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與寬恕(一):君王悠悠樂山水,臣子戚戚憂社稷

第一章:君王悠悠樂山水,臣子戚戚憂社稷

 

假山重巒疊嶂,楊柳互相依傍;河道縱橫交錯,傳來流水聲潺潺。楊柳擺動,池水蕩漾,襦裙飄舞。在池邊的薔薇亭在湖光山色的包圍之下,華夏帝國九龍府皇宮的花園裡成了一處脫俗的世外桃源,把朝廷的污氣隔絕了。露水澆在泥土上,長出來的是香豔的百合;梅酒灑在香唇上,生出來的是優雅的詩句。

 

穿上直裰的紀文手執酒杯,仰望天際,有感而發,便歎息,說:「盛世如花有盡頭。」沒想到傑靈女皇還沒來得及對下聯,外星人杰娜女皇就笑著回答:「春光似海無邊際。」

 

「好對!來,再飲。」傑靈大笑。穿著齊胸襦裙的傑靈先為杰娜和艾莉倒酒,再為坐在身旁的紀文倒酒,然後又倒了一杯酒,叫站在旁邊,身穿曳撒,腰間佩劍的莉莎來喝一杯。他們有講有笑,樂也融融,沉醉在梅酒的香氣裡。

 

「杰娜啊,有你們陪我就好了。本德這小男孩和那個淫賤女秘書志美總是顧著工作,平日都不願出來。」傑靈笑著說。

 

莉莎就插嘴說:「陛下,志美那個小女孩是通政使,不是淫賤女秘書啊,而且本德跟你年紀差不多⋯⋯」

 

紀文就取笑莉莎說:「那你為甚麼總是取笑志美作小女孩呢?」

 

「因為她真的很矮啊⋯⋯」

 

傑靈聽見了,哈哈大笑。

 

「你還有巴里這些男寵啊,還有你也有不少新的面首,個個都是可口的美少年。」杰娜說。

 

「你別開玩笑吧。你有二十多個皇妃,應該很明白⋯⋯妃嬪或面首有時候很麻煩的。我那三個面首已經夠煩了。」

 

「對了,你怎麼不把本德正式迎娶為面首呢?」

 

「他正式嫁入後宮的話就不能嫁給別人了。我想讓本德和志美維持關係。志美當年不小心懷孕了,也得找最少一個男人去照顧她才行。難得志美不介意本德作為後宮男寵的身份⋯⋯」傑靈說。

 

「一般人會介意男寵這個身份的嗎?」艾莉問。紀文就回答:「當然啦。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接受自己的丈夫要同時服侍陛下的。而且男寵的出身通常都是階級較低的禁軍侍衛或僕役。就算到了今天,帝國的階級觀點依然很重,依然有人認為本德當上都察院右都御史只是因為傑靈用人唯親。」

 

「誰叫我親近的全部都是人才,難道因為我親近了他們,我就不能用他們嗎?尤其是你啊,我的皇夫紀文。」傑靈說著,親了紀文一下。紀文就面紅了,怯羞的回應:「你還好說⋯⋯我被人說了『後宮干政』不知多久了⋯⋯」

 

「我還是搞不懂你們人類的道德。我的主要官員多數都是我的皇妃。不用自己人,那用甚麼人呢?」杰娜問。傑靈便回答:「這是因為制度不一樣吧。我們行憲的,所以用人要慎重。大宗正院、樞密院和都察院用甚麼人,我還可以管,可以安插自己人,只要他們是有能力辦事的就可以了。因為『內三院』都是直屬於我的,我乃掌握監察權。可是,內閣、國會和大理院這『外三院』是獨立的權力機關,我就不能干涉他們如何用人了,尤其內閣和國會都是民選的。宮內有些職位我必須安排我信任的人擔當才行,例如是照顧孩子的詹事,我就找了巴里⋯⋯」

 

「你真的信任這個金髮小白臉嗎?這傢伙除了貪玩和長著巨根就沒甚麼長處⋯⋯」莉莎問。

 

「莉莎,你們別總是貶低巴里吧。你叫他去做都督當然不行。可是,他跟禁軍們是個照顧孩子是可以的⋯⋯」

 

傑靈話音未落,附近就傳來一陣小孩的打鬥聲。傑靈吃了一驚,往右邊看,發現自己的長女畢哲竟然正在追打次子當定;巴里和幾個禁軍侍衛慌張地追著畢哲,左手拖著杰娜的長女A11001。傑靈有四個子女,分別是畢哲、當定、新雅和儒翰,而身為長女的畢哲卻是令傑靈最為頭痛的一個孩子,因為她經常欺負他人。杰娜為A11001也改了一個人類名字,叫作麗素。麗素愁眉苦臉,放聲大哭。畢哲與麗素一樣是十一歲大的女孩;長著棕色長髮的畢哲跟她母親傑靈一樣,有一雙迷人的藍眼睛,即使只有十一歲,已經長得很高,胸部也發育了。相比之下,同樣像著金髮的麗素比畢哲矮,而且她那雙戴上黑框眼鏡的眼睛沒有畢哲的傲氣,只有沉鬱。至於畢哲的弟弟當定,只有九歲,還未轉聲,長著棕色的短髮,皮膚不及畢哲白,個子亦不及畢哲高,性格卻跟畢哲一樣霸道。畢哲打他一拳,他就還兩拳;畢哲的襦裙和當定的中衣都被弄髒了。紀文、杰娜和艾莉大驚,傑靈和莉莎卻是暴跳如雷。傑靈和莉莎馬上衝上前,把他們分開,制伏在地上。紀文看見就心痛了,急忙上前勸傑靈和莉莎放開這兩個孩子;傑靈和莉莎就扶起畢哲和當定,但依然抓緊他們的雙手不放。

 

「媽⋯⋯好痛啊⋯⋯」畢哲大叫起來。

 

「你們兩個怎麼又打架?你們當我的說話是耳邊風嗎?」傑靈怒斥畢哲和當定。當定就說:「媽⋯⋯你也見到啦!是畢哲打我,脫掉我的內褲,我才還手!」

 

「媽!不是這樣!是當定罵麗素這種外星人不男不女,我才揍當定幾拳,脫掉他的內褲!」

 

「你們兩個給我住口!當定,你怎可以如此罵麗素的呢?你這種話是種族主義,是煽動仇恨。畢哲,你動不動就用暴力去教訓你的弟弟,不以理服人,你想做暴君嗎?你們兩個真是不知所謂,我要打你們一頓才行⋯⋯」

 

「傑靈,別打他們了。這樣沒用的。罰他們去清潔宮殿吧。」紀文溫柔地安撫傑靈,然後嚴肅地對畢哲和當定說:「當定,你馬上向麗素道歉!畢哲,你馬上把內褲歸還當定!」

 

紀文又見麗素還在哭,就蹲下來,取出手帕,拭乾她的眼淚,親吻她,說:「乖,別哭。」然後就拉著麗素來到杰娜和艾莉面前,向杰娜賠罪,杰娜就擁抱麗素,對紀文說:「沒關係,小孩打架很平常的。」莉莎拍打了巴里的頭一下,怒斥他:「你這小子怎樣照顧公主和王子殿下的呢?陛下不是叫你要阻止他們再打架的嗎?」

 

「你不見我已經盡力制止他們打架的嗎!你怎麼又打我了⋯⋯」

 

「莉莎,別怪責巴里了,我這兩個孩子頑劣不堪,非巴里能控制。」傑靈說,拍著巴里的肩膀,巴里就面紅了,靠在傑靈的懷裡,說:「陛下⋯⋯我會好好看管他們的了⋯⋯」

 

「蘇珊娜尚宮在嗎?」傑靈呼叫一聲,一個穿著黑色女僕服,身材豐滿、個子高大的拉丁少女就走了過來,向傑靈鞠躬,以甜美而低沉的聲線,溫柔地笑著問:「陛下有何吩咐?」

 

「帶這兩個傢伙到飯廳和走廊拖地,拖不乾淨不準他們吃飯,他們偷懶的話就直接打他們屁股吧。」「是的,陛下。」蘇珊娜就笑著對畢哲和當定說:「殿下,如果你們不想被打或是沒飯吃的話,請跟我去拖地吧,好嗎?」

 

笑面虎蘇珊娜的表情儘管保持和顏悅色,一言一語讓畢哲和當定深感害怕。他們只好低著頭,跟著蘇珊娜離去。

 

正當蘇珊娜帶著畢哲和當定離去時,傑靈寵愛的男妃、美少男楊懷道,正好帶著七歲的新雅和五歲的儒翰,前來晉見傑靈,與蘇珊娜迎面相遇。長著黑色長髮的懷道穿上深衣,頭戴方巾,後面有幾個宮女拿著畫紙和畫筆跟隨著。年青貌美的他看起來像是畢哲的兄長,不像是傑靈的男妃;他皮膚白晰,聲線甜美,個性溫柔,因此深得傑靈和紀文寵愛。懷道就問:「畢哲、當定,你們又打架了嗎?」

 

「是畢哲先動手的⋯⋯」「胡說!是當定欺負麗素在先⋯⋯」

 

「殿下,陛下要罰他們去拖地。」蘇珊娜說。

 

「那你們先退下吧。」懷道說。蘇珊娜就帶著畢哲和當定離去。傑靈一見懷道過來,就眉飛色舞。杰娜也笑著說:「你後宮最英俊的那個美少男來了。」

 

「參見陛下、殿下。」「平身。」

 

「謝陛下。陛下,新雅和儒翰剛畫好了新的水墨畫,他們想讓你看看。」懷道說。

 

「哦,是嗎,你們真是厲害呢。」於是宮女就把新雅和儒翰那些兒童水墨畫作呈上,讓傑靈、紀文、杰娜和艾莉一同欣賞。傑靈又叫懷道走過來,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要你經常照顧新雅和儒翰,會不會阻礙你畫室的工作?」傑靈問。

 

「陛下,當然不會啦,陪孩子畫畫也可以讓我從工作中放鬆一下。」懷道說。懷道是文藝院出身的畫家,在傑靈的資助下,年紀輕輕已經有自己的畫室。除了水墨畫和油畫以外,他的工作室甚至還繪製漫畫。

 

「有你照顧這兩個小孩,我們就放心了。」紀文說著,伸手輕撫懷道嫰滑的玉手。「不過,有空的話,你也多關心一下畢哲和當定吧。你也知道,他們兩個經常闖禍,而巴里似乎管不了他們⋯⋯」「是的,殿下。」

 

「懷道,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要做的話,不如留下來陪一下我們吧。」傑靈說。

 

「陛下,遵命。」

 

君王樂山水,臣子憂社稷。正當傑靈和杰娜在花園吟詩作對之際,身穿黑色曳撒的本德卻還在都察院總部的會議室裡主持會議。都察院總部雖然毗鄰皇宮,但是黑色的地板令會議廳的氣份一片嚴肅,與御花園截然不同。傑靈和杰娜的油畫肖像被高高掛在會議室的正中,下面掛著華夏帝國的紅底黃色十字國旗和華夏帝國地圖。會議廳是中式的,牆上排滿了字畫和山水畫,然而低沉的外牆色調和生硬的酸枝座位卻使人無暇欣賞會議室的擺設。

 

會議席上有不少其他部門的官員,包括外星人委員會的韓安娜,欽天監官正暨太空都統使司的科學家外星人溫迪、太空都統使、外星人天娜,以及代表傑靈前來出席會議的大宗正院左宗正上原志美。雖然志美與本德是夫妻,可是在辦公的時候他們還是分開的坐著,絕不聊私人感情。在這母系社會中,本德是會議上唯一的男性,而且還是會議的主持人,足見其位高權重。安娜戴著迷人的金絲眼鏡,灰色的西裝打上領帶,黑色的長髮紮了一條馬尾辮,看起來就是一副文青的樣子;天文學家出身的她一早就參與了帝國欽天監與軍方研究外星生命的乾元計劃,亦在杰娜那些開普勒22b星人當年嘗試侵略地球的時候,立下了功勞,因此就被委以管理外星人事務的重任。而天娜和溫迪則都是開普勒22b星人;她們都是杰娜的皇妃。自從杰娜歸順傑靈以來,這些外星人就放棄了侵略的計劃,開始在地球安定下來。傑靈容許杰娜繼續保留女皇的寶座,成立朝廷管理自己的族人,幫助人類發展科技,由艾莉兼任行政總裁。外星本名A10002溫迪是眾多外星人科學家中的領袖,為開普勒科學公司的科學總監,是僅次於艾莉之外外星人當中地位較高的貴族;她長著棕髮、白臉和一雙藍眼睛,個子嬌小,跟強壯的天娜相差甚遠。本名A10003的天娜長著棕色長髮,高6呎5吋,比葉莉娜還要高一點,身型粗壯,胸部豐滿,卻討厭人類,不善溝通。

 

「今次叫大家來,我是想向大家交代目前都察院的調查進度,希望大家多加留意。」本德嚴肅地說著,打開了電腦,在會議桌上用投射器投射出立體的電腦影像。「眾所周知,這一年來,邪教『衛道教』已經在華夏帝國的吳越王國、閩越王國與大粵王國發展起來,信眾愈來愈多。衛道教是一個假借基督信仰之名而散播對外星人仇恨情緒的邪教。我們目前只知道那個『教主』是一名姓梁的女子,以五角星為記號。他們主要在沿海各大城市裡活動,以搖滾音樂以及神秒秘宗教經歐驗等吸引年青人加入其『教會』,然後開始對信眾進行洗腦。根據衛道教的經書『黑書』所言,外星人是魔鬼的化身,她們居住在華夏帝國,與人類通婚,是要令人類墮落。他們認為由於華夏帝國『罪惡滔天』,所以世界末日將至;要拯救世界的方法,就是要把『罪惡』的源頭消滅,殺死外星人,甚至與外星人有親密關係的一切人類。因此他們同時亦主張非常嚴格的『道德』誡命,信眾如有違犯誡命者,則會被公開虐打。目前估計衛道教信眾人數已經多達二萬人。各地已經流傳很多邪教的宣傳單張和塗鴉,甚至還有外星人居所被刑事毀壞的事情發生。」

 

「他們是由甚麼人組成的呢?」溫迪問。

 

「我們懷疑⋯⋯是一些曾經被外星人俘擄的人類。」本德說。溫迪一聽,面上就露出尷尬的表情。「因為我們的特工從調查得來的邪教經書與講道內容,發現他們對於外星人過去對待人類俘虜的內容有比較深入的描述,所以⋯⋯」

 

「我們不是都已經投降了,把俘虜都釋放了嗎?十多年前的事現在還要跟我們算帳嗎?」天娜生氣的說,似乎沒有絲毫的尷尬或歉意。

 

「明明是你們留下來的爛攤子,你還好意思用這種語氣說話的嗎?」安娜不屑天娜囂張的態度,就直接斥責她。

 

「好了,現在不是爭論過去的時間。」本德說。「所以,我們目前的調查目標集中在那些曾經被外星人擄掠,後來被釋放的國民身上。在調查期間,我想,太空都統使司應加強安達臣村行宮的保安。另外,開普勒22b星人朝廷轄下的各個研究中心,以及欽天監的研究所,亦有很多外星人出入,保安亦要加強。」太空都統使司是負責太空作戰的機關,然而此部門不直屬防衛省或大都督府,而是向傑靈與杰娜共同負責的獨立軍事單位,由開普勒22b星人出任指揮官。除了負責太空防衛與戰爭之外,太空都統使司的軍隊亦負責開普勒22b星人聚居地的保安工作。

 

「問題在於,部分外星人⋯⋯太喜歡在那些品流複雜的地方出入了,而那些地方可能會有邪教徒襲擊她們。」志美尷尬地說。

 

「你無須說得那麼婉轉,你是在說她們經常出入城西的紅燈區了吧。」本德直截了當地說。相比起志美,本德說話總是直接得多。「這的確是一個問題。安娜,你能否勸一下九龍府的外星人社區,叫她們晚上盡量留在家中,在這段時間內不要出入城西,好嗎?」

 

「遵命,大人。」

 

被罰的畢哲好不容易才把地板拖完了,才回到自己的寢室裡。深深不忿的畢哲回到寢室。她叫了麗素和韋娜來到她的房裡。韋娜是志美和本德的女兒,跟畢哲同年,長著黑色的中髮,身型跟母親上原志美一樣嬌小,粗粗魯魯的,不像麗素那麼內斂和斯文。因為志美和她的丈夫文本德是傑靈和紀文的寵愛的近衛出身,故此居住於皇宮內的內臣府第,與禁軍宿舍的環境完全不同,而且還獲分派幾個僕人服侍。跟隨著她前來的僕人安東則比她大一年,是個英俊的金髮男孩;正因如此,年紀少少的他私人感情關係已經相當混亂。因為這天晚上傑靈和紀文沒空陪伴畢哲,只顧著在房間裡翻雲覆雨,於是就留在寢室裡用膳。飯後,畢哲的僕人明秀站在畢哲的身旁,為她按摩肩膀。明秀是一個個子嬌小、臉蛋圓滑的漢人男孩,只有十歲。他穿上了粉紅色的襦裙,打扮猶如女裝;這是因為皇宮本來只有宮女,而後來引入男僕以後,亦未有設計新的制服,而是直接讓他們穿襦裙。可是安東穿著的卻不是漢服襦裙,而是穿著維多利亞女僕服。這是因為安東屬於西宮,而明秀則屬於東宮,故服裝各異。在皇宮裡,東宮的僕人傳統上會穿漢服襦裙,西宮則穿女僕裝束,不過由於僕人有時要在兩宮之間跑來跑去,所以有時候會更換裝束。麗素坐在畢哲的右邊,而韋娜則坐在畢哲的左邊。畢哲叫安東坐在她跟韋娜中間,好讓她可以擁抱她喜歡的安東。安東雖然是韋娜的僕人,但由於外貌英俊,因此得到畢哲的青睞,儘管其實韋娜不喜歡畢哲對她的僕人毛手毛腳。安東則費盡心思要取得畢哲的寵愛,以確立自己將來在宮中的地位。

 

「當定這個小子實在太可惡了,連累我被罰!你們說啊,我應該怎樣對付他才好?」畢哲生氣地說。

 

「畢哲,還是算吧。」麗素勸阻畢哲,可是畢哲就是不聽,繼續說:「我才是長女,我才是姊姊,他是我的弟弟,就要聽我的話!」

 

「殿下說話真的有皇者風範呢。」安東奉承畢哲,然而韋娜卻受不了畢哲囂張跋扈的態度,就頂撞她,說:「殿下,你想被陛下打嗎?你還不知錯嗎,陛下就是不准你打當定殿下啊。」

 

「你怎麼總是要說話頂撞我⋯⋯」「我直話直說而已。殿下不聽我說就是昏庸無道了。」

 

「你欠揍了嗎?」畢哲氣得彈起,馬上抓起韋娜的衣領,正要出拳打韋娜,就被慌張的安東把她們兩個分開。

 

「殿下,大人⋯⋯別打了吧⋯⋯」「殿下你真是小器,說了一兩句就要打人!」韋娜不禁示弱,推開了安東,先一拳打向畢哲的臉。畢哲氣壞了,就一掌打向韋娜的臉,再把她壓倒在地上打滾。麗素和安東焦急起來,不懂事的明秀卻在大笑。

 

「殿下,懷道男妃殿下駕到。」宮女傳話,引領懷道進入寢室,就看見畢哲和韋娜在地上打架。懷道就走上前,輕易地拉開了畢哲。安東馬上扶起韋娜,讓她坐在沙發上。

 

「你們怎麼又打架了?你想我告訴陛下嗎?」懷道問。

 

「韋娜那傢伙鬧我昏庸啊!」「那你就要打她了嗎?」懷道說。「安東,你先帶韋娜回去西宮吧。」

 

「遵命。」安東就扶著韋娜離去。

 

安東和韋娜離去以後,懷道並沒有像傑靈那般斥責畢哲,而是叫畢哲坐下,然後坐在她的身旁,心平氣和的跟她講道理。

 

「畢哲,看看你自己的臉兒,你七孔冒煙,氣得面紅耳赤了,這樣不可愛的啊。」

 

「我⋯⋯那有⋯⋯」畢哲摸著自己的臉,發現自己的臉上散發著怒火的溫熱。

 

「動怒不是不可以,可是,如果你太快動怒的話,就會傷害了他人,自己也不會高興啊。」懷道說著,手摸著畢哲的頭。「宜速聽、宜徐言、宜懲忿。」

 

可是畢哲卻對懷道的勸告還是聽不下。於是懷道就說:「明天你們就開學了,你和麗素還是早點休息吧,第一天到新學校不要遲到啊。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