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主教讓位予非法主教是為魔鬼留地步

合法主教讓位予非法主教是為魔鬼留地步

 

據天主教傳媒《亞洲新聞》於2018年1月22日稱,梵蒂崗為了實現中梵建交,竟然於去年12月要求最少兩名中國的合法主教讓位予「自選自聖」的非法主教,並將原來合法的教區主教降格為助理主教或輔理主教。消息引起了天主教內部的極大爭議。要理解合法主教讓位予非法主教的問題,必須先簡單理解「主教」之牧職對天主教之意義。

 

所有實行主教聖統制的教會,包括天主教、正教會、東方正統教會、亞述教和聖公會等,皆以主教作為聖品之中最高的位階,視主教為教會之領袖;而其他聖職,即司鐸/牧師和執事/會吏,皆在主教之下。此原則由使徒聖彼得的繼承者,安提阿主教聖伊格那丟達(St Ignatius of Antioch, 35-107)所提出。他說:

 

「爾儕俱宜從主教,如耶穌基督之依從聖父。依從眾長老,如依從眾使徒。恭敬會吏,如敬奉天主之誡命。不與主教偕,則不論何人不准為教會之事。主教暨其所派立者,來施聖餐,當視為正式之事。主教臨何會,會眾應詣其處,一如耶穌基督在何處,至公之教會,亦在其處。不與主教偕,則施行洗禮,或設相受之筵席,皆非合法。蓋主教所允者,即天主亦悅納焉。誠如是,則爾儕之所為,皆切當而正式矣。」<聖伊格那丟達士每拿人書>第八章

 

但主教為何能夠擁有此權力?聖伊格那丟等教父認為,主教的權力是效過使徒來自於基督來身。耶穌基督升天前差派使徒(宗徒)建立教會,成為地上教會的領袖。使徒死後,其位份之繼承者即為主教。這就是所謂的「使徒承傳」。聖公會的神學認為十二使徒平起平坐,故各使徒的繼承者(主教)地位平等,無高低之分,亦不太強調某主教是特定一位使徒的第幾代傳人。正教會、東方正統教會和亞述教會等教會則往往強調自己是某使徒的傳人。例如埃及的科普特正教會牧首是福音書作者聖馬可的繼承者。但天主教堅持只有聖彼得(聖伯多祿)才是使徒之中最高的一個,故聖彼等繼承者羅馬主教(教宗)才是教會的最高領袖。天主教教理說:「正如由主單獨委託給宗徒之長伯多祿的職務,藉其繼位者的傳遞而繼續存在,同樣,管理教會的宗徒們職務,也藉主教聖秩不斷地持續下去。」(《天主教教理》862條)「主教的權力應在教宗的領導下,與整個教會在共融中執行。」(《天主教教理》895條)

 

由於教宗是主教的主教,故此教宗對於主教的任命、祝聖等有最終決定權。天主教法典明文規定,「對候選人的資格,由宗座作最後決定。」(《天主教法典》378條)由於天主教堅持普世教會所有主教的任免最終決定權皆在教宗手上,因此天主教無何避免就會跟那些意圖操控宗教的極權或威權政府發生衝突。新教卻沒有這種問題;聖公會、信義宗及部分歸正宗教會的出現本是為了反抗羅馬主教這個「外國人」的威權,結果卻建立出一個又一個民族國家的「國家教會」,令教會成為國家政權的一部分,例如丹麥信義會、瑞典信義會、挪威信義會、荷蘭歸正教會、蘇格蘭長老會等。時至今日,英格蘭聖公會依然是英格蘭的法定國家宗教,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任免仍需要由內閣討論及英女王同意。英國是民主國家,主教之任免基本上女王也只是點頭就算了,不會作出太多干預。然而,在中國這些共產國家就完全不一樣了。雖然中共解散了中華聖公會,但諷刺的是,中共一直就希望把中國的天主教和基督新教變成是聖公會一樣的國家教會,想完全控制主教的任免權。原因非常簡單:對於今日的中共來說,宗教是統戰工具,故中共必須完全掌握宗教的領導權。基督新教方面,中共利用新教一盤散沙的狀態,強行取消宗派禮儀傳統,把所有教會合併到三自教會,故阻力較少。然而,天主教背後卻還有一個在羅馬的教宗。所有天主教徒也知道,教宗而非共產黨才是教會的領導,祝聖主教必須得到教宗同意方可進行。結果自從大陸淪陷以來,中國天主教就陷入鬥爭之中。受中共控制的天主教愛國會選擇自選自聖祝聖非法主教,而拒絕中共干預聖統制的地下教會則擁護那些只得到教宗承認而不受愛國會承認的合法主教。這些合法主教的下場卻往往非常悲涼,例如河北易縣主教師恩祥自2001年一直被關押,直至2015年逝世為止。

 

然而,當前依然在世的合法主教將會面對比師恩祥這些殉道者更大的悲痛;因為過去承認他們的教廷現在竟然要求他們讓位予非法主教了。他們多年來對教廷的忠心和聖統制的熱情忽然成了笑話。坦白一點來說,就是教廷出賣了一直受迫害的合法主教。88歲的廣東汕頭教區的合法主教莊建堅在去年12月竟被教廷代表和愛國會委員(包括兩位非法主教馬英林及郭金才)當面要求辭職,讓位予已被教廷絕罰(按:絕罰為天主教對教友之最高處罰,即宣告此人與普世教會斷絕一切共融關係,等同逐出教會)的愛國會非法主教黃炳章。莊建堅主教卻依然頭腦清晰,稱自己「寧可背上不從聖命的十字架也不願接受這樣的要求」;這就是說,莊建堅主教知道自己所捍衛的,是使徒承傳下來的主教聖統制,而非教宗方濟各這一個人。同時,教廷代表又要求閩東教區地下教會的合法主教郭希錦主教讓位予同讓已被絕罰、愛國會的非法主教詹思祿。這就是說,教廷是公然要求合法主教違反《天主教教理》和《天主教法典》,放棄聖統制,向中共屈膝跪拜,成為另一個聖公會。

 

如果梵蒂崗決定承認所有愛國會的非法主教的話,那麼當初因為聖統制而拒絕愛國會的地下教會將會成為無主孤魂,被撤底出賣。地下教會為了效忠教宗、拒絕服從非法主教,才脫離愛國會,並受盡中共迫害。如今教廷竟要求地下教會的合法主教讓位予愛國會的非法主教,豈不是完全否定地下教會的存在意義嗎?地下教會即使不因此而解散,其士氣亦大受打擊。本來要天主教投共是最困難的,因為天主教團結於教宗之領導下,只要教宗堅拒服從共產政權,天主教教會就不可能投共,最多只會分裂出一個不受教廷認可的「天主教愛國會」。反之,如果教宗投共的話,那麼整個天主教教會也無可避免要向中共投誠。從來沒有人預想到教宗也會投共,可是現實總是比小說更離奇,教會的罪人往往比世俗的罪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