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狗無自主

貓狗無自主

 

由大猩猩基金會照顧、著名的雌性西部低地大猩猩可可(KoKo)於近日逝世,終年46歲;舉世為之哀悼同時,亦再次熱議動物有無語言能力。可可之所以成名,是由於牠自幼從弗朗辛.帕特森(Francine Patterson)博士裡學會了美國手語手勢,並能理解2000多個英語口語單詞,甚至還自創了部分手語去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

 

當然,「理解」人類的口語和手勢並不代表「理解」人類的語言。養貓養狗的人都會知道,貓狗也知道很多人類口語單詞的意思。例如我說「坐下」,我的小狗Crispy就會坐下;我說「痾尿」牠就會走向小便。我指著地上報紙,牠就會走過去大小便,我拿起狗繩,牠就會擺尾,知道我馬上就會帶牠出街。但這不代表Crispy有人類的語言能力;狗之所以能夠知道這些單詞的意思或所指涉者,僅因受到人類長期的訓練。只要每次人類說某單詞,狗做某動作,人類就會給狗獎勵小吃;久以久之牠就被制約成一聽某單詞就做某動作了,因為牠期望得到獎賞。

 

我不打算在此深究動物之語言能力問題。即使貓狗、猩猩等高等哺乳類動物有理解人類單詞與動作的能力,甚至我們假設牠們能夠完全理解我們人類的語言,我們卻無法完全理解牠們的語言表達,牠們亦無法完全以人類語言表達己意。無法以人類語言表意,即無法充分表達其思想感情。於是牠們就無法參與人類的討論,表達意見了。即使猩猩懂政治,牠也無法跟人類述說其政見。即使狗懂聖經,牠也無法跟人類述說其信德。即使貓懂藝術,牠也無法跟人類述說其美學。甚至牠們連很基本的日常生活討論都無法參與。牠們不能用人類語言告訴你想不想搬家移民,想不想買某牌子的貓糧狗糧,想不想看電視之類。無法表意,結果牠們就無法表·達其決擇;於是貓狗、猩猩、馬、兔子、倉鼠等動物通通都無法體現自主,凡事只能聽從主人的決定。

 

貓狗等寵物無自主,實為可悲。牠們不能決定自己的生活,不能選擇自己的主人,不能選擇何時與自己的家人見面,甚至連朋友關係也選擇不了;因為一搬家、一移民,昔日的朋友就永遠無法見面(貓狗不像人類有通訊工具保持聯絡)。貓狗的一生皆寄託於主人身上,故主人亦是可悲;因為主人的決定稍有不慎,就會影響貓狗的一生。胡亂餵貓狗吃剩飯,貓狗就會生病;居住環境不佳,又會使貓狗抑鬱。

 

貓狗沒有選擇的自由,但人類卻沒有不選擇的自由。自由意志之實現,即為人禽之辨所在。感情不足以別人禽,因人有情,動物亦有情;道德不足以別人禽,因人有德,動物亦有德。理性不足以別人禽,因人有理,動物亦有理。母貓愛子女,子女愛母貓,豈非孝慈?貓知隨處便溺招至責罰,狗知唯命是從可得獎賞,豈非推理?貓狗有無獨立之思想,因語言不互通,我們人類不得而知。但貓狗因語言不通而無法充分表達其意思、實踐其自由意志,作出決擇,卻是肯定的。牠們甚至連自己的名字也說不出來,亦無法選擇和更改自己的名字,即使牠們可能有自我意識。是故經云上主 「摶土爲走獸、飛鳥,率之至亞當前,視其稱以何名,以亞當所稱之百物,而其名乃定。」(創世記2:19)。正因動物無自主,而人有自主,人就負上了為動物作主的沉重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