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有何資格斥責共匪騎劫華夏文化?

香港人有何資格斥責共匪騎劫華夏文化?

 

香港人普遍都是自相矛盾、邏輯和哲學反省能力低下的生物。口口聲聲說要爭取民主,卻不願流半滴血去為民主抗爭。甚至那些自稱是本土、民主、反共的人也是如此:平日不讀儒學,但見共匪講儒學就罵共匪曲解儒學;平日不穿漢服,但見共匪著漢服就罵共匪騎劫漢服。明明是香港人選擇背棄華夏,放棄漢文化,然後共匪就順理成章的把華夏騎劫過來了,收為己用,作為統戰工具,你才罵對方騎劫啊、曲解啊,難道你沒有半點羞恥之心嗎?

 

我說香港人背棄華夏傳統文化並非無的放失。相信漢服同好亦很清楚漢服在香港如何不受歡迎、不被重視。那些背祖忘宗的反骨家長,賺多了幾個臭錢,就把子女通通送到國際學校或者英國寄宿學校讀書了,使他們無法接受傳統漢文文言教育。學校學不到正體漢文都算了,在家裡又不教粵語、不教漢文、不教文言,甚至跟子女用英語交談。而最諷刺的是,這些香港人只鄙視華夏文化的優點,卻保留華夏文化的缺點,甚至將那些缺點進一步惡化。仁義不見了,但迷信依舊;禮樂崩壞了,但保守依然。穿漢服就笑他們是怪胎,穿清狗滿服就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甚至這些香港人還要大大聲聲自稱自己是中國人;雖然那些全盤否定華夏文化價值的港獨派並不是甚麼好東西,但起碼他們邏輯一致,反華夏就真的是逢華必反,而不是選擇性的反對,選擇性的支持。

 

香港本來是有能力搶回華夏文化,阻止中共污名化華夏的,但偏偏香港人選擇把華夏文化拱手相讓給中共。城邦論的邦聯建國,他們不支持;文化論的社區重建,他們不支持。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香港人以選票否定了永續基本法議題,否定確立香港的自治權與實然主權;既然失去香港的保護,華夏文化當然就變成無主孤魂了(難道你指望台灣嗎?台灣都反華夏文化了)

 

梁匪振英在「第七屆國際華服節」上,穿起一件不明的疑似「漢服」,發表講辭,聲言「國際華服節」之「目的是推廣社會對華夏服飾的認識,了解豐富燦爛的華服文化,以及和服飾有關的歷史、藝術、禮儀、文化內涵等。」「正裝不一定是西裝加領帶,今天,在世界各地的重大活動,正裝包括參加者本國的傳統服飾。因此,除了舉辦『國際華服節』,夫子會也藉著籌辦其他華服活動,推廣華服,例如:『穿華服四處去』,提倡穿華服去廟宇、去中秋綵燈會、去元宵燈會等,以及推動在重大中華節日穿著華服等。」主張穿著漢服去廟宇這不就是照抄陳雲和城邦派在2015年的祭天禮儀嗎?但更恐怖的時,梁匪和夫子會偷換了概念,竟然稱漢服為「華服」,公然去漢化。漢服本是漢人的民族服飾,現在忽然被改名改成是「華服」了,表面上沒甚麼問題,華夏嘛,華不就是指服章之美嗎?然而,共匪所言之華,不是華夏,是「中華」——中華民族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華服成了「中華民族」之民族服飾,而中華民族是中共的統戰工具。官方定義的五十六個民族都強行並歸類為「中華民族」一個主體,凡是強調自身地方文化語言差異,爭取自治的,就會被打成是分裂民族、分裂國家的分離分子。稱漢服為華服,就是把漢服當成是統戰工具打壓地方勢力。但香港的漢服團體會有骨氣反抗嗎?共匪穿著大明衣冠,奉著新明朝天子的聖旨南下到港,把一張又一張寶鈔塞過來,誰不心動呢?結果華夏文化被收編了,華夏文化進一步被污名化了。這完全是依賴多數香港人的配合,中共的統戰工具才得以成功。香港人果然是共匪的好朋友。

 

作者為大明遺民、廣西土司後代,漢服復興運動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