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好似天上嘅繁星一樣多,但都唔夠香港光害咁勁

係香港生活,有兩樣講出嚟,應該係人都會笑你。一就係「正義」、二就係「夢想」。

 

社會從來都唔係一個正義嘅地方,而製造正義嘅原因,係因為「人類需要正義」,等於小時候我們都需要童話,但如果我將童話放在社會現實,我都會被視為異類,比極端份子的地位還要低的比下去。因為所謂的正義,套用「亞爾斯蘭戰記」中那爾撒斯的一句明言:

 

「所謂嘅正義,並唔係好似太陽咁獨一無二,正義可能只係好似天上嘅繁星一樣……」

 

因為係聽粵語配音,唔會係原文。不過夠地道,再套用係香港呢個世界,我仲可以加多句:

 

「係香港光害咁重嘅地方,你有幾多見到星呀?啲商業大廈光到咩都睇唔到添呀!」

 

咁樣,有需要正義嗎?用同樣嘅說法,將「正義」換上「夢想」,一樣係好貼切!但首先要攪清楚一點,唔係「理想」,係「夢想」。「理想」主要係比啲發夢發夠,係時候要腳踏實地嘅人去以賺錢為目標,做啲搵食嘅嘢。當然呢個世界好多人會將「夢想」呢個題材嚟搵食,就好似商業電影同流行音樂一樣,最好消費更係「愛情」做主題,政治就有好多好好嘅例子。當一件事嘅中心思想被扭曲後,所有嘢都會變質,一旦變質,就連一直支持自己嘅人同事都會馬上變身,一係就為搵夠著數就閃人、一係就調轉槍頭,追擊你搏有其他著數搵。

 

但係,我只係想講愛情元素嘅電影音樂作品、或者一啲打住夢想旗號去搵錢嘅XX,因為平台睇政治嘅人比較多,我諗咁講會讀者會容易理解。其實真正追緊夢想嘅人,往往都係啲好偏門嘅嘢,唔係因為佢哋唔想介紹自己嘅夢想,係因為一般嘅社交平台都唔想比佢地「賣廣告」,理由當然好充分!廣告喎!呢個名詞幾咁黑人憎?大家由細到大都唔鍾意睇嘅嘢。

 

咁可以點,唯有做其他嘢去比人發現,以我自己為例(唔想比人誤會我串緊人或是沾其他作者人氣,唯有講下自己)寫下文,希望有人知道我係一個寫作人喇。咁有時係自己嘅文到,露啲唔露啲咁,話比人知我有寫輕小說架,不過香港唔流行之麻… …

 

之後個問題又出現,咁我想大家睇長篇奇幻故事,但係寫文都唔係好關呢個題材事,

大家係咪真係知我做緊咩?咁做係咪有用?於是我就想繼續試下,即係… …太多暗啞底會出現嘅情況,唔洗講到咁明,好單純去考慮,你會 分享 定 唔分享 出去比其他人去睇呢篇,講緊一個無咩人識嘅香港寫作人嘅文。

 

咁你都可以我係到搵緊老襯,但係「利益光害」咁重嘅香港之下,點樣可以比人發現自己係天上面其中一粒星,我最光最光都係咁,可能係十幾度,連肉眼都未必睇得到,要有人提供支天文望遠比你,話埋方位比你知,可能先發現到,之後改我個名叫「陳易希」(唔知有幾多人唔洗GOOGLE SEARCH佢,都知係邊個)係太空自己一個飄流,好悶架。不過其實我都唔想返地球,因為好嘈… …不過我又要人寄錢比我先生活到,有時咪比下LIKE、比下心、等人分享下咁囉,我嘅人生都係咁架喇。

 

作者 ─ 星的位置:
《叛神軍團》修訂版
《叛神軍團》(包括免費賞閱部份的付費作品)
《音樂漫遊─ Slow Music》(含視覺小說版本)
《DSE幻想校園》(預計2018年3月出版發售)
《筆示驅魔傳》(含視覺小說版本)
《格子控的執著》(包括免費賞閱部份的付費作品)

多媒體廢作人