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ome恐龍奇遇記

「我上班了。」一位身穿西裝,戴著幼框眼鏡的男子對著睡床上身穿校裙的毛公仔笑道。那人走到客廳穿上皮鞋,開門離開自己所住的家。那隻毛公仔是Lovelive Sunshine的動畫角色黑澤黛雅,是那位男子於日本玩夾公仔機夾回來的。

 

「阿汶走了。現時於睡床上躺臥著無事可辦,怎樣渡過這八小時到了他回來呢?不如去我前面的書桌,開著阿汶的電腦上網吧!」那隻毛公仔黛雅忽然猶如Toy Story的玩具有著自我意識動了起來,當然她亦知趣不會於人類面前活動起來。毛公仔跳到書桌上面,將桌上那部手提電腦移到自己身前,開了電腦。手提電腦屏幕顯示著索然無味的Microsoft Windows窗戶標誌;黛雅移動著滑鼠,畫面裡的游標慢慢飄去Chrome程式上面。黛雅按下滑鼠左鍵,瀏覽器程就打開了。這隻毛公仔如阿汶一樣的動作,若有人發現必定大叫不可思議。

 

「咦?無法連線至網際網絡?為何會這樣的?阿汶,他離開這裡去上班關上了家裡Wifi與路由器!那我如何上網消磨時間?手提電腦裡儲存的電影及動畫已看得七七八八,怎算好?」黛雅頹然的望著瀏覽器畫面上那隻看來有點笨拙的恐龍,心灰意冷的預備關上電腦之時,她不小心按下了「Space」鍵。奇怪的事於那毛公仔眼前發生了!

 

「啊!恐龍突然自己動了起來!屏幕右上角有著計分欄,由零開始上升著!」畫面裡恐龍自己跑動起來,仔細一看恐龍於沙漠跑著,看似十分匆忙。

https://www.ettoday.net/dalemon/post/6326

「牠那麼趕急,莫非無法上網,自己要跑去網絡公司找他們算帳?牠會不會對那裡員工咆哮,叫著我家裡無法上網,要咬死你們呢?」黛雅悠閒的望著那隻跑著的恐龍,覺得饒有趣味。突然恐龍眼前有棵仙人掌,快要撞上了!

 

「怎麼辦呢?我之前是否按下甚麼按鍵,令我可以…好像是Space鍵。我按!」黛雅按下「Space」鍵,恐龍身手敏捷從地上跳上來,無驚無險的越過那棵仙人掌。黛雅鬆了一口氣,但另一棵仙人掌近在眼前。她要再按下「Space」鍵已來不及了,恐龍撞到了那棵植物,雙眼暴突似是當場暴斃…

 

「Game over了!嗚…我得到了大約百多分。雖然這隻遊戲很無聊,但總聊勝於無。繼續玩吧…」黛雅按下重玩鍵,恐龍與她由零開始。書桌放著的「聾貓」小玩偶偷偷走到黛雅身後,望著她玩著那隻恐龍遊戲。

 

「無聊。」聾貓的聲線與陳奕迅——那位「池中無魚蝦自大」的歌手異常相似。然而毛公仔黛雅沒有理會牠,與那隻恐龍追趕著太陽。

 

另一邊廂,阿汶於快餐店裡用著手提電話,屏幕顯示著高登頁面。有人偷瞟到阿汶屏幕,心裡疑惑著為何他不上連登。

 

「糟了!數據服務失靈,我的手提電話無法上網!Chrome顯示著那惱人的恐龍,該死的畜牲!」阿汶心裡咒罵著,計劃著下個月轉用另一個網路供應商。他憤怒地用拇指按了那隻恐龍一下,務求學著洪朝豐一樣「一隻手指捽死佢」。然而,恐龍沒有被阿汶殺死,反而龍精虎猛的跳了起來!

 

「原來Chrome連不了線之時,會可以玩著這隻小遊戲。恐龍跑得真快!牠前方有數棵仙人掌…」阿汶沒有做任何動作,就這樣看著恐龍「燈蛾撲火」…

 

「死掉了!哈哈!誰叫你捉弄我!現時網絡還未回復,唯有繼續玩吧!距離午膳時間完結還有二十分鐘…」阿汶心裡嘀咕道。恐龍於阿汶眼前復活,恍似耶穌一樣。恐龍呆頭呆腦的跑著,天色慢慢昏沉,月兒彎彎高高的掛在天上。阿汶手指按了屏幕一下,恐龍輕鬆的越過眼前的仙人掌。牠眼前有隻翼龍低飛貼著地面,恐龍不慌不忙的跳過去。

 

「太陽睡醒了,畫面變回正常。恐龍越跑越快,牠到底想去哪裡?」阿汶喃喃自語,他看著那隻恐龍追趕著前方,猶如看到了自己本身。

 

「我又何尚不是那隻恐龍,為著過日辰沒頭沒腦的追趕著明天。望見前方有障礙,就想盡方法跨過它。我好像從那隻無聊小遊戲領略到甚麼似的,可能是想太多,將自己投射於這隻恐龍…」阿汶對著電話裡的小恐龍嘆氣,他身旁有位小童望著,似乎被那遊戲吸引著。

 

「鈴鈴妳去了哪兒?哦,原來妳走到這裡!跟媽媽來,別要打擾別人!」有位少婦右手拖著那位女童小手,向著快餐店出口離去。

 

「該死!被那兩母女騷擾,衝破不了一千大關!再不走就遲到了!」阿汶看著電話顯示的時間,然後他自己趕急的快步離開快餐店。之後阿汶好比香港大部分上班族,繼續著工作。為了甚麼?為了過活…

 

六點了,阿汶與其他員工一同下班離開公司。那位四眼男子走去一輛巴士裡,而那輛車將載他到自己家附近車站。這位西裝男子坐於窗旁,感到倦極了。阿汶頭部倚向窗邊,徐徐閉起雙眼…

 

「唔?我在哪裡?」他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身處沙漠。這個阿汶兀然的變成一隻恐龍,上空有隻毛公仔黛雅望著他自己。

 

「跑!」毛公仔叫道,阿汶這隻恐龍身體不自控的跑了起來,他儘管想休息也不能。阿汶不停的跑著,跳著,跨過了無數棵仙人掌。阿汶漸感自己開始出現虛脫症狀,但雙腳依然不息的跑著。跑到何方?難道是生命的盡頭?盡頭後方有著甚麼等著阿汶?

 

「救命呀!不想再跑了!」阿汶大叫著,然而身體不聽他叫喚。忽然,有隻翼龍飛向他身前,想避已來不及了…

 

「先生,先生!到總站了!」巴士車長拍醒那位仍在睡夢中的西裝男子,那人脫下眼鏡揉著眼睛。阿汶向著那位巴士車長說對不起,其後緩緩的走下巴士離去。

 

「我回來了!」阿汶對著空無一人的家叫道。假如毛公仔黛雅或是聾貓回應阿汶,他可能會嚇個半死。這位下了班的人開啟Wifi及路由器,然後走到自己睡房準備開啟手提電腦。伸手向著電腦之時,他轉頭望著睡床上那隻毛公仔。阿汶走近她身前,溫柔的摸著她頭髮。

 

「妳與那隻聾貓相處如何呢?妳知不知道,我發現了Chrome一個秘密…」阿汶對著那隻毛公仔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