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如何變成左膠?

左翼的最高綱領是反資本主義,相信大家應該沒有異議。資本主義的罪惡,簡而言之,就是以金錢衡量一切事物的價值,將他人工具化,把人的價值否定了。真正的左翼應該視反資本主義與資本主義為主要矛盾,而反傳統主義與傳統主義應僅為次要矛盾。可是,今天的主流左翼卻是本末倒置,竟然把反基督宗教、反華夏儒家思想和反傳統文化價值當成是最高綱領。


左翼反資本主義其實已經不是甚麼新事物,只是近年全球中伏了,每天新聞鋪天蓋地都是平權運動,極左和極右成功幫手轉移視線,全城焦點去了平權運動,左翼反資本主義的聲音不見了,初步滅聲計劃成功了。共匪列寧在《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指出,帝國主義其中一個特點,就是透過建立「跨國壟斷企業」,並以此瓜分世界經濟;這正正是今日全球化的根本結構。


可是,自從2011年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徹底失敗後,全球左翼抗爭就漸漸變質了。反資本主義、反全球化好像太難了,於是不少左翼就捨難取易,紛紛去搞「平權」。平權竟然取代反全球化,成了主戰場。故然,反對性傾向歧視和種族宗教歧視這些平權主張一直都是左翼關注的議題,然而它們的重要性本應不及反帝反殖和反全球化來得重要。理由很簡單:如果社會經濟結構不改變的話,平權必然是空話。真正的激進左翼追求的是社會經濟結構的徹底改變,而非在權力結構上的小修小補。故此,真正的激進左翼不會支持同性婚姻,而是會反對婚姻制度;真正的激進左翼不會支持跨性別身份證,而是會否定身份證登記制度;真正激進的左翼不會支持無條件收容難民,而是會否定國家和邊界的正當性。激進左翼的本份是燒車胎、擲礦頭、打警察、搞革命,以推翻現有制度,而非發明跨性別代名詞、爭取交通燈人型公仔穿裙子和要求所有行業男女比例為一比一(而完全忽視個人能力與興趣)。只有小丑才會把這些無聊的東西當成是最高的抗爭目標。


我不喜歡齊澤克,但這抽水學者卻早在2011年就預言了左膠的形成。他在著名的《佔領華爾街演說》裡提到有一群「虛假的盟友」正在搞「試圖把這次運動變成一次無害的道德抗議,一次『脫咖啡因』的抗議。」「人們總是渴望一些東西,卻又不是真的想爭取它。不要害怕爭取你渴望的東西。」他又批評傳媒混淆視聽,模糊抗爭焦略,說:


「看看媒體的報導⋯⋯一碰上社會經濟的範疇,幾乎一切都被視為不可能。你想加一點富裕階層的賦稅嗎?他們會告訴你不可能,我們將因此失去競爭力;要把多些錢投入公共醫療保障嗎?他們會說:『不可能!這做法等於極權國家。』當人們得到允諾將要長春不老的同時,卻不允許花多一點錢在醫療保障上——這樣的世界不是很有問題嗎?也許我們應該把事情的優先次序搞明白:我們不是要求『更高』的生活水準;我們要的是『更好』的生活水準!要說我們跟共產主義者有甚麼唯一的相似之處,那就是我們關心普羅群眾:大自然裡的群眾;活在知識產權私有化底下的群眾;在生物基因科技下的群眾。我們應該為此而戰鬥,也只為此而戰鬥。共產主義徹底失敗了,可是群眾面對的問題仍在。那些人告訴你,我們聚集在這兒的都不是真正的美國人。但我們要提醒那些自稱『真正』美國人的保守原教旨主義人士:甚麼是基督精神?是聖靈。甚麼是聖靈?是一群信仰者組成的一個平均主義團體,他們以互愛的精神彼此連繫,並且只憑自由意志與義務責任心去實踐這個理想。這麼看,聖靈現在其實就在這裡,而在華爾街那頭的銀行家,都是一群褻瀆偶像的崇拜者。因此我們需要的只是耐心。」[1]


故然,齊澤克把聖靈定義為「一群信仰者組成的一個平均主義團體」,是一種異端的主張(因為聖靈不是人本身,而是上帝的位格,是上主之愛,是一越越之力量;人若充滿聖靈,依靠其大能,即不犯罪,得到真正的自由)。但是真正的基督徒的確希望「以互愛的精神彼此連繫,並且只憑自由意志與義務責任心去實踐這個理想」。一個人人平等、相親相愛的共同體,豈不就是左翼分子的烏托邦嗎?這樣一來,罪惡的資本主義全球化世界——就是這個資本家自私自利、剝削勞工、破壞環境、違反人性的社會,是基督宗教與左翼的共同敵人。反資本主義與資本主義,而非反基督宗教與基督宗教,才是左翼真正要處理的主要矛盾。連矛盾主次也搞不清、輕易地被傳媒洗腦的白痴,就是今日我們所說的左膠了。


[1] 陳大文:〈【佔領華爾街運動】經典演說及中文譯本〉。《香港獨立媒體》。2011年10月11日。 http://www.inmediahk.net/%E3%80%90%E4%BD%94%E9%A0%98%E8%8F%AF%E7%88%BE%E8%A1%97%E9%81%8B%E5%8B%95%E3%80%91%E7%B6%93%E5%85%B8%E6%BC%94%E8%AA%AA%E5%8F%8A%E4%B8%AD%E6%96%87%E8%AD%AF%E6%9C%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