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怎樣寫小說(二)

上一章見此

 

(二)

 

「是李儒雅!」昭聖抽出作業簿,看到李儒雅的名字,才鬆一口氣,心想:儒雅是個乖孩子,她的文章應該正常一點吧。

 

畢哲聽見儒雅的名字,面露不悅,大聲說:「這腐女能寫出甚麼好東西來?不是攻就是受啦⋯⋯」

 

「畢哲你住口!李儒雅同學,請出來分享一下你的短篇小說吧。大家鼓掌。」

 

於是儒雅滿有自信地在掌聲中踏出蓮步,來到教壇前,拿起作業簿朗讀故事。

 

「高麗漢陽有一大戶人家李府,李府千金李黛玉豔美絕俗,追求者甚眾。惟千金對於天天帶著甘言厚禮前來拜訪的富家子弟無動於衷,卻對文府的公子文寶玉情有獨鐘。雖然兩家人都是兩班貴族,理應門當戶對,可是李文兩家卻是世仇。李氏朝鮮年間老論派和少論派黨爭嚴重,李府和文府各屬老論派和少論派,雙方在朝廷勢成水火、針鋒相對,更為阻止黛玉和寶玉相見而把他們關在家中不得外出⋯⋯」

 

「喂,等一下,儒雅,你怎麼角色人物名稱都是抄《紅樓夢》的,劇情卻是照抄《羅密歐與朱麗葉》?注意一下版權好嗎⋯⋯」

 

「老師,作者已死啊!」儒雅說。

 

「可是你這樣是抄襲不是創作⋯⋯」

 

「天下文章一大抄嘛!請老師你不要打斷我。」

 

「好⋯⋯好吧。你繼續。」

 

於是儒雅繼續說:「黛玉為了與寶玉相見,就在後院偷抗地道到隔壁的文府⋯⋯」

 

「等一下,這兩個世仇竟然是鄰居?他們不怕被對方暗算嗎⋯⋯」昭聖驚訝地說。

 

「寶玉從文府裡偷了一百萬兩銀票,然後就跟黛玉去私奔了。他們逃到大街上,叫了一台的士⋯⋯」

 

「李氏朝鮮哪有的士?」

 

「老師,的士不一定是汽車啊,馬車也行。於是他們乘馬車到漢江坐船,車資花了一兩三銅錢。然後他們乘船去仁川,船家開價五兩,黛玉與之講價不果,就勃然大怒,把船家推下船,然後划船到仁川去⋯⋯」

 

「喂!李儒雅同學!這是搶劫行為!黛玉怎麼做了劫匪?」

 

「寶玉和黛玉到仁川後,就買首大船要逃去濟洲島。寶玉出價一萬兩,船家說要兩萬,於是黛玉就亮出利刀,說要五千兩買下大船。船家嚇得屁滾尿流只好答應⋯⋯」

 

「李儒雅同學,黛玉到底是不是山賊來的?」

 

「於是寶玉和黛玉就坐著一艘豪華郵輪前往濟州島了。因為路途遙遠,所以他們請了船員、廚師、僕婢、大夫、樂師、戲班還有保鏢隨行。因為寶玉從家裡偷了一百萬出來,加上黛玉刻扣工人工資,所以開支並不算大⋯⋯」

 

麗素笑了,說:「我不知道原來李氏朝鮮已經有郵輪了!」昭聖則無奈地說:「李儒雅同學,寶玉和黛玉不是私奔嗎?怎麼變成暴發戶豪華渡假了?還有甚麼刻扣工資,這是甚麼鬼內容⋯⋯」

 

坐在旁邊的班長沈道明卻說:「老師,不是啊,刻扣工資這種劇情很符合朝鮮國情啊。」

 

儒雅沒有理會大家的議論,繼續說下去:「晚上,寶玉和黛玉坐在甲板上,共晉燭光晚餐,享用燒汁配新西蘭西冷牛排和法國波爾多紅酒⋯⋯」

 

昭聖拍了自己額頭一下,說:「李儒雅同學⋯⋯李氏朝鮮怎會有燒汁配新西蘭西冷牛排和法國波爾多紅酒⋯⋯」

 

「二人醉意微醺,就春心飛絮起來。寶玉馬上擁抱黛玉;二人香舌交纏,親親熱熱⋯⋯」

 

昭聖緊張起來,說:「李儒雅同學,請不要加入成人情節⋯⋯」

 

「可是,黛玉卻猛然推開寶玉,使寶玉飛撞在船桅上。」

 

昭聖吐糟說:「喂,黛玉到底是不是怪物來的?一個千金小組怎麼又會打劫又會力大無窮⋯⋯」

 

葉山娜卻說:「有沒有搞錯啊!快要上床時才推開人家,真沒情趣!」

 

儒雅繼續說:「寶玉拭去嘴角的血絲,輕聲地問:『黛玉⋯⋯你⋯⋯你為何⋯⋯』黛玉眼泛淚光,面有難色,欲言又止。寶玉扶著欄杆,蹣跚而行,走到黛玉身旁,說:『黛玉,你有甚麼難言之隱嗎?』

 

『我⋯⋯我其實⋯⋯』」

 

「其實甚麼?」聽得出神的畢哲焦急地問。雖然她經常跟儒雅吵架,可是儒雅的故事太精采了,使她暫時拋開了私人恩怨。

 

「『其實⋯⋯我⋯⋯是男的。』」

 

同學們聽見了,忽然闃寂無聲,都被峰迴路轉的劇情嚇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昭聖崩潰了,跪在地上,激動地大叫起來。「我到底在聽甚麼鬼BL故事啊!!啊啊啊!啊啊啊!仆街!痴線㗎!」道明見狀,馬上安慰昭聖說:「老師請你冷靜一下,我們還在上課⋯⋯」

 

「沒想到寶玉竟然沒有半點驚詫,反而面露笑容,對黛玉說:『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是個女裝少年了。』

 

『你⋯⋯你怎知道的啊?』

 

寶玉從懷裡掏出智能手機,向黛玉展示,說:『全新七星牌智能手機,有五百萬像素鏡頭,高清影片拍攝功能,用來偷拍簡直一流。只要再加上這個100漢元的手機腳架,放在樓閣上,就可以把文府的廁所和浴室偷看得一清二楚。你看,這是你上廁所站著小便的偷拍影片⋯⋯只要放大一下,就可以看見⋯⋯』」

 

利奧抱怨說:「喂!讀者會投訴的啊,這根本是植入式廣告!」

 

麗素則疑惑地說:「有郵輪都算了,現在竟然還有智能手機,而且還是用來偷拍人家上廁所⋯⋯泡菜科技文明真是偉大。」

 

儒雅繼續說:「黛玉勃然大怒,馬上一巴掌摑去寶玉,把他打倒在地上,奪去其手機,然後為寶玉帶上手銬,說:『你已經被捕了!』」

 

麗素說:「那裡來的手銬⋯⋯」

 

儒雅說:「黛玉把寶玉拖入船艙,吊在牆上,撕開他的周衣,抱緊著他,奸笑說:『我要好好調教你這壞孩子。』下刪一萬字。從此他們就過著幸福的攻受生活。如欲觀看無修正H版請向李儒雅查詢,購買文章只須100漢元,今天放學前購買有九折。」

 

麗素慨說:「果然是富商的女兒,真會做生意呢。」

 

「太⋯⋯太胡來了。我不能接受啊!」昭聖坐在地上激動大叫。道明就說:「老師,課堂還是要繼續的,請你抽下一個吧。」

 

昭聖只好拭一下面,收拾情緒,站起來,嚴肅地說:「好吧。下一位同學⋯⋯是⋯⋯太好了,是沈道明,應該會正常一點了吧。」

 

道明聽見,面色大變,冒了冷汗。昭聖就奇怪地問:「班長沈道明同學啊,怎麼了?」

 

「老⋯⋯老師,我可以⋯⋯坐在原位報告嗎?」

 

「當然不行啦,其實同學都是站出去報告的。」

 

「可⋯⋯可是⋯⋯」

 

「你有甚麼困難啊?身體不適嗎?」

 

「老師,請你過來一下。」

 

昭聖走近道明,彎低聽道明說話。道明就在昭聖的耳邊,尷尬地輕聲的說:「老師⋯⋯我⋯⋯我下面⋯⋯你知道吧,青春期⋯⋯很難控制⋯⋯我⋯⋯我下面硬了⋯⋯」

 

「吓?!!!!」昭聖大叫起來。道明馬上拉著昭聖的衣袖,哀求昭聖,說:「老師細聲一點,千萬不要被其他同學知道,他們會取笑我的。我⋯⋯我平時在他們面前都裝正經⋯⋯如果被他們看見我⋯⋯我下體勃起的話⋯⋯」

 

「可是你怎麼忽然會⋯⋯」昭聖說著,注意到坐在道明身旁的儒雅竟然望著他們掩面偷笑。昭聖就說:「喂!你笑甚麼!」

 

背景忽然變得陰陰沉沉。儒雅奸笑說:「老師,你想看小說無修正版的話,我也可以免費送給你啊⋯⋯就像我免費給道明看一樣⋯⋯」

 

昭聖低頭一看,才發現道明案前擺放了儒雅寫作小說的無修正版,而且還繪畫了兩個美少年親熱的插圖。道明就說:「老師⋯⋯她⋯⋯儒雅她⋯⋯迫我看,我一看就⋯⋯」

 

「儒雅你這死變態腐女!氣死我了⋯⋯道明⋯⋯你⋯⋯你先找本書壓一下吧,很快就不硬的了。用⋯⋯用聖經吧!再不然加本百科全書,字典,四書五經⋯⋯」

 

「喂,老師,你不是說叫道明報告的嗎,你們在那邊耳語甚麼啊?」畢哲不耐煩地大叫,而其他同學也等得不耐煩了,開始叫囂、起哄。昭聖抬起頭來,咳了一聲,說:「你⋯⋯你們安靜!沈同學下體⋯⋯我說身體⋯⋯身體不適!讓他先休息一下!我再抽另一同學報告!」

 

於是昭聖就從作業簿裡隨意抽出一本出來,說:「下一位同學是⋯⋯上原韋娜同學!」

 

坐在麗素旁邊的上原韋娜興奮得跳起來,對麗素和畢哲說:「到我表演了!看我的!」

 

畢哲卻投以懷疑的眼神,說:「你這莽夫能寫出甚麼好文章?」

 

「殿下!你不要看少我!我身為你的忠臣⋯⋯」

 

「忠你老母啊⋯⋯」

 

「喂!畢哲!上課不得提老母!這太粗鄙了!課堂之上注意言辭。」昭聖斥責畢哲說。

 

畢哲不悅,說:「喂!我好歹也是公主殿下,給我一點特權好嗎?」

 

昭聖就說:「最多只準提老豆!韋娜,你也聽住,你現在出來報告你的小說創作時,不準講粗口,不準提人老母,不準提性器官,清楚了嗎?」

 

「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