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山莊 1

1

從前有個城市,名為連城。城市裡人們生活樂也融融,並愛好聽故事,此時說書人此一職業應運而生。他們向著群眾訴說著自己腦裡奇想,授予其大道理,影響著無數人向著說書人此一行業進發。其後說書人越來越多,一班「同道中人」更成立了「說書人聯盟」,將所有說書人的故事結業成書。

「媽媽,我長大後要做說書人…」這是當時小孩的夢想,幻想憑著自己言語及故事改變連城,給予聆聽者希望。奈何,連城政府「神樓」生怕「說書人聯盟」威脅到其管治,經過內部官員「閉門造車」,決定進行「說書人滅絕計劃」,取締說書人…

「說書人乃社會蛆蟲,蠶害社會人仕思想。此乃一名惡名昭彰的說書人飛行者,說著要打倒當權者,還政於民的故事。本政府認為此一思想相當危險,尤如毒藥需要消滅…」電視正直播著一名身穿西裝的黑髮男子拿著手槍指著跪在地上的說書人飛行者。

「你殺了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you can’t kill us all!」飛行者轉頭罵著那名西裝男,再望著鏡頭重覆著這句話,似想警醒著市民對抗這荒謬的「神樓」,西裝男握著手槍的右手揮向飛行者,看著電視的民眾目無表情,恍惚早已習以為常。為何以前說書人這教人夢寐以求的職業變得這樣,因為「神樓」利用自己影響力大肆抹黑說書人,洗著市民腦袋令他們認為說書人對社會有害?

「Shut up!骯髒的說書人,還想用你扭曲的言語荼毒著市民…」西裝男向飛行者吐了口水,飛行者不閃不避。

「各位,神樓判這位說書人有罪,死刑…處分!」西裝男右手擎槍指向天開槍,再向著飛行者頭部開槍。飛行者臨死前是笑著,他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光榮的犧牲」,儘管這是徒勞無功之舉…

「這蛆蟲死了,連城環境又清淨了一點。但是奉告著坐於電視前的群眾,假若你們發現了說書人於街道、某大廈單位或其他地方向著人…你的子女及朋友說著故事,妖言惑眾,不再猶疑,向神樓舉報…」那西裝男將手槍放回自己腰間,鄭重的宣報著。

「我們會派專員來將他們拘捕。當然,假如你發現自己子女或朋友等有著說故事…想做說書人的傾向,請加予教導…」西裝男讀著已讀了無數篇的「忠告」,他心知只是「神樓」貫徹的思想管制政策。

2

「Alex,你知不知道那位於電視廣播出現的西裝男…即是處刑人…」白髮黑衣男子於一走廊處,與另外一名戴眼鏡的紅髮黑衣男子Alex問著那位電視廣播西裝男的來歷。

「Jason,你是否問那位西裝男Hugo?」Alex托起眼鏡望著Jason,Jason點頭示意,Alex繼續訴說著Hugo的身世來歷。

「聽說那位Hugo曾經是說書人…」Jason未等聽畢,竟想插嘴。

「Hugo也是說書人?那位痛恨說書人的Hugo…」Alex對Jason無禮的插嘴他感到不快。

「你住口,還沒有說完…Hugo曾經是說書人,不過他說故事卻普普通通,想加入說書人聯盟但被拒諸門外…」

「Alex,那個被神樓稱為邪惡組織的說書人聯盟…」Jason又未待Alex說完便開口了…

「夠了,你再這樣的話以後不會再講這個話題!好了,為何Hugo他被拒諸門外,可能性格問題。Hugo他對每一位說書人都大加鞭撻,鬧著某位說書人故事脫離現實、反政府,或者批評別人標奇立異…結果許多說書人不歡迎他,Hugo沒有被當成說書人一份子…」

「是嗎,Alex…」Jason笑道。

「真的…其後神樓宣佈要取締說書人,Hugo竟毛遂自薦加入…說書人滅絕計劃是他主意。是否為求報復,還是發現到說書人是社會害蟲,恕我無法理解…」Alex與Jason談論得混然忘我,毫不知道那位西裝男Hugo正走過來。聽到兩人對話提及自己不堪回首的回憶,心裡無名火起,Hugo拿起手槍指向Alex與Jason二人,他們一臉驚恐的轉頭望著Hugo。

「談甚麼談得那麼高興…跟我過來,你們要接受政府思想再教育…」Hugo向著他倆咆哮,響遍整個走廊。Alex與Jason一臉頹然的跟著Hugo背後走著,來到一道紅門前,門口刻上了「悔過室」。進入「悔過室」的人,要不分晝夜的接受著「神樓」人員思想教育,「神樓是我們心中紅太陽」那種政治正確思想,另外可能遭受到「神樓」人員肉體及精神上折磨,過程痛苦異常。

「希望你們出來,不會再說著如斯無聊有害之事…」Hugo裝作語重心長的訓著話,實際上相當惱怒,Alex與Jason低著頭,彷如被人宣判死刑的罪犯。

「再有同類型事情發生,不會入悔過室處分如此簡單…」Hugo說著便將兩人推向悔過室門前,兩人面如死灰的開著門進來,Hugo亦同時走進去。

一小時後,Hugo從那幢血紅色高樓大廈走出來。那幢紅色大廈是「神樓」總部,所有決策也從那裡決定。群眾以及Hugo他自己也將那幢大廈稱之為「神樓」,為何得出此名已無法考究。

「FUCK,又被人說著閒話!我不是因為加入不了說書人聯盟而作出他們口中的報復,我…發現了他們的腐敗,所說故事對社會無益,鼓吹著有違常理的思想…」Hugo於街道走著,喃喃自語,其他市民望到他均後退三步。連城流傳著不得招惹穿著黑色西裝的人仕,否則後果堪虞。

「咦…」Hugo感到西褲褲袋震動著,伸手一探拿出,原來是手提電話。通常手提電話一震,代表「神樓」有任務給Hugo…

「Hugo…探子回報…」電話傳來陰陽怪氣的聲音。

「有話快說…」Hugo聲線帶點不耐煩,他拿著手提電話走到窮街窄巷處,以免被人發現。

「我們發現了另一名說書人白貓藏匿之處,請速速回到神樓,要與林大人及其他幹部計劃拘捕一事…」Hugo聽著聽著,心裡感到失落,他與其父親今晚於家中進餐一事泡湯了。

「明白,會盡快趕到…」Hugo慢慢將電話放回自己褲袋,返回大街向著「神樓」方向出發。

「又要想想哪一天與父親一起會面吃飯,每每時間不對…」Hugo低著頭唉氣,想著為何上天總要阻止他。

3

「神樓」會議室內,大圓桌外坐了十多名穿著西裝人仕,Hugo亦是其中一名。

「本人決定將拘捕白貓及其信徒之事,交給Hugo。Hugo嫉惡如仇,對掃蕩說書人聯盟裡之罪犯充滿經驗。今次任務,算是不作他人選…」坐在主席位置,戴著老花眼鏡貌似五十多歲的西裝男,正是林大人也。

「一眾幹部有否異議…」林大人掃視著其餘人仕,會議室裡一遍寧靜。

「支持者請舉手…」眾人聽到後隨即同一時間舉手,包括Hugo他自己。

「就此決定Hugo執行拘捕白貓等一眾人仕行動…散會!」林大人其後走向門口並打開門,走出會議室,其餘幹部陸續離開會議室,只有Hugo一人坐著,百般滋味在心頭。

「接到如此重任,應該可喜還是可悲?我怕今次任務後再見不到父親…白貓及其信徒是危險人物,有著軍火。今夜想必相當凶險,但成功了,自己仕途定必一片光明…」Hugo一邊想著,一邊走出會議室,其間不小心撞到一名身穿西裝人仕。

「對不起,Hugo,無意中撞到你…」那名西裝人仕向著Hugo不停鞠躬致歉,Hugo心裡笑著何必如斯誇張,那人慢慢抬起頭,黑色短髮,樣貌與美女無異。

「柔若…是你麼,小心點…」Hugo為撞到他的柔若相貌感到可惜,皆因柔若是男的,卻有著如女性般的相貌,被「神樓」某部分人戲稱為偽娘。Hugo知道此閒言閒語對柔若而言不太好受,尤其對柔若他自己仕途…

「今次任務我可否加入,Hugo?」柔若雙眼凝視著Hugo,Hugo頓感不知所措,覺得如被女性懇求著。

「我要問問林大人,要員已被編排,不能再從中加插多人…」Hugo借故推塘,其實今晚任務尚欠一名志願者,而柔若身手實在平平,參與此任務無疑拖著Hugo後腿。

「拜託了…」柔若慢慢走近Hugo身前,他聲線如女仕般柔若,Hugo竭力忍住不致出手掌摑他。

「你…請你自重!柔若你這樣成何體統,要如此低聲下氣嗎?」Hugo正欲爆發之際,一名西裝男子從Hugo後方跑來,神情焦急。

「報告!」Hugo聽到聲音轉身向後,瞪著那名西裝男。

「林大人的隨從…快,有何要事!」Hugo心知此人不能得罪,唯有忍著怒氣。

「那位你所找的志願者不肯接受今晚任務…」林大人的隨從冰冷的聲音傳向Hugo與柔若耳邊,Hugo不禁右手掩面,嘆息最後一人竟找不到。然而身旁的柔若雙眼透著光采,暗自興奮著機會到來。

「還以為會召集到最後一人,可惜…」Hugo唉聲嘆氣,此時柔若右手拍了Hugo肩膀。

「我…我自告奮勇…」Hugo不禁望著柔若向那名林大人隨從高呼,生怕此舉惹怒那人。

「唔…好吧…Hugo你是否同意?」那隨從望著Hugo。

「唉…算了,就這樣,終於夠人了。」Hugo無奈點頭答應,以免要再花時間。那隨從向著Hugo與柔若二人點頭便轉身離去,他倆則呆呆的站著。

「請多多指教!」柔若雙手握著Hugo右手,Hugo一臉尷尬。

4

「情況如何…」Hugo與其餘九人潛入白貓身處的大宅裡,於天花板上的管道走著。Hugo向某一名西裝男問道,面色鐵青著,似乎身處天花板上管道令Hugo感到不安。

「白貓與他的信徒依舊如常,白貓說著主角周遊列國,打倒當權者的故事…」那名面帶傷疤的西裝男回應著,他名叫阿騰,外號「軍神」,捕擒說書人戰績彪炳。

「不需轉述那位狗賊所說的故事!Shit,這種故事教我難受,為何那個白貓母親生了如此的兒子,說著這些不切實際,自爽的故事!」Hugo雙手抱拳,一臉憤慨,眾西裝男望著Hugo不知怎作反應,只有柔若表情興奮。

「批評得真好,真好,本人相當讚同!」柔若大叫著,差點驚動了白貓等一眾說書人及其他信徒。

「柔若,你瘋了!你聲浪那麼大,被人發現豈得了!?」Hugo左手掌摑柔若,柔若摸著臉頰,雙眼通紅的望著Hugo,其餘人嗤笑著柔若舉動愚蠢。

「我…我以後不敢了…」柔若右手擦拭著眼淚,行為與他名字相當合襯,Hugo別著臉不予理會。

「到了…各位拿起手槍預備…」「軍神」阿騰從腰間提起手槍,眾人亦照著做,姿勢齊整如軍人般熟練。

蔚藍色天花板之下,身穿筆直白袍的說書人白貓與其他信徒及「同道中人」說著故事,一時神情興奮,一時表情衰傷,一眾人聽得如癡如醉,著了魔似的。

「之後…之後男主角怎樣?」一名穿著白色連身裙的長髮女子笑問著。

「小姐,妳問得真好…終於,我白貓本人說到此故事最精彩一處…」白貓他口若懸河繼續說故事,眾人混然不知Hugo等人已潛入至他身處大宅裡埋伏著。

「砰砰…」流星於藍色天空上墜落至地面,擊中白貓及其他人。其實乃Hugo等人於天花板上的管道內,向著下面白貓等人開槍,眾人反應不及,身中多槍身亡,那名白裙女子不幸地漂亮臉龐如蕃茄般爆開,血紅色汁液噴向白貓口腔裡,嚇得他頓時低頭作嘔,並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嘭!」Hugo等人「從天而降」,如天外來客侵略著白貓的天地。白貓那筆直白袍染紅一片,發出腥臭異味,Hugo右手拿著槍走向白貓面前,黑槍頂著白貓額頭。

「槍下無情,果然聞名不如見面…」阿騰讚嘆著剛才Hugo於天花板管道槍法如神,例不虛發的槍槍射中白貓信徒等人。

「可惜了那名女子,頭部爆開了,真想知道她樣子如何…」柔若走到白裙女子處,一臉悲哀。

「不管白貓黑貓,能捉到老鼠就是好貓!可惜了,我們神樓與連城再不需要貓…白貓你已被拘捕了!」Hugo高聲疾呼,此時竟有人破門而入,原來是白貓的人馬,一名身穿白袍女子拿著手槍向著柔若開槍,柔若立即抱起白裙女子作肉盾,然後拿起手槍射中那名女子。Hugo當機立斷,左手架著白貓頸項,右手拿著槍指向白貓太陽穴,似乎威嚇著白貓人馬放下武器。

「臭雞,臭雞!」柔若向著門口胡亂開槍,阿騰及其餘人仕亦向著門口開槍,那名白袍女子身中多槍,斷了氣倒在地上。白貓其他人馬紛紛退後,遠離白貓身處房間。

「快放開白貓老大!」門外有把男聲傳來。

「想向神樓討價還價,妄想!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否則落地獄!」Hugo左手勒緊白貓頸項,白貓頓時感到呼吸困難。

「You…you can’t kill us all!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白貓說著飛行者臨終時的話語,對Hugo而言十分刺耳。

「閉上你的臭嘴!你還想著用言語迷惑著門外的人!」Hugo右手打向白貓額頭,發出「砰」的一聲。

「我…代表神樓警告一次…」阿騰向著門口嘶吼,門外一眾人突然奮不顧身衝向Hugo等人身處房間,柔若與阿騰驚呆。

「FUCK,沒有受過教育的暴徒,開槍!」阿騰異常憤怒,Hugo及其他人向著湧向門口的「暴徒」開槍駁火。實力懸殊,阿騰口中的「暴徒」紛紛倒地,柔若及其他西裝男不幸中槍受傷。

「不知死活,竟敢與神樓作對!看來這些說書人,不外如是…」阿騰終於忍不住大笑,一眾人包括柔若亦笑了,只有Hugo臉上沒有掛起笑容,一臉疲憊。

「冷血…」白貓喃喃說道,Hugo轉頭望著白貓臉龐,他口部不斷冒出鮮血。

「咬舌自盡…可笑可笑!脫離現實的懦夫!」Hugo將白貓推跌地上,白貓雙目黯淡下來,柔若按著中槍的右肩處,腳步浮浮的走向Hugo面前。

「他…白貓死了…」柔若表情看似驚魂未定。

「自殺…我呸!」Hugo向著死去的白貓吐口水,柔若學著Hugo般吐口水,阿騰望著該兩人舉動,不禁冷笑。

「想不到,那個娘娘腔的柔若剛才行為如男子漢般!望著Hugo眼神,看來對柔若另眼相看…」阿騰別開臉背對Hugo兩人,拿出手提電話向「神樓」報告任務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