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應古斌:末世意識

末世意識

 

近年我發現英國教會有個怪現象,就是對於「末世論」避之則吉。故然,異端經常以末世審判恐嚇別人加入他們的教會,甚至發出虛假的末世時間預言,當然需要受到譴責;但如果教會為了逃避靈恩派的末世迷信而不談末世的話,就像是辣椒失去辣味、香草失去香味一樣,完全失落其本質。

 

末世為何對基督宗教如此重要呢?基督宗教之信仰核心為相信耶穌基督死而復活拯救世人脫離罪惡、進入真理,脫離死亡、進入永生;而我等需要基督之拯救,是因為存在末世審判。上主於末世施行審判,若我等不能因信稱義,則難免與世界一同挫骨揚灰、灰飛煙滅。審判是公義之彰顯;若有善惡之絕對標準而無善惡之賞罰制度,則人無動機追求至善。正正是由於我等容易恣情縱欲,受罪惡捆綁,故我等需要信靠基督,因其復活稱義,並藉聖靈之恩典與大能去實踐愛德,好叫我等在末世審判時能夠無愧地佇立於審判座前。

 

為甚麼英國教會今日不願談末世呢?他們不是懼怕自己被標籤為靈恩派異端,而是因為覺得末世太「抽象」、太「離地」了,社會公義才是「進步基督徒」首要關心的事情。這種思想在大公派(Ecumenical)之中最為流行。為甚麼要關心將來的末世,而不關心當下的世界呢?於是信徒就把大部分時間投入於溫和的社會服務或激進的社會行動之中。然而,把當下的社會公義與末世的審判公義割裂等同肢解基督信仰。基督宗教之社會公義與世俗左翼之社會公義有根本的前設差異;前者是以上主之公義為本,後者是根據人為意識形態之公義為本。兩者不一定有衝突,有時會一致,有時卻會互相抵觸。而上主之公義不能離開上主之末世審判;故只談當下的社會公義而不談末世,是奇怪的。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不就是末世的徵兆嗎?世界戰亂紛紛,罪惡昭彰,既是一個社會公義議題,也是一個末世議題。

 

末世審判前的災難往往都是罪惡的彰顯,說到底也既是社會公義議題,也是個人靈性問題。資本主義鼓勵人追逐欲望、刺激需求、增造消費,不惜破壞壞境、剝削工人、利潤最大化,人人自私自利,互相傷害對方,人際關係被利益計算取代,心裡的欲望卻永遠不得滿足,而且沒有擺脫欲望的能力。所以,末世其實就在當下;我等既然身處於當前這個罪惡的世界,我等已經進入末世的倒數階段了

 

末世的意識提醒我等時刻儆醒罪惡之真實。末世意識提醒我等這世界將要滅亡;這既是絕望的,也是希望的。我等對世界絕望,卻對天國懷有希望。罪惡的世界將會滅亡,但天國亦必將降臨,使公義與慈愛完全實現,使人神得以合一與復和。末世意識提醒我等不要把希望寄託於世俗之事上。你不能指望一個政治社運團體,一個政黨,一個政權,一個國家民族能夠為世界帶來完全的公義與憐憫;如果你把你一必的盼望都放諸政治社會運動的話,你必然絕望,因為政治的理想永遠無法勝過恣情縱欲的罪惡。基督徒必須把最終的盼望放諸天國之上,並以此盼望為生活之方向與力量,在世界上實踐上主的公義與慈愛,方能堅苦卓絕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