

「我大概看過吧,沒仔細留意內容。」

 

「黑書的內容有一個特點,就是裡面有些外星人的身體結構與解剖圖,看來繪圖者有相當的醫學知識。因此,我覺得身為外星人醫學專家,又曾經被外星人俘虜的利爾雅有相當的嫌疑。」

 

「你懷疑⋯⋯她有份編寫邪教典籍?」

 

「是的。所以我恐怕你要親自查一下了。你也知道爾雅喜歡你的了吧?」

 

「可是⋯⋯你也知道,我⋯⋯」

 

莉莎見本德依然抗拒,就嚴肅地說:「不要因為私情而忘了國家大事。我們都是陛下的內臣,凡事應以陛下和國事為先。志美不會介意的。」

 

本德低頭,猶疑了一會,說:「如果陛下下令我⋯⋯我要去找爾雅的話,我一定會遵從聖旨。」

 

莉莎點頭,說:「對,你跟我平起平坐,都是兄弟,我怎能強求你聽我的說話呢。不過,你的意思是,若陛下下旨,你必遵行?」

 

「這當然。」

 

「那好吧。你今日何時會覲見陛下?」

 

「陛下今日沒有傳召我,而樞密院後日才開會,所以我今日應該不會覲見陛下。」

 

「我現在就要回去皇宮去覲見陛下了,我得告辭了。」「好吧,莉莎,慢走。」

 

莉莎告辭了本德,步出都察院總部大樓,橫過馬路,穿過城樓,回到皇宮,前往書房晉見傑靈和紀文。莉莎呈上了從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發現的黑書,並且把學校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傑靈和紀文。

 

「竟然會這學校的圖書館裡發現這種邪教典籍,實在可怕。路濟亞以前是聖母修道院的修女,絕對可信,她不可能是邪教的人,所以把這種書籍放入圖書館裡的一定另有其人。」傑靈打開了黑書,嚴肅地說。「而且,看這書裡這些外星人的解剖圖片⋯⋯似乎作者對於開普勒22b星人有相當的研究。」

 

「陛下,所以我懷疑邪教牽涉十多前年那些參與外星人研究的科學家。」

 

「嗯,你真聰明呢。讓我看看那些科學家的名單吧⋯⋯他們當年都有受勳章,有檔案紀錄。」傑靈讓莉莎左站在身旁,手攪著莉莎的纖腰,右手抓起滑書,在打開電腦上的瀏覽器,一個百合h漫的網站視窗就在螢幕上彈出來了。莉莎看到,就尷尬地面紅起來,說:「陛下啊,你怎能⋯⋯怎能在書房裡也看扶她艦娘俾斯麥這種變態的漫畫啊⋯⋯」

 

「對啊,百合扶她太重口味了。」紀文說著,手卻遮掩著案前的那本《少年愛的美學#18:女裝少年》。莉莎就更加崩潰,說:「殿下啊!你竟然在書房裡看BL女裝正太漫畫,不是更加變態嗎?」

 

「哈哈,有時候我們也得輕鬆一下嘛。讓我找找看⋯⋯那個檔案在哪裡?啊,找到了。」傑靈打開了一個資料庫網站的視窗,上面列出了一眾科學家的名字、個人資料和照片。紀文就讀出了螢幕上顯示的資料:「江文寧博士,深海生物學家,翰林院海洋生物學院士,現任海洋監深海署署丞,海洋監東沙群島辦公廳主簿⋯⋯這個不太關事,應該排除在外。」

 

傑靈翻到下一頁,然後說:「戴瑪麗博士,環境科學家,翰林院環境科學院士,現為環境監水文署典簿兼環境監京師研究中心主簿⋯⋯應該她也不會太懂外星人之事。林文德博士,地理學家,翰林院地理學院士,現為環境監監副,他也應該與此事無關。」

 

紀文就說:「看來,只剩下這幾個比較可疑。」

 

傑靈把餘下比較可疑的科學家檔案視窗打開了,繼續說:「首先是韓安娜,天體物理學家,翰林院物理學院士,外星人委員會主席,開普勒22b星帝國臨時政府資政大夫。她是最早參與研究外星生人命的《乾元計劃》的科學家⋯⋯」

 

「陛下,她不是艾莉的女寵嗎?她怎會仇恨外星人,參與邪教活動呢?」莉莎問。

 

紀文就說:「這很難說啊,人心隔肚皮啊。」傑靈也笑著說:「我也不知道你這個女寵平日心底裡有沒有咒罵我的啊⋯⋯」莉莎面紅了,說:「陛下,你怎能這樣挖苦我⋯⋯我每次跟陛下吵架都是直話直說的。」

 

「你又面紅了,哈哈。」傑靈摸著莉莎的臉頰,笑著說。紀文笑了,說:「你別取笑莉莎吧。」莉莎也尷尬地說:「陛下⋯⋯你繼續查看檔案吧,別抵開話題⋯⋯」

 

「好吧,讓我再看看⋯⋯李得民博士,外星人心理學專家、外星語言學家,翰林院心理學院士,現任欽天監監副暨安達臣研究中心主任。但他未曾被外星人擄去,應該對外星人不會太反感。」

 

紀文就說:「這個才是最可疑的:利爾雅博士,外星生物學及醫學專家,翰林院生物醫學院士,現為欽天監城西研究中心主任,開普勒安達臣行宮御醫。當年她有份參與研製藥物對付外星人,亦曾為外星人所俘;後來杰娜臣服我們了,爾雅亦主導外星人的治療工作。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殿下此言甚是。」

 

傑靈卻猶疑地說:「可是,爾雅始終是個功臣,你們禁軍或者都察院絕不能在無確實證據的前提下忽然抓她去嚴刑迫供;你們要用點溫和的手段才行。」

 

「所以,陛下,我想請你吩附本德親自去查探爾雅的事情。」

 

傑靈詫異地問:「為何要勞煩我親自開口呢?還有,為何要叫本德去?」

 

紀文面色一變,對傑靈說:「你忘了嗎?爾雅一直追求本德,但本德就是不太喜歡爾雅。那時候本德已經跟志美發生了關係。後來志美未婚懷孕了,生下了韋娜,他們只好成婚,爾雅卻一直沒有放棄過追求本德。爾雅這個痴女真是固執啊⋯⋯」

 

傑靈點頭,說:「所以,爾雅對本德沒有介心,本德問她甚麼,她一定會說實話吧。但你直接勸本德去做就行了吧,查案的事情應該本德自己去做,我不應太多干預。」

 

莉莎面有難色,說:「這是因為本德不肯聽我⋯⋯他說,除非陛下下旨,否則也不願意這樣做⋯⋯」

 

傑靈搖頭,說:「真是個笨蛋呢。跟爾雅交歡一下,就可以套取有用的情報和資訊了,怎麼本德總是那麼感情用事的呢?難道志美說了甚麼嗎?」

 

「陛下,志美甚麼也沒有說過。」

 

「唉,本德和志美真是麻煩。你和巴里這樣乖乖的留在我身邊就最好了,不像志美和本德。本德本是我的男寵,我容許他嫁給志美,已經是皇恩浩蕩了。而志美也算懂得知恩圖報,沒有太多怨言;反而本德就總是婆婆媽媽。連他家裡的男僕安東也比他敢作敢為得多了。」

 

「陛下你用安東這個水性楊花、野心勃勃的小男孩作比較,恐怕太極端了吧。你不知道宮女們給安東起了個花名,叫『御用公廁』嗎⋯⋯」

 

一直坐在旁邊的紀文忍不住了,打斷了莉莎和傑靈,插嘴說:「你們兩個都不體貼男人的意思。傑靈,沒錯,本德是你的人,但你也要顧及他的感受。他真正愛的是志美⋯⋯至於爾雅,他卻沒甚麼感情,你這樣強迫他為了辦案去親近人實在太⋯⋯太不近人情了。」

 

傑靈就說:「可是⋯⋯可是現在破案要緊啊!我可不能再讓邪教繼續殺害外星人。就只不過是一兩次,有甚麼所謂呢?我現在就打電話叫他過來吧。」

 

沒多久,本德就被召到來傑靈的書房裡。本德對於莉莎坐在傑靈的大腿上已司空見慣,故無特別反應。本德向傑靈和紀文行禮後,傑靈就直截了當的說:「朕認為利爾雅跟邪教仇殺外星人一事有相當嫌疑,朕命你盡快約會爾雅,陪她睡,套她說實話,查明她跟邪教有無關係。」

 

本德楞住了,抬起頭來,對傑靈說:「可是⋯⋯陛下⋯⋯」

 

「你想抗旨嗎?」「不⋯⋯臣不敢⋯⋯」

 

「傑靈,你等一下,我有事要跟本德私下談一下。」

 

「好吧。」

 

紀文走上前,拉著本德離開書房的正應,來到東閣,關上趟門。本德就問紀文:「殿下,請問所謂何事?」

 

紀文輕撫本德的手,溫柔地說:「如果你不想去陪爾雅的話就直接拒絕陛下吧。」

 

「可是⋯⋯這是抗旨⋯⋯」「你不是一直勇於直言進諫的嗎?怎麼現在又對傑靈惟命是從了?」

 

「殿下,如果陛下有何想法不周之處,我為國事而進諫,是合宜的。然而,我不能為了兒女私情而抗旨⋯⋯」

 

「你真的是這麼想嗎?」紀文擁抱本德,溫柔地說:「我關心的是你的感受。」

 

本德無奈地說:「殿下,我是內臣,這是我的本分。」

 

「好吧。」紀文只好拉開趟門,帶本德回到正廳,返回座位上。傑靈再次對本德說:「我現在要你去約會爾雅,查明她跟邪教有無關係,你有無異議?」

 

「臣無異議,定必遵照陛下意旨而行。」

 

「那就照樣去做吧!你記住你的身份。」「遵⋯⋯遵旨。」本德的眼神露出一絲的無奈與掙扎,然而他知道皇命難違,只好服從傑靈的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