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三):山雨欲來風滿樓,邪門初起血流河

第三章:山雨欲來風滿樓,邪門初起血流河

 

微風輕輕吹動窗簾,拍打著書房陽台的玻璃窗。書房陽台上白玉般閃亮的瓷磚反射著溫暖的光線,散落雲頂木梁之上。書房是一間一千平方呎的大空間,分成東閣、中殿和西閣三部分;東閣為賓客、大臣等經由大門進入書房時首先經過的地方,室外有一陽台,室內有幾張沙發椅子和茶几,側邊有一茶水間,還有幾個放杯碟、茶葉等大木櫃。穿這趟門,就是空間最大的中殿,中央為一張酸枝製成的中式大書桌,桌上有精緻的雕刻,把龍的形態刻劃得栩栩如生,兩邊有大型的木書櫃,後面的牆上左右是對聯,跟宮殿門外那副一樣,都是寫著「明道通理安自身,立德至仁治天下」,橫批匾額寫著「王道正直」,匾額下是國旗。匾額和對聯都是用金絲楠木刻成的。對聯外是油畫、山水畫等;左右兩邊各有兩個書櫃、一個矮雜物櫃和一個衣櫃,牆上有掛氈和地圖。書桌的右邊有一小書桌,小書桌旁就是通往西閣的趟門,趟門後是一小型圖書館。

 

傑靈神色凝重的坐在書桌前的龍椅上,雙目凝視著電腦螢幕,收看網台的視像新聞報導。

 

「上週,一外星人及與其同行之變性者,於城西紅燈區失蹤。日前,京山居民驚見彼等屍首,死狀恐怖,胸部被劏,劃上十字,下體、頭臚遭割,血肉模糊,留下蠟漬、黃紙、香灰,似是邪教祭典。帝國調查局與都察院正聯手調查。接下來是湖南水災的消息⋯⋯」

 

「陛下,都察院右都御史文本德大人求見。」尚宮蘇珊娜在門外對傑靈說。

 

「快傳。」於是穿著飛魚服,頭戴幞頭的本德就進入書房,向傑靈鞠躬。傑靈請本德坐下,然後問:「本德,衛道教殺人祭祀的那宗案,你們還沒抓到人嗎?」

 

「陛下,臣碌碌無能,罪該萬死,亦未能緝拿兇手。」本德誠惶誠恐的說。「不過,我們肯定的是,這些連環殺人案都是針對外星人及與外星人關係密切的人類。兇手手法殘忍,把受害者活活的劏開,劃上五角星,進行邪教的祭祀儀式。」

 

「衛道教其實到底是甚麼來頭,你們查明了嗎?」「衛道教假借我等聖教之名義,以其經典《黑書》迷惑人心,散佈仇恨外星人之思想,目前已於全國沿海各大州府傳播。他們以一名梁姓女子為教主,以『傳道』為神職人員,各地建立了不少『教會』,每星期舉行邪教聚會,以嘈吵的音樂去迷惑年青人。」

 

「那就是它是一個異端邪說吧,你跟調查局要加緊對各教會的人進行調查,說不定他們就藏身在聖教之中。」傑靈說。「還有,聽說調查局大使申文東不太喜歡你;如果調查局不配合你的話,你找太空都統使天娜幫忙吧,太空都統使司的外星人軍隊一向幫得上忙。總之,這些事件已經令杰娜和艾莉造成很大的壓力,亦令外星人陷入恐慌之中。朕絕對不容許這種種族屠殺的事情繼續發生。本德,你不要讓我失望。」

 

「謝陛下錯愛,臣定必誠惶誠恐的辦妥使命,以報聖恩。臣先行告退了⋯⋯」「等一下,我沒有准許你離去。」傑靈收起了嚴肅的神情,臉上含笑。「你怎麼急著離去呢?」

 

「臣⋯⋯臣公務繁重⋯⋯」本德低頭,不好意思的說。傑靈就站立,來到本德面前,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再把他的雙手按在桌上;本德大驚,幞頭都掉了,說:「陛下⋯⋯你⋯⋯想怎樣⋯⋯」

 

「你也很久沒有來侍寢了。你別忘記你也是我的男寵啊,你可不要抗旨啊。」傑靈緊抱本德,乳房壓在本德的胸前,桃唇封住了本德的小嘴;當舌頭一鑽入本德的嘴裡以後,本來抗拒的本德就面紅了,雙目無神,雙手和雙腳發軟,與傑靈互相擁抱、親吻起來。

 

「陛下,通政使上原志美大人求見。」

 

本德一聽見志美的名字,神情愕然。志美雖然是本德的妻子,可是傑靈繼續把本德留為男寵;這令本德經常感到尷尬。身為女皇的傑靈對於志美前來,當然肆無忌憚,說了一聲「快傳」以後,就繼續與本德激吻。穿上飛魚服,頭帶幪頭的志美,一進書房,看見本德被傑靈壓在書桌上親熱,就面有難色,眼神尷尬。

 

「志美,你有事求見嗎?」傑靈問。

 

「陛下,臣⋯⋯臣久經思量,誠惶誠恐,冒死進諫,反對撤銷葉莉娜爵位之提議⋯⋯」

 

「你說話怎麼總是如此迂迴曲折的呢?這又不是甚麼要事,你就別急啦。你看不見我⋯⋯在忙嗎?你先回去辦公吧。快退下。」在傑靈的命令下,志美只好鞠躬退下,無奈地望著本德。本德怕志美不悅,卻又不能抗拒身為女皇的傑靈,只好無奈地躺在書桌上,繼續任由傑靈魚肉。

 

小息的鐘聲一響起,畢哲就馬上走到道明的座位前,攔住道明的去路;山娜、利奧和麗素緊隨其後。神情嚴肅的道明就問:「殿下,你有何貴幹?」

 

「我⋯⋯我想問你,你為何願意指證朱老師亂掟粉擦?」畢哲問,面紅起來,似乎被道明的英姿吸引了。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這是我的原則。我先行告退了,請讓路。」

 

可是畢哲依然不肯讓開,說:「你⋯⋯你想我怎樣答謝你?不如這樣吧,你就跟我吧⋯⋯」

 

「我非援交少年,無意做你的後宮男寵。告辭。」

 

「你這樣算是甚麼態度!」山娜怒斥道明,道明投以鄙視的眼神回應,先推開畢哲,再推開山娜。山娜氣壞了,正想起腳踢向道明,就被畢哲喝止。

 

「山娜,住手!」

 

山娜只好退後,目送道明離開。山娜等道明走了以後,就低聲地問畢哲:「殿下,你看上道明嗎?」

 

「你知道就好了。」於是利奧和山娜就奉承地說:「殿下真有眼光啊。」麗素卻說:「可是,畢哲,道明似乎不會喜歡你剛才那種語氣⋯⋯」

 

「所以你們就要幫我想一下辦法,錢不是問題。」

 

「年紀輕輕就當上佞臣,真是不知所謂,你們葉家真是家門不幸。」在後面目睹一切的儒雅輕蔑的一句說話,又觸怒了山娜。山娜回頭,怒斥儒雅說:「你這樣跟本大爺說話的嗎?」

 

「大甚麼爺?建功立業的是你媽,不是你這小女孩。」儒雅說。「我從來就不會以我媽是九龍府富商而誇口。」

 

「儒雅小姐,請你說話小心一點,別侮辱我的朋友。」畢哲斥責儒雅,卻被儒雅反駁,說:「身為公主殿下,竟然結交這種豬朋狗友,他日若由你繼承皇位,必定奸臣當道,朝政敗壞掉⋯⋯」

 

「大膽!你說誰是殿下的豬朋狗友啊?」「你⋯⋯」山娜和畢哲氣得咋舌,儒雅就冷笑一聲,正想揮袖而去,就被畢哲一手捉住,說:「你欠揍嗎?」麗素就勸阻畢哲說:「你別動不動就打人啦⋯⋯」

 

「你這暴君,除了打人你還會幹甚麼?我告訴你,道明絕對不會看上你這種人⋯⋯道明只喜歡我。」

 

「你給我住口!」畢哲正要一拳揮向儒雅的面,就被儒雅一手撥開拳頭;儒雅乘機往畢哲的腳一踢,畢哲馬上就失去了平衝,向前跌倒,壓在儒雅身上。走避不及的儒雅嚇呆了,被畢哲壓倒在地上;畢哲的嘴也不小心親在儒雅的嘴上。二人頓時面紅起來。山娜、麗素和利奧初時諤然,然後卻偷笑起來。

 

「你⋯⋯你這變態的!」儒雅馬上推開畢哲,急忙站起來,掩面轉身逃跑。山娜馬上上前扶起哲,問:「殿下,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們回課室去吧。」

 

上課的鐘聲響起。一個文質彬彬,頭戴方巾,穿著白衣藍裳的襦裙的黑色長髮美少男,站在黑板前,講授宗教與哲學課。他叫宋弘道,字顯理, 與昭聖截然不同,弘道聲線溫柔而甜美,平易近人,外貌英俊,迷倒了不少學生,使本來上課不太專心的山娜和畢哲也變得格外留神。根據華夏帝國國子監規定,哲學及宗教科是初中的必修科,以預備學生學習高中的宗教與哲學課;這三年的課程以「明經」為主,即學習中西哲學經典的基本內容,包括聖經、論語、孟子、禮記、荀子、墨子、韓非子、老子、莊子、申辯篇和尼各馬可倫理學。哲學雖然是眾多學科當中最難的一科,但是學生卻因為弘道的關係而非常喜歡哲學。

 

「經云:『慎毋責人,庶免受責。蓋爾所責於人者,必有援以責爾者;爾所用以繩人者,必有執以繩爾者。』(聖馬太福音7:1~2)此話何解?是否禁絕我等批評他人?」弘道問,於是儒雅就舉手回答,說:「非也。此處經文有道『蓋爾所責於人者,必有援以責爾者』,意指人以何律例斷人,則必被人以同一律例斷之。故人不得寬己嚴人,必須以同一的準則看待自己和他人。」

 

「李儒雅同學說得不錯。可是,若有一修士,以嚴格律例束己,那他能否同時以同樣嚴格之律例斷人?」

 

「這個⋯⋯我⋯⋯不知道。」儒雅支吾以對,於是道明就舉手站立回答,說:「不可。修士之戒律,為修院之戒律。俗人不住修院,豈須嚴守戒律?故修士不得因嚴己而嚴人、斷人、責人。」

 

「道明,你說得對。那麼,我們應根據甚麼準則去批評他人呢?」

 

「根據道德吧。」「可是,何為道德?」

 

道明啞口無言,弘道就笑了,輕撫他的臉,說:「不要緊,這問題的確很難回答,你先坐下吧。」

 

「老師,讓我來答吧。」畢哲舉手,站起來,意氣風發的說:「經云:『吾之良心,感於聖靈』(羅馬書9:1),又云:『一俟真諦之神來臨,必能循循誘爾洞達微妙。』(聖約翰福音16:13)故可知道德發自良心,而良心出自聖靈;聖靈使人知善惡。儒家孟子云『惻隱之心人皆有知』,卻不知內在之仁義本發自既外在於己又內在於己之上主聖靈⋯⋯」

 

「非常好,不過你無須說得如此玄妙樞奧。你說良心和聖靈,其實也是很虛無,內容不清,很易被曲解。」弘道說。「例如,如果有一個同學指著麗素同學說這雌雄同體的外星人是不道德的,所以要毆打外星人,又稱其判斷發自良心,那你怎樣回應?」

 

畢哲就說:「老師,以雌雄同體為由去攻擊外星人就是跟皇室與我國女皇陛下作對啊,我當然要打他一頓⋯⋯」

 

「譚畢哲同學,我在問你應當如何以說話回應,而非以拳頭回應。」

 

同學們笑了,甚至連山娜和利奧都忍不住發笑,直到畢哲怒目一瞥,他們才急忙斂笑。不甘被恥笑的畢哲繼續回答說:「這個嘛⋯⋯很簡單啦!你主觀的感覺覺得一件事情好不好,那裡算是良心啊!討厭外星人這種『討厭』跟我討厭吃茄子那種『討厭』那裡有道德可言?」

 

於是韋娜就插嘴說:「茄子天婦羅不知多好吃,你不懂欣賞而已⋯⋯」「你又頂撞我了嗎?」

 

看見畢哲發怒的樣子,同學們又笑了。弘道淺笑,輕撫畢哲的頭,說:「你說得對,我也很討厭吃茄子,茄子的氣味實在令人作嘔。畢哲同學的說法涉及一個重要的哲學問題。到底道德上的『是非之心』與感情上的愛欲之情有何分別?『我覺得這個很噁心』、『我恨你』、『我討厭這種行為』都只是一種喜惡,不可能是道德的本身。當人把道德建立在這種喜惡的情感之上,就會帶來仇恨。直到今日,在泰西歐羅巴,依然有極端回民,以道德之名,殺戳他們所討厭的性少眾。我等華夏帝國既居於天下中心,應明辨情欲道德,勿以道德之名,洩情欲為實⋯⋯」

 

放學的鐘聲響起,學生就紛紛離開校門,各自登上汽車離去。山娜與利奧乘坐銀色的房車,一同離去;房車先把利奧送到在牛池灣村的家宅門外,然後才上山,送山娜回去位於十二笏的大宅。由沙田坳到馬麗口坑、大老坳和界咸的大小村莊裡,都住著九龍府不少的宗室、貴族或高官。山娜的家是一座嶺南大宅,有園林,有泳池,設備齊全,離皇宮只有十分鐘車程。可是,山娜因為惹怒傑靈而失寵的母親葉莉娜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被召入皇宮。

 

山娜一進客廳,長著棕色中髮和一雙藍色大眼睛,戴著黑色膠框眼鏡、穿著襖裙,個子高大的斯拉夫女子,也就是京衛指揮使葉莉娜,從沙發起身,上前迎接、擁抱她,問:「山娜,今天上課如何?殿下喜歡你嗎?」

 

「媽,畢哲公主殿下已經把我當成是朋友了,還約我幾日後進宮玩呢。」山娜興奮地說。

 

「那你有為我說好話嗎?」葉莉娜問。她顯然是想利用自己的女兒與畢哲拉好關係,好讓她有機會與傑靈修補關係。

 

「殿下說大人的東西太不管⋯⋯不過,」山娜說。「我可以問一下,可不可以順道帶媽你進宮。」

 

「總之有機會進宮見到陛下就好了。我想念陛下想得快要發瘋了⋯⋯」

 

「媽媽,你跟陛下搞百合嗎?」山娜直截了當的問。葉莉娜就尷尬地說:「這⋯⋯這個,你們孩子別過問啊!」

 

「還有,媽,外星人公主麗素是畢哲殿下的好友,所以你要小心說話了,別再說甚麼批評外星人的東西,要不然會再得罪陛下和殿下⋯⋯」

 

「我⋯⋯我會的了。我根本不討厭外星人;我上前之所以跟那個溫迪打架,也只是因為她竟然跟我在新京都夜總會搶舞男陪坐⋯⋯」葉莉娜說。「總之,山娜,你聽住,你一定要好好服侍畢哲殿下,他日才能當上禁軍侍衛的指揮官,就像我服侍陛下一樣,知道嗎?」

 

「媽,我知道了。」

 

達官貴人的豪宅均在皇城以北的獅山和聖母山的深山裡,而外星人的安置區則在東邊的安達臣村。有鐵路與九龍府各區連接;雖然杰娜一眾外星皇室成員通常住在皇宮,但一眾外星人官僚的辦公室皆在安達臣村,而安達臣村亦設有行宮,杰娜等人每星期亦最少入村一次。負責管理外星人事務的安娜亦在村內辦公;在安娜的要求下,杰娜與她的王妃們在下午來到村裡的行宮,召開會議。行宮雖然沒有皇宮般華麗,但亦不失氣派。大殿以水晶為燈,玉璧為幕,大理石地板為鏡,殿裡充斥著甜美的花香。中史的矮台上有一熠熠生光的龍椅;杰娜坐在於其上,艾莉則坐在側邊,而一眾王妃坐在左右兩排,只有安娜和幾個人類官員站在中間,手執平板電腦,向杰娜匯報事項。杰娜穿上傑靈所賜的袞龍袍,而一眾王妃則穿上華麗的鞠衣,而安娜就只是穿上藍色的圓袍領官服。

 

「陛下,殿下,臣等近日在安達臣村外圍,發現大量塗鴉,疑是邪教所為,請過目。」安娜在平板電腦上劃了幾下,眾人手上的平板電腦就顯示了一張相片。相片中顯示村莊的外牆被人用血紅色的油漆畫了一個大十字架,還寫著:「誅戳淫媟妖人,滅絕通姦莠民,血洗九龍京師,道德倫理重生」。

 

「這不僅是針對外星人。那人說要滅絕所謂的『通姦莠民』,這豈不是說要把與我們有交往的人類都殺掉?」杰娜說。

 

「陛下所言正是。衛道教欲諸殺一切通外之人類。另外,在村外,官兵又撿獲以下單張⋯⋯」安娜說著,揭去下一幅相;艾莉驚見瑩幕上出現一份單張,上面有一張血肉模糊的外星人屍體相片——那正是之前命案中慘遭殺害的外星人。艾莉嚇得把平板電腦掉在地上。

 

「安娜啊!你怎麼把這種照片也展示給我們⋯⋯快點刪掉它⋯⋯」艾莉驚恐地說,其他王妃也神情惶恐。安娜急忙把照片刪掉,然後向杰娜下跪,說:「臣罪該萬死⋯⋯臣讓陛下和一眾殿下受驚了⋯⋯」

 

「你平身吧。那你現在有何對策?找出塗鴉是誰幹的嗎?」杰娜問。

 

「據都察院及帝國調查局之情報以及單張上的資料,我等僅知殺人事件與塗鴉事件皆與『衛道教』。我們對於其所掌握的武裝被不清楚;但我們推測,他們殘殺外星人的事件將會愈來愈多。」安娜說。「臣懇請陛下向傑靈女皇陛下提出借調禁軍或帝國軍入村保衛外星人及與外星人通婚或交往之人類,並且勸介外星人早歸,勿於晚黑流連村外。」

 

「准奏。我會馬上向傑靈女皇提出借兵一事。這段日子,眾愛妃要小心人身安全。還有,千萬不要與人類生事。尤其是你啊,溫迪,你別再與人類起衝突。」杰娜指著長著棕髮、白臉、藍眼睛的溫迪說。溫迪就說:「陛下⋯⋯我⋯⋯我近來那有與人類起衡突!」

 

「你少點眠花臥柳吧。幾個月前你與葉莉娜少將因為要搶一個舞男,竟然在傑靈女皇面前大打出手的事情你不記得了嗎?你知不知道此事令我和傑靈女皇多尷尬?」杰娜問。天娜一聽,就偷笑了。

 

「我⋯⋯」「總之你別再鬧事了。天娜你別偷笑啊,你也經常撩是鬥非;身為太空都統使的你在段時間可別再與人類起甚麼衝突,要加強巡查族人聚居的村落,保護族人特別是孩子的安全。如無事啟稟的話,退朝吧。」杰娜說罷,起身離去,其他外星人亦跟著離去,艾莉卻走到安娜身旁拉住安娜。安娜就不耐煩的問:「殿下⋯⋯你⋯⋯你又想怎樣啊?」

 

「安娜,你很久沒有陪我了⋯⋯」艾莉抱緊安娜,靠在安娜的肩膊上撒嬌。

 

「殿下⋯⋯你莊重一點好嗎?你可是陛下的皇妃,也是外星人開普勒朝廷的首相來的⋯⋯」

 

「沒關係吧,杰娜都批准我立女寵了。」艾莉攬著安娜繼續撒嬌。

 

「你⋯⋯你很煩啊!我前天不是已經陪了你嗎?」「昨天沒有啊!」

 

「那⋯⋯你這色鬼又想怎樣啊?」

 

艾莉用嘴唇把安娜的嘴唇封住了,親吻起來,手把她推到牆角,胸部壓緊安娜的乳房,使安娜面紅了。

 

「別這樣⋯⋯閉路電視會拍到的!」「那我們到別處吧。」艾莉雙手抱起安娜,步出大殿,在閉路電視的鏡頭裡消失。她們卻不知道,查看閉路電視影像的,並非只有太空都統使司的外星人士兵。

 

艾莉與安娜親熱的片段在電腦螢幕上播放著,直到螢幕被一本書掟中,「啪」的一聲從桌面倒在地上,電線鬆脫了,畫面就變成漆黑一片。那是一間光線暗淡的房間;房間沒有窗,只有少許燈光,書櫃裡的書放得亂七八糟。書桌後坐著一個穿上黑色斗篷的女子。雖然斗篷把她的半邊面和雙眼都遮蓋了,但是她那暗淡的嘴色依然展露出一種陰森恐怖的殺氣。

 

「教主,祭祀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目無表情的男人敲門進來,對那女子說。

 

「我馬上就來。」

 

那女人步出書房,穿過走廊,來到一個仿似的士高舞廳的空間;黑暗的環境與耀眼的燈光不斷交錯,舞台上的叫聲和噪音令人感到狂躁不安。狂躁的鼓聲和刺耳的電子結他聲構成了一個邪教集會的場景。雖然台上有一個十字架,但台上卻沒有聖壇,沒有講壇,更沒有聖道和聖祭。台下一群男女恍惚發瘋了,舉高雙手胡亂揮舞、大叫,雙目失神。當那女人在幾個穿上黑色斗篷男人的護送下,走到台上時,台下的群眾就大聲歡呼,大叫「梁教主萬歲」。

 

梁教主站在台上,拿起米高峰,嘈吵的音樂聲就停住了。當她開始向台下的信眾演講時,燈光便投射在她身上。

 

「經上記著說:在那些日子,人的兒女在世上多起來,有些人生了美麗動人的女兒。天上的兒子,就是天使看見她們,便想得著她們。他們彼此說:『來吧,讓我們從人的女兒中挑選妻子,並生兒養女。』『他們於是為自己娶妻,他們各自揀選一個女人,並開始與她們交合。她們教女人學習醫藥法術、咒語、根部的切割法,和植物的知識。』(以諾一書6:1-2,7:1-2)那些邪惡的外星人,就是經上所言的『天上的兒子』。他們來到地球,勾引我們人類,甚至勾引了我們華夏帝國那個昏君,與人類交合,生出一個又一個孽種!那些孽種將會把地球毀滅。外星人鑽探礦產,破壞了龍脈;外星人發射火箭,搖亂了星象。上個月,江蘇下了一場暴雨,引發水浸,死了五十多人。益州又發生了地震,死了四十多人。為甚麼這些事情會發生?這是因為如今華夏帝國道德淪喪,人民與外星人那些魔鬼同流合污,罪惡滔天,觸怒了上天,才惹來上天降罰啊!

 

外星人就是墜落的天使,是魔鬼的化身。她們不男不女,荒淫無度,引誘人類縱情恣欲,生下一堆孽種。我們必須憎惡罪惡,憎惡魔鬼。如果我們不把罪惡鏟除,地球上的下一代就都會是罪惡所生的孽種。這些孽種,將會如經上所言,是一群巨人。『這些女人懷了孕,生出巨人來,他們高三百肘。這些巨人吃掉全部人所種出的食物,人們開始厭惡餵養他們,這些巨人轉身過來要吃他們。』(以諾一書7:3-4)他們長大以後,人數眾多,就會把我們消滅。你們看!」

 

梁教主忽然捲起斗篷的衣袖,向眾人展示手臂上的條碼,說:「這條碼是外星人用來識別『奴隸』身份的記號。當時我被外星人擄到去她們的太空船裡,天天就被她們當成是玩具。後來外星人聲稱『歸順』那狗皇帝傑靈了,才把我們釋放。表面上外星人是歸順了華夏,實質上卻是控制了華夏帝國,與皇室同流合污。她們利用邪惡的科技控制了我們的天際,以人造衛星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她們竟然可以住在皇宮裡,與狗皇帝分享權力,狼狽為奸。她們就是胡作非為,也是要根據開普勒朝廷的法例去受審,大理院管不了她們。為了拯救華夏帝國,我們必須把罪惡清除,必須將這群魔鬼殺光,也必須把交鬼的人通通拿去獻祭,以祈求上天息怒,勿降災予我國。我們要殺光所有孽種,殺光所有與外星人交合的人類,殺光那些懷有孽種的孕婦,殺光外星人。現在,傳道們,請把那件祭品抬上來吧。」

 

幾個男人就抓了一個全身赤裸、遍體鱗傷、神情慌張的男人到台上,將他綁在一張木桌上。那女人就拿起一把倭刀,指著他,凶惡地問:「你這不潔的罪人,你為何與外星人交媾?」

 

「我⋯⋯我⋯⋯」那女人沒等那男人回答,就大叫一聲,揮刀砍掉了那男人的頭;接下來就殘忍地把他的手腳逐一斬下來。令人心寒的是,台下的群眾竟然歡呼。然後旁邊一個男人拿起一桶人血,拿到來那女人面前。女人對著那桶血唸咒,然後就拿起桶,把人血潑向台下的邪教信眾。台下的信眾歡呼起來,興奮地湧上前迎接鮮血的洗禮。於是那女人就大喊:「誅戳淫媟妖人,」

 

信眾就大叫,說:「滅絕通姦莠民,血洗九龍京師,道德倫理重生!」

 

「我們除了要把那些魔鬼化身的外星人殺死以舉行祭祀,為這罪惡的帝國贖罪以外,更要把那些與外星人通姦而又不知悔改的人類通通殺掉,以復興道德,捍衝倫理。末世快近了,偶己一兩次的獻祭已經不足以救贖我們了。各位天神的精兵啊!你們要努力的淨化九龍府,把魔鬼和那些交鬼的人通通抓過來獻祭。這是你們的使命!」

 

「梁教主萬歲!」台下的信眾瘋狂地叫喊起來。那邪教教主就放聲大笑,繼續說:「現在,我們最大的敵人,是華夏帝國皇室。傑靈這個狗皇帝荒淫無道,後宮三千,與魔鬼杰娜和她的皇族狼狽為奸。我們要殺滅這兩個道德淪喪的皇族,才能拯救華夏脫離罪惡。」

 

「殺死狗皇帝!殺死狗皇帝!」台下的信眾大叫。

 

邪教教主在一眾叫喊上和歡呼聲中離去,穿過人群和走廊,回到書房。一個男人緊隨其後,低聲地問她:「梁教主,我們那麼快就向信徒宣傳殺狗皇帝的使命,會否提早驚動官府?」

 

「我們自從舉行大型祭祀,殺了外星人,已經驚動了官府,你還擔心甚麼驚動官府呢?我們要繼續用不同的方式傳道。」那女人說。

 

「教主的意思是⋯⋯」「今晚派人到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門外傳道吧。」

 

男人好像聽懂了,就奸笑起來,說:「是的,梁教主。」

 

晚上的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異常寧靜。寬敞的校園裡空無一人、漆黑一片,只有旁邊的校長宿舍還有點燈光。路濟亞脫掉修道服,露出染成棕色的秀髮,抹上藍色的眼影,穿上黑色的胸衣和緊身短裙,坐在沙發上把酒言歡;兩個女老師坐在左右,喝得醉蘸蘸,衣衫不整,袒胸露臂。長著黑髮的叫朝倉保奈美,長著棕髮的叫加蜜兒・利古耶;保奈美皮膚雪白,戴著紅框眼鏡,加蜜兒則皮膚褐色。兩人豐滿的胸部幾乎把路濟亞壓得透不過氣來。坐在對面的一個黑色長髮、戴黑色眼鏡、個子嬌小玲瓏的女子則叫作張熙怡,她是唯一一個穿上漢服襦裙的人,卻跟其餘三個穿洋服的人也是一樣衣衫不整。她們四人一邊打麻雀,一邊吸煙、喝酒,有講有笑。

 

「校長啊,你怎麼不把昭聖那婆娘炒掉呢?她竟然向畢哲公主動手了,萬一得罪陛下怎麼辦?雖然那婆娘是公主,可是她跟畢哲不同啊,畢哲才是宗室,這婆娘只是一個沒落貴族⋯⋯你不用看她顏色的啊。」保奈美問。

 

「就是嘛,我這鄉下士族的農場比她在南詔的封地還要大呢。」加蜜兒說。

 

「的確,昭聖是有點麻煩,上一學年針對她的投訴已經高達四十宗。不過我還是給她多點機會,始終她還年青。」路濟亞說。

 

「我真的搞不懂她的啊,校長你對她這麼好,她還是這種態度。」熙怡托了一下眼鏡,天真地說。加蜜兒就笑問:「會不會是因為校長你當年也是因為搞百合而被人趕出修道院才過來教書,所以現在也不忍心趕人走了⋯⋯」

 

「加蜜兒,你⋯⋯你!別胡說!」路濟亞尷尬的面紅起來,拍打了加蜜兒的頭一下。「昭聖這人⋯⋯她對宗室畢哲公主殿下感到妒忌,是很正常的。不過,說起來,其實畢哲也長得挺漂亮的⋯⋯」

 

「哈哈,校長你看上了畢哲嗎?」加蜜兒拍著路濟亞的膊頭,笑著問。路濟亞就面紅了,急忙澄清,說:「才⋯⋯才不呢!」

 

「今年中一的話,我覺得還是上原韋娜的身材比較好。」保奈美說。

 

「那葉山娜怎麼樣?」熙怡問,加蜜兒就說:「她的樣子也實在太妖豔了吧。像麗素那樣清純可愛的才好啊。」

 

「麗素純情?我真的不知這個內向的外星人公主心裡在想甚麼。」保奈美說,初時歎息,然後就笑起來,自信地說:「不過呢⋯⋯我有信心,我可以融化她冰冷的心,將冷山劈開⋯⋯」

 

「你們喜歡那個學生也沒所謂吧,只要不要⋯⋯太張揚就行了。師生戀也要節制一下啊。例如熙怡你跟安東⋯⋯」路濟亞說。

 

「校長你⋯⋯你也不是一樣喜歡安東嗎?」熙怡取笑路濟亞,路濟亞就尷尬地面紅起來,隨手把牌子打出去;沒想到她這一下就出了沖,讓加蜜兒食糊了。

 

「哈哈,對對胡啊!」「甚麼?!怎會這樣的⋯⋯」路濟亞驚訝地說。

 

「路濟亞,你輸了,快點脫掉裙子吧。」保奈美手掩著臉,奸笑著說。

 

「怎⋯⋯怎會這樣的⋯⋯」「你別以為你是校長就可以不認帳啊,輸了就要脫衣服啊,我們看看誰先輸得光脫脫。」

 

路濟亞只好站起來,讓加蜜兒解開她的胸衣的鈕扣。可是,正當加蜜兒興奮地解開路濟亞的上衣時,窗外就傳來一陣雜物翻倒的聲響,打斷了她們的歡樂。

 

「這不會是解開鈕扣的聲音了吧?」保奈美問。

 

「蠢材,脫衣服那會有『咚咚』聲啊?」加蜜兒說。「難道外面有賊嗎?」

 

「我們出去看看吧。」熙怡說,神情擔憂。

 

加蜜兒、保奈美、路濟亞與熙怡一同推開大門,走到院子裡去;因為四人都有點醉意,站立不穩,所以要互相攙扶。加蜜兒取出電筒,推開院子的大閘,照一下左右,卻不見半個鬼影;可是,當她回頭看見院子外牆上的塗鴉,就嚇壞了。由院子的外醬一直延伸到校園的外牆,都被人畫上一個又一個血紅色的十字架,以及寫上「誅戳淫媟妖人,滅絕通姦莠民,血洗九龍京師,道德倫理重生」。保奈美看見外牆上多個血紅色的十字架和五角星符號,就嚇得尖叫起來,躲在路濟亞後面。

 

血紅色的塗鴉不僅包圍著校園四周的外牆,甚至還出現在內牆上,根本無法遮掩得住。警察來到,亦只能架起封鎖線,叫人遠離外牆,並通知都察院和帝國調查局。到了第二天早上,當學生逐一返學,看見牆外的塗鴉,皆大驚失色。麗素看見塗鴉的字句是針對著自己這些外星人,就慌張地躲在畢哲背後。

 

「到底是那些人渣幹的?」畢哲生氣地說,又吩咐山娜和利奧:「你們兩個要好好保護麗素,免得她有危險,知道了嗎?」「是的,殿下。」

 

路濟亞把所有老師都召到去會議室裡開會。弘道坐在昭聖的左邊,神情嚴肅;弘道的左邊還有一個戴著黑笠,身穿粉紅色的周衣的男子,是教經濟科的鄭憲成。他皮膚潔白,留棕色短髮,輪廓分明,神情慌張。穿上洋服的加蜜兒和保奈美,以及穿上漢服的熙怡,坐在對面,沉默不語。直到穿著修道服的路濟亞進來,老師們就起立,恭請路濟亞上座,然後才坐下。

 

「相信大家也看見外牆上的字句了吧?」路濟亞說。「由此看來,邪教『衛道教』已經把我們的師生視為襲擊目標。我校學生貴族和富商子弟甚多,如有學生有任何不測,將會引起嚴重後果。然而,禁軍、帝國軍或警察皆不可隨意駐守校園重地,所以校園學生的保安工作要我們全權負責。你們既然各人都受過軍訓,理應能夠保護學生。」

 

「校長⋯⋯現時氣氛緊張,我們應該減少課外活動⋯⋯」憲成說。

 

「這怎行啊?我們可不能把學生整天關在課室裡,課外活動不能減,學生要繼續學騎術和射擊。」加蜜兒說。

 

「這樣吧,從今以後,所有武學、軍訓等課外活動科目,都要有最少兩個老師在場。」路濟亞。「郭善妍老師,你認為這安排可行嗎?你是負責軍事訓練科與體育科的。」

 

一個留黑色短髮,穿著黑色道袍,皮膚白嫩、神情嚴肅的女子,點頭回答,說:「沒問題。」

 

眾人皆表示同意。於是路濟亞繼續說:「另外,大家要留神,我不知道邪教有無成員已經滲入學校。同時,大家要特別保護學校裡外星人學生的安全,尤其是麗素公主殿下。皇室成員與外星人關係密切,亦可能成為行刺的對象,所以請朱昭聖老師你多加照顧畢哲公主殿下。」

 

「怎⋯⋯怎麼是我?」昭聖一聽見畢哲這個名字就面有難色。

 

「你是她們的班主任嘛。難道你要我這校長親自去管嗎?」路濟亞問。「弘道,你是副班主任,你也多留意甲班學生吧。」

 

「是的,校長。」

 

「如無要事的話,所有人退下吧,弘道你留下來。」

 

「晚生告退。」一眾老師起立,向路濟亞鞠躬,然後離去,留下路濟亞和弘道在會議室裡。等其他人都離去以後,路濟亞走到門前,四周採望,確認無人以後,就把門關上,返回座上,嚴肅地對弘道說:「弘道,說實話,我懷疑師生當中有邪教成員。你是禁軍在校內負責保護一眾皇室貴族的禁軍特工,你的消息應該比我靈通得多吧。」

 

「校長大人,我只向禁軍都督劉莉莎大人負責,查案的事情都是由都察院的文本德大人負責,我並不清楚。」弘道說。

 

「能夠在晚上走進校園裡,在內牆上塗鴉,這人肯定有甚麼方法出入校園。」路濟亞說。「你就調查一下吧,特別留意其他教師的行蹤。」

 

「是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