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權悖論

平權悖論

3月17日,知名左膠政客、格拉斯哥大學校監艾默爾·安華爾(Aemar Anwar)與蘇格蘭反種族歧視聯盟(SUTR)發動了一場看似非常政治正確、符合普世價值的「反種族主義遊行」,誰知竟然引發一場平權膠互相指責為「種族歧視」的鬧劇。網友Akhtar Khan自3月10日起於多個親巴勒斯坦組織發言,批評SUTR邀請猶太復國主義組織以色列之友聯盟(CoFIS)參加反種族主義遊行,實為支持以色列迫害巴人,呼籲大家杯葛遊行。此言論得到蘇格蘭巴勒斯坦團結陣營(SPSC)支持。結果,蘇格蘭穆斯林議會(Muslim Council of Scotland)於3月15日宣佈退出遊行。。於是一場蘇格蘭左膠的世紀大戰就爆發了。

 

愚蠢的安華爾於是在3月16日竟寫下1500字長文回應這名網民的指控(請閣下不要浪費時間看那篇英文水平低下的文章,因為實在寫得很冗長、很糟糕 https://www.facebook.com/PositiveActionH/posts/10160336677935314 ),一方面譴責部分親巴左翼實為「反猶主義者」,另一方面突然改口,聲稱自己不認同CoFIS的主張,並聲言「不希望CoFIS參加遊行」。儘管如此,CoFIS的立場強硬,聯同蘇格蘭猶太社區議會(SCoJeC)將所有反對者扣上「反猶主義」的帽子,拒絕退出遊行。結果遊行在穆斯林團體杯葛下如期舉行。

 

故然,左膠安華爾「平權反被罵歧視」是可笑的鬧劇。然而,是次「平權能內鬥」*的事件卻讓我們看清平權悖論的本質。平權悖論*是指當某人A為某群體B爭取權利Rb時,即會損害群體C的權利Rc,反之亦然,並不可能同時保障B和C的權利R。猶太復國主義者與巴勒斯坦分離主義者之間的對立即為一個典型的例子。如果你支持猶太復國主義有「建立以色列國」的權利,你就侵犯了巴勒斯坦人在同一土地上建立巴勒斯坦國的權利,會被說成是支持猶太人侵略巴勒斯坦,是歧視巴勒斯坦人、恐回;然而,如果你支持巴勒斯坦分離主義建國、種奪領土,你就侵犯了猶太人在同一土地上建立以色列國的權利,是歧視猶太人、反猶。於是一個平權能就落入恐回與反猶之間的兩難困局。

 

顯然地,恐回、反猶全部都是上綱上線、亂扣帽子和人身攻擊,只不過是強迫他人接受自己一方的權利比另一方的權利「更重要」。問題就來了:既然平權能的根本主張是所有人都共享「平等權利」,那怎能接受某些人的權利比另一些人的權利更重要?一想到這一點,平權能就痴線了。面對兩個團體同時主張自身權利比對方「更重要」的時候,平權能最正路的解決方法就是想出一個「打過和super」的第三方案,盡量同時部分滿足雙方的權利訴求,例如「以巴分治各自建國」。不過這種「打過和super」的方案往往只會得罪兩邊,因為結果是雙方的權利都受到損害。你以為是雙嬴,持份者卻認定是雙輸,你吹咩?

 

另一解決方法,就是索性承認其中一方的權利比另一方更重要。在反種族主義遊行的例子中,安華爾本來打算各打五十大板,但結果卻發現反彈很大,最後只好歸邊支持巴勒斯坦,譴責以色列之友聯盟主張猶太復國主義;可惜為時已晚,多個親巴勒斯坦團體已經宣佈退出遊行。言則他選擇承認巴勒斯坦人的權利比猶太人復國的權利「更重要」,完全違反「反歧視」與種族平權的原意。

 

每當平權能要打破平權原則,在兩個群體中選擇認定其中一個群體的權利「更重要」的時候,總是以「誰較弱勢」作為準則。誰較弱勢,其權利就較重要。然而弱勢的標準卻很主觀。以色列猶太人有主權國家政府、有軍隊、有錢,巴勒斯坦沒有,於是一半人很容易認定巴勒斯坦人就是弱勢;然而,以色列的猶太人平民一樣是手無寸鐵的,與那些持搶的巴勒斯坦哈馬斯武裝分子相比,猶太人不才是弱勢嗎?再者,為甚麼「弱勢」者的權利就比所謂的「強勢」者來得重要?當弱勢者的權利被認為比強勢者重要之時,弱勢者就可能反過來會成為待權階級。例如中國高考會為「弱勢」的少數民族學生「加分」,增加少數民族考上大學的機會,於是少數民族在高考就反而有「特權」了。漢族學生要拼命讀書,希望在高考取好成績,但少數民族學生就算考試表現略為稍色,只要加一加分,就可以排上十甲,考入排名較高的大學了。當弱勢社群的權利壓倒了所謂強勢社群的權利時,弱勢社群就會被視作「特權階級」,引來那些沒有特權、利益受損的強勢社群不滿,甚至會加劇雙方之間的對立;過去的歧視並沒有消失,反而還帶來新的歧視。這樣一樣,平權悖論就發展成歧視悖論了:為受歧視弱勢社群提供特權,結果使之反過來承受更多歧視,同時亦令他們因為擁有特權而歧視無特權者。而且當某一特定團體的「弱勢」被過分放大,而吸引較多社會輿論的關注時,其他弱勢團體就反過來被忽略了。我在英國讀書的觀察發現,英國的平權能基本上只會關注LGBT、黑人和穆斯林這三個群體的權利,不斷把他們的「弱勢」放大,於是就把其他團體置諸不理。格拉斯哥是蘇格蘭亞裔移民最多的城市,然而在3月17日的「反種族主義遊行」中,竟然沒有一個華人、日本人、韓國人或其他亞裔組織派代表參加,從頭到尾亦未有任何亞裔組織就遊行發表過任何聲明。難道只有穆斯林非法移民被遣返嗎?英國每天也遣返大批中國非法移民,為甚麼身為人權律師的安華爾對此隻字不提?安華爾幫過多少過中國非法移民打官司?(我不贊成胡亂為非法移民爭取居留權,但平權能既然為穆斯林非法移民爭取居留權了,怎麼把強國人置諸不理了?)忽視亞裔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亞裔在傳媒與大眾眼裡的存在感不夠大,弱勢的形象不夠強。

 

 

電影《唐百虎點秋香》中,周星馳飾演的唐伯虎為了入華府做家丁接近婢女秋香,而假裝要賣身葬父,在華府門前扮可憐,誰知梁榮忠飾演的路人竟然假裝自己要賣身葬全家,於是二人就上演起「鬥可憐」的戰爭;結果梁把自己打得頭破血流,說了一聲「邊個夠我慘啊」,就倒地、撒手人寰了。這正是今日各少數族群在西方世界的寫照。那些高傲的西戎白人平權能就是華府裡的僕婢,其他少數族群就是在門外鬥可憐、鬥悲慘,把自己打得遍體鱗傷的瘋子。然而,在影《唐百虎點秋香》裡,最後最慘的梁卻因為死了,不能被聘用為家丁;在「鬥可憐」大賽輸掉的唐伯虎反而因為活著而獲騁了。讓我們就看看在英國這場鬥可憐的平權遊戲當中,哪一個團體先演得太過火,演到弄假成真、一命嗚呼吧。

 

* 平權能,即為盲目主張平權而不考慮合理性和現實操作的膠人,多為左膠,邏輯能力普遍低下。

* 注:平權悖論為本人發明之概念,未有引用出處而使用此概念者,即為剽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